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柳家的下马威

    <---凤舞文学网--->

    一素白长衫的女子以及青色长袍的男子,正是白碧萱与她的兄长白轩。--凤-舞-文-学-网--

    看到柳文,白碧萱很是亲切的微笑与柳文打着招呼。柳文一阵惶恐,作为以前众人心目中的女神她可没这么笑着看过自己,现在不由得全一颤,“不会是被来找我报仇的吧?”

    “你们是来找我大哥的吗?他还没回来。”柳文询问道。

    “不是,我们是来找你的。”白碧萱说着,纤细雪白的手指轻轻的捋过披在肩头的发丝,散发出一种特殊的韵味。

    “找我?”柳文略微一怔,大概明白了他们找自己的原因,“请里面坐吧。”

    柳文带着两人进了屋子,正好看见母亲正在院子内晒药材。对与白碧萱与白轩柳氏自然也认识,毕竟在年轻一辈中他们两人可是名声在外。

    “伯母。”

    “伯母。”

    “呵呵,是碧萱呀,真是稀客,来!大厅里坐吧。”柳氏称呼对方是稀客一点都不夸大,毕竟他们二人是第一次到柳文的家中。在其他的年轻弟子中可没谁有那个荣幸让白碧萱亲自拜访的。

    众人到了大厅之后,柳文左右看了下,轻声询问道:“妈,张凡大哥不在吗?”

    “不是出去看你们比赛了吗?难道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柳文正寻思着,就听到了外面脚步的声音,进来的除了张凡还有自己兄长柳杉。

    看到大厅内坐着白家兄妹,柳杉显然也很意外,友善的笑了笑就找了个位置坐下。张凡并不是很意外,这差不多都在他意料之内,接过柳氏给自己沏的茶就找了个角落坐下笑眯眯的看着。

    人都到齐了,白碧萱开口的话无非就是祝贺柳杉兄弟在大赛上帮助柳家取得了名誉等等,到是那叫白轩的年轻人很奇怪,张凡询问过柳杉,知道那人是白碧萱的兄长,可此刻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却很少说话,即使有事也都是他妹妹代劳。

    就好像这些,既然他们白家兄妹拜访柳家说话的自然是他这个兄长,可什么事都交给了自己妹妹,让人很费解。

    柳氏知道了自己孩子有了成就自然开心,可以说今天是她这段子最高兴的子了,不但大儿子重伤痊愈还能被人夸赞,为人父母的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

    白碧萱说了些话,其实她现在很想回头去看看坐在后面的张凡,可自己一个女子总不能好端端的总不能回头盯着别人去看,何况自己与他非亲非故也不认识。

    张凡最近这段时间住在柳文家的事他们也都以清楚,也清楚张凡并非柳文一家的亲戚,所以大致猜想张凡就是治好柳杉的那人,于是,转了个弯为柳杉的伤势痊愈以及修为提升而道喜。

    柳杉只是淡笑的说自己运气好,得到了高人的相助,至于那高人就是坐在后面的张凡了。而白碧萱就趁此机会转看去,找个机会与张凡攀谈,可谁知张凡只是一个劲的微笑,回话也只是,嗯,哦,客气之类的给搪塞过去。

    白碧萱无奈,知道自己在张凡那是得不到什么消息,于是便开门见山的询问,“柳文师弟,我可否问一下,当时你打败我时是用的什么方法?”

    柳文一笑,就料到你们是为了这个事,于是就把编织的谎言又说了编,说的时候眼神还似有似无的朝张凡看去。

    白碧萱的听的很认真,仿佛在逐字逐句的思想着柳文话中的含义,可听到最后只得出一个结论,那之是对方的好运而已,虽然知道了是因为一种紫色珠子的关系,可那珠子到底是什么还是个谜。

    之后的几番谈论白家兄妹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见是以至此两人也就客气的说要离开了,并且再次祝贺两人云云。倒是离开之时,白轩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张凡,只是刹那之间就正视了目光。

    宅子外,白碧萱不有些气恼,“哥,柳文那根本就没什么有用的消息,怎么办呢?”

    白轩的神丝毫不变,气质儒雅,目光温和,“有些事是急不得的,何况我也没指望今天就能知道确切的消息,等吧!即使柳文自己不把事实说出来可总归会有人忍不住来查探真相的。”

    说着,白轩停顿一会,继续道:“倒是那叫张凡的人我比较在意,虽然有金丹期的修为可外表看去却丝毫没有修士的感觉。”

    “的确!”白碧萱点头示意,若非看张凡有着金丹期的修为她真以为张凡只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平凡人了。

    他们不知道张凡这些都是因为修炼朗心诀的缘故,以领悟大道为目的得他自然不是他们这些单单修炼道术的人可以明白的。一个蚂蚁可以理解大象的力量吗?答案很明确,若非是这个星球不存在普通的凡人张凡早把自己的修为设置成无了,只是这样一来在这个星球就更显奇怪,所以现在才会造成张凡这种矛盾的气息。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大厅内,柳文正笑着询问张凡,“张凡大哥,你看我刚刚编的谎话很顺吧,一点破绽都找不到。”

    张凡郁闷苦笑,道:“想必你们那柳家家主询问你的时候也是这样回答的吧?”

    “是呀,与我刚刚说的一字不差。”

    “我真服了你了,这么笨的谎言都能想出来,你这些话虽然在表面上看起来很通顺,可有人心真要探查的话去你所说的对方问问就能当天有没有出现过那人了,何况你还是说的一位头发胡须全白,同时带着一把大剑的老人,这么奇怪的造型一问就都知道了。

    这么笨的谎话别说你们家主不相信就是刚刚那两个白家的人都不会相信。”

    “啊?我话里还有那么多破绽?”柳文顿时哑言,郁闷道:“其实那个带着一把大剑同时头发胡须全白的老人的确是有,不过我也只见过一面,而且那老人还很厉害,三个人打他一个都被他一人全部杀了。”

    “哦?还真有这样的人?”柳杉顿时问道。

    “是啊,记得那时候我还小,当时贪玩就跑到了外面,无意之下看到了那老人与三个人在打斗,我看的很清楚,而且我肯定就是家主都没那老人这么厉害。所以当时编造的时候光顾着把张凡大哥说成一个高手了。”

    “哈哈,张凡大哥可一下子变成一个头发胡须全白的老人了。”柳杉顿时大笑。

    “那……张凡大哥,你给我那珠子的事不是掩饰不了了?”柳文尴尬着,内心也不有些愧疚。

    “掩饰不了那就不掩饰,难道我还担心其他人来抢吗?何况那珠子我可没剩多少了。”张凡笑着,他也没骗柳文,传送石自己上的确是所剩无几,全部加起来也就十几颗了。

    ……

    这,柳文与柳杉还在院子内练习着剑诀,只见一年轻匆忙跑来,气喘呼呼的,“柳文,柳杉,族长叫你们赶快过去一趟。”说着,看了看在一边的张凡,仔细的打量一番确定是自己所想象的人,说道:“同时,族长也请张先生前往一叙。”

    “找我?”张凡以及柳文柳杉都愣住了,柳云生找自己做什么?

    “是的,族长说是为了感谢张先生治好柳杉的病。”

    那人说完张凡笑道:“那好,我就与他们一起前去。”

    柳文兄弟疑惑的对看着,心道:这可不像是族长的格,他怎么会如此在意这些小事。

    不过既然族长召唤两人自然要快些前去,二人陪同着张凡以及那报信的人一起朝柳家大宅而去。

    城南处,柳家大宅。见惯了一些气息古怪建筑的张凡也不在为柳家的宅院而感到惊奇了,对他来说凡界的建筑差不多已经很少能让自己吃惊了,简单的话自然没什么稀奇,若要比奢侈地步恐怕也比不上云雾星那白禹的城主府了。

    柳家的大厅内,柳家家主柳云生,几位长老以及两位老者和一年轻人。旁边的柳家弟子显得很凝重,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拜见族长。”

    柳文柳杉行礼之后在柳云生的指示之下坐在了一边。

    柳云生淡笑的看着张凡,道:“这位想必就是张先生了,对张先生治好了柳杉的伤我柳云生感激不尽啊。”

    “柳族长客气了,我也只是尽自己所能而已。”

    “呵呵,张先生快请坐。”柳云生一说完,立刻有弟子搬过来一张椅子,这下变得有趣味的多了,整个大厅原本是两边各放着椅子,只是在柳杉柳文坐下之后就以坐满,如果这弟子把椅子放在靠前的话就是说与柳云生他们同辈,可若是放下面就是把张凡看成是后学晚辈,与自己弟子同等看待了。

    张凡有些促狭的看着那显然有些不知所措的弟子,手上的靠椅不知放哪是好,停在柳文边一会刚要朝前面走去顿时被柳云生眼睛一瞪,马上放下了椅子。

    张凡略微低着头,谁都没注意到他眼中闪烁着一丝寒光。看来今天这柳云生请自己过来是要盘查些什么呀,张凡觉得这柳云生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否则不会有现在这些举动了。

    只是不知这族长是否习惯了别人看自己脸色行事,居然对自己询问之人也摆上了下马威了,这显然失去了一族之长该有的风度。张凡虽一向行事随意,也不太在意辈分的区别,可今天显然是柳云生过分了,他没动!就这么笔直的站在了大厅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职业是剑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