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追杀

    <---凤舞文学网--->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追杀

    到李奇将明玉护具递给张一氓时,却被张一氓拒绝, 此密宝,已是图天之幸,况且当早已约好,何故背之?”

    李奇便也不再多说,话说到便可,扭捏作态可不是李奇的风格,微微一笑,随手拿起明玉手,但觉轻盈细软,触手冰凉,轻轻扯动,弹极佳,戴在手上,清凉舒适,扬手一记火焰刀自掌缘透出,居然没有丝毫阻碍,混若无物。--凤-舞-文-学-网--

    李奇大喜,这手对于不喜兵刃而善于近搏击的他来讲,实在太重要,试想,当别人挥剑而击却忽然发现兵器被人空手拿住,会是怎样一个场面?对于高手来说,刹那间的分神,足以要了对方的命。

    李奇的喜意诸人一一看在眼里,待到李奇述说出来时,三位女子都为李奇感到开心,李奇是一家之主,是她们的天,作为男人,自然要多有担当,能有如此宝物在手,助力可是相当大呢。

    拿起玉盒中的金蚕护甲,李奇随手递给唐铃儿,“铃儿,我的诸位夫人中,便以你功力最弱,虽然唐门以暗器毒药为尊,但多些防备总是好的,这件护甲你便穿在上,万一将来咱们分开办事,也算多条保 障!”

    唐铃儿没有说话,只是美丽的俏眸深深的凝望李奇,浓厚意夺目而出,温柔的水色让李奇心头暖意升起,轻轻的抚摸着唐铃儿乌黑如云的青丝,温柔的笑笑,看向苏月竹和云朝霞,笑道:“二位夫人,不会怪罪为夫偏心吧?”

    云朝霞温柔摇头,苏月竹却有些吃味儿的噘嘴故作不悦道:“不 ~~~~怪罪你。哼!看在铃儿妹妹的份上,饶了你吧,记得今的承 诺,将来给我们也找些宝贝!否则~~~哼,结果你是知道地。”

    李奇连忙大点其头,如同小鸡啄米一般。老婆可要洪好了,否则万一她们搞串联,自己岂不是空有宝山而不可为,好处先许给她,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等到上了,还不是我说的算,到时候整不死你。想到此处,李奇嘴角翘起一丝的微笑。

    看着仍然激动不已的张一氓,李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张 兄,别那么激动,宝贝虽然到手,但是外边也许还有人在搜索呢,咱们现在地第一要务便是出山,而你呢。则是寻一安全稳妥之处。将这本秘籍研习修炼,待到功成时。方可下山!”

    张一氓神一冷。这才清醒,也许这才是夺宝的开始呢。寻个角落。唐铃儿将明玉金蚕甲贴着小衫穿好,但觉丝丝凉意沁体,因为空气流通不畅而产生的闷闷的感觉顿时消失,只觉神爽气清。--凤-舞-文-学-网--

    五人再次检查一番,没有任何发现后,这才寻原路退了出去。走到洞口处,雨已有放小之势,天空乌云逐步东移,清风徐徐,草木清香扑鼻而来。

    观雨听风,也是一件美事,李奇五人坐在洞口聊天说事儿,心舒畅,唐铃儿俏活泼,苏月竹端庄灵逸,云朝霞成熟美艳,三个丽人均是曲线曼妙,优雅迷人,群芳阵中,李奇只觉若是一辈子住在这,未尝不是一桩美事。

    “张兄,眼看这雨便要停下,咱们要做好准备,恐怕呆会儿恐有厮杀也说不定。”李奇迎风望雨,悠然自得。

    “嗯,李兄说的是,如果此次安然离开,他我张一氓神功有成,李兄担有吩咐,张一氓刀山火海,敢不从命!”张一氓知,李奇所忧不无道理,自己等人能寻到宝物秘籍,也是得天之幸,自己能寻到这山洞,别人也未必不能,若是下山路上,遇到他人,只要寻此而来,入得山洞,未必不能联想到此事。

    长长地叹了口气,望着无边的远山,畅想苍茫大地,再过几十年,中原异主,汉人又将再次面临无的战火折磨,蒙古势大,自起兵时 起,至蒙元灭亡,屠杀汉人百姓几乎近亿,若是算上西征,更是杀人如麻,多不胜数,唉,汉人诚不争气矣。

    李奇忽然想起前世看到地一部历史题材的电视剧,其歌声充满豪壮志以及不得不面对死亡时带来的事业未曾竟功的强烈遗憾,不由得放声而歌: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

    放马的中原的北国和江南

    面对冰刀雪剑风雨多的陪伴

    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地华年

    做人一地肝胆做人何惧艰险

    豪不变年复一年

    做人有苦有甜善恶分开两边

    都为梦中地明天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月旋转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李奇地歌声透雨而出,越唱越响,豪迈地歌声与不甘的心境,对未竟事业地渴望充满无尽的向往,歌声中铮铮铁胆和向往重整

    豪壮志,响彻天地,整个凤凰山抑扬顿挫的铿锵歌 心智寻找藏宝的江湖人士也不由得静静倾听,三位妻子更是听得美眸发亮,无限崇拜的望着郎.痴痴的意浓如深潭,直似化为实物。

    不同于宋代的词曲歌舞,充满堕落的靡靡之音,来自现代结合古意的歌曲曲意激昂,让人血沸腾,不自觉间摄魂**随意使出,歌曲更是犹如神助,直想立刻让血上脑之人恨不得马上挥刀上马,奔赴铁马金戈的猎猎沙场。

    曲毕心收,血的震撼尚未消退,三女俏脸红扑扑的,呼吸稍有急促,张一氓更是震撼的看着李奇,不敢置信的连连摇头道:“李兄此曲居然如此怪异,偏偏又十分悦耳,金戈铁马之意漾其中,畅快淋漓,直人心,铮铮铁骨,傲岸不羁,不瞒李兄,兄弟我其实是弃文习武,十六岁时方才开始,本来一直对自己的文采有相当的自信,却不想遇到李兄这般怪才,实在佩服呀!”

    李奇老脸一红,这年头,干啥都不容易,穿越就更不容易,若是穿越到唐初,咱还可能背点儿唐诗,显摆显摆那么一下,也做一回风流才子,再加上高超的武功,文武双全,似乎不错;若是穿越到宋初,背背宋词,似乎也不错,也能成为知名人士,可是到了南宋末年,似乎好词不多,偏点儿的词咱也没记,没想到无意之间居然剽窃了歌曲,这未来的歌曲咱会的多,似乎也只能剽窃歌曲了。

    李奇讷讷笑笑,有些尴尬,掩饰的道:“咳!只是心头有感,自编自娱罢了,当不得张兄的夸奖,呵呵,兄弟我会不好意思地,嘿嘿!”李奇竟自又挠了挠头。

    “哇,雨停了,天也放晴了!”唐铃儿突然开口叫喊起来。

    李奇向外一看,果然,只见乌云渐渐变浅变淡,缕缕金光自丝丝缝隙中穿勃而出,雷雨已过,空气分外清新,草木之上,滴滴雨水兀自湿嗒嗒的顺着叶脉往下滴落,滴达一声落在地上,随即渗入泥泞的泥土 里。

    “走吧!”

    几人出了山洞,便循着原路往山下行去。果不其然,行途中果然遇见上山问路之人,宝藏在山中,而几人却行往山下,这不能不令行人起疑,李奇等人只说找了方圆十里之处,却无任何发现,故此下山,自别处寻找。

    勉强糊弄过去,李奇待行人怀疑的眼神消失在山林中之后,迅速向山下行去,除非遇见行人,减慢速度之外,其余时间均是快步赶路,不一会儿,已经可以看见起始时遇见青城派道士的地方。

    唐铃儿兴奋的道:“太好了,夫君,张大哥,只要过了这个道口,咱们就可以安然回城了,嘻嘻,今的收获果真不错哦!”

    话音刚落,李奇的大手便已经匆忙覆盖其樱嘴之上,低喝道:“铃儿,你疯了,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得到宝贝了,说话那么大 声?得意忘形了!”

    好在此地周边景色一览无遗,没有别人,唐铃儿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低垂螓首,可的伸了伸香舌,不好意思地哦了一声,回头向苏月绣和云朝霞做了个鬼脸,嘻嘻一笑。

    加快脚步,即将到达路口时,突然自后传来阵阵声音急促的脚步声,李奇心头咯噔一下,坏了,准时秘密泄露了,一打手势,招呼众 人,喝道:“快走!”

    五人登时运起轻功,急速电山下,此时后边有人已然赶了上来,恰巧看到拐弯处的李奇等人,高声喝道:“前边五人给我站住,留下宝藏再走!”

    山中空旷,喊话那人又有内力再,登时让话音扩大数倍,袅袅声音在山中回响,刚过路口拐弯的李奇只听得后嗤嗤剑气破空之声接连不断的响器,余光扫处,瞥见数名青袍道士正挥剑向自己等人冲了过 来。

    李奇打量了一下形势,同时灵觉外放,将自己的感知扩大,却赫然发觉,另外两条路上的人正在加速下山,恐怕也是听到适才喊话之人的声音,不由的心头大急,自己虽然自负功力绝高,但是边众人均不如自己,万一他们有所伤害,岂不是要遗憾终

    拉着唐铃儿的小手,李奇朝云朝霞和苏月竹吼道:“被发现了,你们俩和张兄弟赶紧走,先入山林,之后再回去,我带着铃儿,走!”见张一氓还要犹豫,李奇怒道:“你留下只能拖累我,不必多言,还不快走!”

    大喝一声,眼看后追兵将至,一瞥之间,赫然看到自己边竟是松树,当下抓起一把,内力起处,松针化为千百道绿色寒芒,飙而 出,直袭向青城派的牛鼻子!(未完            ~     www    n.com,    ,    ,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神雕之我是囚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