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群狼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太行情雪 书名:绝美大唐
    <---凤舞文学网--->    天正是农历初一天空中连小小的月牙都看不见整黑如墨在这漆黑一片的草原上唯有楚风露营之处因篝火之故显露出些许光明这也是那被狼群追赶的人跑向楚风营地的原因毕竟野兽对火光有天生的畏惧感。--凤-舞-文-学-网--不过楚风可从心底把这群鸟人恨透了草原上的狼凶残无比偏偏又成群结队自己这一行人加上商秀珣的几名侍女也不过才二十人许如何能对付饥饿的狼群?

    楚风微一思索立刻大呼下令道:“远处有狼群向咱们营地围过来了炎无畏组织人手防御个人都把弓箭战刀准备好;炎无忧带人收拢战马防止马群受惊月见、羽衣守卫好你秀珣姐!”

    楚风刚说完远方马蹄声已经渐渐近而隐约此起彼伏的狼群哀号声也逐渐清晰起来。

    “遵命!”炎无畏炎无忧二人立刻起冲楚风抱拳躬施礼领命而去。随着命令的下达营地中顿时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驱赶马匹、整理军备、结成阵式……丝毫没有慌乱楚风的近卫军经历了数场战火又在青州到荆州时一路诛杀山贼早就练就了铁铸般的神经因此听到狼群来袭时也只是微微惊讶随即忙碌起来全神贯注的等待狼群的到来。

    不一会儿二十多匹战马都被集中到营地中央炎无忧更是弄来一堆柴草。把篝火弄地熊熊燃烧众人则结成一个小小的阵势对狼群严阵以待。

    楚风自然是守在商秀珣的旁他甚至已经打定主意要是众人不敌狼群他就单独带着商秀珣突围逃跑手下虽然重要可还比不上老婆。楚风略略思索后对商秀珣道:“秀珣。怕不怕?”

    商秀珣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有夫君在旁就是死也不怕何况只是面对这一群畜生!”

    闻言楚风微微一笑心中却想。怎么忘了自己老婆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原著中连“风湿寒”都敢挑衅挑战这些狼群又怎么放在眼中?希望她不要轻敌啊!楚风略一思索说道:“秀珣虽然这狼群不被咱俩放在心上可是这些小家伙们可能会有危险秀珣才学出众又久居此地应该对狼群很了解吧有什么对付它们的好方法没有?”

    商秀珣飞快的思考了一下。扬了扬颀长的黛眉颇有些疑惑的说道:“这里地草原食物极多。所以狼群平很少和人生冲突最多也就是偷咬死几只牛羊充饥。从来没有生过追袭人之事不过狼群怕火又生狡诈多疑我们守在篝火旁边它们应该不会主动攻击我们等天亮之后这些狼就会主动散去!”

    “那就好希望这只狼群数量不要太多。”楚风面色稍缓“想不到今天我的惊神决要用在畜生上了!”

    说话间“哒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清晰可见。传入营地众人耳中随即几声仓皇的男声传来:“前面何方友人。我等被群狼追赶还请救我们一救!“喊话间几人已经来到大营前方不远后面的狼嚎也越来越近一对对碧绿的眼珠四下游动楚风清楚地感觉到旁商秀珣和月见几女上激起的鸡皮疙瘩女人纵然是武功绝代的女人本上终究还是女人心理上对这些狼等生物有一种天生畏惧感。

    楚风搂了搂商秀珣示意她不要开口用襄阳一带的口音对那几人道:“我们是来自襄阳的客商出门在外哪个没有难处请进吧。”说完炎无畏等让开一条路径那几人听罢松了口气翻下马进入营地。

    来人一共五人上衣服有些破损人也显得狼狈不堪不过这几人眼中时而有精光流露太阳高高鼓起显然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火候。炎无忧等近卫把他们领至楚风处。为之人见楚风风度翩翩而且体弱不像会武功的样子微一施礼道:“多谢这位兄台相救后我等必定报答兄台的救命之恩。”

    楚风心中却有些不悦自己救了这些人的命可除了为这人对自己表示感谢外其余四人的目光不住在商秀珣、月见几女上停留眼中秽之意表露无遗。不过楚风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少年长期的上位者生活让他喜怒不形于色心中虽然对这几人动了杀意可是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出来对为之人开口笑道:“这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不过狼群一会儿就要围上来了我商会中人手不足还请几位代为防守一二!”

    为那人点头道:“理当如此!”

    那四人纷纷附和道:“不错小小狼群根本不在话下!”“我只要一出手狼群立马死绝!”“…………”这些人口中说着眼光却不住在商秀珣等女上乱瞄。

    楚风顿时心中大怒这些鸟人简直不知羞耻心中却生出些许疑惑这几人武功有一定根基品行却不是很好怎么会在飞马牧场附近游?当即笑道:“好既然几位武功如此高强就负责西面地防守吧!”说着指了指营地西方。

    为那人面色赤红仿佛对手下几人出丑感到颜面无光应下楚风的命令后回头狠狠甩了那四人几个耳光大步走到炎无畏跟他们指定地防守阵地那四人恶狠狠瞪了楚风一眼又留恋的望了商秀珣几眼转头离开。

    楚风望着向西走去地五名不之客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对炎无忧传音:“无忧你生机敏这五人形迹可疑你就带几名手好的兄弟在他们四周防御他们若有危险死就死也不必理会他们不过最后至少要留下两个活口。”

    炎无忧狡黠一笑点头应道:“大哥你放心吧人正是我最擅长的。”说完转跟上那几人。

    楚风心中感叹

    是学武功炎无畏生稳健敦厚学起金刚伏魔神通来进程极快平看时炎无畏就和出家的老和尚一般无二而炎无忧武功虽然不弱于炎无畏可是他生灵动活泼修炼出来的金刚伏魔神通和易筋经竟然和别人大相径庭怎么看也不像佛门武学倒像神偷门出来的弟子。

    “怎么样我的商大场主对这五个鸟人有什么看法!”楚风微笑着对商秀珣道。

    商秀珣狠狠白了楚风一眼不悦道:“夫君你以后不许说粗话什么‘鸟人’、‘鸟人’的难听死了!”停顿了思考了一下她继续道:“他们应该不是什么好人从他们的目光中就能看出来另外一点最重要这几个人杀过人上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这也能看出来?楚风心中暗自纳闷使劲看了那五人一眼我怎么就看不出谁上背负着命案呢?我杀的人够多了到现在王世充还在空间戒指中躺着呢也没见别人说我上有血腥味啊?难道女人天生比男人的直觉要敏锐的多?压下心中的疑问楚风对商秀珣道:“没错这几人确实不是好人等会儿要多注意他们。”

    “嗷呜呜~~~~~”一声凄厉孤傲苍凉的长嚎从远方响起楚风运足目力极目远眺现嚎叫的是一只苍白色的巨狼通体皎白。在黑夜中极为扎眼楚风知道这只白狼就是狼王了。

    随即:

    “嗷呜呜~~~~~”

    “嗷呜呜~~~~~”

    “嗷~~”

    那声狼嚎过后狼嚎开始接连不断地出现此起彼伏一对对绿莹莹的狼目四下游移不时传出跑动时出的沙沙生不一会儿功夫。--凤-舞-文-学-网--碧绿的如同灯笼的狼眼越来越多把整个营地围了个水泄不通西方就是那五人防守的方向小绿灯笼最多看来狼很记仇这个传言果然不假。

    “妈的你们到底干什么坏事了。让头狼这么记恨足足四五百只狼围攻!”炎无忧望着不断增多的碧绿色狼目不由对一人开口骂了起来。

    其中一名满脸络腮胡子地人冲炎无忧一瞪眼开口回道:“小兔崽子你给我注意着点儿要不是有狼群在这里就凭你刚才那句话我就要挖了你这连卵蛋毛都没长齐的东西的心肝下酒!”说完添了添舌头。

    炎无忧眼中寒芒一闪而没随即恢复了笑容。这微小的动作被为那人现不由心中大惊刚才少年眼中的寒芒明明是内功登堂入室后应有的表现。就是自己也没有到达那个地步他立刻重重一掌抽在络腮胡子地脸上。冷喝道:“闭嘴蠢货。要不是你杀了那两只小白狼又怎么会惹来这么大麻烦!回头我在收拾你!”说完对炎无忧道:“小友下人不懂礼数还请见谅等狼群过后我一定给你个交待!”

    炎无忧挥挥手笑道:“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还是先退敌最为重要!”心中却警惕起来下人如此凶狠。这人好也有限上梁不正下梁歪。手下这种德行看来他们都是一路货色难怪大哥让我注意他们。

    “嗷呜~~~~~!”一声苍老悠长的狼嚎响起“嗷呜~~~~~!”随即数百群狼齐鸣商秀珣俏脸微微色变道:“糟了看了狼群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根本不受火光的影响它们要起攻击了!”

    楚风冷笑一声道:“那五人中有一个蠢货杀了两只小白狼应该是头狼的子嗣不然狼群也不会这么拼命!月见、羽衣你你们在中间守卫秀珣我去杀狼!”

    “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而且我也不是弱女子区区几只野狼还不在我眼中!”商秀珣强烈的自尊心再度作楚风顿时无语考虑到她武功也是不弱当即答应了她的要求不过楚风却悄悄传音通知月见、羽衣二女以保护商秀珣为要任务。

    西方狼数目最多因为杀了头狼崽子的五个不之客在那里楚风自然不会带着自己的老婆去西方冒险因此他选择了西方的反面方。

    楚风拔出赤血枪向前一伸枪尖斜指地面周围三丈见方距离全归他一人防御这也是没有办法地事七尺为枪、齐眉为棍大枪一丈零八寸这赤血枪正是标准的大枪整整地一丈零八寸长。要是舞起来的话三丈之内枪气枪影杂乱再加上楚风那近乎变态地惊神决寻常武林人士根本忍受不了。

    “嗷呜!”随着那声狼嚎狼群立刻动了攻击、

    “嗷呜!”或许是野狼生通灵感觉楚风不好惹三只水牛犊子大小的黑狼一声狂嚎一起向楚风扑来正中那只跃向半空张嘴直向楚风脸蛋咬去而另外两只狼则一左一右分咬楚风腰部。

    “好畜生竟然还会配合出击?”楚风心中暗暗吃惊惊神决全力运转在太极气场的运转下周围的枯草如同陀螺般围绕楚风旋转起来三狼来袭楚风岿然不动右手中赤血枪微抬、疾刺狼骨虽硬、狼度虽快可又怎么能比过先天高手的认真一击?只见赤血枪尖上出一道凌厉之极的枪气“噗哧”轧入空中那狼的咽喉尖锐锋利的先天枪气在进入野狼体内之后并无丝毫停留“嗤啦!”鲜血飞溅水牛犊子大小地野狼被楚风一枪刺成两半满天的污血内脏飞溅。

    左右那两只狼凄厉呜嚎一声加向楚风冲来楚风向前猛跨一步赤血随着他地动作左挑右劈枪尖擦着野狼颈部一闪而过随即殷红的鲜血犹如喷泉一般溅出来两只野狼呜嚎几声眼见不活了。

    三只野狼的瞬间惨死并没有给后面的狼群带来威慑反而激起了狼群天生

    凶残三只狼倒下后立刻又有更多的野狼蜂拥而上中长枪不停挑、劈、、挡、扫、刺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浑若天成再加上周三尺之内太极气场的凝滞卸力效果即便偶尔有几只野狼突破枪网也会被气场滞留随即被楚风左掌拍死。

    “啊!”凄厉惨叫声传来楚风心中一颤分神去瞧却是五名陌生人中的一员被野狼扑到瞬息之间四五只野狼扑了上来爪牙并用他的同伴顿时大惊失色想要援助却苦于被狼群围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死于狼吻不一会儿功夫那人的声息渐弱。

    “嗤啦!”稍一分神楚风衣袖一不小心被野狼撕烂那野狼狡猾异常抓中之后立即后退躲的离楚风远远的楚风顿时大怒惊神决真气源源不断的流转起来惊神真气可可阳、可刚可柔几乎是矛盾的集合体。一股凌厉的气劲从八寸长的枪尖上直冲向那只野狼“嗤!”一声轻响野狼被悄无声息的斩成两段摔倒在草皮上令人吃惊的是尸体上还散着一种焦糊的香味道竟然已经糊了。

    楚风回一瞧顿时大惊失色商秀珣三女却在被十多只野狼围攻草地上一片狼尸而三女正在那里狼狈的抵抗丝质的衣衫上已经有了数处破损楚风大喝一声长枪横扫先天气劲随着枪杆暴涨而出。立时把野狼迫退三丈有余双足微点如一阵清风般飘过瞬间来到三女前枪花一挽幻出三只朦胧地枪尖转眼之间那三只枪尖越变越多最后足足有数百吧。凌厉的枪气把这些野狼全都笼罩在赤血枪下。

    “噗!”一声闷响过后满天枪影顿时消失不见野狼哀号几声倒地死去。

    “秀珣、月见、羽衣你们没有受伤吧!”楚风把三女挡在后长枪挡开围攻的群狼立刻关心的问起三人的况来。

    商秀珣三女脸色有些苍白。气息散乱商秀珣勉强道:“没有大碍只有第一次出手搏命有些不习惯!”商秀珣美眸停留在地上污血斑斑的狼尸体上喉咙一阵涌动猛然呕吐起来楚风心中了然这丫头平高高再上即便是为了牧场利益做一些见暗见不得人的事也手下代劳到现在竟然还没有经历过生死争斗。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场面难怪会反应会这么大。楚风顺手摸出水囊扔给月见道:“你们两个不要出手。好好照顾秀珣!”

    月见两女也是面色白两人武功都是强行从别人上掠夺二来并无多少实战经验见到这个场面也是一阵恶心现在见不用亲自出手立刻从楚风手中接过水囊照顾起商秀珣来。

    不过一顿饭功夫几人已经杀死几十只野狼。

    “嗷呜呜…………!”

    “他妈地!又是那只头狼。这头鸟狼又在什么神经命令呢?”楚风暗啐一口提枪戒备。不料狼群渐渐退了开去却并不离去远远的围着众人楚风转头一看另外三个方向的狼群也是如此围而不攻!“嗷呜呜!”“嗷呜!”遥远的草原又传来几声狼嚎这几声狼嚎似乎是在联络呼应凄厉的狼嚎在空旷的草原上方回让楚风等人一阵毛骨悚然众人都想到一件事不由面色如土:这群狼在呼叫援兵完了这五个混蛋惹上了一个了不得地巨大狼群。

    楚风暗自思索这样下去绝大部分人都会死在这草原上这样可不行不过传说这种大型狼群的头狼都通人既然它们要找那五人报仇只要把那五人交给狼群那头狼应该不会再找麻烦了吧算了死马当活马医!楚风打定主意转头对旁一名近卫道:“你们先在这里警戒我去去就来!”

    “誓死保卫主母安危!”几名近卫齐声应道。

    “麻烦你们了!”楚风点点头向炎无忧等人处飞掠而去。

    麻烦你们了这短短几个字让这几名近卫感动的泪盈眶他们本是青州十年前战乱后遗留的孤儿无地无房无亲生活困苦而无所依直到楚风执掌青州后安置了这些孤儿并在选出近五百名人授以武功并连同原来三十三名孤儿组成了近卫队对这些孤儿来说楚风就犹如再生父母一般为了楚风这些孤儿即便是舍弃生命也在所不惜即便是楚风下令杀尽天下人这些近卫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命令。

    楚风来到炎无忧那里时他正气喘吁吁的和一干近卫成员坐在地上休息这些近卫上的衣服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全都被野狼锋利的爪牙撕成碎布条还有几个队员脸上鲜血淋漓血痕纵横显然被野狼爪子照顾过了不过幸好他们都内着皮甲受伤不重只是长时间消耗真力同狼群搏斗导致气力不济而已。而那五人更是狼狈野狼似乎记得他们的罪行爪子嘴巴牙齿都重点照顾这哥五个了而五人又没有护甲受伤颇重被野狼扑到地那人已经消失不见楚风问后才知道那人不是被吃了而是被野狼拖走了这下楚风心中更是明了看来为了复仇的狼群对这五人志在必得啊想着楚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楚风对炎无忧打个眼色炎无忧微微点头表示明白楚风对正在垂头丧气地四人微笑道:“四位……!”

    “嗯?”为那人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猛然现体似乎迁入泥潭沼泽一般周围似乎有一种看不见地力量在四下拉扯着体这人顿时大惊慌忙运转真气进行抵抗不料刚才的剧斗已经让他真气衰竭竟然丝毫提不起真劲来这人慌忙张望却见三名同伴一样一脸痛苦吃力的样子又见楚风这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公子哥儿笑眯眯的望着自己哪儿还不明白

    了道儿只能拼命聚集真气。

    猛然一道影从这四人前闪过这四人知觉体一麻体瘫倒在堆满狼尸的草地上刚提起的真气也立刻散乱消失在丹田中几人狼狈一看是和自己一起杀狼的一直把笑容挂在脸上的小子为那人冲楚风冷冷道:“这位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楚风似笑非笑的对那人道:“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趁着和狼群休战的时候讨论一下各位的份问题!以各位的手恐怕也不是普通人吧我很好奇大晚上的各位又负高强武功究竟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草原上闲逛究竟是为嘛呢?他为嘛呢?”

    那人面色一缓笑道:“原来公子是为了这件事在下乃飞马牧场的执事之一姓陶名叔盛!其他三人是我的手下我们奉场主之命夜出飞马堡结果遭遇了狼群幸亏公子神勇才把狼群打退不然我等五人皆会尸骨无存……”

    众人闻言具是一怔随即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古怪楚风也是一愣随即打断了这人的话:“你等会儿你说你叫什么?”

    那人赔笑着说:“在下飞马牧场执事陶叔盛……”

    楚风:“……”转头看向炎无忧炎无忧马上道:“没错他说他是叫陶叔盛!”

    楚风点点头突然开口道:“媳妇儿快过来看。火星人登6地球了!”喊吧对那人道:“陶叔盛是我朋友地三姑的儿子的媳妇的哥哥的妹夫的仇家所以……对不住了无忧给我把这四人狠揍一顿别打死就行妈的!”

    商秀珣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火星人”更不知道什么是“地球”但楚风让她过来的意思还是能听懂地。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她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听闻楚风的呼喊立刻赶了过去却见炎无忧等近卫正在胖揍那四名陌生来客。

    “好了!停手!”在楚风的招呼下近卫停止了对四人的拳打脚踢楚风指着为地“陶叔盛”道:“好媳妇儿。这人说他自己是飞马牧场执事陶叔盛!还奉商场主之命外出办事!”说完冲商秀珣眨了眨眼睛。

    商秀珣吃惊之余立刻会意这种乌龙之事也让她有些哭笑不得她忍住笑意问那人道:“我和你家场主商秀珣交好怎么没有见过你?”

    那“陶叔盛”已然被拳打脚踢的头昏脑胀哪儿还想到楚风和商秀珣两人话语中的矛盾急切开口道:“那是因为我一直负责外地的生意夫人没有见过我也不奇怪!”

    此言一出众人皆忍俊不捧腹大笑起来。

    楚风擦了擦笑出的眼泪心中狂汗。没想到今天亲眼见到李鬼冒充李逵这事儿真叫个寸!楚风指着这四人道:“知道为什么揍你们一顿不?因为你们四人犯。太蠢!你娘的!竟然当着飞马牧场场主的面冒充飞马牧场执事简直活的不耐烦了!要假冒也要假冒个没名气的啊?你说你是飞马牧场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说不定我们就相信了竟然冒充位高权重之人简直找死!”

    四人死死盯着楚风和商秀珣面色如土知道这次沟里翻船撞在了枪口上当即求饶起来只有那个假陶叔盛一脸无所畏惧地样子。

    “饶命啊!”

    “我们再也不敢了!”

    “大爷、大妈放了我们吧。我们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三岁孩儿!”

    “闭嘴!没用地东西。大不了就是一死喊什么!”为的“陶叔盛”冷喝道。

    商秀珣绝美地面庞上显露一丝笑容水葱似的白嫩手指指着四人道:“冒充我牧场人员原本不是什么大罪可是看你们似乎非常紧张这个‘陶叔盛’还要求死!仿佛做了什么对不起我飞马牧场的亏心事一般心虚一般你们四个人说是不是很不寻常啊!”

    为那人面色微变随即恢复正常道:“反正我等落在你们飞马牧场手中就是黑的你们也能说成白的要杀就杀少找借口!”

    商秀珣脸色一变就要喝骂楚风手拦住她对那人道:“不错你这家户口才不错知道我媳妇儿心高想用激将法掩饰你们的份目的?做梦!”楚风微一停顿对近卫喝道:“炎无忧把这四个鸟人分开审问问问他们的目地要是口供不一样的话……哼哼!拉走!”

    如狼似虎地楚风近卫立刻把瘫成一堆烂泥的四人拉开不一会儿传来四人的惨嗥之声。

    “嘿嘿真没想到这次打猎竟然遇见这么多稀奇之事大雕、狼群、骗子、真是太有意思了!”楚风听着那四人的惨叫啧啧有声。

    商秀珣没好气的白了楚风一眼:“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儿有什么好得意的?”

    楚风不以为意的说道:“有人冒充飞马牧场之人说明牧场是隔着窗户吹喇叭要是你的牧场管的一塌糊涂鬼才要冒充你飞马牧场之人呢!”见商秀珣要说话楚风伸手阻止了她继续道:“不过这几人的背景应该不简单负还算不错的武功还杀过人半夜在草原上活动还冒充牧场之人说没有图谋傻子也不信啊!”

    “这么说夫君你和傻子站在一个立场上?”珣

    楚风:“…………”

    这时炎无忧等人拎着犹如河中烂泥一般的几个冒牌货走了过来炎无忧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大哥这三个人招供了他们是寸草不生向霸天的手下目的就是来飞马牧场会见一位牧场高层!好像是贼寇要里应外合攻打飞马牧场!不过具体事由这个‘陶叔盛’负责到达飞马牧场后他们就被命令留在

    并不清楚见到的是谁!而这家伙嘴巴极为牢固无无法从他口中得到具体报。

    楚风顿时一愣虽然说历史的潮流的不可阻挡的但是在自己这只蝴蝶的影响下变化却越来越大原著中四大寇攻打飞马牧场事件提前半年多生了幸亏自己回道牧场不然要是秀珣生什么意外自己就抱憾终生了四大寇这次你们来了就别想走了就让老子在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上表演一下处*女战吧!四个鸟人刚才竟然下流的盯着秀珣一会儿就把你们全喂狼!楚风打定主意后对为那人道:“呵呵还有什么好隐瞒的用肚脐眼想想都知道不外乎是四大寇‘寸草不生’向霸天、‘焦土千里’毛燥、‘鸡犬不留’房见鼎、‘鬼哭神号’曹应龙这四个贼骨头打牧场的主意罢了!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的?……”那人不脱口而出。

    “呵呵承认的不是?”当然是从书上看的楚风笑眯眯的想到口中却自得道:“哼四大寇一向雨不离水、猪不离泥、狗不离屎飞马牧场这块大肥在这里摆着他们当然是一起上了!”

    商秀珣担忧牧场状况这次楚风用词粗俗竟然没有惹来兰花掐腰手!

    “哼!”那人冷笑一声:“即便你得知这个消息也避免不了牧场覆亡地命运!我是不会告诉你牧场中谁是我们的人的!你死心吧!”

    楚风毫不在意的冷笑道:“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天下还没有人能在我楚风面前隐瞒心事!现在就是你告诉我我也不想知道了我只想让你们四人帮一个小忙!”楚风坏怀的指了指远方聚集成片的绿色狼眸道:“嘿嘿我想这些狼群一定会欢迎你们四个杀害头狼崽子的凶手的!四位这就请到狼群一游吧!”

    “你……你是青州牧楚风!你怎么会在这里!”为那人大惊其余几人则想起被野狼拖走地同伴脸色大变全都不由的战栗起来更有个别的竟然双腿一抖。一股流喷薄而出刺鼻味儿顿时汹涌扩散竟然失了。

    商秀珣黛眉微皱拉住楚风衣袖有些不满的说道:“夫君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这可是让人死无全尸啊!”

    楚风攥住商秀珣白嫩滑腻的小手。直觉着手冰凉知道她今天受了很大刺激便轻轻对她说道:“秀珣不是我太过残忍而是这几人罪大恶极!从四大寇的外号上你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犯下地罪行简直是罄竹难书这些都是远的咱们就不说了就说这个家伙吧!”楚风指着四人中的那个络腮胡子“无忧这个家伙曾经对你说过什么混账话?”

    炎无忧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有些厌恶的瞪了鼻青脸肿的络腮胡子一眼(刚才就是炎无忧亲自用拳头审问的这个络腮胡子)。有些气愤的说道:“这个家伙说小兔崽子。你给我注意着点儿要不是有狼群在这里。就凭你刚才那句话我就要挖了你这连卵蛋毛都没长齐的东西的心肝下酒!说完还伸出舌头添了添属下认为他说地是真话!”

    “知道了吧秀珣这些家伙血债累累是连人都吃的混蛋即便是喂狼也是便宜了他们你不用内疚地!”楚风劝商秀珣道商秀珣见状也就不再阻拦。

    那四人顿时面无血色。知道今晚难逃一死纷纷破口大骂起来。

    炎无忧的近卫立刻要上去掌嘴。楚风挥手阻止了他们笑道:“反正这些家伙都要死了就让他们过过嘴瘾吧等会儿他们叫地就更欢了!”

    “嗷呜~~~~!”楚风话音刚落那只头狼的悲号再度从远方传出楚风心中一紧知道狼群聚集完毕就要开始总攻了不再多言一手一个把人拎起用力向远方投掷而去若是普通人一丈的距离都扔不出去若是武功高手扔六七丈可以轻松做到但要保证被扔之人不受伤就很困难了但这对楚风不算什么他拎起二人之时已经运上柔劲落在地上也摔不死。就这样楚风一手一个把四人仍在狼王嚎叫传来的方向上。

    楚风更险的地方是扔之前他顺手解开几人道并一掌拍在这些人的气海上废了他们的武功这样做一是为了满足楚风的变态**狼啃不动地人没什么意思有挣扎才精彩二是防止他们再杀伤过多的狼万一狼群死伤过多狼王恼羞成怒连楚风等人一起办了就糟糕了。

    四人摔倒在草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低沉但充满愤怒地嚎叫随着越来越近的狼群几人瑟瑟抖若是以前几人自然不惧但现在武功被废根本毫无逃生希望……

    “嗷呜~~~!”

    “啊!救命!”

    ……………………

    片刻之后四人便不再惨嗥因为四人已经死了一炷香时间之后四人变被狼群撕吞的连点儿渣滓都没有留下。

    白狼王悲嚎几声向楚风等人望来楚风心中一紧随即嘱咐众人道:“这只狼很通人我们不要流露出对它的敌意或许它就会带领狼群离开的若是它们攻击我们我们再出手!”

    片刻后大概是狼王没有感觉危险便冲楚风呜咽几声转向远方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其余的狼也逐渐向远方撤退不一会儿功夫仿佛萤火虫的对对狼眼消失不见整个草原又恢复了寂静和黑暗只有地面上的一堆堆狼尸才见证了刚才生的战斗。

    “夫君现在我们怎么办!”

    “拔营换个地方露宿这里血腥味太浓容易引来猛兽天明之后返回牧场找出内准备出征!”楚风斩钉截铁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绝美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