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儒道佛道(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太行情雪 书名:绝美大唐
    <---凤舞文学网--->    尤楚红双眼猛的一挣目光犹如两道利箭向楚风直刺而去她张口道:“你可是楚风那混蛋?”声音柔尖锐让人听了不舒服之极。--凤-舞-文-学-网--

    楚风浑不在意的迎上尤楚红的目光正要张口说话脾气暴躁的程知节叫道:“老婆婆老程我看你一把年纪才不计较你打扰我等喝酒但你如此侮辱我家主公老程我也容不得你就让我领教一下你的绝招。”说罢大刀一挥一股惨烈的杀伐之气直冲而出。

    尤楚红猛的一阵咳嗽喘息道:“小子好胆色多少年没有人敢在老面前这么放肆了。”说着那看起来老迈之极的躯似乎突然爆了活力尤楚红犹如闪电一般向程知节掠去法之快令楚风这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目瞪口呆。

    程知节见状心中微吃一惊见那绿玉杖以到面前举刀便砍“砰!”程知节被震的连退七八步“咳……咳!小子口出狂言也不过如此连老三成功力都接不了从你看来你那主公也是蠢蛋一个。”尤楚红费劲的说完这句话眼睛挑衅的看着楚风。

    楚风装做没听见一般程知节却勃然大怒刚才的一下非但没有让他丧失信心反而激起这个勇将的凶大刀一挥再次冲上前去刀法施展起来刀刀同归于尽尤楚红武功虽然远高于他但先机已失他的刀法又凌厉刀刀致命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几招过后尤楚红便反客为主程咬金的处境凶险起来不时的左闪右避楚风见尤楚红动作中并无杀气便道:“这位前辈是独孤阀第一高手尤楚红尤老前辈机会难得单将军陈将军两位也上前请老前辈指点一二吧。”

    “遵命!”单、陈两人枪矛一抖加入战团陈闻枪法变幻多端犹如天空浮云一般让人摸不到头脑而单雄信矛法诡异又不失刚烈程知节见生力军加入精神顿时为之一振压力减轻不少。

    尤楚红难听的笑声在这狭小的房间内响起干枯的手往前一挥登时化出碧光莹莹的杖影把三人笼罩其中。

    三人顿时苦不堪言虽然说是三打一但是三人总觉得是自己单独在和这疯狂老婆婆交手不论三人变幻什么阵形都被这老婆婆一一破解楚风在一旁看的暗中赞叹这尤楚红所创造的披风杖法果然名不虚传根本不畏群战。--凤-舞-文-学-网--

    单雄信等人渐渐落入下风如果不是尤楚红手下留的话三人早就躺尸杖下了。

    楚风见三人处境不妙抓起桌子上的筷子掷向空中舞动的绿玉杖一声轻响木筷化作碎片四下飞舞而尤楚红则被震退一步程知节等三人都是光明磊落之辈也不趁机出手退到楚风前防备着尤楚红再度攻击。

    尤楚红暗自心惊这筷子上附带的劲道怪异无比刚柔并济而且炽无比一时不防下竟然吃了个暗亏。她却不知楚风心中也惊讶万分这筷子上凝聚了楚风独有的双重功力威力之强不下于任何高手的一击没有想到竟然只将她震退一步。

    楚风满面笑容道:“不知道尤前辈光临寒舍有何指教?”

    “有何指教?哼哼凤儿出来吧别在后面藏着了。”尤楚红突然对庭院的一处角落喊道。

    一红衣的独孤凤怯生生的走了出来等她走近楚风大吃一惊那个往活泼可巧玲珑的少女消失不见这短短三天时间独孤凤瘦了足足一圈脸色憔悴不已。楚风心中暗自内疚寻思道:这独孤凤的心理素质应该没有这么脆弱啊难道那一脚将她踢伤了。楚风当下的说道:“独孤小姐好久不见你可清减多了。”

    “恩有劳驸马大人挂心。”独孤凤淡淡道眼中闪过一丝痛恨。

    楚风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丫头没有大碍看来只是自己对她做的太过分她在心中恼恨自己罢了。正当楚风思索要说些什么好时尤楚红那柔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楚小子你竟然敢调戏老的乖孙女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闻言楚风望向独孤凤以为是她把这件羞人之事告诉了尤楚红尤楚红冷声道:“楚小子你别乱猜那天凤儿回家就大哭一场这几天又疯似的练功几乎走火入魔哼还不是老及时现凤儿这条命就交代了你欺负她也是老问出来的。”她顿了一顿讽刺道:“好煞气好威风渤海郡守、青州牧、威武侯、驸马爷楚风楚大人你竟然对一个弱女子百般戏弄当真是不把我们独孤家放在眼中。”话语之中杀气毕露。

    楚风被尤楚红那一长串称呼弄的面红耳赤无地自容沉默半晌争辩道:“那确实是在下的不是楚风在这里给两位赔礼了。”说着向两人深深的行了一礼。见两人受了楚风便继续道:“那在下被皇上乱点鸳鸯弄的心烦乱才对独孤小姐出手过重实在抱歉。”

    独孤凤脸上恢复了一点儿神采淡淡点了点头尤楚红说道:“想必楚公子现在有了李家这个靠山就对我独孤家不屑一顾了吧。这也难怪啊世人都是如此总是投靠最强大的势力看来楚公子也不能免俗啊!”

    楚风心中一松这尤楚红找上门来原来是担心自己投靠李家难怪刚才她没有对程三人下重手。楚风神色一整正容道:“尤前辈你把在下当作什么人了在下虽然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英雄豪杰却也知道一诺千金在下和独孤阀的珠宝生意会一直做下去的除非独孤阀毁约在先。”

    尤楚红点头笑道:“希望你言而有信!要是老听到你和李阀的风言***可别怪我不客气!凤儿咱们走!”绿玉杖在地上一戳坚硬的石板地面立刻被插出一个深洞两人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楚风本小姐三年之内一定要找你算这笔帐希望你有命活到那时侯。”独孤凤那柔动听的声音来回飘

    楚风根本没有把独孤凤的话放在心上长长的出了口气道:“这两个难缠的家伙终于走了你们干吗这么看着我!”楚风见三人以一中怪异的目光盯着自己心分七窍的他顿时明白过来说道:“你们是想问我独孤凤之事吧这丫头那找我麻烦被我一脚踢到雪堆里了。”

    三人顿时恍然程知节笑道:“主公你竟然和我老程一样丝毫不怜香惜玉啊”

    “切。那丫头刁蛮无比要不是你主公我武功高强我就得带几处剑伤回来命都没有了拿什么怜香惜玉?”楚风对程知节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好了你们继续喝我去看看那几位客人书看的怎么样了。”楚风告别三人直奔沁语堂而去走到被尤楚红杖击过的地板处楚风只觉的脚下一松一下子陷了进去楚风一惊现尤楚红那一击已然把整块石板震的粉碎四人相顾骇然。

    沁语堂中孔颖达和颜师古正激烈的辩论着而赵仲杰则在一旁一脸崇拜地看着两人。两人见楚风进来顿时停止了辩论孔颖达跨出几步抢到楚风边抓着楚风的衣襟语不成声道:“写这……这两卷书的大贤在何处?”

    “是啊如此大贤我等定要一见。”颜师古也附和道。

    楚风强笑道:“这两位大贤已经过世多年。”心中纳闷在后世之时这程朱理学不是一直被批判为客观唯心主义学说么怎么到了孔颖达和颜师古两人口中变成大贤了便试探道:“小子驽钝不知道这两卷书有何特别之处?”

    孔颖达深吸一口气指着《河南程氏遗书》道:“这位叫程颢的大贤把‘天理’视作最高境界认为理无所不在不生不灭不仅是世界的本原也是一国的最高准则。在程颢‘主静’强调‘正心诚意’;程颐‘主敬’强调‘格物致知’。二程还主张‘去人存天理’。虽然我不完全同意他的观点不过对他的天理之说还是比较赞成的。”

    颜师古拿着《四书章句集注》、《朱子语类》说道:“这名为朱子的贤人恐怕是二程的徒弟他把二程的学说加以完善他认为太极乃宇宙之根本太极包含理与气理在先气在后。太极之理是一切理之包含它至善至美越时空是‘万善’。这两本书已经把儒学升到一个极玄奥的境界就算比起那些道家、佛家的学说也不遑多让。”那言语之中兴奋之意难以掩饰。

    楚风有些不以为然他在二十一世纪时见到最多的就是批判程朱理学看架空历史小说中批判最多沾满口水的还是程朱理学并不认为这学说有什么高明之处他拿出这两本书的本来目的是想让两位大儒加以批判好让他们在修订《五经正义》时避免那些荒谬的地方没想到出现了反效果。

    孔颖达兴奋道:“老夫要重新修订《五经正义》要把这些义理都包含进入哈哈儒家的复兴之不远啦。”

    糟糕怕什么来什么楚风心中暗暗叫苦。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绝美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