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荷花塘旁边的捉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那倒地的素衣男子听了这话本来就苍白的脸变得更白了,他用手绢掩着嘴,缓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步一步朝我走近;"凤儿,你刚叫爹什么?"

    看着他单薄的(身shēn)子像一片被风肆略的树一样微微发抖,心生不忍,声音也变得小了:"大叔,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女儿"

    :“哈,他苍凉的笑了一声:“你不认我,你居然不认我,我为了你在莫家忍辱十八载,到头来你居然不认我。”他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流,脚又一步一步朝后退:“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着转头直直朝那墙壁上撞去。

    妈呀,要闹出人命了,我立刻跳下(床chuáng),一把拉住那位伤心(欲yù)绝的大叔:“大叔,不要,我先前以为他是男人力气会很大,想不到他的力气却那么小,结果用力过猛两个人同时跌坐在地上。

    虽然这个男人力气不大,(身shēn)材也不是高大威猛型的,但一下子跌坐在我(身shēn)上也让我痛得大叫一声:“哎呀。”

    那大叔立刻回头,一把抱住我;“凤儿,凤儿,怎么样,没摔痛吧。”

    我呲牙裂嘴的叫:“你先起来。”

    :"哦,他急忙从地上起来,也想拉我起来,可惜似乎力气小了点,而我自己也实在是跌得有点缓不过劲来,那位大叔朝门外喊道:“朝叶,朝叶。”不一会儿从门外跑进一个看起来也有三十多岁的大叔头带着帽子,(身shēn)穿粗布衣裳的人:“七老爷,怎么啦?”

    ;“快,跟我一起把小姐扶到(床chuáng)上去。”两个人七手八脚的将我弄到(床chuáng)上,我无力的躺着,新伤加上旧患真的差点要了我这条命。

    尽管如此但却没忘了正事,我一把拉住那位大叔的手:“大叔,抱歉我有些事(情qíng)我不记得了,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你女儿,请你原谅。”

    :“没事,没事,他拿着手帕抹着眼睛:“只要你还在就好,刚刚是爹太冲动了。”说完,伸手温柔的拍着我肩,说老实话,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我,没有得到过太多的亲(情qíng)眷顾,这种被人当孩子呵呼的感觉立刻让我的心化成一池水慢慢((荡dàng)dàng)漾着。

    :“七老爷。恭喜你啦."旁边(身shēn)穿粗布衣服地朝叶突然惊喜地向他道贺。

    :“恭喜。我们同时愕然地望着他。

    :“小姐。小姐。好像变了。”朝叶指着我手开始颤抖。

    我地心突得跳了一下。心虚地眼睛左瞄右瞄。不会被他看出什么端倪吧。

    :“朝叶。小姐哪里不一样了。”

    ;“七老爷没有看见吗。小姐没有以前那个痴傻劲了。”朝叶兴奋地拉着他地手说。

    听完这话,两个人的眼睛一齐望着我,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屋里静的一丝声响也没有。只见那素衣大叔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接着一把将我抱住,嘴里不住说;“凤儿,凤儿,你好了吗?爹,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我拼命的要从他的怀里给钻出来,只是没想到这儿他的力气反而分外的大,我怎么挣脱都没有办法挣脱掉。

    :“七老爷,赶紧放开小姐,她快喘不过气来了。”真是好人,听了这话那位自称是我爹的大叔终于把我给放开了。我立刻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的空气。活着真的是好啊。

    刚把气顺了,一声惊雷般的声音平空响起:“李仙华,接着两个高大威猛的女子走了进来,插着腰像两尊门神一样堵在门口,大叔和那个叫朝叶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其中一个女人走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凶神恶煞的说;“这是休书,夫人让我给你的,拿去,然后带着你这个痴呆的女儿赶紧离开。”说着,将那张纸朝大叔脸上一丢。屋里的气氛顺时降到了冰点.

    大叔颤巍巍的说;“红姐,能不能再宽容一下,凤儿(身shēn)体还没好,经不起颠簸。"

    那个叫的红姐的女人不耐烦的说:"那我可不管,夫人说了,让你快点离开,如果再让她看见小心家法赐候."

    ;“红姐,你就看在平(日rì)里我待你还不错的份上就宽容一下吧。”说着,李华仙伸手拉着她的衣袖摇了摇。

    那叫红姐的鼻子里冷冷的一哼:“平(日rì)里你也不过是个倍受冷落的侧侍而已,就那几个小钱就想收卖我,你也太小瞧我了吧."说完,李仙华一下子被她甩到地上去.

    想不到这个女人也是练家子的,而且力大无比.朝叶跑过去想要扶起李仙华.我冷冷说;"慢着.朝叶."

    然后盯着叫红姐的女人,一字一顿的说;“把我爹扶起来。”

    :“你说什么?”那个叫红姐的女人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句。

    我嘴巴微扯冷然道:“把我爹扶起来。”

    :“哈哈,想不到你这个傻子还(挺tǐng)孝顺的。”她插着腰大笑起来,门口跟她一起来的女人也跟着笑出声来。

    笑完之后脸色冷了下来,低着头望着我;“如果我不扶呢?”

    我扯了一下嘴唇,快如惊电般的伸出手指掐住她脖子;“练武之人都知道这个地方是什么是什么地方,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扶,还是不扶。”

    红姐脸马上白如纸,点头如蒜道:“扶,扶。”而屋子里另三个早已把眼前的(情qíng)景看的惊呆忘记了反应。

    我面无表(情qíng)的放开红姐将她向前一推,她跄踉几步要不是扶住桌子早已跌坐在地上,她走过慢慢的将李仙华扶了起来。

    李仙华这才回过神,低声道了声谢,跑到我面前上下打量着我:“凤儿,你没事吧。”

    :“没事。”我给他一个安抚(性xìng)的微笑,转头冷着脸说;“你回去告诉你的夫人,我和爹会离开,但不是现在,若她有什么不满意,让她亲自来说。”

    那两个女人在我的注视下唯唯诺诺的跑出了小屋。屋里顿时静了下来,只见爹慢慢从地上拾起那张纸,细细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不会吧,一纸休书而已,一个男人就哭成这样至于嘛,那个女人有那么好吗?天涯何处无芳草,不过这个女人也太蛮横了,居然把一个男人给休了,在古代这也算得上是一件惊世亥俗的事吧

    气氛真的沉闷的让我受不了,我对一旁的朝叶说;"朝叶,下去准备点吃的"

    ;"是,小姐"朝叶退下后,我走过去拉着李仙华的手轻声说;“爹,没事的。”

    想不到这句话更惹得他泪流满面;“女儿啦,如果我被休了,你在别人面前以后怎么抬起头来做人啊。”

    有这么严重吗?我有点郁闷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吃过中饭想不到那个夫人竟然没过来找我们麻烦,趁着他们收拾包裹的空档我,我对朝叶说;"能不能替我找两本书,关于本朝的一些纪事的书"

    ;"这些书啊朝叶有些为难的望着我

    ;"怎么了?"

    ;“这些书籍只有夫人房间里才有的。”

    :“啊,这屋子里就没书吗?”

    ;“有。”朝叶点头:“不过是些关于夫德纲常方面的书,不适合小姐看。”

    ;“啊。”我睁大眼睛呆若木鸡的望着他,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

    我揉揉头,打起精神帮助爹一起收拾起行装来,可是心里隐隐有个模糊的主意,想临走时到那个荷花塘去看看,如果跳下去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我一向是行动快过思想的人,马上就找了个借口溜出门去

    屋外凉风习习,我信步走在庭院中,明明是对这个陌生的环境一点儿也不熟悉,但感觉上似乎闭着眼睛走也不会迷路,很快的,我就走到了荷花塘边,只是似乎有人比我早到了一步

    一个(身shēn)穿红色衣服的女子,珠钗满头,长得也颇为好看,她正双手负在背后似乎正生着很大的气,而头带金冠,(身shēn)穿月白长袍的男子我一看背影就认出他来那个推我,不应该说是推她表姐落水的可恶男人,他正垂着头双手搅在一起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从我角度正好看到他的侧脸,清瘦白暂晶莹透明,长长的睫毛微微的下垂让人觉得十分赏心悦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叫明风

    看他们两人表(情qíng)一定有故事,我嘴角掠过一丝不可觉察的笑意,双手环(胸xiōng)先看看戏再说

    :"你说,你到底做的什么事?叫你把那个丫头推下水,淹死她算了你怎么后来又把她救上来呢?"那个女子用手指狠狠的点头明风的头说

    原来是那个女人指使他把我推下去的,而那个男人却是把我救起的人唉,不是做坏人的料就不要做坏人嘛,现在倒好里外不是人啦不过他的所做所为还是不可原谅若是有机会还是要略施惩罚

    :"她这次醒了,难道你还真得想嫁给那个傻子做夫侍吗?"那个女人瞪着听完那女人的话,我和那个明风的脸同时变了,原来那个男人是准备做我丈夫的还好这家夫人已经把我爹休了,不然还真的纠缠不清楚了

    明风听了这话,漂亮的眼睛里开始溢着水雾:"我只能认命,居然当初我已经许配给了三表姐,那我就好好的赐候她一辈子的"

    听了这话,从心里开始瞧不起他,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不能生存吗?还得依靠一个女人真是现代版的小白脸

    那个女人听了明风的话,反而笑了,不过很恶毒的表(情qíng),她慢慢的朝他欺(身shēn)过来:"那个女人已经傻了,不如你先跟了我,反正她也不知道"说着,那双狼爪已经搭上那只修长细致的手上

    明风听了这话,手猛然一缩;"景绿表姐,请你自重"

    ;"自重什么?"景绿更加变本加厉,一把抱住明风:"你知不知道娘已经把那个李仙华给休了,你先从了我,以后我不会亏了你,说着嘴做势要吻上去。

    明风脸色通红拼命挣扎:“景绿表姐,请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喊人了。”

    :“你喊啦,那个女个却有恃无恐的叫;“把所有喊来,你的清誉可就没有了。”

    我闭了闭眼,急色鬼的男人让我觉得恶心,急色鬼的女人却让我更想呕吐。我手握成拳状放在嘴边轻磕了两声,声音虽然不大,却刚刚好让他们听见。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章 荷花塘旁边的捉奸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