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不可放过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太行情雪 书名:绝美大唐
    <---凤舞文学网--->    笑而起井中月魔术般出现在手上散出耀眼的黄酒楼之中顿时刀气弥漫寇仲大喝一声无坚不摧的先天刀气从井中月上急而出砰的一声轻响这丈长碗口粗细的顶门闩竟然被这一刀从头到尾劈成粉末。--凤-舞-文-学-网--

    至刚含至柔寇仲已经领悟到这一点。

    纷纷扬扬的木屑仿佛下雪一般撒向楚风这一桌眼见酒桌上的酒菜便要沾染灰尘。楚风伸出左手五指微曲一股奇异的气劲喷薄而出李靖等人顿时生出一种要被吸入手中的奇异感觉忙收摄心神那种奇怪感觉才消失不见只见漫天木屑仿佛遇见蜜糖的蜜蜂一般飞舞着汇聚在楚风手中转眼间凝聚成团越缩越小最后竟然被压缩成一个土黄色的坚硬小球。

    楚风随手把木球扔在地上只听嘣的一声砖石铺成的地面竟然被砸的四分五裂。红拂看在眼中心中惊讶年余前这人武功绝对没有这么强现在竟然能只凭内息便把如此大的木桩压缩成小球如此武功简直闻所未闻。

    看着众人错愕惊讶的样子楚风心中暗自满意起对独孤凤道:“独孤姑娘昨夜是我的不好你约我去我本来想去可是一想夜半三更、孤男寡女、那个花前月下、瓜田李下难免引人误会怎么说本人好歹也代表了青州的形象所以……”

    此言一出独孤凤俏脸气的白指着楚风的长剑哆嗦起来。围观众人表古怪心道:原来是儿女私下约会楚风爽约难怪这女子如此气愤。

    寇仲大笑道:“原来如此倒是我老寇多事了!大哥你的眼光小弟一直便佩服万分这次也不例外!嫂子的武功不错!”说完井中月收回腰间回到座位上。

    独孤凤大怒手中宝剑一晃喝道:“原来你便是寇仲果然如江湖传言一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是个不入流的小混混!”

    寇仲嬉笑道:“大嫂此言差一半矣狗嘴中本来就吐不出象牙吐出来的只是猪牙啊是狗牙再说我从来就没否认过我神圣的混混职业……”寇仲本就是能言善辩之人在山谷中又跟楚风学过不少新颖词汇比斗嘴三个独孤凤也不是个。

    “好了寇仲我和独孤凤小姐只是朋友!”见独孤凤面色转青楚风不愿让双龙再和独孤家产生联系忙制止寇仲“独孤小姐昨之事爽约是我的错昨夜我同独孤盛将军被当今圣上挽留商议国事以至耽误了比试若独孤小姐还要坚持比试我自当前往贵府拜访到时一定陪独孤小姐打个痛快!”楚风这也是无奈之举女人实是不讲理的动物尤其漂亮女人简直是最不讲理和她比试输了没面子胜了后还得被她纠缠反正独孤阀有事求自己他们总不能眼看着自己家小公主动手揍客人吧。

    楚风盘算打的好不料独孤凤收回长剑叹道:“不必了这一年来我时刻苦修本想即使达不到你的境界也相差无几可这次见面后我根本不能判定你现在是否负武功那时我便知道此后再不是你的对手!我此次来是为别事三后请楚侯务必前往独孤府一行!”

    说完从衣袖中飞出一张请帖如同有只无形巨手托着一般飘飘忽忽飞向楚风飞到楚风面前一尺猛然下坠平平整整的落在桌面上。再看独孤凤已然不见了人影。

    “大哥这丫头难道就是独孤阀的小公主独孤凤?好泼辣的小辣椒!大哥你有的受了!”寇仲见独孤凤走远便又开起楚风玩笑来楚风脸一板冷笑道:“是啊寇仲昨天月见这丫头还嘟囓你来着!”

    寇仲脸色大变苦笑道:“好大哥是我不好。--凤-舞-文-学-网--我就奇怪我和子陵同为扬州双龙为啥那丫头总对我恶言恶语却对子陵另眼相看相处融洽呢!”

    “原因就如同大哥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人品问题!”徐子陵淡淡的接了一句。

    众人静默片刻顿时大笑起来连红拂女这冰山美人脸上也隐现笑容。

    气氛融洽起来原来的些许尴尬顿时消失不见楚风见大家都无心酒宴便提议双龙去接了素素前往楚府小住。寇仲兴奋的答应了用他的话说他和陵少住过最高级别的地方便是东溟大舰船舱现在终于要试试王府的是什么滋味了。李靖夫妇为了避嫌本不想去但徐子陵提议二人前去见素素一面最好帮她解开心结李靖夫妇这才应了。

    当下众人起楚风摸出一锭银子扔在桌上算是赔偿这家酒楼的饭和刚才顶门闩的钱。

    双龙落脚之地离酒楼并不远楚风一行穿过天街来到一处青石小巷巷子深处有一家稍显败破的小院这便是双龙和素素的

    至于跋锋寒则另有住所。来到门前寇仲上前右I急三缓的敲了六声道:“素素姐我和子陵回来了!”

    接着只听小院内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吱呀”一声两扇门板打了开来一位衣着朴素、面容憔悴的秀丽女子走了出来李靖一见便侧向前只见那女子目光落在李靖上呆立片刻眼圈一红便退回院中猛的关上门倚在门板上哭泣起来任由双龙敲门震天响只是不开。

    寇仲大急但对这种事又不在行只好向李靖怒目而视表达心中不满之意。徐子陵眼色微红思索片刻道:“李大哥你用轻功进去和素素姐解释清楚吧事已至此当断则断不要让素素姐陷的更深才好。”

    李靖思索片刻点头答应转头对红拂女道:“红拂我进去片刻!”红拂点头应下面色依旧平冷如常。李靖双足一点轻轻巧巧的飞过围墙只听里面传来李靖笨拙的劝解之声。

    楚风目光在红拂女上扫过心中一动道:“在下到有个主意既然素素姑娘喜欢李兄如果红拂姑娘要是不介意让素素姑娘嫁给李兄便是虽说只有人只能有一正妻……”

    话没说完便被寇仲打断:“我们双龙的姐姐怎可嫁给别人做妾?此事万万不妥!”

    徐子陵也点点头心下深以为然。

    红拂女把手中拂尘一甩瞪了寇徐一眼冷笑道:“李靖为人光明磊落又把素素姑娘当成亲妹子也不会娶她做妾再说李靖和某人不同从来不会三心二意、四处留!”

    楚风一愣心道:四处留好像和自己沾些边这女人今天怎么老针对老子便沉声道:“红拂姑娘此言似乎另有所指还请姑娘明言!”

    红拂女扭过头去:“楚侯爷可记得远在高句丽的君婥姑娘?我想侯爷已经忘了吧!听说侯爷倒是和飞马牧场的那位美人、东溟派的小公主、独孤府上的小公主很熟络啊!对了还有青州州牧府衙的两位美人……”

    原来是为君婥打抱不平来着难怪这女人一见自己面便对自己恶言恶语既然知道东溟派之事那就说明这些报是李世民告知他们夫妇的看来二人在天策府已经颇受重用既然这样……楚风眼光一闪淡淡道:“此事不劳姑娘担心!我早已托君婥二妹君瑜姑娘传达口信五年之内我必亲上平壤接回君婥!”

    红拂女冷哼一声也不言语。

    双龙两人大眼瞪小眼心中惊讶一年没见这大哥竟然有了这么多媳妇儿不过世事如此他又答应不薄待傅君婥二人也只是微微皱眉并不追究。

    众人相顾无言又过片刻李靖拉开门走出一脸的如重释负的样子素素则红着眼眶楚楚可怜楚风心中猛然升起一种想要抱着她的感觉不过既然双龙说过不会把她给被人做妾这女子又一心扑在李靖上因此这个**头也只是一闪即逝。

    虽然素素心中仍旧难以释怀但落花有流水无意也无可奈何。见众人无事李靖和红拂便要告辞双龙抱拳送别楚风右手在空间戒指上轻轻抚过暗运柔劲一股无质无形的暗劲分别打在李靖裤腿上、红拂女拂尘上。

    这一招无影无形气劲更是至至柔力道又恰到好处打在上面没有引起任何震动别说在场双龙、李靖夫妇看不出来便是三大宗师一同前来也现不了当然现不了指的是楚风在他们背后对着死物施展的况下。

    李靖夫妇走后双龙为素素介绍了楚风楚风当场认下素素这个妹子看着素素羞答答喊大哥的样子寇仲、徐子陵两人长长的舒了口气在乱世之中有楚风这个一州之主当大哥人算是安全了当下双龙进去简单收拾片刻给远在外面的跋锋寒留下字条便离开了这家小院。

    路过巷子口时楚风形微微一顿看向路边枝叶繁密的大榕树嘴唇微动随即带领双龙远远去了。

    等众人走远后榕树后走出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形伟岸头散乱的披在肩后握剑的手微微颤抖手腕上汗迹道道。良久之后之后大笑道:“想不到一年不见我与此人的距离竟然越来越远。好我跋锋寒便按照你给的名单挨个挑战最后便轮到你!”

    原来没出巷子口前楚风便已经现躲藏在树后的跋锋寒虽然他内伤尽复后武功又有精进但怎么能和楚风这变态比。楚风当下心神锁住跋锋寒巨大的气势聚集在跋锋寒周让他明白二人差距等他体会的差不多楚风又把记忆中高手的名单(当然是青州地对方高手的名单)从低到高给他说了一遍让他把武功炼好再来找

    跋锋寒这战斗疯子虽然是疯子可不是傻子果然巨大差距下跋锋寒当即打消挑战楚风的**头准备按照顺序开始找人挑战。

    洛阳楚府。

    楚风一行刚进楚府便见月见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看见寇仲尖叫一声:“贼寇哪里走把给本姑娘的礼物交出来!”寇仲大惊失色看见月见这丫头一脸恶狠狠的样子转头便跑。月见哪里能让他跑掉双足在雨花石地面上轻轻一点转眼来到寇仲边小手对着寇仲的虬髯便抓。

    “住手月见!没大没小怎么老欺负寇仲!”楚风狠狠的瞪了月见一眼徐子陵微合双眼不再看这重复过无数遍的一幕素素则好奇的观望着打闹的二人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

    月见停下手嘟着小嘴道:“没办法谁让这个坏家伙像我的哥哥!”

    寇仲晚眼角抽搐做哥哥就应该被这么欺负么?

    楚风失笑道:“我也是你哥哥子陵也是你哥哥怎么没见你欺负我们?”

    “不一样不一样大哥你是严厉的像父母般的哥哥寇仲是被我欺负的哥哥子陵哥哥是我谈的来的哥哥。”月见杂七杂八的说了一通听的众人头都大了。寇仲也不在意他和子陵都很喜欢这个活泼的丫头从没有姐妹的他在和小丫头打闹时经常感到一种别样的温暖。

    楚风把寇徐和素素安置在隐星楼又从水若霜那里调了几个丫头服侍他们。然后便按照牧场惯例由楚风测试双龙的武功结果可想而知双龙武功虽然比历史上这个时刻时高明很多但依然不是楚风对手不过对武学的认识又加深许多。

    说说谈谈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楚风便吩咐下人摆下酒宴。三人大吃一顿后寇徐二人一看时间不早便对楚风告声罪离开楚府准备找癸派算一笔老账楚风听了自然不加阻拦任由二人去了。

    天色渐暗楚府的红纱灯点亮起来映照的雨花石地面一片通红。

    灯光之下楚风一黑色夜行装月见、羽衣和夏、繁星四个丫头也是一黑衣腰悬长剑恭敬的站在楚风前。

    楚风沉声道:“繁星时辰差不多了准备行动!”

    “是!主人!”七女之中繁星最为认真楚风任何条令她都会一丝不芶的完成容不得半点误差。繁星打开旁用黑布笼罩的竹笼一只和花貂差不多的小东西被灯光一照立刻吱吱叫唤起来繁星把瓷瓶放在小貂鼻孔前打开了瓶盖小貂鼻孔连连抽*动。

    繁星收好瓷瓶打开竹笼只见小貂四下嗅嗅嗖的一声爬上房檐向远处奔去。

    “跟上!”楚风淡淡说完影渐渐转淡消失不见四女对视一眼飞而去。

    月中的夜空本应明月当头此时明月的位置却被一团浓密黑云遮挡起来本来就暗淡的光线更加黑暗洛阳城虽然繁华但一到夜晚除去那些豪门青楼馆之外皆陷入一片黑暗。

    月高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洛阳紧密的民宅房顶之上一只奇异小貂飞快的奔跑着度竟然不下一般武林好手它的后却有五名黑衣人不紧不慢的跟着。这五人自然是楚风和服侍他的四个丫头。白天楚风和李靖夫妇告别时趁机从空间戒指中找到学自鲁妙子的一种追踪秘药运足内劲弹到李靖夫妇上。

    这种药无色无味连嗅觉敏锐的狗都闻不见只有一种异兽才能觉。楚风手下七个丫头当向鲁妙子学艺便有一人专门学习易容、跟踪等谍报方法这种药正是她们常用之物那酷似貂类的异兽也是特别训练出来的若被追踪人员在五十里之内根本逃不出小貂的嗅觉。

    众人跟随小貂跨过洛水后又跨过几条长街一家门面平常的宅院出现在众人面前楚风心中微微一愣这府邸竟然是当在洛阳时李渊父子宴请自己的地方。看来李世民和天策府的一干人员应该都在这里。

    虽然这府邸表面松散楚风却清楚的听见在围墙内有十数处轻微呼吸声显然是放哨站岗人员而且武功不弱对繁星做个手势繁星衣袖一甩一道白色长纱飞出卷在小貂上轻轻一扯把它收在袖中。楚风飞而回停在离李世民宅邸二十丈远的一处宅院盯上双目渐渐变成紫色李府内的形顿时浮现在楚风脑海中。

    “走吧!”楚风淡淡道通过刚才的观察他已经现李府的薄弱之处。

    说完形一闪向远处的李府飞掠而去四女连忙跟随飞而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绝美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