第三十章 意外之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重重叠叠的房屋,来来往往的奴仆悄无声息的从我们面前穿过,男的、女的(身shēn)着锦衣华衫,头带珠玉宝冠在这个繁华似锦的宫(殿diàn)里匆忙来回,见了熟人还会相互招呼。而我却只能躲在南宫(日rì)暮的背后,谁让我今天不听老娘的话非得要穿这件朴素的蓝色衣衫呢?我站在这群人中央就像满园的花里多出来的一株小草,显得突兀而又不起眼。我其实倒也无所谓,只是太丢南宫夫人的脸了。

    南宫夫人似乎也认识不少朝廷中人,见了面几乎都会上去寒喧两句,每一个跟她寒喧的人几乎都会不约而同的朝我看两眼,刚开始的时候还能理直气壮昂首(挺tǐng)(胸xiōng)的站在暮的前面。渐渐的我就有点支撑不住了,因为那些人眼神实在是扎眼,特别是听到南宫夫人介绍我的(身shēn)份时,正是让我有点儿承受不起,唉,现在终于相信群众的力量是如何强大了。

    ;“你们听说了,新进的美人你啊,有一个很美的美人现今的女帝宠(爱ài)的不得了,听说今天还要带他参加夜宴呢?”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听说那位美人比当年的雪妃和玉妃还得宠,当今女帝对他可是言听计从。”

    ;“是啊,是啊,真是个厉害的男人。”

    …………

    那群人看见我们走过去,马上噤声四散开去,来不及散去的假意讨好的打着招呼;“南宫夫人,南宫少爷好。”

    不稍待别人表态就匆匆忙忙的离去了。我有些担扰的侧着脸望着南宫和他的母亲。

    两人的表(情qíng)很平静,平静的像一滩没有波浪的湖水,其实我心里清楚,他们内心是如何的波涛汹涌。

    南宫夫人闭了一下眼,淡淡的对我们说:“今夜宴会你们先去参加吧,我还有点事儿,会晚点去。”说着转(身shēn)离去。

    我默默的看着南宫夫人离去的背影,轻叹一声也许正应了那句话吧,自古红颜多薄命。那个美丽的男子敌不过是命运啊。

    南宫呆若木鸡般地站在我(身shēn)边。我悄悄地握着他地手;“放心吧。没事地。”

    他回头冲着我笑了一下。笑容惨淡无比;“我知道。”

    我突然有点儿不忍看。你知道什么?究竟知道那不过是一场谣言。还是知道我们其实都在自欺。

    ;“哟。想不到几(日rì)不见。你和这个丑女人已经到了牵手地步了。”冷嘲(热rè)讽地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头疼。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个二皇女出现这还真是时候。

    ;“二皇女吉祥。”就算多么不愿意。这毕竟是别人地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对方本来就是条强龙。好汉不吃眼前亏能缩地时候就缩一下吧。

    那个明艳的女子前呼后拥的女子居高临下的望着跪在地上我们冷冷打量着,那感觉就像我是砧板上的鱼(肉ròu),就差把她手上的红色的羽扇换成一把刀。

    ;“你凭什么娶南宫?”

    我很想问,你凭什么质问我,但是避免把领赏变成了领罚,我十分真诚的说;“自然是因为我太丑了嘛?”

    周围传来一阵讪笑。

    轩辕月的目光像针一样刺在我(身shēn)上:“你这么有自知之明,那还有脸娶。”

    南宫将我的手握得生疼,我偷偷的丢了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抬起头坦白的说:“其实二皇女有所不知,就因为我长得丑所以我才敢娶。”

    周围的笑声似乎更大,似有若无的夹着丝丝嘲笑。

    ;“哦,我倒好奇了,为什么?”她一脸虚心求教的神(情qíng)。

    我慢慢的解释着:“因为癞蛤蟆最大的梦想吃天鹅(肉ròu)嘛”。

    周围笑声更大了,连轩辕月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扬眉回头朝南宫做了一个鬼脸,他的嘴角弯弯神色复杂,到了这一刻我才发现这一次他见到那个轩辕月显然镇静了许多,也许这会是个非常好的开始,对我、对他。

    :“你这只癞蛤蟆想吃,也得看人家天鹅愿意不愿意。”轩辕月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来。这个女人想干嘛,要财有财、要貌有貌,要什么样的男人不会手到擒来,非得吊着一个快是有妇之夫的男人不放吗?

    我担心的望着南宫,他神色平静眼神无起伏的望着的轩辕月:“我愿意。”他的声音像玉一样碎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不知为何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是不是被我们感动了,我有些乐观的想。

    轩辕月狠狠有盯着,恨不得想在他(身shēn)上盯出一个窟窿来。

    他也回望着轩辕月,倔强的像一块挡住了别人去路却不愿意离去的磐石。正当两人僵持不相上下的时候。

    ;“哟,这边怎么这么(热rè)闹。”一个洪亮的声音插了进来。

    这如擂鼓般的声音,我掏了掏耳朵,今天哪里有唱大戏的吗?这么多人赶趟儿。

    :“哎呀,这不是缴匪大臣吗,你不是去宴州上任吗?怎么还在这儿。”

    :“本来我是想早些启程的,可是女帝体恤让我参加完今天的夜宴再走。”说话间,人已到了我旁边,朝面前的轩辕月拱了拱手;“臣陈玉梅见过二皇女,二皇女吉祥。”

    ;“免了。”二皇女轩辕月面无表(情qíng)的说。

    那个女人在抬头的时候幸灾乐祸的对我低语了几句,我听了差点儿没跳起来踢她几脚。

    她说;“莫惊凤,你也有今天。”

    什么是损友,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我发誓一定和她绝交。

    她无视我杀人目光,朗声说:“二皇女,刚刚臣好像看见女帝朝西暖阁去了。”

    ;“母后。”轩辕月一听脸色微变,带着一群奴仆匆匆离去。

    待二皇女走远,陈玉梅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我暗自己活了活发麻腿,有点儿知觉后,伸脚狠狠的踢了她一下。

    那个女人痛吡牙裂嘴,伸手指着我:“你,你这个女人好心没好报啊。”

    我气定神闲的望着她:“你没好心,我自然不用报。”

    ;“你,她气得跳脚;”早知道就让你多跪一会儿。”

    我扶着南宫问;“没事吧。”

    他朝我摇了摇头,劝道:“别和陈大人吵了,你们好不容易才见面应该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

    ;“呀,还是南宫美人疼人啊。”那个女人诞着一张脸朝南宫靠近。

    :“嗯。”我伸着脚冷冷看着她,眼神里写着;再往前靠近一步,伸脚踢死你。

    那个女人瑟缩了一下头,规规矩矩的站在我旁边:“莫惊凤,别介啊,咱们才见面,挑个地方好好的吃了一顿吧。”

    哈,我倒十分赞同,我们本来就是酒(肉ròu)朋友。

    出宫并不难,拿着陈玉梅的腰牌一路畅通无阻,几乎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是恭恭敬敬的,现今京城里没有人不知道她缴匪的功劳。

    :“这明明是你的功劳。”那个女人十分郁闷的望着我。

    我赶紧捂着她的嘴;“你干脆拿个嗽叭在大街上去叫好了。”

    她委顿下(身shēn)子,有点歉疚的说:“对不起,接着又对我大吐苦水:“你不知道,每次听人家这么说,我就如芒在背,明明你的功劳比我大,凭什么我这么风光啊。”

    我替她倒了杯酒;“别说了,喝酒,咱们俩谁跟谁啊,你的不就是我的吗?”

    她想了想;“也对,你的不就是我的,以后你要什么跟姐们说一声,天上月亮给你摘上一个来。”

    我捶了她一下:“得了吧,你敢摘我还不敢要,你还是留给你那群夫郎吧。”

    她一听似想起什么问;“你和南宫美人什么时候成亲啊?”

    :“快了,就这个月底吧。”

    :“啊。”

    :“怎么了?”我关切的问。

    她十分沮丧;“那时候我早就走马上任了,哪有时间来喝你的喜酒啊。”

    我拿起酒杯问;“你到什么地方去上任啊。”

    :“宴州。”语意里显得更沮丧。

    我一口酒喷出,她躲闪不及全部喷到她的脸上。

    :“莫惊凤,你有没有公德心啊。”她跳起来。

    我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吃惊了。”

    她擦着脸上的酒水问;“有什么好吃惊的?”

    我一本正经的说:“你不说过吗?你娘从小教育你长大做官,做哪里的官都好就是不去宴州当官,想不到计划赶不上变化。”说到这儿就忍不住有点想笑,事世不真是奇妙。

    她朝我翻了翻白眼:“想笑就笑出来,别憋出内伤一命呼呜了,到时候就娶不到南宫美人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就放声大笑,笑得捶(胸xiōng)顿足,笑得全客栈里的人都望着我两个。害得陈玉梅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陈玉梅虎着一张脸伸脚踢了踢我;“你再笑,我可要走了,有那么好笑吗?”

    我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真的,真的很好笑。”

    :“行了,她瞪着我叫。”

    我替自己倒了杯酒一口喝下去,这才勉强止住了笑意;“报歉,我还好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

    她不说话,一杯接一杯喝着闷酒。

    :‘喂,你可千万别醉了,得会儿我们还得会皇宫呢?别望了我们可是溜出来的。”我制止她道。

    她把酒杯朝桌子上重重的一丢;“你不知道我郁闷,功劳不怎么大的也不可能发配到宴州那个穷得叮当响的地方,何况我的功劳也不小,也不知道那女帝是怎么想的。”

    :“对啊,我也很好奇,女帝怎么会让你去宴州的。”我皱眉问。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章 意外之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