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一锅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太行情雪 书名:绝美大唐
    <---凤舞文学网--->    妙子哑然失笑随即有些不满的说道:“你小子癞蛤好大的口气当年单单祝玉妍一人就差点要了老夫的老命现在圣魔一起来对付你就换了你一句不足为惧!骄兵必败!你小子给我小心点儿我可不想让秀珣年轻轻的就当寡妇!”

    “呃……”楚风翻了个大白眼心中暗骂死老头竟然诅咒自己去死。--凤-舞-文-学-网--楚风又一口六果液饮下不紧不慢道:“鲁师提点我记的了不过我确实有对付她们的手段世人都说魔门残人、静斋脱俗是一等一的厉害其实不然她们固然厉害但弱点也极为明显!”

    鲁妙子显然被这番话吸引住了端到嘴边的六果液也忘了喝。

    楚风笑笑继续道:“魔门手段狠辣但实力分散两派六道!嘿嘿!听起来威风无比实际却是散沙一盘内斗不止他们自己人都相互捅刀子对外面还有什么威胁有也不过是长在脸上的火子让人恶心一下。静斋更好对付这些死尼姑口口声声为天下百姓只要让天下百姓声讨她们静斋声望一破她们自然就没有资格出来对天下群雄指手画脚!可以这样……”楚风低声跟鲁妙子嘀咕了半晌良久之后鲁妙子倒吸一口冷气:“一年不见你小子怎么变的这么险这样一来天下之大却没有了她们地容之地。她们只好专心修道去了!不过你说的那样东西到是一件利在千秋的玩意儿!不行改我要去青州瞧瞧!”

    楚风心中一笑鲁妙子终归还是没有逃脱这些新奇工具的惑一个古代的级明家就要无偿为自己打工了。哈哈爽啊!至于魔门和静斋楚风还真没有在心里重视她们一群妇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惟一可虑的就是邪王石之轩。这个精神病根本不要脸什么招都敢用打不过就跑一点儿面子都不要偏偏他跑的还快没人能追的上他!

    楚风轻笑道:“那我可要替月见她们谢谢鲁师了。她们一只盼望着鲁师能再次指点呢!呵呵!”

    “小子今天你啰嗦这么多就是为了让老夫再度出山吧!”鲁妙子淡淡望了楚风一眼不客气地说道:“现在我有点相信静斋不是你的对手了你这家伙抓住别人的弱点根本不放手!”

    楚风嘿嘿尴尬笑了两声伸手从腰间摸出一块风纹龙玉佩恭恭敬敬的递给鲁妙子道:“鲁师这是我的份凭证拿着它去青州军马场的秘密军营那里有不少新鲜玩意儿。鲁师一定感兴趣!繁星等几个丫头就在那里!”

    鲁妙子接过玉佩看也不看便收入怀中淡淡道:“好吧。我在享几天清福就过去对了。你小子不在青州处理军政大事四处晃悠什么?吃饱了撑地么?”

    楚风笑笑道:“本来我也要回去不过听说四大寇要进犯牧场我便急急赶来了再说青州一切步入正规又有楚云和房玄龄坐镇还有什么担心的!”

    “喔?那四大寇恐怕要倒霉了竟然遇上你这么个险的家伙!”

    “哼哼。一群草寇不足为惧让人担心的是他们的幕后黑手!”楚风冷笑。把最后一杯六果液一饮而尽长而起对鲁妙子施礼道:“鲁师不必这些土鸡瓦犬放在心上我绝不许秀珣和牧场受到任何伤害!消灭贼寇后我再来探望鲁师!”说完抱拳告辞飘出大厅。

    xxxxxxxxxxxxxxx

    头当中天已进午。深秋的太阳已经不像夏那么浓烈照在上暖洋洋的却没有丝毫不适或许是牧场处于河流冲击平原的缘故这里的数目依旧青绿看不见丝毫枯萎的苗头。

    月见羽衣两个丫头平虽然嘻嘻哈哈、没大没小但办事能力还是不错地尤其又经过鲁妙子调教现在处理问题更让人放心再加上提醒他们的重点嫌疑犯一上午时间已经足够找出真正地叛徒。楚风双臂一震向飞鸟园轻掠而去。

    一进入飞鸟园庭院楚风顿时一怔商秀珣正满面严霜的盯着地下跪着地几个人而月见和水若爽几个丫头则在一旁面无表的矗立在她后柳宗道、梁两位大执事分列两旁面色沉地面上跪着的那几人全血迹斑斑眼中毫无生气显然已经受过不少折磨楚风仔细一瞧果然还是陶叔盛和吴兆汝这两个坏坯子。

    楚风心中微微兴奋早就看吴兆汝这个小白脸兼娘娘腔不顺眼了今天看他这个德行真是痛快之极。楚风微笑着走了过去跟商秀珣、两位大执事打了个招呼后故作讶异的对那二人道:“吆(先一声后二声后四声!)!这不是三执事和四执事么?这是怎么了?怎么全是血不会是去骗亲被人打了吧!”

    陶叔盛冷哼一声看也不看楚风反而吴兆汝双目怨毒的盯着楚风仿佛要把他活活吞下去一般。

    “好了已经够麻烦的了你小子就别添乱了!”独眼龙柳宗道没好气道。

    楚风在牧场生活一年有余跟这个独眼龙关系相当不错平常开玩笑即便是楚风成了一州之主柳宗道对他态度依然如故。

    楚风也不在意缓步来到商秀珣边轻声道:“是他们么?”

    商秀珣冷冷点头却没有说话。

    大执事梁治五短材四十许岁却蓄着一把乌亮的美须双目雷芒闪烁是内外兼修的好手但脾气却有些暴躁这两个家伙被抓到这里以后已经吃了他不少苦头他除了楚风来时点头回礼外就一直死瞪着两名叛徒暴喝道:“牧场有什么对不起你们你们竟然勾结贼寇你们知不知道那四大寇过后鸡犬不留为了一点私利竟然出卖十万牧场子弟命你们两个良心让狗吃了么?”胡萝卜似地手指指着陶叔盛:“陶老三你你说场主可有亏待你的地方?”

    陶叔盛冷哼一声有些愧疚地望了商秀珣一眼道:“不错场主对我极好可以说仁至义尽可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牧场好不忍牧场

    主之手!”

    众人齐齐一怔梁怒极反笑道:“好!好!!好!!!好一个为了牧场好为了牧场你就勾结四大寇?”

    陶叔盛却转过头去任怎么问也不回话。

    楚风颇有些兴趣的盯着陶叔盛因为对原著剧的了解自己一直对陶叔盛半理不睬也没有什么过深的接触没想到这家伙还颇有胆色!不过这是牧场内部之事虽然大家对自己和秀珣之事心知肚明但这事自己还是不插手的好。

    “算了梁矮子陶老三这家伙骨头还算硬!还是问问自诩美男子的吴兆汝吴大执事吧我想吴大执事一定会有所吐露的。”柳宗道恻恻的声音让半跪在地上的吴兆汝一阵哆嗦。

    “打……打打……打死我也不说!”吴兆汝结结巴巴的说完这句无比雄壮的话可惜牙齿上下打颤的声音出卖了他内心的恐惧懦弱。

    “你妈的!”梁大怒犹如气球一般的材竟然无比迅捷闪电般的出现在吴兆汝边重重一个耳光赏了过去“啪!”清澈的耳光武功被封的吴兆汝毫无还手之力被打出去足足有三丈远重重的落在远方“呜!”混合着鲜血和牙齿的杂物从他口中喷了出来他张嘴呜咽几声依旧没有说出来。

    楚风心中冷笑吴兆汝这家伙是个软骨头。之所以不说除非是知道牧场处于绝对弱势没有翻地希望而他为牧场之人勾结外匪已然犯了牧场大忌死路一条这才忍住不说实话当即冲月见使了个眼色淡淡道:“月见。你在青州见过不少刑罚给各位执事讲讲说不定这位吴大‘衰哥’听了后就想说了呢!”

    “遵命!”月见从商秀珣后走了出来看也不看地上的两人冷着面孔讲了起来哪里还有一点天真刁蛮的样子?

    月见清脆的声音在庭院中回。--凤-舞-文-学-网--其中却透露着丝丝冷意:“刑罚一虫噬全隔开三百六十五刀下刀要浅绝不能伤到要害在伤口上涂抹蜂蜜扔在地上任由蚂蚁蚊虫撕咬……

    刑罚二碎骨先拔下两手两脚共二十个指甲、三十二颗牙齿…………

    ………………

    刑罚十。剥皮掘一坑。把犯人埋入随后在犯人天灵处划一伤口。随即用水银注入一升水银过后人便可完整从人皮中剥离!而人皮却完好无损。

    刑罚十一铁刑…………”

    “住口月见!”

    月见极目望去却是商秀珣她面色有些苍白显然被刚才种种酷刑惊到了。这才忍不住喝止见楚风微微点头。月见随即收口不言。

    商秀珣只觉胃口一个劲儿的翻腾中午吃下的食物仿佛要冲出喉咙一般想到自己听到这么恶心的事都是因为楚风的缘故不由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却见他无辜的摆摆手。秀目四下微扫却现两位大执事面色也是颇为不佳但后楚风派来的侍女却毫无表显然对这个已经习惯心中不由凛然这些少女看了也是经历百战之人不然不会这么轻松。

    这她倒猜对了这群丫头都是最初跟随楚风的人从青州到牧场不知道杀了多少山贼土匪因此这点儿话语对她们根本没有影响楚风担心商秀珣安危才派她们过来。

    至于吴兆汝早就吓的摊到在地上了陶叔盛虽然还勉强跪着但面色白显然也不是很好。

    “嘿嘿不撞南墙不死心!我看剥皮那个刑罚好剥了皮人还死不了能继续审问!就用它了!就先给吴大管事吧!”梁面色狰狞狠狠说道。

    楚风笑着插嘴道:“正好老梁!我这里有上次用剩下的水银但分量不多只够一个人用了!你考虑考虑给谁用!”

    月见撇撇嘴心中暗赞大哥狡猾犯人这时候精神基本崩溃有不受刑地机会必定会把握住。

    果然吴兆汝口中呜呜道:“我说我全说不要折磨我!”

    陶叔盛只是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啐道:“早知道你这骨头成不了大事要不是无人可用我怎么会找上你!呸!”

    商秀珣厌恶的望了他一眼冷冷道:“快说老实说了就让你死的痛快点儿不然让你受尽酷刑而死!”

    “我我全说……”吴兆汝子向前扭动了几下“小的知道的不多全是陶叔盛找上的我他说场主自从见了楚风这小……小白……”他偷偷望向楚风却见杀人似的目光瞪着自己连忙把“脸”吞了下去继续道“自从场主见了楚风就魂不守舍有违背祖训的迹象这样下去牧场定然会走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只有早早找好退路才能活下来啊!”

    “住嘴!”珣叔盛道:“三执事我问问你我究竟什么地方违背祖训竟然会把牧场带入万劫不复之地?”珣在竟然有人敢指责她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哼难道场主真地没有违背祖训么?”陶叔盛冷冷道“我不小心看到牧场账册其中五十余万两黄金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即这个姓楚地就在洛阳开设楚记商会这也没什么但这楚记商会却是为青州军服务牧场祖训不准参与天下争霸我又问问场主商震商总管又去了什么地方?”

    楚风一怔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给商丫头惹来的麻烦不由歉意的望着她商秀珣冲他淡淡而笑示意无妨。

    “好你个陶叔盛竟然偷看牧场账册!你曲曲一执事有何资格知道牧场大事牧场金钱自有用处还轮不到你来管……”珣几句远处又有脚步声传来却是炎无畏。

    炎无畏对众人施礼后对商秀珣道:“回禀场主羽衣率军已然将瓦岗寨一行人等围困还请场主下令!”

    陶叔盛顿时色变。

    商秀珣冷笑道:“想不到吧陶叔盛你的后台无非是瓦岗军的李密而已。看来你也

    眼光么所托非人这么快就露出破绽。”楚风微I珣瓦岗军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保证不死一人全都抓来见你!”

    商秀珣冲楚风甜甜而笑:“麻烦你了!”素来高高在上的场主哪儿流露过这种风柳宗道等一时看的呆了。

    楚风干咳一声提醒众人不要看自己老婆然后让炎无畏带路炎无畏在前面引路两人向贵宾园飞掠而去。

    远远的楚风就听见一阵尖锐的声音传来“飞马牧场就如此待客么?”声音柔尖锐像是女子的声音却又不完全一样听在人耳中就犹如刚游泳出来被小风吹一样让人直打哆嗦!楚风笑笑这瓦岗寨到什么人物都出!想着脚下却不停留百丈距离瞬间即到。

    这些人被围在飞马城堡西南方的一个独院中围墙、房顶上占满了楚风近卫黑黝黝的弩箭对准了院内天井。

    看着眼前的景楚风一怔好久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大笑道:“这……这……这这是谁啊?这不是王伯当将军么?怎么说话这个腔调了敢问你老是否入宫伺候皇上去了?”

    原来手持软矛和羽衣相持的正是在去洛阳路上和楚风有过一战的王伯当却不知道当声音低沈雄壮的声调为何变成这个样子。

    王伯当一阵羞恼。这是他最为忌恨之事平谁也不敢在他面前提及诸如“太监”“公公”“女人”之类怕引火烧惹来无妄之灾现在竟然被人当着数百人地面提起不由大为愤怒定睛一看竟是楚风大怒尖声道:“原来是你这王八蛋。正好新仇旧恨就在此了断!”

    原来当王伯当被楚风一一阳两种劲道击伤又强行运功逃逸虽说他内功已经登堂入室但比楚风上的两大奇功还差的远。九阳神功也就罢了堂堂正正、正大光明但九真气奇诡难测竟然在他上扎下根来但既不听调又不听宣一个劲的在他体内肆虐偏偏瓦岗寨高手都对这古怪內劲束手无策王伯当无法只能每天耗费功力压制九真气这样也就罢了。但坏就坏在王伯当这家伙非常好色一个月多前。大龙头翟让宴请诸将王伯当虽然是李密手下。李密虽和翟让明争暗斗但始终没有撕破脸王伯当在酒席上看上了翟的侍女素素就借着酒意向翟让提出侍寝的要求。

    翟让这家伙也不是好人当场就答应了王伯当没有料到的是这名叫素素的女子却有两名厉害地兄弟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人又正好来瓦岗探亲翟让就偷偷通知了双龙。这两个家伙一听自己姐姐要被人强x当即大怒。冲进王伯当房间和他打了起来本来王伯当就算打不过两人跑也没有问题但这家伙压制体内气导致武功倒退不少又喝醉了酒竟然三拳两脚被双龙打晕了。寇仲这小坏子为了防止再有女子被他糟蹋拔出小刀把王伯当的“小弟弟”请了下来。然后连夜带着素素跑出了瓦岗寨。

    在昏迷中还浑然不觉已经当了太监的王伯当体内的真气包括楚风留在他体内的九真气竟然联合起来处理伤口一来二去不知道就怎么融合了武功不退反进直迫李密只是声音尖锐犹如女子!从此王伯当深恨双龙也痛恨上打伤自己的楚风他认为要是没有受伤绝不会栽在双龙这两个黄毛小子手中所以一见楚风才分外激动愤怒。

    王伯当提矛就上却被后一人喝止那人着黑色长袍材魁梧头戴斗笠让人看不清面貌楚风眼睛一眯静静地看着那人也不说话。

    那人只好道:“这位就是楚风楚公子吧不知道楚公子为何带人围困我等?要知道我等只是奉密公之命来牧场采购马匹公子这么做若是商场主知道的话恐怕会不高兴吧若是商场主授意那以后我们商人可再也不敢到飞马牧场来了!”

    这家伙说话条理分明以退为进用话挤兑自己隐隐讽刺飞马牧场店大欺客是个人才!楚风微微一笑慢吞吞道:“打扰之处还请各位原谅被公子也是为青州购买军马而来但随令符却于昨夜失窃窃贼却不知我令符能够出异香在下顺着香味就追到这里还请各位行个方便!”楚风谎话是张嘴就来编的圆满无比。

    王伯当尖声道:“胡说我怎么没有闻见!”

    “太监是闻不到滴!”

    “你……”王伯当满面通红抡起长矛就要拼命!

    “住手伯当!”那人喝住王伯当对楚风笑道:“既然如此不知道我等可以帮上什么小忙?如公子用到我等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楚风抚摸着一根胡须也没有的下巴笑眯眯道:“你到是有心既然这位朋友这么好心那我就不客气的说了你们互相点上道然后我们搜!”

    王伯当等哗然愤愤瞪着楚风若目光能够杀人楚风早就被这些人乱到分尸无数次了那人沉声道:“楚公子在说笑吧我等虽是无名之辈却也绝不受这种侮辱!若公子执意如此我等唯死战尔!”

    “死战!死战!!死战!!!”那人随从们神愤恨显然已经被鼓动起来齐声大呼内力鼓下声音混喝端的雄壮无比。

    这家伙有两下子能当个说客!楚风心中暗赞却丝毫没有把这些人放在心上双手“啪!啪!!啪!!!”拍了三下“刷拉”齐齐一声响二百近卫一起把连弩端起对准院中之人。连弩威力强大体积极小可以收在衣袖中但制作繁复只有楚风近卫才有装备五十步内能偷两层战甲又兼之居高临下的地利只要楚风一声令下几息之内天井之人一个也别想活。

    斗笠男虽然没有见过这种弩箭但看那复杂的构造、幽暗的箭头就知道这不是等闲之物连忙伸手阻止了手下对楚风道:“楚公子你究竟要什么条件才肯放过我等如果公子高抬贵手后密公必定有所报答!”

    笑笑懒洋洋道:“我是官你们是贼还是瓦岗寨说报答么你们的人头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出来吧沈落雁沈大美人不用在给你家李公子传音了我全都听到了!”

    楚风武功惊人早已到达三大宗师的境界沈落雁和那名男子传音交谈一句不拉全落入楚风耳中得知那斗笠男正是李密的独子李天凡。

    “哼贼!”斗笠男后一名材瘦小的人走了出来摘下斗笠一头如云秀洒落下来一张面孔不施半年粉黛只是表冰冷冷的犹如天山雪莲一般。正是和楚风有过一面之缘的瓦岗军师沈落雁。

    楚风轻佻的冲她吹口口哨笑道:“吆(先一声后二声后四声)!原来是沈大美女多不见沈美女更加漂亮耀眼了。不知道沈美女遮遮掩掩的来飞马牧场做什么偷回陶叔盛这个秘密郎么?”

    此言一出“陶叔盛”这三个字让瓦岗众人面色大变。

    沈落雁俏脸瞬间失去血色随即愤怒道:“楚风你为一州之主竟然如此口出污言!污人清白!”

    “嗤!”楚风晒笑道“诸位杀官造反还有什么清白可言!”楚风是造反瓦岗也是造反不过瓦岗是明目张胆的干楚风是偷偷摸摸的干但这样别人反而无话可说。

    “哼。楚风明人不说暗话今天地事你准备怎么处理吧!”沈落雁早就知道楚风的厉害数千武林人物前往青州寻宝却个个灰头土脸的返回绝口不提青州之事这岂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本来密公和翟让相争处于上风不料翟让军装备突然焕然一新。实力上翻好几个层次蒲山公营大败隋军后军队急剧扩充已有三十多万人但其中却多是老弱妇孺钱粮也紧张起来这才转打飞马牧场的主意。不料万事俱备却遇上楚风这个灾星楚风和飞马牧场场主商秀珣交极好事已不可为连命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楚风挠了挠脑袋漫不经意道:“说实话你们的命我还真不放在眼中这样吧只要你们放弃抵抗我保证你们在飞马牧场的安全。”

    沈落雁冷笑:“不敢。楚公子的诺言我可不敢相信!”

    楚风眉头微皱不悦道:“沈军师。我楚风说过地话可从来没有不算数过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再说你还欠我楚家一外裳呢!”

    “住嘴!”沈落雁喝道。晶莹白嫩的脸庞上却浮现出一丝红晕微怒道“楚公子你是堂堂朝廷大员一方诸侯何苦与我小小女子为难!”说着眼中泪水盈溢看的她周围之人心痛无比无不对楚风怒目以视。

    楚风面皮之厚。不下于洛阳城墙毫不在意的说道:“其实我对沈小姐的才能钦慕已久。如沈小姐到我青州任职我就放了这群废物你救了李天凡的命也算还了李密人!”

    沈落雁环顾四周现这些熟悉地老属下眼中坚决拼死的神有些犹豫见沈落雁望来无不躲开她的目光不敢与之相对显然对楚风的提议有些心动沈落雁心中一酸这就是自己的属下?难道自己在他们眼中紧紧是交易的筹码?正张口言李天凡却道:“楚公子你不必戏弄我等今天的事我们认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楚风暗赞这家伙头还没昏知道这个事后绝不能出卖手下来换的利益这家伙将来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算了开个玩笑!沈美人不要哭啊!你要哭了我的子陵兄弟会难过的!”。

    沈落雁愕然心中闪过一丝甜蜜紧接着却微微一冷这人竟然连自己对徐子陵有好感都知道难道青州地探子都已经布满蒲山公营了么?自己负责报竟然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现!她仔细的盯着楚风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可惜却失望了楚风脸上似笑非笑地神显得高深莫测沈落雁一阵颓丧心中第一次涌出挫败感。

    “我最后说一遍你们最好束手就擒我保证你们的命不受任何侵害!否则……”楚风不再去管他们对炎无畏喝道:“近卫听令十息之内反贼若不投降就地格杀!”

    “一!”

    李天凡手下观望手中兵刃却抓地牢牢的。

    “二!”

    “三!”

    强大的压力让其中武功稍弱之人微微抖。

    “…………”

    “九!”

    楚风冰冷的吐出个九字哐啷一声李天凡一名手下把扑刀扔在地上大叫道:“我受不了了我投降!”说着抱头蹲在地上一人带头百人跟随叮哩哐啷兵器落地声响个不听不一会儿仅有李天凡、沈落雁等寥寥五六人站立在院子当中。

    李天凡见事不可为随手把兵器扔在一边沈落雁苦笑一声把手中长剑抛掉看着楚风道:“楚公子希望你遵守诺言!”

    “自然本公子一言九鼎自然不会失信于你们这些小小反贼!”楚风笑道随即有意无意道“只是一会儿我不希望看见落雁髻上的夺命簪和李公子袖中一对儿护臂和我手下的体生碰撞!”

    两人心中一惊敌手投降后往往是得胜方最为松懈之时他们正打算利用这个机会突围不料楚风竟然看出他们的意图还指出他们的兵器绝学这……这还是人么?

    两人相视苦笑把上最后地兵器也抛在一旁这回彻底死心了。

    接下来很顺利羽衣飞跃入院中幻出万千指影只见庭院中到处都是她那白嫩的指影凌空劲点在瓦岗诸将上封了李天凡等人地武功。沈落雁的心更加沉重了点他道的女子她认识是楚风边侍女却想不到这少女武功竟然如此之高真气如此浑厚简直不弱与老一辈高手这般人物在楚风边到底还隐藏着多少?如此实力就是和那些世家大族相比也只强不弱。

    楚风自然不知道沈落雁的想法见他们毫不反抗便下令把李天凡、沈落雁

    直接押到飞鸟园其余人等押进大牢。这时贵宾园I远远的站了一圈在那里看闹楚风对周围看客一拱手道:“青州军捉拿反贼打扰各位休息了请见谅!”这些看客还礼后纷纷散去。

    “楚公子请留贵步!”楚风转想走却被一声甜美的江南女语留住了脚步楚风转过去不由笑道:“原来是致三姑娘!楚风失敬!”原来来人正是宋缺第三女

    今宋玉致一米黄色长裙乌黑的长被一只丝带轻束着不住的随风微秋水般的美目却好奇的望着楚风即便是见惯绝色的楚风也看的不由一怔。

    “玉致见过楚公子!”宋玉致微微弯腰对楚风施了一礼“想不到在此地和公子相遇。”

    “呵呵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楚风笑道宋玉致脸色微微一冷楚风见她有些面色不愉忙改口补救道:“看来我青州军和岭南宋家真是有缘啊!不知三小姐有何贵干?”原著之人楚风有好感的不多宋缺是一邪王是一不过被石之轩追杀后对其好感便然无存心中唯有对宋缺存留敬意连带着对宋家子弟也客气起来。

    宋玉致脸色稍缓轻声道:“小女子受二叔之托前来和商姐姐商讨购买战马一事却不想遇见楚公子。不知刚才生何事?”

    岭南多水缺少战马看来宋缺和自己一样早就准备造反进军中原了楚风干笑两声道:“没什么竟然有几个不知死地东西敢打牧场的主意商场主救过舍弟楚云之命在下便多管闲事。把这群贼人擒了下来!惊扰三小姐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闻言宋玉致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点头道:“多谢楚公子相告小女子感激不尽!”

    沉默片刻两人有些无话可说。楚风微微尴尬道:“在下还有要事在就先失陪了若三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多谢公子如此就不多留公子了!”

    楚风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赶紧告辞离开了厉害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原著中宋玉致这丫头笔墨不多但从自己和她接触的这两次来看这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家有千口主事一人。老婆中有一个女强人是幸福多了就是受罪了!

    赶紧离开。但匆匆离开的楚风却没有听见宋玉致地喃喃低语!

    “好你个楚风若不是父亲提点还真看不出来。嘻嘻哈哈的背后竟然隐藏着天大的胆量竟然敢把天下人戏弄于股掌间呵呵返汉义士?咯咯真是笑话!是野心家才对吧!”

    疾走的楚风只觉上一阵冷运功后却没有现任何异样全然不觉自己伪造的份已经被人拆穿。

    李天凡等人被封了武功走的不快。不一会儿功夫就被楚风赶上楚风脸皮极厚。死迄白列地跟李天凡、沈落雁近乎可惜两人受了他一肚子鸟气全都不搭理他最后楚风自觉无趣也就闭口不言。

    商秀珣见到这五人之时神一怔随即笑起来其中却透漏着冰冷的寒意沈落雁淡淡的望着她并不说话成王败寇失败者是没有什么可讲的。

    “原来是瓦岗的沈军师和密公的‘独子’李天凡秀珣何德何能一个小小的草窝竟然引来两位真神?不知二位高人还有何话可讲?”商秀珣不由出言嘲讽秀目中却流露着丝丝怒意要知道牧场成立数百年经历的困难数不胜数却从来没有一次向今这样差点被人里应外合灭了满门。

    商秀珣冰雪聪明当知道瓦岗寨是指示者后马上就知道了他们的谋无非是用四大寇十万乌合之众引牧场大军然后趁着牧场空虚一举控制整个飞马堡最后前后夹击毁掉牧场的三万子弟兵如此计谋环环相扣若是成功飞马牧场绝对会消失地无影无踪成为历史。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不佑我等我们还有什么话说要杀要剐场主看着办吧!”李天凡平静的说道。

    商秀珣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赞道:“好不愧是密公之子!放心我不会杀你们我只想知道一件事!”珣跟随先祖历尽千辛万苦才创下这飞马牧场而陶三执事在我牧场效力二十余年一直忠心耿耿我不知道各位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拉动他?”

    沈落雁看着商秀珣淡淡道:“商场主固然聪明绝顶但恐怕对人还没有研究明白一个人活着他就有**只要从这里下手又有什么困难呢?他是因为……”

    “哼闭嘴不用你讲我自己说!”陶叔盛冷喝道说着挣扎着起对商秀珣施了一礼“场主在下今年四十二岁可以说看着场主长大场主对我等也是极好这谁都没有二话但场主始终不知道我渴望着什么没有人知道!我不想要钱不想要女人我只想在这乱世建立一番功业轰轰烈烈地活一回!多少次我想要一走了之但是该死牧场祖训订下什么狗不许参与争夺天下狗乱世之人我不杀人人就杀我!我不想一辈子在这里闻马粪味!哈哈哈哈!”陶叔盛语调有些疯狂冲着众人嘶哑道“我为牧场干了二十六年我也忍了二十六年终于……终于有一天我遇见密公当时我就下决心跟随密公、辅佐他争天下可是我知道不毁掉牧场我是不会安宁的这我才向密公献计进攻牧场!可惜……天不佑我……天不佑我!”

    陶叔盛声音渐弱嘴角却有鲜血流出。

    炎无畏上前在他鼻孔一探对商秀珣道:“场主他自断经脉了!”

    商秀珣沉默良久黯然道:“三执事劳苦功高按照牧场最高规格下葬……毕竟他也是一位有梦想地人啊!”说着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绝美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