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冰释前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南宫的爹叫清暮。”南宫老夫人双手负在背后,望着漫天飞花沉浸着过去记忆里;“我总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穿着一(身shēn)红衣给人跳舞,似火的红衣一下子就烧了我的眼,我的心很清楚的告诉我他就是我这一辈子要找的人,他把他纳入府中做了侍,那么骄傲的男人毫无怨言默默的接受了这一切。”

    :“既然(爱ài)他为什么要让他做你的侍呢?”我站在他背后疑惑的问。

    老夫人缓缓的伸出手,接着那漫天飞舞的花瓣,那花瓣在她手中堆积着,然后她的手掌一翻花瓣没来及的掉落在地上,又被风吹走了;“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勇气,他就不仅仅是个侍,可惜当时我没有。”

    ;“所以你失去他了。”我望着渐渐昏暗的天,不知不觉中燥(热rè)的夏已开始放慢了脚步,任秋在悄无声息却又放肆张狂的赶上了,满目的飞花满地的落叶就是最好的见证。

    南宫夫人回头冲我着微微一笑,我这才发现那犀利而又精明的女人变得苍老不少

    ;"你说得没错,所以我失去他了,他很倔强当他把那瓶玉缘河的水给我喝下的时候,他就开始偷偷的服一种慢(性xìng)毒药,孩子一出世他就毒发了,只给我留了一句话,他说,我不想让你为难,也不想让你亲自杀了我,这是最好的结局。

    我的变得苍凉,这是个多么嶙峋清骨的男人啊,嫁过来那天就预见到自己的未来,但还是义无反顾的遵从自己心里的感觉

    南宫夫人慢慢的在石桌前坐下,仰着头望着我:"坐吧,站着说话(挺tǐng)累的"

    我也不客气在他对面坐下;"夫人今天叫我来不会是对我说故事吧"

    ;"呵呵,老夫人笑着;"这个丫头就这点儿不好(性xìng)急,说话不给人留(情qíng)面,不过没办法谁叫我儿子喜欢,说着给我倒了杯茶,我听了脸红红的。

    :“喝吧,暮儿亲自泡的。”

    我端起茶杯浅浅地饮了一口;“七绿”。那茶一到喉咙里就会有一股特别地香味久久不散。不是七绿又是何物。

    :“本来是想请你喝酒。那小子一听脸色都变了。说你刚刚挨了一顿打哪还能饮酒。就死拖活拽地让我把这茶带着,他说,泡着强差人意让你将就地喝着,以后他会慢慢地学一定让你喝得满意"

    :"没有啊,(挺tǐng)好地,比我上次喝得还要好,而且除了香还有一种其它地味道"

    :"什么,我怎么没喝出来?"说着,端起茶杯又细细品了一口:"没什么特别地吗?"

    我意味深长地笑笑:"是幸福"

    老太太愣了一下,放下手中地杯子:"这话对我这个老婆子说了不管用,改(日rì)说给我那个傻儿子听"

    我把玩手中的茶杯,看着上面漂亮的花纹:"现在不说,等老了再说"

    :"哈哈,老太太扬天大笑;"暮儿眼光不错啊,总算是没看错。”

    我一听就黯然的低着头;“对不起,夫人,我没有办法让南宫做正夫。”

    :“这重要吗?”老夫人反问了一句。

    :“啊。”我抬头;“这不重要吗?一个男人最重视的不就是名份吗?”

    老夫人又替我倒了杯茶:“惊凤啊,你娘也有正夫的,那个正夫幸福吗?”

    我皱眉,那个男人除了每天被人前呼后拥奉承,就是吆五喝六的打骂下人,可是娘却((逼bī)bī)他如蛇蝎,我曾私底下问莫玉晴,不喜欢他为什么娶他,还把他放在这么高的位置,当(日rì)娘的表(情qíng)非常非常的冷漠,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利益。”

    :“不幸福是吧,老夫人将我心思猜得通透:“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暮儿能够嫁得风风光光,能在婆家过得体面,可是现在想想很可笑,你说权衡利弊之下,幸福和风光哪一样最重要,只要是个聪明人就知道选择,我是个聪明人看得出你对暮儿的一片心,所以我做了明智的选择,你也就不要固执了吧。”

    ;“啊,我呆呆的望着老夫人,我还以为她会责怪我,想不到她居然这么开明反过开开解我

    ;"夫人,我的心激动不已,竟不知说什么好。

    夫人将手一挥:“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只要让暮儿幸福就好,可是啊,前提是你必须好好活着,像哪天的事就不要发生了,你要是活不了也就算了,问题是你活不了我就得失去我的儿子,如果你让我失去了儿子,就算你变成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听了这话想笑却笑不出来,这世道变了鬼还会被人威胁。

    :“夫人……。”我叫,却被她打断了。

    :“嗯,她一脸威严的望着我:“还叫夫人。”

    我一听,聪明非常的改口;“娘。”

    老夫人一听十分欣慰笑,眼光却迷离的望着漫天飞舞的花。

    我叹息,人为什么总会在失去之后才明白自己曾经拥有怎样的美好呢?

    ;“你看这件怎么样。”

    :“不行,这么艳的颜色,要是抢了某位公主的风头,到时候又是祸从天降。”

    :“那,这件呢。”

    看着明风手里拿着那件五彩斑斓衣服,我差点儿要撞(床chuáng)头:"我的好表弟,你表姐是进宫领赏,不是去唱大戏"

    明风无辜耸肩,继续在那堆衣服里翻找

    回到家里,又马不停蹄的准备着明天进宫的衣服,让明风在一旁替我做参谋,结果选了半天一件衣服也没有选好

    我坐在那里,手无聊的在桌上打着拍子

    :"哟,夫人,对不起,奴没看见是你"

    抬头,就见青衣惊恐的朝站在一旁的莫玉晴道歉,莫玉晴面无表(情qíng)的朝我望了一眼,转(身shēn)离去她怎么会来在这里站了多久

    其实自从那天挨了打之后,我就没见过她,只是每天上好的补品上好的药往我房间里送,我知道是她

    爹说,我那天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时候,娘一个人负着手在门外站了一整夜,直到大夫说我已脱离险境,她才悄然离去

    我知道那件事不完全是她的错,我也有错,我们彼此都太倔强了,爹在我醒来的之后,指着我头骂,一个老顽固,一个小顽固,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我想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吧谁让她遇上我这个新时代的女儿呢?又谁让我遇上这个古代难缠的娘的,缘份一场何苦这样折腾呢?

    想着,不由自主的朝门外跑,她并没有走远,脚步很慢很慢像是特地等着我,

    她的背影看起来十分苍凉孤寂,我的鼻子酸酸的,大声音叫:"娘"

    她没有回头,停住了脚步,也没有应声,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我在想,当时她一定在笑,老顽固胜了小顽固可是我们之间哪来的输赢

    :"娘,声音听起来小了点,但却是心甘(情qíng)愿的唤出声:"我明天要进宫,你帮我看看我到底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才合适"

    ;"不是有明风帮你选吗?"威严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像赌气

    我想笑但忍住了,我这个娘很多的时候其实(挺tǐng)可(爱ài)的

    明风正好这时走出来,假意抱怨:"姨母,还是你来的吧,你不知道表姐有多挑剔,我都给她选了这么多(套tào),她都不满意,我还是去陪姨父绣花吧,说着,朝我眨了眨眼一溜烟跑掉了

    娘转过头双手抄在背后指责道:"瞧瞧你,那么挑干嘛,连那么有耐心明风都给吓跑了"

    我摊了摊双手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没办法,谁叫我是你生的呢?"

    她一听,挑眉插腰;"我有你那么难缠吗?”

    我跑过去挽着她的手臂道:“没有,没有,赶紧挑衣服吧,要不然今天我就甭睡了。”

    :“慢点、慢点,别闪了你娘的老腰。”她面带微笑的任我拉着朝屋里跑去。

    可是想不到在替我选衣服差点儿没打起来,两个倔脾气的人放在一起真是失策,那爆炸不亚于火星撞地球。

    我说我要穿那件淡蓝色看起来平淡干净,她非要我穿那件淡黄色能衬托出高贵的气质。

    我讥笑说,就你女儿这样就算穿上龙袍也不像凤凰"

    她一听怒气直烧说;怎么啦,我女儿很丢脸吗?"

    我翻白眼说:"我就这样哪来的什么高贵,别走出让人笑掉大牙"

    她一听更怒;"谁敢笑我莫玉晴的女儿,我打得她满地找牙,明天你就给我穿出去"

    我的扭脾气也上来,非不穿,吵声大的直惊动爹和明风

    两个人劝架的人也成炮灰,最终我娘脾气上来随手一撕那件蓝色的衣服就这样报废了,所有人皆一愣,屋里静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直到窗外一声虫鸣才把我们惊醒,望着地上破碎的衣服心里并不是特别伤心,只是有点可惜,衣服可不值钱那料子可值钱

    娘望了我一眼,转(身shēn)离去了爹跟着追出去

    我拿起桌上的黄色长衫,拿在(身shēn)上试了试,望着喃喃的夜色:"其实这件也不错"耳边传来明风微微叹息声

    第二(日rì)一觉醒来,一件蓝色的长衫摆在我的(床chuáng)边,进来赐候我的青衣说:"今天一早夫人派人送来的"

    爹刚好从外面走了进来:"你娘做了一个晚上,快穿上吧,别赌气了"

    我有点莫名其妙:"我没有赌气啊"

    :"啊"爹疑惑不解的望着我

    我耐心的解释着:"我没有生气,我娘其实(挺tǐng)眼光的,我穿那件黄色的真的很与众不同,估计会迷倒不少儿郎呢?"

    :‘你这死丫头。”爹的手重重的朝我头打了一下,毫不无防备的我差点儿撞到(床chuáng)头。

    我捂着头:“爹,你下手轻点,你想让你女儿脸上挂彩,也得分时候啊,你女儿今天要进宫呢?”

    爹吓得用手摸着我的头:“撞到没有。”

    ;“没有”。我冲着她笑。

    他一脸无可奈何的望着我:“你和娘真是一对冤家,为了你一夜未睡做件蓝色的衣服,做好了你又说那件黄色好,得会儿说不定碰到了又吵,我上一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跟你们这对冤家是一家人"

    我敛起笑;"娘真的一夜没睡啊"

    :"你说呢"爹瞪了我一眼,坐在边上生起闷气

    我的心五味陈杂,拿起那件蓝色的衣服穿在(身shēn)上,揽镜自照觉得自己特别美恍惚间仿佛看见娘坐在灯下飞针走线的模样,心里暖暖的,也湿湿的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shēn)上衣真好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九章冰释前歉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