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冲突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七章 冲突     郭靖愕然,忙向赵志敬注视的方向望去,果然见到两个少年,赫然正是在庄外时看见的那两位,着青杉的肯定不是过儿,那旁边满脸不屑,挑眉毛瞪眼睛的,眉眼之间依稀便是当年的小杨过,昔的杨康,这才肯定下来。--凤-舞-文-学-网--

    心下又惊又喜,赶忙走到杨过前,抓住他的手,欢声道:“过儿?你也来啦,本来怕是耽误你的功课,并没有提出让你师傅带你来,既然你能来,那是在是太好了!”杨过反出重阳宫,另投古墓派,全真教上下视为奇耻大辱,故而江湖上未有传言,是以郭靖在桃花岛上并不知

    李奇拉着杨过的手,指着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赵志敬笑道:“杨兄弟,看见没,马上就要反咬你一口了!”说话声音不大,除了郭靖和杨过能听见外,就只有跟在郭靖边的黄蓉了,因此,听到这话之后,黄蓉奇异的瞧了李奇一眼,却被李奇报以温和的一笑。

    这人是谁,江湖上没听过这号人物,而且看起来功力隐藏的很好,根本看不出根底,别是哪个大家门派还是其他隐居之士,只是千万别到这英雄大会上来捣乱!不过,这人看起来为什么这么面熟呢?黄蓉有些头疼。

    赵志敬为了掩饰自己的过错,同时也猜测出杨过和郭靖也是初遇,登时胆子肥了起来,脸色铁青,昂首向天,冷冷道:“贫道何德何能,哪敢做杨爷的师傅!”

    李奇拉着杨过的手晃动了一下,杨过和老李一对眼,同时放声大笑,“哈哈哈,果然不出大哥所料,真的是反咬了我一口,这就是全真教的臭道士,真是无耻之尤!”

    李奇跟着接道:“真是的,我说这两天赌钱怎么老输呢,一见道士,逢赌必输,我还没见,就影响到我了,看来我果然和他们不对付。--凤-舞-文-学-网--”

    装作偷偷摸摸的凑到杨过耳边,附耳用郭黄二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见过无耻的,没见过无耻到这种地步的,极品,真是极品啊,当婊子的还要立贞节牌坊。”

    杨过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说道:“大哥就是大哥,说话真是有水平!”郭靖则皱着眉头不言语,他知道其中肯定有问题,但却茫然不知所措,只好看向黄蓉,却见黄蓉正在那里捂嘴偷乐!

    赵志敬呆了半天却没听见动静,反而看到杨过这边突然哈哈大笑,心下怒极,却顾及在场人数众多,也不好说话,只是冷冷旁观,看杨过那小子和郭靖到底有何反应。

    杨过此事心极好,反而有了心,对黄蓉道:“郭伯母,现在英雄人物众多,实在不适合说这些话题,待到晚间歇息,再说不迟,却招呼大家吧!”

    黄蓉见杨过说话得体,虽然上破烂不堪,鼻青脸肿,还有血丝出现,但到底他不是杨康,也没有杨康的生活经历,见他如此凄惨,顿时生出一股不忍之意,心中暗叹,即便杨康再有不是,人也死了多年,看杨过也吃了不少苦头,那些前尘往事也就算了。

    当下拉着郭靖回到酒席上敬酒,三巡过罢。黄蓉站起来朗声道:“明是英雄大宴的正,尚有多位英雄没有到来,今晚请各位开怀畅饮,不醉无归。”

    江湖中人大多豪爽,宴席上好酒好入水般送了上来,群豪或猜枚斗饮,或叙说故旧,一时间陆家庄中好生闹。酒宴一罢,众庄丁安排各路英雄,分房休息。

    转到后堂,大家分头落座,李奇、程瑛、陆无双、完颜萍和杨过坐在一处,原本杨过是要被拉到郭靖那一桌的,可是在李奇说杨过是他结拜兄弟,多年未见,有些话说,郭靖也只好由他,其实却是老李有心给杨过壮胆。

    全真教的四个道士自然坐在一处,郭靖黄蓉夫妇坐在主位。众人分头做好,批斗杨过的案子正式开审。赵志敬装模作样的向郝大通请示一番,这才走到郭靖面前一拱手,说道:“贫道无能,没有教好杨过,这厢向您请罪了。”

    屋外头大小武和郭芙偷听,里边众人武功高强,自然知晓,只是也不是什么大事,也没有人去管。赵志敬话音刚落,李奇立即起向周围施了一礼,独独不向全真教,朗声说道:“大家都看到了,全真教理亏我杨兄弟,故而出来负荆请罪,不过没有见到荆条啊,可见其意不甚诚恳。既然没有诚心道歉的意思,那也就不用这么装腔作势的惹人讨厌了!都散了吧,啊,散了散了!”

    全真教孙不二虽是女,但脾气最为火爆,动辄破马张飞地。当年陆冠英若不是有黄药师帮忙,恐怕和程瑶迦也成不了夫妻。听到李奇颠三倒四,胡搅蛮缠的话,立时大怒,喝道:“哪里来的臭小子,敢干涉我们全真教的家务事!”

    李奇冷哼一声,面色一冷,骂道:“你们这群死牛鼻子,能干出什么好事?告诉你,杨兄弟什么都和我说了,他早已反出全真教,投入古墓派门下了。你们全真教,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好种,王重阳,面对自己的心的人不敢张嘴,最终害人害己,懦夫;丘处机,当年鲁莽行凶,害得大金国六王爷狼狈逃窜,被杨兄弟的所救,却造成杨兄弟祖上妻离子散,杨兄弟的父亲认贼作父,丘处机既然在杨兄弟的父亲幼小之时便开始教授,为何不早告诉其世,以至于最后惨死庙中;广宁子郝大通不分青红皂白痛下杀手,害死对杨兄弟有恩的孙婆婆;老顽童周伯通昔年于南帝的妃子瑛姑相好,最后始乱终弃,是何道理?还有,当年郭靖黄蓉风华正茂,投意合,丘处机非要拆散他们,若不是郭大侠坚持,黄帮主如今花落谁家恐怕还不知道吧?全真教,真正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李奇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其中更有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秘闻,立时让在场众人心中大惊,尤其是杨过和黄蓉。杨过一把拉着李奇的手颤声道:“大哥,你,你知道我爹是怎么死的?”

    李奇拍拍杨过的手,安慰地看了他一眼,道:“待解决了全真教的事,我再详细的与你说说。

    黄蓉也是异常吃惊,想不到这个神神秘秘的俊俏公子居然知道这么多的武林秘辛,连自己少女时期和靖哥哥的琐事也知道,想起当年全真教对自己和靖哥哥的态度,可恶的丘处机非要把穆**慈嫁给郭靖,不由得让黄蓉对这位李奇产生了一丝好奇,当然,也掺杂一些好感,女人都是感动物,有人帮自己说话,哪能不高兴?想起少女事,黄蓉的美端丽的俏面也不由得泛起一丝红晕。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神雕之我是囚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