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我娘要见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直到哄得爹不再说话,我才围着明风直转悠,打量着明风不好意思才开口问:":明风,你对做衣服这么在行,对于研究衣料一定也不很在行喽?":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明风不甚自信的说。

    :“什么不太清楚,看你能将我画的样式做得入木三分,就知道你在这方面是极有的天赋的,回头我娘说,让你来店里帮我。”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那怎么成?”爹和明风同时异口同声的说。

    ;“为什么不成。”我望着他们。

    :“男子不宜抛头露面。”这是明风的理由。

    :“明风说得对,如果你让他去店里帮忙的话,你娘本来就不喜欢男人家做女人的事,到那时候就更不喜欢他了。”这是爹的理由。

    想想也对,娘本来就对明风成见(挺tǐng)大,如果这样冒昧的去店里,到时候恐怕心里就更不会舒服。

    :“可是,我已经接下了皇家的代理权了,那么大一笔活计,如果没有人帮忙我一个是忙不过来的。”我有苦恼的说。

    爹一听惊喜的问:“真的,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南宫(日rì)暮非让我接。”

    ;“女儿。爹朝我暧昧地眨眨眼;“我就说他对你有意思吧,不如,娶了他":

    一旁地明风一听,脸立刻白如纸,(身shēn)子也开始颤抖

    我白了爹一眼:":爹,不要胡说了好不好":

    :“好了。爹不说了。这么大地事你跟你娘说了没有?”

    我摇头:“还没呢?我一回来就直奔你这儿了。”

    爹立刻站起(身shēn):“哎呀。你这个死丫头,这么好消息怎么不去告诉你娘,让你娘也高兴高兴,说着作势准备往外走

    我慢悠悠的说:":爹,别说我没提醒你,娘在大爹爹那儿,去了可要小心":

    爹的眼神黯了黯:":诶,我知道":

    我回头,看见明风像木雕一样坐在哪儿,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把手放在他面前晃了晃也没反应。

    ;“明风,明风,喊了好几声,他才像从梦里惊醒。

    :“什,什么事?”

    我古怪了望了他一眼:“我才要问我什么事呢?没事发什么呆啊?”

    :“我,他低着头,脸色更白了,好久,才道:“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吧。”

    ;“嗯,他点头,依然是一副失神的样子,走了几步回头:“表姐,也早些休息。”接着像个木头一样朝门外走去,差点儿被门槛绊倒。

    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男人的心思女人最好别猜。

    娘听了这消息高兴万分,第二(日rì)又把全家人召集在一块聚餐,这一次我不仅没有反对,反而大力赞成。

    趁着大伙儿酒酣饭饱之际,我拿起酒杯站起(身shēn):":娘,各位爹爹,大姐、二姐、还有各位姐夫,今(日rì)小妹在这儿有话说。”

    莫玉晴非常的高兴,不停的推促我:“说吧,有什么话尽管说。”我撇嘴,怕只怕我说完了,你的脸得变成了黑包公了。

    我淡然一笑;“在坐各位自家人,一家人我就不说两家话,现在莫家的境况各位都是心知肚明的,虽然我接了这么大笔单子,能不能做好还得靠你们的扶持":

    :":那是,那是":餐桌上一片附和的声音

    我的心里冷笑不已,表面却不动声色:":如果大家伙儿都同意我的做法,那么有些话我就摊开来讲。”

    :“妹妹有什么话不妨就直说,大姐若能帮得上的就一定帮。”景玉一脸绝对支持我的表(情qíng)。

    :“现在莫家最缺的就是银子。”此话一出口桌下一片寂然,屋里安静的连谁的脚步轻轻挪了一下都能听见。

    我的眼神飞快的扫了一下在坐的,表(情qíng)各异但眼神却都满是漠然,当然明风和我爹娘是除外的。

    我继续说道:“过去大家怎么奢侈我都不管,但从现在开始每个人生活必须能省则省,把银子拿出来做好这笔订单,若是这笔订单做好了,外界关于莫家没落的谣言也就会平息了,娘你对不对":

    :":嗯,娘喝了杯酒,手一挥:":以后各房的帐务出入必须经过凤儿的同意,若是私自拿钱去乱卖的话,我绝不答应。”

    桌子下面依然是一片寂然没声音。

    我笑容可掬的说:“那好,若是没人说话,我就当你们同意了,不过我就有话说了,大姐。”

    被我点名的景玉抬起头:“什么?”

    我假意沉思了一下:“我上次去查帐的时候,发现帐上少了一千两,听柳管家说,是你把银子支出去做代理权的活动经费,如今代理权我已经拿下了,我想知道,这笔银子去哪儿了。”

    :“这,这笔银子在,在我那儿。”景玉开始支吾。

    :“哦,我点头表示了解,笑道:“大姐不用紧张,既然在你那儿,我没打算要回来。”看着她瞧瞧的松了口气的模样。

    我马上笑容满面的说:“那笔钱就做大姐这个月的家用吧。”话才说完,景玉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我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郑重其事的说道:“为了做好这笔订单,为了莫家的将来,从这个月开始莫家开始执行开源节流,以后各家各房到柳管家那里去支的每一份银子都必须写明去处和用度,而且要本人的亲笔签名,如若不然我会处罚柳管家办事不力,而且每个月的家用不得超过五百两银子,一旦超过或者又急需用钱就得和夫人打招呼,这个大家有没有意见。”

    :“能有什么意见。”还轮不到别人开口,莫玉晴就发话:“现在一切都已这个订单为主,应该省的就省。”妻主都发话了,桌子下就算敢怒不敢言,一片鸦雀无声这顿我的味口最好。

    正在忙碌于准备接大订单的事前的一些工作事宜时,南宫(日rì)暮突然约我。

    一见到他,他就开门见山;“我娘要见你。”

    :“为什么?”我一边吃东西一边问。

    :“唉,他叹了口气;“我们要做的这批衣裳,必须要用北方名为雪缎子的丝绸。”

    我不为以为意的说:“那就去买啊,怎么南宫家没钱了,我可事先声明我啊,我是穷人一个,帮不了你什么?说着双手举过头顶,以示自己一穷二白。

    他拿出手帕极其温柔的替我擦拭着嘴角:“这雪缎子你见过的,就是上次你在我家店铺看过的那丝料。”

    我低头想了想;“不是说只剩下那一匹了吗?":

    :":娘不让我去,因为那边闹劫匪":他无可奈何的望着我

    我睁大眼睛:":哇,原来那天那个伙计说得是真的":

    :“但是,我搔搔头;“你带我去见你娘也于事无补啊。”

    ;“我想和你一起去。”他睁着墨玉般的眼睛望着我。

    我拍他的肩;“没问题,打架我不怕,我也想看看传说中的劫匪到底有多可怕。”

    他静静的说:“那你就得跟我去我娘。”

    唉,绕来绕去又回到原来话题,还能怎么样去见吧反正又不是老虎总不能把我给吃了吧

    南宫老夫人的确不是一只老虎,倒像一只高深莫测的老狐狸,特别是在她闭着眼睛沉思时候,病痛让她看起来很清瘦,但她的精神却很好,和我说话思路清晰并且问得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差点儿让我无言以对

    东蹭西磨磨到吃中饭的时候,桌子没有我们家那么夸张,饭菜也没有那么精致却十分可口香甜,一个小圆桌上围着我和(日rì)暮,南宫老夫人和她其中一位夫郎名叫玉竹。

    开饭的时候我疑惑问;“怎么不见其他人。”

    老太太威严的挥手:“要那么多人做什么,吃饭而已又不是一起看唱大戏。”嘿,(挺tǐng)有意思的。

    我不再说话,桌上一道白白的菜吸引了我的注意,我问南宫:“那是什么?”

    南宫抬头一看;“那是笋,要不要尝尝,很脆的。”

    :“好啊。”其实读大学以后就很少吃到这么新鲜的笋了。

    南宫夹了一些在我碗里,我冲他笑;“谢谢。”

    南宫夫人的嘴角掠过一丝不意觉察的笑,问:“你对暮儿经商有什么看法?”

    我一听放下碗筷眉飞色舞的说;“老夫人,你真得生了一个很能干的儿子啊。”

    啊,在场的所有同时一愣。

    :“你不觉得,暮儿做的有些叛经离道吗?":南宫夫人小心翼翼的问

    我听了皱眉:":夫人,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她被我反问的又愣了,像点了**的人坐在哪儿一动不动

    :":别人这么想因为是世俗的看法,夫人怎么也会这么看南宫呢?你不觉得这样会让南宫很伤心的吗?":我一连串的反问让这个百练商场的老将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那你的意思是":她又一脸询问的望着我

    我端起碗毫不客气说:":我的意思是,你应该觉得骄傲,你有个这么聪明的儿子,比有些女人可要强是百倍,我觉得,南宫做的这些事是所有闺阁中的男子想做而不敢做的事,他们嫉妒所以才会把南宫传得很糟糕,反正我认为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每个人都应该活出属于自己的精采":边说边吃,才发现主人家没一个人动筷子,而我却一个人吃不停,只好悄悄的放下手中的筷子

    南宫在一旁喃喃的重复我刚刚说得话:":每个人都应该活出属于自己的精采":我伸脚踹他:":别鹦鹉学舌了,赶紧跟你娘说啊":

    :":说什么?‘他一脸呆滞的望着我,看他表(情qíng)是没什么指望了,我只好自救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章我娘要见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