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香艳

    <---凤舞文学网--->    第一百零二章 香艳

    黄蓉见云朝霞莫名其妙的突然脸红,不但没有一丝担心之色,反倒有几分庆幸,安心的神,其中的浓厚意更是毫无掩饰的表露,黄蓉何等聪明,脑筋只一转,便想到了一个可能。--凤-舞-文-学-网--

    黄蓉惊叫一声,不可思议的看着云朝霞,瞪大圆圆的眼睛,说道:“难道你。。。

    云朝霞细声道:“以前师傅曾经和我说过,我就是。。。就是那种体质的女子,还讲了许多,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份姻缘!”

    黄荣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时不我待,得赶紧给李兄弟疗伤,这样,赶快找个隐蔽安全的地方你将李兄弟放下,然后如此。。。。。。”黄蓉说着说着,脸色越发红润,而云朝霞则是凝神细听,唯恐落下一个字,不免到时害了李奇的命。

    云朝霞最后又问了些不明之处,这才询问已经醒来半天的公孙绿 萼,找寻隐蔽安静之所。公孙绿萼一听要为李大哥疗伤,慌忙领着二人穿廊过院,最后,在一间充满浓厚药味的房间里,公孙绿萼在存放药材的古架左边的油灯上,轻轻往左转三圈,向下重重一按,但听得机括之声嘎嘎传来,那古架缓缓转了开来,露出一级级向下的阶梯。

    公孙绿萼看着云朝霞,声道:“云姐姐,我就不下去了,下边一应住宿之物皆有,干粮和水也足够五天之用,进去之后,只需在门边右下之处的一个按钮轻轻一按,这古架便会自动和上,外边再也不能打 开,出来之法尽皆相同,你快进去吧,看大哥的样子好吓人啊!”

    云朝霞勉强笑笑,伸出玉手轻轻摸了摸公孙绿萼的柔腻嫩脸,轻轻道:“谢谢你,妹妹,那我进去了!”

    云朝霞抱着李奇走下台阶,将古架还原之后,方才继续深入,里边空间不大,只有一张香榻一张八仙桌和两把太师椅,桌子上放有干粮清水,看样子很新鲜,可能是刚拿来不久,这是个石室,墙上挂着两幅字画,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将李奇放在柔软的榻上,云朝霞静静的看着李奇通红的俊脸,越看越是出神,似乎想把李奇的音容笑貌尽数印刻在心里,美眸浓显露,顾盼生妍,香腮上红晕渐起。--凤-舞-文-学-网--云朝霞坐在李奇边,轻轻抚摸着李奇滚烫的容颜,心疼得呢喃着,“弟弟,你怎么这样不小心,你要知道,若是你有个好歹,让姐妹们怎么办呢?唉!”

    “哎呀,不能在耽搁了,得赶快给弟弟疗伤,真该死,我怎么总想些莫名其妙的事!”云朝霞自责的说着,哆嗦着伸手开始解起李奇的衣衫,古人文士衣衫很好解开,许是紧张,云朝霞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冒了一头香汗才将李奇的衣衫完全脱掉,仅剩下嘴里边的小裤。

    云朝霞站起来,脉脉的看着李奇,开始剥离自己上的罗裙,淡青色的纱衣离体而去,洁白如雪的衬里也逐渐脱落,此时此刻的云朝霞躯上已然粉臂露,上仅着鸳鸯戏水的红锦肚兜,拙的双峰颤颤巍巍,纤细的腰肢下丰满肥硕的圆异常坚,下则是短小的亵裤,露出一小截珠圆玉润的白嫩**,晶莹雪白的玉足纤巧可,十只嫩的趾头淡粉色的豆蔻闪着可的亮光。

    许是动了的缘故,不大的石室里突然涌出一股淡淡的勾人魂魄的幽香,云朝霞只觉浑有些绵软,脸颊越发了,静静的石室中,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云朝霞的**芳心怦怦乱跳,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香艳旖旎的气氛逐渐浓厚,只不过一个清醒一个昏迷。

    云朝霞嫩的脸蛋儿通红似火,轻移莲步,爬上香榻,将靠在墙边的锦竹粉被揭开覆盖主二人,这才有些安心,轻轻将浑**,小李暴突的李奇搂进自己怀里,顿觉一股灼人的火直袭自己的体,同时,男人的令人窒息的特有体味以及粗暴的小李紧贴云朝霞平坦光滑的平 原,更让云朝霞不自的嗯了一声,只觉得浑上下似乎连骨头都没有了。

    勉强压抑住自己渐渐抬头的**,云朝霞小心的在粉被中将自己的贴小衣尽数除下将自己的躯完全贴上李奇,同时开始回想黄蓉所授之心法,细细在心底捋了一次,这是救命的大事,云朝霞决不能有丝毫大意。

    深深地吸了口气,云朝霞香唇紧咬,纤纤玉手缓缓贴放在李奇丹 田,按照调补阳之法将体内真气运行,同时粉颈低垂,惑香软的嫣红樱唇贴上李奇滚烫的嘴唇,同一时间,一丝浓厚的纯真气自上下两个方向一同进入李奇的体内。

    李奇体内的炎阳之气正高兴的东征西讨,突然之间涌入的大量的纯之气令炎阳之气一阵厌恶,虽然从量上比,炎阳之气比纯真气要多得多,不过后天和先天之比却是相差得不可以道理记,两相对撞之下,炎阳之气迅速回军,转

    愈要占据李奇的丹田,重新再来,火的劲气令小李    。

    云朝霞没有想到仅仅一息的功夫,自己居然疲惫得要死,却不知 道,刚才输入的是她的本命元气,这也正是先天与后天的差别,如不是依靠黄蓉传授的特殊法诀,云朝霞的真气再纯也不过是后天的顶尖罢 了。

    若是此时有人能够看到云朝霞,便会发现适才还脸蛋儿红润,滴的美人此时已经面色苍白,憔悴非常,本命元气人生下来就那么 多,除非进入先天境界,否则,除了阳互补之外,别无他法。

    李奇动了,周的炎令他无比痛苦,神智全失之下,他本能的想要靠近凉之地,蓦然,他发现边有一具绵软凉滑甚是舒服的所在,于是,李奇立刻翻而起,将犹在出神的云朝霞紧紧压在下,讨厌的粉被自是被李奇扫落地下。

    灯光下,贝露出来的躯令云朝霞大羞,硕大耸的玉峰,两朵美丽的樱桃点缀其上,雪白香滑如脂的细腻玉肤手感舒爽如缎,李奇粗重的喘息着,一双大受上下游走,两团雪峰被李奇重点照顾,狂** 捏,同时如雨点般的狂吻疯狂向云朝霞面上,部和腹部及双腿之间落下,只吻得云朝霞顾不得羞涩,高声吟叫,内媚之体瞬间被点燃了熊熊的火。

    李奇此时体内的炎阳之气尽数被落下体,浓厚的火令李奇异常难受,李奇虎吼一声,猛然捞起云朝霞修长如玉的美腿将其压落至云朝霞丰满的酥处,在云朝霞的惊叫声中,硕大坚的小李已然对准芳草浓密的溪谷所在,腰部一,借着顺滑的体液直接破体而入。

    云朝霞与李奇**相交,处子的羞涩令她不敢瞧向李奇的下,却不曾想居然如此巨大,强烈的破瓜之痛令云朝霞惨叫失声,杜鹃啼血声中,洁白的单上被描绘上代表贞节的鲜艳梅花。此时此刻,云朝霞才明白,什么叫做勇猛,黄蓉所说的一般人无法承受是什么意思。

    李奇根本顾不得下玉人的感受,初次破瓜,连给人适应的机会都没有,紧锁的花径产生的体液让李奇感觉到体在迅速降温,不再那么炎,这让李奇更加疯狂的在云朝霞躯上纵横驰骋,强猛地攻击次次见底,好在云朝霞乃是内媚之体,体液异常旺盛,刚开始的痛苦渐渐过去,此时快感如潮涌来,只觉自己的心神仿佛在天空中悠然的飘,又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纵横肆意,舒畅快美。

    被发了处子的云朝霞美艳媚的脸蛋儿艳光四,樱桃小口张开,丁香小舌迎上李奇的大嘴,狂的突进,与李奇的绞在一 起,香甜的津液频频吐出,****中,云朝霞运起调补阳之法将自己体内的元在一次次的快感巅峰时尽数吐出,让小李得以快速吸收,而小李每吸收一次,云朝霞能感受到,李奇的度在渐渐消退。

    云朝霞已经不行了,此时的她面色苍白如纸,躯酸软无力,虽然快感仍在,但是体液几乎消耗殆尽,李奇狂猛地冲刺自始至终始终没有停下,下的桃源由开始的鲜花变成后来欢愉再到现在变成痛苦的啼 血,丝丝鲜血在李奇的冲击下沿着二人的交合之处滑下,云朝霞眼神呆滞的望着在自己上驰骋的李奇,似乎想要看他最后一眼似的,她已经尽力了,可如今她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难道自己一人真的不行么?

    就在此时,李奇忽然低声吼叫,同时冲刺的速度更加快速,云朝霞心中突然一喜,难道他要结束了么?重生的喜悦凌云朝霞奋起余勇拼命抬起香的迎合着,同时两片瓣紧夹,给李奇最强大的压力,果然,李奇再次进出百余下之后,终于开始爆发,狂的火力接连不断的击中云朝霞的体深处。

    云朝霞赶忙运起心法,将李奇的火在自己周运转,同时献上香唇与李奇迎合,转化过后的狂暴炎阳之气变成阳合流的精纯真气在二人体间转换交流,云朝霞忘我的体味着内里交融,心灵相合的奇妙感觉,此时此刻,她仿佛看到自己和李奇亲密的坐在一起,低声细语,亲密怜,真想就此一直到老,直到,一条顽皮的舌头蹿了进来。

    云朝霞睁开眼睛,赫然看见李奇正怜的看着自己,心头不由得一阵委屈,刚才的事只要再过一个时辰,必然会脱而亡,见李奇醒来顿时委屈得以发泄,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粉嫩的脸蛋儿上划出道道痕迹,李奇温柔的吻着一条条泪水,咸咸苦苦的感觉,却又那么迷人。

    将美人轻轻搂在怀里,李奇心疼得抚摸着柔软光滑的玉体,轻轻的道:“辛苦了,我的宝贝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神雕之我是囚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