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成了凶手

    <---凤舞文学网--->

    作为被选到的十人之一,张凡有些悻悻然的跟了进去,他都不清楚当时怎么那木牌的光芒就突然照到了自己手上。--凤-舞-文-学-网--就只看到高空那余光一闪然后自己的手掌心就出现了那个印记。

    至于剩下的人当然也不会很爽,来了那么多人竟然就只进去十个,可对此他们也只能发发牢,白心道人虽说没什么庞大的势力做后台可却很少有人会得罪他,试想你今天冒犯了他除非下次你没有有求与人的一天。这其中最为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很多人都在奇怪白心道人为何会知晓那么多的秘闻。

    白心道人的宅院并不是那种富丽堂皇的,可却独显一种幽静,江南小径的氛围,那浓郁的清香气息让人沉醉其中。

    “各位前辈还请稍坐休息,家师现在正在见客,一会就会出来见大家。”

    道童指了下左右的椅子,大家也相继坐下,没想到居然有人先来一步已经在会见白心道人了。

    “这位小孩,你师傅在见的是谁呢?”一人好奇发问道。

    “我只知道是宇清宫的前辈,至于是谁我也不知道。”道童边说边摇着头。

    闲坐之时,张凡看了起屋内的摆设,大厅正中央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巨大的山水图,高山群立,气势恢宏,飞禽走兽跃然与其中;只是其中一老者显的有些突兀,那老者批长卦,背后背着一把长剑,正对着脚下的溪流,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在大厅的顶上则是悬挂着一面八卦,半径足有两米,八卦的中心处镶嵌着一颗拳头大小的晶石,光彩夺目,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角落处的植物,花瓶以及雕塑让张凡霍然起疑,心道:这格局好像是某种阵法,不知道是何种阵法了。

    正想着那道童又突然走了进来,道:“各位前辈,家师邀请大家去偏厅一聚。”

    “终于好了。”

    “带路吧。”

    穿过一条竹林小径,绕过一座亭台,前面是一道丈款的走廊,道童道:“各位,家师就在前面等候,弟子门无法进入,所以就请各位前辈自行进入了。”

    随着道童的离开,十人鱼贯而入。穿过走廊绕了一个弯确实到了一个房间内,只是要说是偏厅的话的确显得有些不确实际,毕竟拿有偏厅建造的比正厅还有气派的。光是拜访在堂中的玉晶雕像就价值不菲了。

    “呵呵,各位远道而来,老夫有失远迎啊。”在友处的门内走进一老者,淡绿色的袍子,赤面慈颜,五绺长髯加上那脸上的笑容倒是一副仪态厚朴的形象。

    “白心道人客气了。”

    “呵呵,大家请坐,不必客气。”白心道人往首位一座,又道:“这次大家来的目的我已经有所了解,想必都是因为宇清宫的关系吧?”

    “不错。”

    众人一起点头,只是张凡显得有些茫然,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为了这事来的;如果真能询问白心道人一些事那他宁愿选择别的问题。

    “既然如此,那老夫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这次宇清宫动员那么多弟子的原因跟神夏宫不大,至于两宫之间是否会打起来其实老夫也暂时不清楚。”

    “什么?白心道人竟然也不知道?”众人惊呼,这还是头一次出现有白心道人无法知道的事。难道这事真那么复杂?

    白心道人微微一叹气,继续道:“其实这事现在的纠葛还尚未明朗,宇清宫会如此动静则是因为二宫主妇人在前几离宫之后就突然消失不见,在宫内摆放的灵魂玉简也破裂,这才使得宇清宫如此兴师动众,而刚才那与我会面的宇清宫人正是来问我一些事的。”

    “这……”众人面面相觑,如此事却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宇清宫是何等地位谁都一清二楚,而现在敢在宇清宫头上造肆的还真没见过。

    其中一人有些颤声的验证道:“那宇清宫二夫人真的就……”

    “差不多已经已经可以确定了。”白心道人颔首道。

    听了他们的对话张凡也大概的明白了,经过这段时间在仙界的见闻马马虎虎算是脱离了菜鸟的阶级。“难道这事还真与神夏宫有关系?”张凡暗自思量着,通过与断云烟的一些交谈知道宇清宫与神夏宫之间的恩怨早已无法化解,而此刻宇清宫的高层人员又丧命也难免不怀疑到神夏宫头上。

    “好了,大家可还有什么疑问?”白心道人顿时笑道。

    只见这些人相互一看,不约而同的摇摇头,虽说没得到自己心目中的答案可也相差不远了,况且这个消息还更有价值。只见这些人纷纷出一个小瓶子,摆放在了白心道人前的桌子上,告辞离去。

    张凡认得这些都是存放丹药的瓶子,也顿时明白白心道人的规则了,想要获得消息就必须用丹药来作为交易。

    整个大厅就剩下张凡与白心道人两人,白心道人见张凡还未离去有些诧异,问道:“这位道友可是还有什么疑问?”

    “嗯,我来其实并不是为了宇清宫的事。”张凡尴尬一笑,又道:“途中听到了路人所谈论之事好奇之下就过来看看,谁知又正巧被那木牌选中就跟了进来看看。”

    “哦,原来是这样,无妨无妨,不过道友若有事也可询问,看道友面生想必是第一次来我这里,那我就说一下,向我白心询问事则需要一些交易品,而这交易品只需要上乘的丹药,不管是疗伤的还是提升修为的都可以,至于法宝与其他的就不需要了。”

    张凡点点头,虽然对白心道人的交易条件感觉有些奇怪可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人家做交易的自然有些特殊的规矩要讲。

    思考片刻,张凡便道:“其实在下也有件事想询问,询问前辈能给予解答。”

    “请讲。”

    “前辈可在仙界听过一名叫玄冥的人?门派则是玄冥门的。”

    “玄冥?”白心道人皱眉而言,“这……叫玄冥的人到是有过,不过门派却不是玄冥门的,根老夫所知玄冥在两百年前仙界有过一人叫此名字。”

    张凡叹气,看来那人并非是自己师傅。只是张凡顿时也好奇了,自己师傅到底跑哪去了,难道飞升仙界之后就一点消息都未传出来?

    “道友可是找自己的亲人嘛?”

    “嗯,那玄冥是家师,应该是在百年之内飞升的。”

    “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道友未得到自己想到的消息那我白心也不会收取报酬,若是道友还有疑问可在来问我,仙界之事我白心虽不敢说全部知晓可绝对不会有人比老夫知道的更多了。”

    “呵呵,那我就在问个问题吧,这个就与宇清宫有关了,可知晓宇清宫那妇人消息的原因了?”

    “呵呵,道友问的问题可都有些难回答呢。”白心道人一笑,说道:“看在第一个问题老夫未能解答的份上我就详细与你说一下吧。

    那宇清宫二宫主夫人名为清夜,乃是飞羽门的弟子,这次清夜离开的原因尚未知晓,不过宇清宫的三绝杀冷言查探出了清夜消失的地方,同时在那里还探查出了另外一人存在的气息。可怪的是那人正巧是冷言几天前所追杀的人,被神夏宫的断云烟拦下带回。”

    “啊?”张凡猛的瞪大了双眼,这被冷言追杀又遇到断云烟的不就是自己吗,听白心道人的话那清夜消息的地方竟然有自己存在的气息,可是这怎么可能?自己现在才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遂然,张凡立刻问道:“那宇清宫人岂不是到处在寻找那人了?”

    “嗯,的确。因此人只有冷言见过,所以宇清宫以派冷言去神夏宫寻找此人了。这也正是老夫不解之处,根据冷言所说那人修为并不高,想危害到清夜是绝对不可能的,奈何清夜消失的地方却有此人的气息存在,哎!”

    张凡脸色变得有些严肃,实在想不到这件事怎么好端端的就牵扯到了自己。“前辈,这是玉宇丹,对疗伤有好处,同时亦可驱毒。”张凡拿出一瓶丹药道。

    白心道人淡笑着收下,道:“道友慢走了。”

    张凡不发一言的离开了此处,他也不知道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只知道先赶紧找个地方好好的思考一下。

    他很清楚从自己飞升仙界以来并未和什么女子有过交际,更别说谋害了。可现在清夜消失的地方被证实有自己的气息存在是最为关键的,冷言的本事张凡见识过,辨别程度很厉害。

    “难道是说那天没能杀了我又被我所伤所以怀恨在心,借此机会报复与我?”张凡突然怀疑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职业是剑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