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十九章 林花着,胭脂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揽镜自顾,朱色未失。--凤-舞-文-学-网--

    该是暗自庆幸容颜犹在,光尚浅,一切都还可还回吗?

    要把相思一笔都勾,凄凉芳草勿要再增万千愁哀,人岂不知相思如何痛哉。

    说起容易,做起,难。的绝世容颜的神色,忽而地难看非常。

    若不是念起今相商的要责,简妃无法拂袖而去只得强压下来。饶是如此,面色也经不住憋气得煞白,柳眉倒竖。

    “翁家早已功高盖主多年,即便他再韬光养晦,圣上也终容不下。此次怕是圣上病已沉疴,才痛下了决定要一并清除,又不好大张旗鼓,这才要借了王爷的手。满朝文武即便有人有心要保他,也总弹不过去圣意的心思。父亲大人的意思不过是对将坍塌的危楼穷宇再推上一下。如今无人再可能保下他们。”

    对着面前的志得意满的唐曲,矜持而美艳的恪王妃照着吩咐,将该说的说得缓慢,目色却是狠狠,如切齿。

    薛中书今儿一早的心,好得出奇。

    先是昨晚,处理完公务的薛中书大人破天荒地没得捱过酉时便早早地回了府邸。因为太早,待在府邸之中迎接他的只有妾室花妮一人----夫人重阳公主因太医传出圣上病况甚是好转而连忙入宫探视,顺便也带上了亲生的一双儿女,薛瞳和薛纹两个孩子给抚她成长的文妃娘娘请安还未回来。薛中书悠然地等到了戌时时分,待一家满座齐全后开了家宴。席间他兴致高昂,数年来从不沾酒的惯例也稍稍地破例了两盅。已会开口说话的小世子薛瞳正在学语,咿咿呀呀地好不可,重阳公主直说进宫之后这虎头虎脑的小家伙连皇帝外公和娘娘都是喜欢得紧。长女薛绾才四岁已显聪慧。席间展示的一幅字贴虽尚稍显稚嫩。也让她地生母花妮颇为欣慰。

    女双全,妻妾和睦,仕途高展,一切美满地薛中书晚间便在重阳公主处安然地歇下了。

    今早卯时三刻,薛中书刚刚才起,随侍的薛弘便来及时通报过了昨各方的消息。一切看似甚为风平浪静,就连那两人也是按着薛中书大人引导的方向在顺利地发展着。

    不枉费昨刚下朝他就不停片刻地召来薛镜,仓促之间却将一切安排妥当。亲自送得出去。

    当时的那一刻,他记得,她脸上是在笑。

    此刻,也应是笑着的。

    薛中书想着,不觉长抒一口气来,仿若一桩多年心事得了,倍感无比地轻松畅快。--凤-舞-文-学-网--他已差亲信薛弘紧锣密鼓地开始调查当年翁家三少爷走失一事。南阳是薛家本营,能干的薛弘已回复说已意外地得了些眉目。许再过个几就能出个结果来。

    若真如此,能将颜渊从那个位置上换得出来,玉成两人,此后的薛中书自可如释重负。

    如释。重负。

    这不,这么想着,也难怪薛大人登上今早上朝入宫地轿子之前。会是如此的精力充沛,神清气爽,令服侍数年的薛府下人们也不饱满起来。

    施然,入座,安定。

    下人落了绣有银饰花的轿帘,薛弘跟着吆喝一声,轿夫便起了轿。动静不大,只有训练有素的安稳。除开挂了金龟袋的缀子轻轻地在角上晃着。四周都是隔离,没有半双眼睛。

    这环境里薛融的面色自然地懈去三分。留下的底子,竟是黯淡。

    外头不知谁悄声说了一句:“飘雨了。”

    魏帝面色去了些蜡黄地病气,透的是病弱的苍白,衬着双因瘦削而越发突出的昏翳却鹰窒地眸子,三分鬼气森森。

    金灿无比的龙袍龙座托得更是别是诡然。

    朝堂。

    收了内侍的“退朝----”,薛中书低头一揖,机械地唱毕“万岁----”后,一直浸没在不知名思绪里地神志终于回转,下意识地开始动步子,蓦地又觉得似少了什么似的停下步子。

    忽然,薛融想了起:昨他们三省六部合上的封折子,圣上没得提起。

    这一耽搁想得他骇然,再抬头,门下省的简侍中简大人步若健飞,目色所及已出大,再一转头朝堂之上的官员也已去了大半。

    丹陛煊彩的金銮大平静得,太快。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

    金兽炉沈水烟,翠沼残花片。

    “明我要外出些时间。”

    她被圈在人怀,扯着一角纱幕倚着廊柱说。说时辨不出音调,说后辨不出表,眼神一直隔着稀稀疏疏的雨线眺着远处。微淡的琉璃色在空蒙地渲染间,静眺上许久。

    “会归来吗?”

    他问着,唇一点一下地轻轻触碰她的光洁如玉地颈后,侧偏的下颌勾出的线条直而优美。

    薛镜仰着头,呼吸因他的动作多了急促,合上眼睫,膛微微地起伏。

    她说:“会。”

    “好。”他答。

    薛镜侧头看着纱账之外。

    铜雀灯台上的烛火已经燃尽,窗外风声低啸,吹得幔帐沙沙有声。深夜才好不容易从云层中钻出月光就这么被毫无怜惜地倾泻于地,光莹,瑶色晃疏棂。比对着帐内的暖融,那里的银白实在冷清至极。

    飞花心事,残柳眉梢。

    她也不知为什么,喘息间隙,低诉间隙,常常地贪看那片月白。

    那人偎过来。似是觉察了有人分心。耳语:“怎么了?”

    她不说话,转头贝齿轻咬起他的耳廓,再以丁香小舌琢一下他的唇瓣,蓄意地挑起火来避答,为了证明不曾有过的分心。

    “你又玩火。”

    颜渊轻笑一下,努力的结果便是换她很快败下阵来。

    筋疲力尽地困去前,似有人在她耳畔轻声地问着:

    “镜儿,我们成亲。好不好?”了东郊别居入了京畿内城,未入管家,却去金雪楼用了午膳。

    雪通薛,金雪楼是薛家地产业。

    薛镜不觉得饿,饶是如此,还是点了好些菜。“山珍鱼翅煲。八宝酱鸭,翡翠珍珠汤……”一串熟练地张口就来,薛镜忽地顿了:竟都是那人喜欢地……

    看着外头天色,空气闻着也是凉到淅沥。她面上增了惨淡的笑。

    随侍的掌柜殷勤:“腌制的蜜糖菊糕时候够了,还有郊县莫挽山出的山笋淋雨才出的,今早刚刚运到。都新鲜得紧,夫人要不要来上一些?”

    她拿笋讽过人,也去过那个产地。

    不同的人。

    心一时缠得纠葛。她吩咐:“就再上一碟菊糕好了。”

    满桌佳肴,是那人晚了。

    有事绊住了他。

    薛镜扶着窗子,小顾。

    雅室居高,后院栽树正好临近。枫叶荻花俱萧瑟,秋怨秋浓。梧桐雨,点点滴滴。风吹得叶疏叶落。

    晃然又将近一年一岁的轮重。

    “吱----”有人推门进来。

    瞬间抽空了空气。她抬头,见着他附了层幽蓝裘绒地外上迷蒙地罩了层水气。他正在低头整理。她呆呆问出一句:“外头的雨大不大?”

    心里的雨下得绵密,不小。

    “还行。”薛融抬起头,还了一个笑,温润一如从前。

    薛镜带得也微微笑起,将琉璃眸子弯成了弯。

    落座,她问:“你可饿了?”

    “嗯,今来的折子太多,省里一下处理不过来,连阿弘都被派了人手。一会用完膳便要赶去。”话语间倒是惋惜,筷子动速却不慢。小时候常和薛融同桌吃饭,薛镜知这是他真饿着的表现。

    她问:“该下的贬谪为何没得下来?”

    “原本和各部商议过了,该是略微惩处便可的,已经由礼部尚书王夫鹫写了折子,我亲自阅过递与王邯的。”薛融眉头蹙了起:“不知道为什么今朝上圣上却没有提及……”

    有种不安搅着薛镜,说不出。

    “本来我亲自递交圣上,可惜王夫鹫写得拖沓了些,错了宫地门限,只能转了王邯。他跟随圣上多年,之前几次交道也都可靠。今下朝之后宫中的消息打听出,昨圣上早早地歇在了东华宫。说王邯在外候了半个多时辰,被文妃娘娘出来遣回了……”薛融舀了一碗汤,抿了口说:“依这,大概是折子圣上没空看,许明旨意就能颁下来了。”

    她面色不太好,柳眉不自觉地蹙着,不知是在仔细地思索着什么。整个人在仲秋雾氛的烘托下,多了种丁零哀伤的韵致。

    薛融心口有些闷。

    他说:“王邯年纪都近七十了,之前几回递地折子他也常拖沓。一次有封临川郡刘郡守请求告老还乡的折子竟然给他忘了,竟然晚上三个来月才得了批复。多出来的郡守薪俸一月有九十八两,报不上户部,累我说了不少好话。”因为努力,句子显得轻松了好些。

    说完仔细地注视着她地面颊,难得他薛融如此地努力说些压下心里的思虑的话,只期望能得到一个应该的笑容。

    片刻,薛镜方才抬起头,说:“许是我多心了。”

    她面上有笑,淡,更远。

    有着舍不得放下的,浅浅担忧。

    像是惋惜这笑太稀薄,不够应付殷切的期望。又像是突然间,有人意识到此刻她面上的这个笑容,那隐约的忧伤,再不是为了他地。

    一口重拳捶在心口。

    说不出来。

    薛镜已经转头看向窗外,说:“雨停了。”

    元-徐德可《水仙子-夜雨》外正在下雨,结果我写得文也湿漉漉的。。下章更新5月11。说句要被雷劈地话,拖稿原来真的会上瘾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