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霸刀

    <---凤舞文学网--->

    “这人还真有些意思。--凤-舞-文-学-网--”张凡淡笑着看着霸刀,在他出现的时候他就看清楚了,这人修为与自己相同,都是归道期,只是比起自己来却显然好战的多了。

    “哼,霸刀,你不请自来也就罢了,可现在是准备与我们开战吗?你虽有归道期的修为可胜不了我们这么多人吧。”看到霸刀的嚣张态度,青云很是愤怒,他完全把自己这些人当成摆设了。

    “青云,你给我少废话,有本事打赢我老子就服你,要不然一边待着去。”霸刀伸手一挥,大如铜铃的眼睛死死盯着青云。

    青云紧憋的脸都红了,可他还是没出手,单独肚斗两个他都不是霸刀的对手,霸刀这人在他看来完全就是个不要命的疯子,一打起来连命都不顾。何况霸刀此人还有一帮好友,修为都不俗,自己这边人看闹都来不及哪会跟他一起拼命。

    见青云不在说话,霸刀讽刺一撇嘴,就朝白云城主道:“白禹,既然你今天拿出了这刀,想必也是在乎他人拿走的,我想我拿走的话你不会介意吧?”

    “你若能用自可拿去,不过就怕你没那个本事。”白禹看似淡然的说了句,似乎对宝刀的归属一点都不在意。

    “那就好。”霸刀咧嘴一笑,大步走到刀架前,一手探向刀柄。所有人的目光都瞅向他,似乎正在为他拿不起宝刀而嘲讽做着准备。

    “这刀果然有古怪。”霸刀试探之下见宝刀在那纹丝不动就立刻停止了动作,收回手双眼凝视着看着刀,几秒之后,只听得刀上发出一阵颤鸣,所有人的心也都随着刀的鸣动而颤抖。

    “哈哈。”霸刀大笑着,再次伸手到了刀柄之处,单手用力,原本摆放在上面的断魄被他轻而易举的拿起,狂笑的他手中断魄连挥几下,周围的人就觉得一股强势的压迫迎面而来,吹的人脸面生疼。

    “他拿去来了?”

    一些观望的人惊呼着,没想到被邀请而来的八大派以及其余人士没想出办法反而一个不请自来的三两下就解决了这个难题。

    “真是好刀。”霸刀欣喜的一手拿刀,一手在刀轻轻抚过,那专注的模样好似在看着一件稀世珍宝。

    “霸刀,把宝刀留下。”蛮荒教的掌门灵绝豁然站起,同样作为一个使刀之人又怎会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宝刀被他人抢夺,这简直跟自己的孩子被人抢走没什么区别。

    霸刀眉毛一挑,道:“蛮荒教的灵绝?你也想跟我争宝刀?虽然你蛮荒教的《兽王诀》有些威力可凭现在的你似乎还没有与我争夺的实力吧!想要拿刀回去多连几年吧。”霸刀语言清淡,并未当初的嘲弄,讽刺。

    灵绝咬牙想了想,最终还是无奈坐在了椅子上。其他众人也是相互观望,不知该如何是好,这真要是让霸刀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走宝刀那他们真是丢脸丢到家了,何况此人亦正亦邪,谁都不保证他拿着宝刀会不会今后威胁到自己门派。

    欣赏着断魄的霸刀根本就不理会周围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一心注视着手中的断魄,倒是白云城主神不快,自己一心拿宝物出来给众人观赏,虽说当初也坦言有人若能使用自当送之,可现在这拿了宝物的人却是一味的看着宝物连道声谢都没,也太过不把人放在眼里。

    可说出去的话就好像是泼出去的水,他白禹也是个有份,有地位的人,言而无信这种事人在众人的眼前还是做不出来的,只得坐那生着闷气。

    霸刀的神让张凡不莞尔,这人还真是对武器痴迷到了极点,要知道周围这些看着他的人都恨不得一下子劈了他,可他还是恍如无物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刀,自己当初拿到仙剑邪月虽然高兴可比起他来却差得远了。

    “虽有些可惜,不过这宝刀由霸刀使用似乎也不算被埋没了。”司徒空坐那良久这时才轻声说了句话,说着又看了眼边那些目露凶光的人,总之比在他们手中好。

    张凡听闻他的声音,俯下轻声问道:“前辈,这霸刀到底是什么人。”

    “哦,你问他,他霸刀在云雾星上还是很有些名气的,因他自称霸刀,时间一久很多人都叫他‘霸道’,所为之事都是一意孤行,稍有不称心就会与人大打出手,倒是他与另外几个臭味相投的人居于北方一带,很少在白云城这带露面。”

    “说起来,就在前几霸刀与他的几个朋友好像杀了一个叫玄冥的人,那叫玄冥的人也到是厉害,虽然最后死,可也重伤了三人。”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司徒空自顾自眨巴着嘴细细说着,却不知道一边的张凡心中却以是惊涛骇浪。玄冥?难道是自己师傅玄冥?当下,由不得细细思考,立刻问道:“前辈,你说的那玄冥是何面貌?是不是一个老者?”

    “嗯?”司徒空奇怪的看向张凡,他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张凡这么大反应,“至于那叫玄冥的长什么样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是听人说的,怎么你认识那叫玄冥的?”

    司徒空问着,张凡以是一个闪道了霸刀的前,神冰寒,“霸刀,告诉我你当所杀一个叫玄冥的人是何样貌。”

    霸刀诧异的抬头看着张凡,反问道:“你是什么人?”

    张凡一冲到霸刀前,还神不善的样子吓的司徒空出了一冷汗,“这,这小辈怎么说都不说就冲出去询问了,还这么一副死了爹娘的样子,这下死定了。”

    不光是司徒空,其余的人看向张凡的眼光也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敢和霸刀这么说话的人从未有活到第二天的。

    “回答我的问题,那玄冥究竟是何面貌。”说着,张凡的脸上以不由得露出一丝肃杀的气味,他会这么不顾一切的询问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玄冥可是自己师傅,对自己是何等重要的一个人,若真被人所杀即使追到仙魔界他也要为之报仇。

    “咦?现在一个金丹期的小子也敢跟我叫板了?还这么凶巴巴的看着我,你找死。”霸刀大怒,自己震慑了那些门派的掌教却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后背给顶撞了,焉有此等道理?

    断魄夹杂着呼啸的风声朝张凡迎面劈去,眼看着张凡就要面丧刀下却之间他突然从原地消息出现在了霸刀的后,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在说一次,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死!”张凡现在以有些不耐烦了,脸色越来越寒,霸刀若在不回答自己的问题他不会介意动手杀一个人,即便事后知道现在只是一个乌龙事件。

    “天大的笑话?你一个金丹期的小子能杀了我?哈哈!”霸刀狂笑着又连续快速的挥动着断魄,刀上发出的强劲气势顿时搅的周围那些摆设尽数碎裂,看戏的几人马上抽而退,一个个跳到了几十丈开外的宫屋顶上。

    见霸刀以是果然如所形容的那般,张凡就知道现在想问话的他是不可能了,至少在对方还能动弹的时候不可能。不过他也没有立刻就施展剑诀而是用‘逍遥游’不断的在刀芒之外游动,对方好歹也是一个归道期的修士可不是软柿子,没那么好捏的。

    屋顶上,众人看着下面那以是一片狼藉,白云城主神冷漠,也不知是在顾虑自己的住所还是其他。

    幻烟看向边的司徒空,问道:“司徒先生,你带来的这人是谁?他根本就不像一个金丹期的后辈。”

    面对幻烟与其他人的注视,司徒空一阵不由苦笑:“我与他也是在三天前认识的,他只说自己叫张凡,是某个门派从外地来游历的弟子,而且想见识一下这里的宝物,所以我就带他来了,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这人很诡异,无论我怎么观察,都只看的出他只有金丹的修为,可法速度即便是我们都比不上,难道是因为修炼的某种特殊法所致?”白云城主疑惑道。

    “有可能。”众人点头。

    在看下面,霸刀手中的断魄挥舞交织的光芒好像一张网密密麻麻的覆盖着周围十米内的空间,而张凡在这刀芒密布的空间却游刃有余,每到危急总能即使闪开,时机之准让看的人不捏了把汗。

    脚步错动,抽,转移,张凡再次避开了攻击自己面门的断魄,心中也大概的明白了霸刀的攻击方式,此人打起来只顾的攻击,基本不考虑自己本的防御,可也正因为如此攻击的力度,速度都有大量的增加,即便你瞧准了其中漏出的空隙反击也很有可能被对方的所伤,这完全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

    “混账,你老是这么一直闪躲,算什么本事,有种的跟老子真刀真枪的打。”此刻的霸刀也不有些愤怒了,自己的攻击竟然被一个只有金丹期的小子给躲闪过去了,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摸清了对方一些门道的张凡也就可以反击了,以硬砰硬自己并非没有胜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职业是剑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