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恶斗

    <---凤舞文学网--->    第九十六章 恶斗

    那黑影眼见正要得手,黄蓉已经面露凄然,这让他心里很是舒爽。--凤-舞-文-学-网--可突如其来、硬插而入的冰冷讽刺之言宛如附骨之蛆般萦绕在,跟 着,一股淡粉色雾气形成的淡淡凤凰影向自己当罩来。

    那黑影正是前谷主公孙止,自从裘千尺被救,杨龙二人破了他的武功,并且还瞎了一只眼睛之后,就逃窜而出,隐藏在非常隐蔽之所在,心中对杨过和裘千尺这个老虔婆痛恨非常,连带自己的女儿因为喜欢杨过也给恨上。

    如今强敌环伺,绝谷灭亡在即,公孙止的打算是等到这些人打得两败俱伤时,再出面收拾残局,未曾想那两个漂亮女子居然用剑硬生生的砍碎自己引以为傲的渔网阵,这令他大吃一惊,要知道,这可是连老顽童都没有办法逃脱的必杀技,居然就这样轻松被化解掉。

    如今战局有变,公孙止改变主意,准备偷袭,干掉一个是一个,虽然黄蓉比李莫愁更令他动心,那脸蛋儿,那材,那高高的脯还有浑圆的部,这种成熟妇人的美妙可不是李莫愁所能比拟的,可是公孙止清楚,没有基业为根基,哪个女人会跟你,而且黄蓉郭靖夫妻俩感甚笃,黄蓉根本不可能委于他,那么,还是死了的好。

    公孙止很自信,凭借自己的武功,和对绝谷的熟悉,他定能逃 脱,唯一令他费解的就是杨过明明中了花之毒,这么多天他为什么没有再来,莫非真的死了?倒是可惜柳妹了,真是死心眼儿,公孙绿萼并没有将断肠草可解花毒之事告诉他,那时候他已经被裘千尺赶跑了。

    扑面而来的雄浑劲气如同狂涛拍岸般汹涌而来,偌大的巨浪化作无孔不入的丝丝锐气在公孙止仓促的阻挡面前,毫不费力的透体而入,迅即开始破坏公孙止的经脉,一波接一波,一浪强似一浪的真气翻江倒海推波助澜,公孙止痛苦惊骇,他着实想不到,年纪轻轻的李奇,武功居然如此莫测。

    此时,公孙止浑上下的经脉被李奇的真气刺激的疼痛不已,连连后退,那柄奇怪的刀剑早已扯出,却是毫无用处,只能作为盾牌般勉力防守,公孙止怒吼连连,强命自己坚持,否则,今这里就是自己的葬之地,故而奋起反抗。--凤-舞-文-学-网--

    李奇貌似轻松,指哪打哪,拳脚相加,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自己的擒拿,如冬之雪满天挥洒,形潇洒腾空,飘逸自如,更趁得公孙止狼狈不堪,猫抓老鼠的感觉果然爽快。

    公孙止虽然勉力抵抗,终究技不如人,强撑半晌,已是强弩之末,他心知此时在不想办法逃走,今天必死无疑,当下眼神左右乱扫,寻找机会,他毫不怀疑,如果裘千尺能够帮他,那太阳铁定从西边升起。

    李奇似条人精,只看公孙止眼神乱抛,立刻就明其意,立刻一记阳白雪侧击而出,他硬拼,接着右手掌缘连挥,嗤嗤嗤劲气破空之声划破本就嘈杂的空间,连续六道火焰刀气狂暴的席卷公孙止后退的三个方向,不给他任何机会,可以说,这是一个理论上的绝杀。(灵魂附 体??)

    好个公孙止,为了保命,全功力尽数汇聚刀剑之上,双手一挥,大声吼叫,将刀剑猛然甩向李奇,同时体腾空向侧翼翻滚而去,李奇随手拨掉刀剑,向公孙止望去,赫然见到,他居然丧心病狂的抓向公孙绿萼,那个可怜可悲的清秀女孩儿。

    李奇瞬间想起,原著中的公孙绿萼也是被公孙止当作挡剑牌而死,如此禽兽不如的人居然也能为人父,真是滑天下之大谬。此时此刻,整个战场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黄蓉再次将樊一翁到角落,对于樊一翁的忠心黄蓉还是蛮佩服的,故此有些手下留,其余方面,众女连同郭靖已经将绿衣大汉们扫的差不多了,没有渔网的他们在众人眼里也就是二级高手,根本没有威胁,此时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

    黄蓉倏然躯水蛇般扭转翻,一记棒打獒犬,自侧面直袭樊一翁背后要害,樊一翁躲避不及,只得运聚全的内力聚于后背,准备硬抗这一凶狠攻击,只听噗的一声轻响,樊一翁顿时愣了,黄蓉确实击中自己,可自己却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抬眼望去,只见黄蓉容之上满是敬佩,见樊一翁看着自己,黄蓉微微笑道:“尊驾忠心护主之心,令黄蓉万分佩服,只是这二人作恶多端,而且他二人人品如此之坏,根本不值得你如此,如今他们大势已去,你今这样

    已经还了他们的恩,还是走吧!”

    樊一翁浑一震,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艳光四媚动人的妖 娆,望着黄蓉美眸中真挚诚恳地流波,樊一翁心头涌过一阵暖流,看了看拿自己小师妹做挡箭牌的师傅公孙止,眼神中倏地闪过一丝不屑,那个一向以正人君子自诩的人哪里去了?是啊,是该离开了,在这谷中已经消耗了他半生,他不想另一半也耗费在此,拱了拱手,樊一翁也没多说,转便走,连那奇门大剪刀都不要了。

    公孙止望着一步步近的李奇,将宽大的手掌附在公孙绿萼的头 顶,高喝道:“站住,臭小子,你要是再接近,我就立刻将她击毙!”

    公孙绿萼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成了亲爹的护符,或者说是要抰别人的人质,有些茫然失措,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吗?他为什么要如此对我,爹不要我,娘只顾着她自己心中的仇恨,李大哥那么护 我,却生生被我走,难怪李大哥那么伤心,看来我真的该死,想到 这,公孙绿萼心中万**俱灰,清秀的容一片苍白,缓缓闭上眼睛,一连串晶莹闪亮的泪珠顺流而下,心中的伤痛无以复加。

    李奇面含嘲讽,讥笑道:“你就是前任谷主公孙止吧,长得人模人样的,咋就竟不干人事呢?前次要强娶我弟妹小龙女,不成便要我兄弟作要挟,今次为逃命居然拿自己的亲生女儿做挡箭牌,人说虎毒不食子,你愧为人父,真是丢了全天下男人的脸!”

    公孙止脸上阵白阵红,尴尬不已,不过为了活命,他也豁出去了,双目圆睁,脸色乖张,怒极吼叫道:“少说废话,到底让还是不让?不然的话,这如花朵般的姑娘的小命就等于丧在你手里。”

    裘千尺在旁气得浑发抖,怒吼道:“公孙止,你到底是不是人,竟然连自己的女儿死活都不顾,赶快给我方了萼儿,要不然,我就是死了也定不会放过你!”

    公孙止哈哈大笑,随即冷然道:“那也是死了之后的事,现在我只想活下去,臭小子,你究竟让不让道?”那狂妄嚣张的气焰颇有种一人在手,天下我的感觉,让李奇嗤之以鼻。

    李奇有些苦恼,在他敏感的灵觉当中,总觉得还有其他的危险,这也是李奇不敢滥用六                        办法救她,毕竟裘千尺和公孙止有错,她没有错,而且那么可善良的小妹妹,他又怎么舍得就此放手不管呢,当时也不过是气话罢了,说不得,只有动用北冥神功了。

    李奇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放你走,不过,你又怎么保证公孙姑娘的安全?”

    公孙止嘿嘿笑了笑,狞声道:“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公孙绿萼听到公孙止这样说话,更加悲伤,忍不住哀声道:“爹。。。。”

    公孙止怒斥道:“闭嘴,别用你那张哭丧脸跟我说话,要不是你还有点用处,我现在就杀了你!”此言一出,全场哗然,郭靖这样老实的人居然也说道:“这个人一点人都没有,纯粹是畜生!”

    黄蓉不屑的啐了一口,冷笑道:“靖哥哥,你别侮辱禽兽好不好,他连禽兽都不如呢!”

    公孙止脸色难堪之极,却不再说话,只是小心的将守卡在公孙绿萼的细长白嫩的脖颈之上,另一手护在一旁,面对着李奇众人,挟持公孙绿萼缓缓向后退去。

    公孙绿萼哀怨的看着亦步亦趋的李奇,见李奇目光温柔的望着自 己,心头顿时一喜,知道李奇并未生自己的气,见李奇肯定地朝自己点头,示意放心,大眼睛不由得眨了一眨,喜不自胜。

    公孙止眼看就要退出大门,李奇紧紧跟着,忽然瞥见门槛前有小半截儿碎裂的木头,灵机一动,单手轻轻挥动,轻柔的暗劲儿托起那块儿木头,轻放在公孙止后退的路上,恰好就在门槛的前一步之处,同时做好了准备。

    公孙止精神紧张的后退,浑然不觉自己后的变化,突然间,公孙止只觉脚下一硌,极度的紧张让他重心不稳,体一晃,急忙调整脚 步,可是门槛又给他下了这么一绊子,刹那间,公孙绿萼脱离了公孙止的掌握,李奇扬手便是一记中冲剑,急袭公孙止的右手臂膀,同时躯顿闪,扑向刚刚醒悟的公孙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神雕之我是囚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