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南宫的心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说句实话,如果不去理会这皇宫太过压抑的沉重,这里繁华的风景还是真的让人觉得惬意,我和南宫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朝宫外头走去。

    :“二皇女吉祥、三皇子吉祥。”随着带头的太监一声呼喊,我们同时顿住了脚步,我能感觉(身shēn)旁的南宫(身shēn)子一僵。

    抬起头看着一大群人簇拥着一男一女,两人同时金冠束发,女子一(身shēn)明黄的家锦袍,黄色的腰带上有一颗璀璨的宝石,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长得十分明艳动人眉宇间透着皇家人特有的威严之气,(身shēn)旁的男子俊眉朗目气宇轩昂,一(身shēn)淡蓝色的长袍没有一丝杂色,除了衣衫上的绣着的金丝线昭示着他的(身shēn)价不凡。

    我们随着带头的太监一齐跪下,这个该死的皇宫以后绝对不能进,动不动就给人下跪,看着人脸色哪能开心的起来,旁边的南宫表现很奇怪,脸色苍白的看不见一点儿血色,像木头一样跪在地上脸垂在地上连我看他的表(情qíng)都很吃力,他有事但绝不对不会是因为我。

    一双明黄的靴子停在我眼睛边;“你就是莫惊凤。”

    哈,想不到自己(挺tǐng)出名的,这些尊贵的人物似乎都耳有所闻,低头答;“是。”

    :“抬起头。”依然是一句冷冰冰的声音。

    我依言抬起头,望着眼前那明艳动人的女子,她冰冷如铁的眼睛正犀利盯着我,像是要将我的脸刺穿一个洞。我也扬眉看她不卑不亢,谁怕谁啊,你的地盘就了不起了。

    看够了才冷言道:“太没眼光了,这样的女人你也看的上眼。”这句话是看着我说可实质上却是对南宫的说。

    若不是在扬头看她,我真得很想再翻白眼,我长得抱歉这件事我一直都很有自知知明,不用这些人一次一次来提醒我这个事实,说了我也不会自卑不过是浪费口水而已。

    :“听说,她的家世也已经没落了?”那个皇女依然发问,南宫依然一句话不答,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不知怎么答。反正很奇怪,那位二皇女看着我却不停的问南宫问题,表(情qíng)像一个吃醋的妻子,旁边站着一大群看着我混(身shēn)都别扭。

    :“怎么不说话。”二皇女有点儿按捺不住地高声问。

    南宫这才抬起头。苍白着一张脸:“她是草民既将要嫁地妻主。”一句话胜了千言万语。我无才无貌无家世。但却是南宫既将要嫁地人。任凭眼前这位皇女家世显赫。才貌无双又能怎样呢?这就是现实。

    二皇女似乎很气;“好。很好。”接着微低了(身shēn)子以我们三个人才能听见地声音。在我耳畔说:“揽月亭那一夜相信南宫已经跟你说了吧。眼睑斜着南宫:“那个吻我至今难忘呢?”话才落。南宫地(身shēn)子摇晃几下似要倒在地上去。我一把扶住他。

    二皇女似乎很满意达到目地。恶质地大笑率领着众人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扬长而去。

    待到众人都消失不见地时候。我们才从地上站起来。南宫似乎像生了场大病(身shēn)子像枯叶一样摇摇(欲yù)坠。脸色也白地吓人。这就是这个世界地男人再要强也只是个弱者而已。

    领路地宫奴问;“要休息一下吗?”

    我淡漠的说:“不用,继续赶路。回头望着南宫:“听着,若是想逃离过去就得先自己从这个宫墙里走出去,不然就坐下去休息或者是倒下等着她来怜悯。”

    说完径直的朝前走去不再理会他。

    把他送到门口,我转(身shēn)坐上马车,一只手拉着我的衣襟,我回头看见依旧脸色苍白的南宫。

    :“你,生气了。”这是自从见那个二皇女之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问得小心翼翼可怜兮兮。

    我闭了一下眼,淡淡的说:“其实你是想问我是不是嫌弃你了,毕竟在这个世界男人的名声胜过生命。”

    睁开眼看着他的手在我衣襟上缓缓滑落,黯然失魂的望着我。

    :“我没有嫌弃你,毕竟这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现在觉得我说这话很假,以后就会明白的。”

    :“不,我相信你。”他拉着我衣襟说。

    我叹息着握着他手;“南宫,我想问,你要嫁给我是为了赌气逃离她,还是真心的想嫁给我?”

    他望着呆呆不说话,眼里尽是迷茫。

    我放开他的手:“现在我不一定需要你回答我,想清楚再告诉我,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不会怪你,南宫,记住人一定要遵从自己的心意才会活得快活,好了,先回去养足精神,明天我们就得启程了。”

    说完,转(身shēn)坐在马车上,赶车的仆人放下厚得的帘子,隔着帘子南宫喊声传来:‘惊凤。”这是他第一次叫我,我却不知如何回应他,只得沉默半刻道:“走吧。”

    南宫,对不起现在我如果心软,你就更没有机会理清自己的心事,看清楚的自己要走的方向。

    马嘶尘扬,明晃晃的太阳照在繁华的街道上,眼前景物从眼睛一晃而过。

    其实,这个世界很人,很多的故事都是我不曾参预的,谁的生活也不曾为谁停留。

    回去的时候,什么人什么事都不想说,一觉醒睡到大天亮,可能想到第二天我要外出,竟也没人打搅。

    还好我这个人的惊醒力不错,不然一定睡过头,我拍了拍有点昏胀的脑袋,对一旁伺候的青衣道:“怎么不叫我。”

    青衣把拧手的毛巾递过来:“早就想叫了,但南宫公子说让你多睡会儿,不急着赶路。”

    :“南宫来了,我皱了一下眉:“什么时候?”

    青衣想了一下;“不太清楚,反正早上守门的张伯一开门就看见南宫公子带着家仆在门口徘徊。”

    张伯一般五更天就起(床chuáng)了,这个傻子到底等了多久,或者是根本一直在门外,他到底在害怕什么,我说得那么明白了他还不懂。

    没什么心(情qíng)吃饭,胡乱塞了几口就朝门外走去,大厅里人员到来齐全几乎全家出动,太夸张了点吧,不过是去趟差又不是一去不回了。

    南宫坐在侧面的第二把椅子上,眼底的憔悴显而易见,我的心隐隐作痛,他其实也是个受着折磨的可怜人啊。

    :“南宫。”怕他不敢就先开口和他打着招呼。

    他站起(身shēn)望着我一笑,笑容像一朵还没来得及开的花就凋了,娘在一旁调侃:“看看,只要见到南宫眼里就没其它的人。”

    没有人说话,气氛有些冷,娘左侧旁站着各怀心事的两个姐姐和他们的一群夫郎。娘(身shēn)旁站着爹和明风还有娘其它的一些夫郎。

    我走过去一手拉着爹一手拉着明风道:“爹,女儿走了你要多保重。”又转头对明风说:“你也一样,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自己硬撑着,找娘找爹让他们给你作主,知道吗?”

    :嗯。”明风痴望着我点头。一旁的娘假意咳嗽起来,我连忙松开爹和明风的手,走过去挽着她的手臂道:“娘,你也要多保重,铺子里的事儿交给下面的人做就行了。”

    娘望着我:“行了,你要这份孝心我就很开心了,早去早回知道吗?”

    我点头:“知道了。”

    离合总关(情qíng),不管是各怀心思,还是各怀鬼胎,离别的氛围总让人觉得特别伤感。

    马车一路向北驶向天边的尽头,其实这一次出远门总共才三个人,我和南宫还有赶车的车夫,从那个女人洪亮的吆喝可见她武功功底也不错的,听南宫说,这个叫秋雪的女人是南宫家护院头领武功非常了得。

    虽然这一次去北方采集丝绸,但是路途却是非常凶险,带太多的人只能增加死亡的数量,而且要是真碰到那群劫匪真的打架也只会束手束脚起不了丝毫的作用,至于丝绸如果顺利采集回来之后更不用担心,有钱能使鬼推磨嘛。

    一路上凉风习习,马车外的风景美不胜收,马车内的气氛压抑到极致,我的火也快崩溃到边缘,将手中的书一丢,坐在一旁的南宫吓得一大跳。

    我扬眉:“你这样打算一辈子不跟说话吗?如果很不想看到我就请说出来,是换人还是不用合作一句话,我不会勉强也不会让你赔偿损失,不会再说二话,我立刻打道回府。

    :“莫……。”

    :“叫我惊凤,我不是一直叫你南宫吗?”我看着他的神(情qíng)道。

    :“惊,凤,他小心的唤着:“我不是不想看到你。”

    我双手环(胸xiōng):“我知道,你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我。”

    :“嗯。”他点头默认。

    我双手放在膝上:“别多心了,我不会责怪你男未婚女未嫁,何况凡事都讲个先来后道,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和尊重你,如果你觉得很为难需要我帮助就尽管开口,如果你觉得有些话一个男人难以启齿,我去说,毕竟一个女人负心没什么大不了的。”

    南宫一把扑过来抱着我,吓得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只得任由着他抱着:“惊凤,他的声音闷闷的从我的肩膀上传过来;“惊凤,我真幸运碰到你。”

    我打着哈哈笑;“别这样说,也许你最倒霉的就是碰到我。”

    :“不,他固执的说:“我是幸运的,这个世界一个男人太有思想和主张是件很痛苦的事,没有女人会喜欢,就算勉强嫁人了也没有几个会幸福,我本以为此生无望,想不到你出现了。”他从我的肩膀上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我;“惊凤,我要做你的夫,不管以后你(身shēn)边有多少个人我都不会介意,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受委屈。”

    我呆呆的望着他,这个时候我能说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六章南宫的心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