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寻找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太行情雪 书名:绝美大唐
    <---凤舞文学网--->    方露白、金鸡破晓楚风一行回到飞马城堡时天色已二十余人上沾满鲜血离的老远就引起城堡哨兵的警惕不过当他们看到是最敬的场主时还以为场主受到贼寇的袭击连忙开门把众人请了进去女人洁商秀珣等吩咐几句便急匆匆的沐浴去了反而楚风武功卓绝有护体罡气保护上没有溅上一滴鲜血。--凤-舞-文-学-网--

    楚风嘱咐炎无畏等保守秘密后便让他们自由行动了而他却独自在回飞鸟园的路上行走思考怎么处理四大寇这件事按原著展四大寇来犯应该是在隋炀帝死后现在杨广依旧活蹦乱跳而四大寇却要进攻牧场显然是因为某种原因提前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楚风不陷入沉思驱动贼寇的无非就是利益而飞马牧场富有天下闻名但飞马城堡的坚固也是相当了不起险要程度不在宋家山城之下四大寇这种货色即便想要勾结牧场内部人员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拿的出手来收买他们。

    要知道商秀珣这丫头为人虽然孤高但对下属待遇极好普通丫鬟、厨师之类的职业月银都足够普通人家半年用的更不要说位高权重的执事了这就说明内贼根本不是为了钱而出卖飞马牧场那是为什么呢?楚风苦苦思索起来人做事必然有其目的和动机除了损人不利己地白开心之流。不过显然牧场没有这样的疯子既然不是为了财物那是什么呢?权力?地位?四大寇这种不入流的东西根本没有资格除非这四大寇后有人!楚风越想越是立刻拔足向飞鸟园奔去。

    天色微白但牧场中勤劳的牧人已然起吆喝着牛马开始一天的劳动相比别处百姓。他们的脸上洋溢着满足对他们来讲安定的生活就是福气百里之外的战火缭绕却和他们毫无关系。一路上认识楚风地人不住和他打着招呼楚风一一还礼看着他们真诚的面容楚风心中微颤自己跨越时空而来。心中已然把飞马牧场当作了第二故乡绝不许这个世外桃源生任何差错龙有逆鳞触之则死飞马牧场的一草一木就是自己的逆鳞四大寇打它的注意注定了没有好下场。敢打牧场主意的贼人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楚风冷哼一声运足功力双脚生风。全向飞鸟园奔去路人感觉一阵狂风擦而过。仔细瞧时却什么况也没有现。

    飞鸟园。这个院子就是当楚风偷窥商秀珣洗澡地地方那棵月桂树就是作案被抓的地点。楚风进入飞鸟园却见月见、羽衣两个丫头在桂树下细细交谈两个丫头也有十五岁了小脯开始像笋般的向外冒再过几年该给她们找婆家了楚风心中想着嘴上干咳一声。提醒她们自己的到来。

    “见过公子!”两人听见声音慌忙施礼。

    “免了。你们跟我客气什么?”楚风笑呵呵的示意她们起来“对了不是说喊我大哥就可以了么?怎么又喊我公子了?是不是想挨揍啊!”

    月见红润的小嘴一撇就要说话却被羽衣一把拉住羽衣道:“公子奴婢以后还是称呼你公子的好毕竟公子是一州之主我和月见都是公子的属下为下属对公子没大没小有损公子威严。”

    楚风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怎么?有人说你们么?”

    月见伮着嘴不甚乐意的说道:“还不是颜师古那个酸儒训斥我们不守主仆之礼不懂上下之别;打又打不过他说又说不过他真气死本姑娘了……”“月见住口!”羽衣美目一瞪阻止了月见“颜大师说的对你这丫头刁蛮无礼给你地教训还轻了!”

    月见吐吐小香舌不在言语。

    楚风哑然失笑原来是颜师古和孔颖达这两位儒生也难为他们了除了修订《新五经正义》外还要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儒生啊还真是循规蹈矩只是未免也太无趣了楚风摇摇头浑不在意地对两个丫头道:“这样吧他们不在的时候你们还称我为大哥他们在地时候就糊弄他们一下子吧等安定下来我就举办个结拜兄妹仪式让这些酸儒不再啰嗦!”

    “嘿嘿还是大哥好!”月见欢呼一声抓着楚风的胳膊使劲撒羽衣嗔怪的瞪了她一眼月见迅安静下来“月见你太放肆了你现在哪儿还有一点儿女子的样子难怪颜大师他会斥责你!”

    楚风心中一乐看来是月见这小丫头大大咧咧的行为被颜师古这个老儒生撞见被狠狠训了一顿现在来抱怨了不过这丫头自幼丧亲无人管教自己又宠她行为难免有些嚣张受些教训也好。心**一转楚风道:“昨天夜里你们也都看见了飞马牧场高层有敌人的细羽衣这几天你注意着点儿你秀珣姐姐呢?”

    羽衣轻声道:“秀珣姐姐正在沐浴现在应该好了!”

    楚风点点走向正厅走去走到门口时回头对二人道:“丫头等处理完牧场之事后你们和我去洛阳一趟!”

    xxxxxxxxx

    楚风走进正厅却见商秀珣正端坐在正位等着他一淡白的流云纹苏竹衣裳黑黝黝的头有些潮湿上面扎着一只金镶翡翠玉步摇沐浴后蒙蒙地水汽显让她的肌肤显地更加红润人。

    “咕咚!”楚风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虽然两人成为夫妻已久但他还是抵抗不了商秀珣绝的魅力。

    “夫君你来了!”珣

    楚风就势坐在商秀珣边嬉笑道:“秀珣越人了简直是天上的仙子下凡魅力无人能挡!”

    “贫嘴!”珣滋滋的但想起那

    寇的话美好的心立即不翼而飞“夫君秀珣现在我对他们如此之好却没想到竟然有人背叛牧场你说究竟谁是叛徒呢?”

    楚风摇头苦笑中原本来就缺少马匹这个冷兵器时代骑兵又是当之无愧的杀手锏树大招风啊飞马牧场这块级大肥处于虎狼群中怎么能不招人垂涎?要不是周围势力相持而无暇顾及早就派兵攻打牧场了现在只不过事件提前生了而已楚风当即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秀珣我虽然不信奉孔孟之道但对他们的一句话还是很信服的人本恶!而且人都有**追求的无非是名利而已男人要的不外乎名、钱、权、美色几种那个叛徒显然不是为了名和钱那就是为了后两种了只要围绕着后面两点去查应该很快会有结果的。”

    商秀珣沉默片刻颇有些疲惫的说道:“想不到我手下也会有这种忘恩负义之人旁观者清彻查内这件事就拜托夫君了!”

    “小菜一碟!秀珣近两年牧场新近人员名单借来一用!”笑着答应了拍手把月见叫进来:“你们两个去查探一下月见你跟秀珣去拿名册彻查其中近两年新娶妻妾是外来人的牧场高层人员羽衣你去查探现在停留与飞马牧场的客人若是他们是周边各大势力成员就多加注意!记住。暗中查探!贼人提及地陶叔盛作为重点排查对象去吧!”

    虽然现在已经和原著生了巨大变化但是江山易改本难移这些狗改不了吃屎的家伙难保不再次叛变。--凤-舞-文-学-网--

    “要是现可疑之人奴婢是否可以使用一些激烈手段?”羽衣迟疑的问道。

    楚风脸色一沉冷声道:“羽衣你一手组建清风审讯抓捕细这种小事还用我来教么?”

    “我。奴婢知道怎么做了!”羽衣应声而去。

    商秀珣冰雪聪明立刻明白楚风的话语但还是有些迟疑道:“夫君你是说那些外来人员对牧场不轨?可万一弄错了的话对牧场的声誉很不利呀!”

    “最坚固的城堡往往从内部攻破!更何况飞马堡更是防外不妨内要从外面攻入城堡那是千难万难。但是要从内部占领它简直太容易了方法不外乎两种内贼打开城门放敌军进来这样对方也会有些死伤;其二就是直接攻击飞鸟园把你这牧场之主控制住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样兵不血刃的拿下整个牧场。从这两处着手绝对错不了!”楚风嘻嘻一笑右手捏住商秀珣红扑扑地脸蛋儿调笑道:“说不定那人一见秀珣你就惊为天人把你娶为正室。名正言顺的接管整个牧场!”

    “啪!”珣“|.

    “又没有外人怕什么!”楚风嬉笑着走过去。紧贴着商秀珣坐了下来一把把他揽在怀中轻轻道:“放心吧丫头你夫君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谁敢打你的主意我就宰了他们!”

    “夫君!”凌厉的杀气丝毫没有减弱话语中浓浓深商秀珣一阵感动躯深深的埋入楚风膛。楚风却大煞风景地调笑道:“不过秀珣你风华绝代打你主意的人估计能从飞马牧场一直排到襄阳城。那我还不杀到手软啊。”

    “哼你就会欺负秀珣小心我告诉那老家伙让他收拾你!”秀珣抬起头来气呼呼道。

    楚风收起笑容认真道:“我是认真的谁敢欺负你我就宰了他!”说着楚风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四大寇这是作死本来我就对这群残杀百姓的家伙没什么好感现在他们竟然惹到你的头上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随你吧我只是不希望夫君你变成一个嗜杀之人!”商秀珣无奈的笑笑这次楚风回到牧场时她已经现了楚风这次的变化惊人运用武功时总是带起一股浓烈的杀气一股浓浓的血腥显然曾经有很多人死在他地手上。

    楚风笑笑搂着她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对百姓下手的我杀地都是该死之人!”心中却有一丝迷茫难道死在自己手下的人都是无辜地?应该是吧楚风暗自想到算了争霸天下哪儿能不死人再谈仁义就是伪君子了争霸天下还大谈仁义那不成了前世yy小说中常的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刘备了么?可笑!只要尽量对百姓好些就无愧了!

    看看鲁妙子老师吧顺便把佛门魔门的况跟他汇报一下毕竟祝玉妍是他的老人想罢楚风长而起对商秀珣道:“秀珣不要担心就算月见她们查不出细我也有办法!”说着指着自己那一对深紫的双瞳:“秀珣不要忘了这里还有一对可以让人吐露内心的眼睛!”说着楚风捏了捏她的俏脸笑道:“好了秀珣昨夜一夜没有休息你还是睡一觉吧睡眠不足可是会影响女人美貌地。我去安乐窝探望鲁妙子老师!”

    商秀珣笑笑答应起向送。

    xxxxxxxxxxxx

    鲁妙子学究天人又兼之机巧百出如果退出江湖太可惜了要是有他在边帮忙的话青州地军械会领先其他地方五十年这对争霸天下太有利了!恐怕东溟派也比不上。到时以青州兵甲之利、幽州铁骑之强、翼州兵员之强悍就算李世民与宋缺联手又有何惧!

    楚风三转两转跨过小石桥穿过园林来到安乐窝一切都没有变化假山还是那么奇峻、流水还是那么清澈、风景还是那么瑰丽宁静优雅的环境让楚风立时心里一松心理的劳累、体的疲惫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远远的楚风便听见悠扬琴声

    音调时而激昂慷慨、时而如低语幽怨、时而如风扑如人私语楚风一时听的痴了就呆呆站在那里倾听着倾听着一动不动……琴调纷纷扰扰、变化万千竟然没有一曲是他曾经听过的楚风不由大为敬佩。

    “叮!”琴声倏然而止鲁妙子那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臭小子都来了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滚上来!”

    琴声一停楚风立时清醒过来见鲁妙子招呼自己楚风笑嘻嘻应道:“鲁师向招敢不从命?”说完缓步走入安乐窝。

    走入安乐窝却见鲁妙子正端坐在榻上古琴却已经无影无踪不知道放到哪儿去了。

    难道是怕我勒索你的琴么?楚风不满的嘀咕了一声笑着迎了上去:“鲁师多不见老师倒是红光满面不象小子劳面容枯黄惨不忍睹啊!”

    “臭小子胡说八道!看你容光焕的样子怎么看也不憔悴无事不登三宝说吧到我这里有什么事啊?九十岁的老头了还不得安宁!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懂的尊敬老人!”鲁妙子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显然对楚风的恭维话十分不满对楚风牢起来。

    楚风嘻嘻一笑顺手从空间戒指中摸出所剩不多的几瓶茅台恭敬的双手递了上去道:“看你老说得。我敢说天下没有比我楚风更加孝敬老人地了!看仙人给我的最后两瓶仙酒也贡献给鲁师了!”

    鲁妙子微哼一声也不见全有所动作那两瓶酒呼的挣脱楚风双手飞跳着窜入他的怀中。

    楚风大笑着拍手道:“恭喜鲁师武功大进我看就是那后祝玉妍也比不上鲁师了!”

    鲁妙子微微一晒淡然道:“小子你用不着激将法仇如浮尘流水。老夫早已看淡是不会再踏入江湖了!”说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感慨“老夫重伤之时最想完成两件事一是找祝玉妍报那一掌之仇一是救回青雅的命可惜这两件事都没有完成。自从老夫侥幸治好上的伤病时对人间生生死死便看的开了以前的雄心壮志也不复存在!你小子不用再激我我是不会再帮你地不过这两瓶酒我就收下了!”说着把酒放在边。

    “呃……”楚风没想到自己刚试探的说了一句话就被鲁妙子识破饶是以他的厚脸皮也不由微微脸红嘴上却强辩道:“鲁师看你说的我可不敢对鲁师有什么欺瞒骗天骗地骗杨广我也不敢欺骗你老人家啊!”

    “哼!”鲁妙子冷哼一声。冷峻的目光停留在两瓶茅台酒洁白晶莹的酒瓶上手臂不动。宽大地衣袖突然鼓动起来“啪!”的一声轻弹在瓷瓶上。酒瓶出清越的鸣响“好家伙竟然不是玉老夫竟然看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雕刻的。”说着抓起酒瓶上瞧下瞧脸上闪过狂的神仿佛要把它扒皮抽筋磨粉以便彻底研究一番似的。

    楚风心中一动或者这是个请动他的好办法不过却绝对不能要挟鲁妙子。这种持才孤傲之人最恨被人胁迫再说他是自己老师。自己绝对不能干这种大逆不道之事干脆……

    鲁妙子把玩瓷瓶良久后才把它恋恋不舍的放下目光却停留在楚风右手食指上那只黝黑的空间戒指上来双目中狂的目光让楚风一阵冷连忙把双手缩入袖中道:“鲁师这戒指可是仙人所受一它不能摘下来二我还不打算当个断指地残疾人!因此不能让你研究了!”

    鲁妙子收回目光叹道:“人老了好奇心还是那么强烈一看见不会的、没见过地东西就忍不住研究个明白!不过……”他话语一度声调逐渐严厉“你小子究竟是何方人氏老夫离开洛阳之后便去了你说的河北灵丘郡但那里可没有楚姓宗族商丫头虽然不说但她心里也早就知道你是在说谎骗她!她连女儿清白都交给了你你竟然如此待她你于心何安!”

    楚风不由张大了嘴巴河北灵丘自己都差点忘了自己说过是河北灵丘人他们竟然还真派人去查探了楚风不由暗恨当初以为在牧场待不了多长时间就胡说了个地方时间一长也就忘了现在果然麻烦来了该死地银河守护神直接让老子投胎在大唐不就结了?

    楚风轻叹一声眼前这可是活了九十多年的级老狐狸自己领先人家的千多年知识在他眼前根本也不顶这种事更是无法说谎经不起调查照实说了吧反正他也和自己长辈差不多而且他疼秀珣必定不会把这事到处乱说打定主意后楚风缓缓道:“小子原来说的确实是谎言但那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小子的来历太过神秘诡异说出来恐怕鲁师会当小子是疯子!”

    鲁妙子眼中闪过奇异的神色冲他摆摆手道:“没关系老夫这一生游遍神州大地什么怪事没见过只要你不是胡虏蛮夷就可以了!”

    感你也和宋缺一样是个唯大汉论者!不过嘿嘿对我的脾气楚风心中一乐没有解释自己地来历却说道:“鲁师我说的事你还真没见过!你可曾想像到人能够翱翔与天空瞬息万里?你可曾想过人能畅游于万丈海水之下?可曾想像过有一天人能够登上皎洁地明月?”

    鲁妙子被楚风这一连串惊世骇俗的问惊呆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嘟囓着:“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楚风微微一笑先引起你的好奇心来我的来历可不是那么好打听的想知道就要付出代价在给他点更震撼的继续道:“鲁师更可曾想过两人在十万里之外相互通话?一件人制造的武器瞬间杀死百万之众?”

    “不可能就是老夫的师傅也没有这个能力制造这

    器!更不用说那些蛮夷了!”鲁妙子目瞪口呆看着低语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大呼道:“你见过对不对对不对?赶快跟老夫说说!”

    楚风干咳一声他没想到鲁妙子对新奇之事竟然这么紧张莫非他也是穿越一族?楚风心中有些恶意的猜测口中却道:“鲁师请安坐!”鲁妙子微微尴尬做回了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老毛病了老毛病了!”

    “呵呵学问精深之人大都如此鲁师学究天人对这些当然更加在意!”楚风不失时机的重重拍了一记马继续道:“老师猜的不错这些东西我确实见过有些还亲自使用过!”

    鲁妙子本来就有此猜测现在见楚风亲口承认不次于一道炸雷在耳边轰响心中满是震惊:“难怪难怪你有这么多古怪的东西雕刻天使祈祷像的宝石十二生肖琉璃杯美酒还有各种奇异的工具难道真有仙界一说?”

    楚风微微苦笑仙界?二十一世纪是仙界?或许吧在这些古人眼中当然无异于仙境但是对自己来说二十一世纪肮脏的空气、狡诈的竞争、淡漠的人相比起现在来这里才是仙境。楚风深吸一口气淡淡道:“仙境怎么可能?仙境或许存在但绝不是我的家乡!我手中有这么奇异的东西。全因为我来自一千三百年之后地中华大地!”

    “啊!”两声惊呼一声是鲁妙子另一声是商秀珣楚风微微侧对门外传音道:“秀珣我知道你在外面进来吧!”说道世之时楚风已然现商秀珣在门外驻足。连呼三声之后商秀珣才一脸不可置信的怔怔走进房中。显然还没有消化这个惊天大霹雳。

    楚风不理会两人低声自言自语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来到这个世间本来我想把这个真相永远埋入心中让它随着时间的远去而淡忘可……最终还是不能避免……”

    说完。楚风走到一旁坐下闭目养神等着两人的垂问!

    半晌之后商秀珣轻迈莲步来到楚风边。楚风睁开双眼却见她一脸歉意随即她偎倚在自己怀中轻声道:“夫君不管你来自什么地方你都是我的夫君只要你永远对秀珣好就足够了!”

    楚风使劲把她揽在怀中心中感动。这丫头早早就知道自从来历神秘但知道自己要争霸天下后却无怨无悔的默默支持着自己。没有丝毫抱怨如此佳偶。何处可循?楚风静静贴着她的面庞感受着上面传来的温暖静静地享受这份温馨……

    “这……这……这太不可思议了!”鲁妙子一声大呼打断楚风夫妻二人的温存只见他一步跃到二人边胡子一翘三尺高:“这不可能啊你想你来到这里。这个世界就生了变化后世之人也就不会存在了。你当然也不会存在了那你就不可能来到这里你来不到这里这世界又不会生变化这……这……”

    我干!这老头子竟然在这么短时间就想到这个深奥的死循环问题平行空间理论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估计他也听不懂楚风惊叹之余苦笑道:“我早就说过事太过匪夷所思你们不相信也是理所当然的。”

    没想到鲁妙子冲楚风点点头:“我信从你拿出来的那些东西来看我信了再说以你的机巧没有必要编造这个古怪地借口!”说着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楚风手指上的戒指嘿嘿笑道:“想必里面有更多千年之后的东西吧快拿给老夫!要不然你就出不去这个房门!”

    “呃……”楚风翻个大白眼却又听商秀珣道轻笑道:“看来夫君那年诗词大作也是来自一千三百年后吧!真是一个大骗子!”珣实机敏当楚风为了追求她曾经盗用不少千古绝句商秀珣本来就震惊于楚风能够作出各种不风格的文章现在知道了他的底细立刻明白了那些绝唱的来历!

    楚风微微尴尬无耻的笑道:“嘿嘿你夫君也是怕历史生变动之后这些千古文章不会出现才这样做的啊谁知到头来落了个骗子的名头!”

    “狡辩!”珣道:“夫君那你给我讲讲这一千三百年都生什么事了!好不好?”鲁妙子也露出感兴趣地样子!

    什么事?难道能告诉他们自己正在千方百计的算计中国最强地李唐王朝么?更何况这里和自己的地球并不是一个空间!楚风当即摇头道:“秀珣从我来地那一刻起历史就已经改变!那些事已经不复存在讲了也没有意义我只能说汉人在这一千三百年中有过辉煌但最大的却是屈辱不过在我生活的时代中国却又再度走向了辉煌!你们还是问一些别的问题吧!”

    商秀珣一怔从楚风眼中就能看出那个时代汉人果然强大起来那是无比自豪的目光既然他不愿意提及将来的历史商秀珣也就不在询问。反倒是鲁妙子开始轰炸般的向楚风询问他开始提及的东西诸如“十万里之外两人如何通信”“什么兵器能瞬间抹去百万人生命”之类地问题楚风给一个古人解释通讯工程和高能物理学上面的问题简直比教一头牛跳舞还困难费了半天口舌鲁妙子还是一头雾水!

    鲁妙子地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搞的楚风头大不已商秀珣知道鲁妙子的脾早就见机告退!

    整整两个时辰楚风说的口干舌燥鲁妙子才意犹未尽的停止了问不过他说是因为年纪大了一时之间消化不了这么多东西等明天再问此言一出几乎让楚风当场走火入魔。不过鲁妙子还算有人味拿出六果液和一干美食招待了楚风让他不至于说的一嘴白吐沫星子!

    楚风说出自己的来历并不是一时兴起当他见鲁妙子质问自己份时心中已然转了好几个**头又现商秀珣站在门外知道这个问题不说明白的话商秀珣口中虽然不说心中却始终留着一个疙瘩这对深着她的楚风来说很难接受又考虑到鲁妙子生钻研当他一回青州心中悬疑未解的鲁妙子必定心痒难忍最后还得跟去青州问个明白到了那里他七个小丫头徒弟……工作就轻松多了青州的科技就会飞前进!楚风怀着这个坏心眼儿才说了实话!

    楚风咕咚一口咽下了最后一口六果液深深回味良久最后恋恋不舍的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叹道:“千年之后美食虽然千门百类却由于食材多被药物等污染而失去原有的口味根本做着火……呃拍马赶不上鲁师你的手艺啊!”楚风张口就要说火箭结果怕引起鲁妙子再次询问连忙改口!

    “呵呵过奖了老夫做梦也没想到后世竟然有如许精彩之事真令人向往啊!”鲁妙子叹了一声显然是对楚风描述的“飞机”“洲际导弹”“原子弹”之类很感兴趣。

    楚风心中暗暗摇头在福中不知福后世的小青年诸如自己都幻想着来这里却想不到这里的人也想去后世果然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人啊到哪里都逃不过这个真理!楚风笑道:“鲁师。今天咱们不谈这个我给鲁师汇报汇报那个宝藏计划地成果!”

    “喔?怎么?青州范围内的其他势力都清除了么?”鲁妙子微微抬起眼帘问道。

    楚风笑嘻嘻道:“自然鲁师妙计安天下青州那些秃驴和乡下土豪怎么能斗的过鲁师妙计!不仅如此因为散播魏武宝藏中藏有战神图录的缘故圣门和慈航静斋的人也到了而且来头不小……”说道这里。楚风故意停了下来。

    “怎么不说了?臭小子快说!”鲁妙子有些着急了!

    果然还忘不了祝玉妍那个老妖婆!楚风暗思口中哼哼道:“我好渴啊!”

    “臭小子就知道你还惦记老夫的六果液给你最后一坛了!以后再也没有了!”鲁妙子走入内屋不多长时间拎着一坛酒走了出来。

    楚风大喜。接过酒坛挥掌拍开泥封一股清醇甘洌的酒香飘满整个房间楚风把酒坛放在木桌上右手一个响指坛中美酒立刻化为两道水线一前一后的注入鲁妙子和楚风前地酒盅!

    鲁妙子微微惊讶忍不住赞叹道:“想不到两年时间你就从一个狗武功不懂的小子到了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步!刚才那一手隔空传劲、和精确控制体内真气稍有差错便会前功尽弃你小子竟然跟吃黄豆一般轻松。又有奇遇?”

    楚风嘿嘿笑道:“先和癸派的后、慈航静斋传人、邪王石之轩斗智斗勇后又和海中恶蛟厮杀。武功不进步还能活么!”

    鲁妙子讶然道:“竟然连石之轩都去了?想必他要从战神图录中补足不死印法的破绽吧!结果怎么样?有伤亡么?”

    就知道你还担心你的老人不知道祝玉妍知道那个宝藏机关是鲁妙子设计后会有什么感想!会不会有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地感慨!怀着恶意的腹诽。楚风笑着把从北海城到琉球生的事细细讲了一遍并把赤血抢、星辰剑以及白虎流光铠拿出来炫耀了一番却没想到被鲁妙子鄙视了很长时间原来东溟派许多铸造技术都是他提供的让楚风郁闷了好久不过他一想也就明白了这老头和祝玉妍不清不楚估计连带着和东溟夫人也有了交。后来祝玉妍母女闹翻鲁妙子就出手帮忙。分了点技术给东溟夫人这样东溟派也就有了立足江湖的资本。

    楚风细细品味着杯中美酒却现鲁妙子有些心不在焉不开口问道:“鲁师你还挂**着后?”

    鲁妙子轻嗤道:“怎么可能你见过九十多岁的老头还谈么?我在想别的事!”

    楚风噗哧一乐:“我还真见过后世之时我见过许多**十岁的快入………”突然想到鲁妙子就是**十岁的人连忙改口:“**十岁的老翁娶那二十多岁花信年华地女子为妻!”

    “为何?他们不怕千夫所指么?”

    “嘿嘿人家当然说是真心相谁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不过九成九的都是女子为了男子地财产因为我还没有听说过二十多岁少女和一个九十岁的无名穷老头真心相地!”楚风大笑。

    “不知羞耻简直不知羞耻这种女人就该浸猪笼!”鲁妙子大怒说出话来也有些严厉“哼看来后世也不是仙境!”

    楚风双手一摊:“没办法谁让妇女解放婚姻自由了呢!有句话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有纷争就有龌龊!不说这些扫兴的话题!”

    鲁妙子饮下一杯六果液压下心中怒火面色凝重的对楚风道:“我刚才担忧的却是另一件事我要提醒你虽然你赢了圣门和慈航静斋一场但你不要太得意忘形魔门向来随心所、睚眦必报即便有魔门咒誓约束她们不因此事找你麻烦但她们绝对把你视为眼中钉慈航静斋虽说是白道之但经过此事恐怕也会视你为邪魔外道静斋处事知道如若剑典一动便犹如九天之雷让你再也无法翻你小子一下子惹上两个大对头将来你有的苦头吃!”

    楚风嘴角一弯露出些许笑意:“鲁师过滤静斋、魔门我还没有放在眼中她们不足为惧我顾虑的只有一件事而已。”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绝美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