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我被赶出来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我朝南宫夫人拱手:":老夫人,这次我来,主要是为了去北方采集雪缎子做衣服的事?":

    :“这事我知道。”南宫夫人恢复了她惯有的沉静

    :":啊,我诧异的眨巴眨巴眼

    南宫夫人含笑替我夹了一只鸡腿:“是啊,暮儿已经说了。”

    :“你同意吗?”我试探的(性xìng)。

    :“我同意的话,你能保证暮儿的安全。”她反问。

    我拍着(胸xiōng)脯:“放心,我豁出(性xìng)命也要保证他的安全。”

    南宫夫人替我倒了杯酒:“我相信你,只是听说北方云苍山上的匪徒极为凶残,不好对付,朝廷派出的军队几次都不有去无回,你有把握吗?”

    我笑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若是没把握,夫人会让南宫带我来见您吗?”

    南宫夫人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丫头有点意思"

    :"夫人缪赞了"我坦然受之

    :“问(情qíng)哪。你觉得暮儿怎么样?”

    :“很好啊。”这个问题不是已经问过了吗?怎么还问啊。这个老夫人也真是奇怪。

    :“可是很少有人喜欢像他这样地男儿啊。”老夫人饮了杯酒在哪感叹。在一旁地玉竹软声细语地劝她少饮一点儿,她也充耳不闻

    :":谁说地。我就很喜欢他。”我脱口道。

    :“真地。”话一出口。老夫人和南宫地眼睛比那天上地星星还要亮。

    倒是把我吓着了。愣了愣神道:“是。是啊。”

    老夫人放下酒杯在一旁搓着手,喃喃的说;“那就好,那就好。”而南宫一脸羞涩的坐着,不时用眼睛偷偷的瞄我。

    我说了什么让他们表(情qíng)这么让人费解吗?我摸着鼻子想破头皮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老夫人十分高兴的又替我倒了杯酒,我急急的阻止:“夫人,不行了,不能再喝了,再喝我就得醉了。”

    老夫人不以为意的说;“怕什么,醉了就在府里歇息。”

    :“那怎么成呢?”我苦着脸,根本不是这个原因好不好,我已经喝了好几杯了,头开始有点飘飘然,我怕如果真的醉了发起酒疯怎么办。

    老夫人一听斥道:":怎么突然婆婆妈妈,一点儿女子气概都没有,叫你喝你就喝":

    :":哦,望着那满溢出来的水酒,我吞了吞唾沫星子,心一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那老夫人喝起彩;“嗯,好样的再来一杯。”

    再来一杯。

    听了这话我差点跌到桌子底下去,赶紧把酒杯一扣:“老夫人,你饶了我吧。”

    :“哈,哈。”老夫人豪爽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行了,我们说正事。”

    老夫人脸色一变,十分严肃的望着我;“你们这次采买路途十分凶险,本来我是不想让暮儿跟你去冒这个险,但是看你是个十分实诚的孩子,暮儿也是真心想跟你,罢了,也就随你们去,不过,暮儿这么为你,你以后可不能辜负他":

    看着老夫人一脸严肃,我也收起了半玩笑的心,郑重的说:“夫人放心,我绝不会辜负南宫一片心,以后不管他出了什么事,只要他说一声,我一定万死不辞。”

    老夫人听了这话,神(情qíng)反而松了些;“没这么严重,只是明(日rì)让你娘把聘礼准备好就行了":

    ;“聘、礼。”听了这话,我的嘴里像能塞下一个鸭蛋,神(情qíng)呆滞着望着老夫会不能消化她话里的意思,而一旁的南宫早就不好意思的退出了饭厅。

    ;“怎么想反悔。”老夫人脸立刻晴转多云,眼看就要下雨。

    我飞快的说:“不,不是,老夫人,恕晚辈愚拙,不太明白你话里的意思。”

    :“给我装傻,你刚刚说不会辜负我儿子的一片心":凶神恶煞的朝我((逼bī)bī)近,像一只要吃人的老虎

    我呆愣愣的望着,竟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老夫人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不会辜负是因为南宫替我做了这么多,如果以后他需要我的时候替我两肘插刀是应该。老夫人却以为我娶他儿子,这下误会大了,我要怎么说呢?

    正当苦恼万分之际,离桌的南宫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把拉住他母亲的手;“娘,她不愿意就算了,何必((逼bī)bī)她呢?强扭的瓜我不稀罕。”他说话时声音有点抖,薄薄的嘴唇紧紧的咬着,倔强的不看我。

    老夫人恶狠狠的盯着我:“滚。”

    ;“啊。’我站起(身shēn),想要解释:“夫人。”

    老夫人打断我的话;“叫你滚就快滚,不然我就叫人把你丢出去。”

    就这样莫明其妙的被赶出来,还不知道原因。思来想去思前想后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已到底说了什么话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

    只是,北边到底要不要去啊?雪缎子到底要不要采?还有要不要和莫家合作吗?

    头因为喝酒的缘故有些晕,只好回家睡一觉再说,谁知道家里闹得更凶,源头是二姐刚带进门的那个侍偷了二姐正夫的白玉簪,为了这事正跟二姐闹着,本来侍的地位连一个奴仆都不如,这下可好还偷了正夫的东西,就算二姐再有想护他的心也是护不住的,只得把他教给正夫处理,这侍刚到家那儿特别得二姐宠,早就是众人眼里的一根刺,这下正好送羊入虎口,后果自然可想而知,而这个侍也不是个作以待毙主,正准备夹着细软逃跑时被家里的家丁逮了个正着

    先是准备交由官府处理,后来娘说家丑不可外扬,按家规办了算了

    家规,估计家规实施完了,阎王簿上又得添上一笔亡魂了,可是我真的力不从心再去管这些琐碎的事,头都昏得连自已的房门在哪里都差点不知道,要不是青衣扶着在门口恐怕就得睡着了。

    等我醒来已是第二(日rì)中午,肚子饿得咕咕叫,就看见可(爱ài)的青衣端着香甜可口的饭菜走了进来。

    :“青衣,你可真是我肚子的蛔虫,它一叫你就进来了":我笑着说手拍拍沉重的脑袋

    青衣轻笑:":三小姐是夸我还是在骂我呢?":

    ;“夸,夸,怎么是骂呢?”我看着那丰富的餐食高兴的说。

    青衣端着一碗黑黑的汤水;“哼,三小姐尽拣(爱ài)听的说,怕是看见这些好吃吧。”

    ;“哈,不然怎么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呢?”

    :“那就请三小姐把这碗醒酒汤给喝了吧。”青衣俏皮把碗举过头顶。

    我叹了口气,这腥腥的苦苦的东西我还真的不太想喝,不过也没办法若是不喝,估计这饭菜也吃得不安生。

    无可奈何的接过碗,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光,却发现没有想像那么难喝还有点甜甜的味道。

    :“醒酒汤味道如何。”青衣把脸凑过来。

    我皱眉想了一下;“好像变好喝了。”

    :“那可是明风少爷特地熬得呢?明风对三小姐这么上心,你可不能辜负他呢?":

    不知怎么的,现在只要一听到":辜负":这两个字,心就开始跳,只得打着哈哈准备吃饭

    刚准备把菜夹在嘴里,隔壁传来一阵尖锐的叫声,我放下筷子问:":怎么回事":

    青衣一脸(欲yù)言又止的望着我,半晌才道:":是琴知。”

    :“谁是琴知。”

    :“二小姐带回来的那个侍。”

    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是不是偷了二小姐正夫的白玉簪的那个,后来准备携细软那个男人":

    :":是":青衣的话才落音,又一阵尖锐的叫声传来,凄惨无比叫得我连东西都无心吃下去

    对青衣挥挥手道:":走,去看看":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一章我被赶出来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