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大仇得报

    <---凤舞文学网--->

    面对璇玑道人的攻击李光进浑然无惧,一掌拍出,浑厚的真元瞬间瓦解了璇玑道人的攻击,这也不奇怪,两人的修为不在一个层次,李光进若是这都接不下来那混的也忒惨了。--凤-舞-文-学-网--

    璇玑道人凝神归心,打起来毫不分神,一掌一章不断拍出,真元宛如狂涛巨浪般层层涌现,而且一浪高过一浪,真是气势惊人。

    “奇怪,璇玑道人为何法宝不用,确偏偏近搏斗?”张凡疑惑着,立刻仔细端详。当初就说好帮璇玑道人报仇,他当然要看的真切,如果璇玑道人发出信号自己没看到就害人了。

    璇玑道人的近搏斗似乎打了李光进一个措手不及,对修道者来说除了由武入道的人搏斗技巧高明一点,其他的对近战了解都不多,打起来也就放放飞剑,仍仍法宝。

    李光进稍显狼狈,但也反应惊人,立刻招架起璇玑道人的攻击。

    虚空中,两道影不断交汇,分开,真元的撞击产生连续不断的巨响,这比起虚云老道他们的比试更有观赏,看的张凡血沸腾。

    一路打下来,璇玑道人虽然修为比不上李光进可攻守分明,一招一式都似乎经过无数次的演练,大开大合倒也与李光进打了个不分上下,张凡在一边鼓劲喝彩,虽然自己答应了帮他可心底还是希望璇玑道人能自己报得了仇,那样心里能好受些。

    “云易,你在不住手就别怪我了。”被璇玑道人一直打压李光进也不由得产生一丝恼怒,说实话在近搏斗上自己却是不如他,自己也没想到这多年来让他一直在修炼这个,想必这也是为了报仇,可自己也并不担心,毕竟那高出的一层修为摆在那,自己还是稳胜券的。

    “有种的你杀了我,反正李家都死光了,在死我也一个也不多。”说着,璇玑道人不但手下不留力反而更是拼命般的打了起来,丝毫不留一点余地。

    “我成全你。”李光进双手在前交替,不断画圆,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而璇玑道人那攻去的招式皆被他的那旋转的圆一点一滴的消散,不用多久优势将会完全改变。

    张凡一看不对劲,璇玑道人的攻势被对方束缚住,即使他想让自己帮忙也打不出暗示,如今只能自己暗自出手了。想着,张凡又开始逐渐的收敛自己的气息,让自己归于无的状态。

    苍月闪过一道鸿光,张凡在虚空中一个转移人以到了李光进的后面,对于化明期高手他不敢有所保留,七剑斩龙诀悍然出手,反正蜀山的人离这很元,而中间又被建筑物阻隔不用担心被发现,至于璇玑道人那就更不会说出去了。

    李光进不愧是化明期的高手,虽然没有察觉到张凡的气息可是感觉到了后的那一丝危机,那微微隐现的杀意让他觉察到了背后的动静。相互估量之下立刻放弃对璇玑道人的抵抗而转滑步。

    “想走,没那么容易。”张凡一笑,他本就没打算能一击必中,那化明期高手也太不值钱;为此他特意把七道剑影一次分开逐个释放,李光进的躲闪只是躲去了前面两到,后面的五道直追而上。

    这还不算,张凡在右手苍月施展完斩龙诀后左手立刻捏成剑指诀,数到少阳剑气勃然而,封锁住李光进可以逃脱的去路。

    不得不说张凡对于痛打落水狗的伎俩运用的无比纯熟,为了加大成功几率,在这一瞬间他的苍月又再次挥动,空气中刮起阵阵冰寒的冷风,不用说肯定又是雪落乾坤,为了璇玑道人那上的灭阵,张凡也豁出去了。

    经过两次的使用,张凡知道雪落乾坤在施展之时都能把对方束缚住,无法动弹,这肯定不是完全的束缚,若是这样那万心剑诀就等于是逆天了,依照张凡估计也就是让对方的心神造成混乱,其效果看对方修为而定,而化明期的高手恐怕只能束缚住一瞬间,在加上玄冥诀本的附带的寒冰效果,相信成功几率很大。

    “这下看你如何用挪移之术。”出现在空中的洁白雪花呼啸而过。

    李光进在躲开张凡的第一次偷袭之时就感觉到了后面尾随而来的剑气,翻手一动,几阵金属的撞击声,那斩龙诀的剑影被他瞬间化解,“哼,蜀山剑诀。”说着,又挥剑在前舞动,只听得几声噗响,那少阳剑气也被对方瓦解。

    “哼……还有什么伎俩都使出来了吧。”破了张凡的招式李光进显然有些傲慢,一些不屑的耻笑着。

    可当看见漫天雪花的时候他有了一种庞大的危机感,那种仿佛被凶兽盯住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不仅如此,就在李光进闪避时却发现体以不受自己指挥。

    “怎么回事,我怎么动不了了?”李光进神焦虑,一脸慌张,他发现自己已然用不了挪移之术,因为他的手不能动,手不能动自然也就无法挪移了。

    “我靠,这样也行?”张凡眼睛一突,顿时懊恼,对啊!万心剑诀虽然束缚了对方的体可束缚不了他们的意念还有真元,真元护体这种东西可是不需要动手就能用的,以前遇到的那三人一个是修为不够用不了,另外两人怕是被恐惧所累早已忘记了真元护

    “哈哈,你可以死了。”张凡剑光下的雪花就是一道催命的符,谁遇到了都不会有悠闲的感觉,李光进脸色一变,不在试着挣脱束缚,而是运转起周围真元,上唰的下泛起一道幽蓝的光芒,形成一道保护屏障护在了前。体这一保命方法了。

    张凡暗自点头,“化明期高手就是不一样,如此段的时间内就能想到防御的办法,不过我的雪落乾坤可不是那么好挡的。”玄冥诀的变态攻击增加效果早已让张凡攻击力大幅度提升,单纯比攻击力的话他自信这凡界能高过自己的不超过一只手的数。

    “啪啪啪。”杂乱无章的声音不断响起,仿佛是玻璃珠撞击在铁板上的声音,这况张凡还是第一次见到;

    “噗,噗……”雪花穿透了护体真元,但穿透而出的雪花少的可怜,甚至数都能数得出来。

    “哇!”李光进一口鲜血喷出,顿时只感觉受伤的口传来一道刺骨的凉意,仿佛浑的鲜血都要被冷的冻结。

    “前辈,现在不动手更待何时。”张凡朝着璇玑道人那大喝一声,在张凡动手的时候璇玑道人在一边看的都发起了愣,他知道张凡不一般可没料到此人如何强悍,虽然是偷袭可那变化多端的攻击硬是让李光进受了伤。

    “嗯?好!”璇玑道人醒悟过来,飞剑一捏,再度欺而上,这次不是贴搏,而是贴‘剑搏’了。

    张凡所造成的伤害以及璇玑道人的快速猛攻让李光进完全没了使用挪移术的机会,应该说能毫发无伤的抵挡住璇玑道人的进攻以是万幸。但事实又岂是各人所能料定,两人僵持数招之下璇玑道人的剑终于伤到了李光进,鲜血飞溅。

    璇玑道人脸上泛起狠厉的神,剑光一闪,李光进的脖子上豁然出现一道细微的伤痕,两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数秒后被剑割破的伤痕鲜血溢流。

    一道金光从李光进的上分离,立刻朝着远处飞去,张凡提剑便追赶,确被璇玑道人拦了下来,“不用追了,这样就可以了。”

    张凡一愣,有些不明白,“前辈,他这元婴跑掉以后还能夺舍重修,你就不担心他炼好了在找你报仇?”

    “呵呵,他要报仇就报仇吧,我李家虽被他所害可他也并未赶尽杀绝,我也不必太过做绝。”璇玑道人笑了,一种解脱一切,无负担的笑容。

    看了半晌,张凡才叹了口气,第一次张凡发现起自己修道方式的好处,杀了元婴期以上高手不但不用担心他们会元婴出窍逃离,反而还是乖乖的留在原地等自己去捡。只是这让李光进元婴跑了也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找自己麻烦。

    “算了,不想他了,就算等他练到好找自己麻烦说不定自己那时候都离开地球了。”张凡暗想着,又朝璇玑道人看去,那眼里的星星闪啊闪着。

    张凡的眼神使得璇玑道人一笑,大仇得报不但让他神更人化了还多了不少的笑容,“你帮我能亲手报了仇,我璇玑道人无比回报,就把那灭阵赠送与你吧。”

    “嘿嘿,那晚辈就却之不恭了。”张凡搓着手嘿嘿直笑,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璇玑道人的双手。

    “给,拿去。”璇玑道人抛来一物,张凡连忙伸手接住,生怕摔坏了这心的宝贝,璇玑道人哈哈一笑,立刻严肃道,“此物我虽赠送与你,可也要提醒与你,灭阵最好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免得招来祸端。”

    “前辈放心,我不是那种莽撞的人。”对璇玑道人的话张凡恭敬而受,随即又道:“同时也请前辈给我保密,可好?”

    璇玑道人微微一笑,立刻明白了张凡话中的意思,“臭小子,难道我就是莽撞的人了吗?”

    “呵呵,前辈自然不是了。”话虽然这么说可张凡心中却是不住腹诽:你要是不莽撞也不至于在天门老巢就耐不住绪报仇了。

    “我事以完,先行一步,告辞了!小友自己保重了。”

    “前辈保重!”

    璇玑道人离去,张凡握了握手中的‘灭阵’,再也掩饰不住那心中的欣喜。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职业是剑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