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十五章 夕夕?,若成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凤-舞-文-学-网--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丛认取双栖蝶。

    翁颜渊宽大的朝服广袖摆再一次地铺叠于大正中的红毯之上,背脊曲拱,伏地良久,深深叩拜。

    这已是他今的第四次叩头。

    久久无人声响。

    原本为着庶出女管吟薇有意抬高份的郡主荣位,此刻倒成了障碍。

    “收回赐婚。召礼部令史文竽将皇族金册立作修订,至于翁卿……”魏帝王音调未止,面露颓色,拖去半晌又道:“暂且搁束官职,交由内阁另议惩处。”

    言语中未有提及翁家他人,翁颜渊第五次深深拜地,高唱:“谢皇上。君子堂”街,昏惑暮惹得片片霞霭,纷呈斑斓。

    堂外,酒旗高展。

    不少人已无了平恭谨小心,来来往往大着胆子目光直视,不避讳丝毫的上上下下,带了从前断断不敢的明目张胆,轻慢无礼。他不以为意,旁若无人地由着他们端个仔细。有人口里一阵啧啧:“怪不得我从前常说这皮面儿长得像极了赵家班的兔哥儿。”

    “去那儿顶不定也是个头牌。”

    “哈哈,若得真的去了,我定要好好光顾光顾,上几晚。”

    幸灾乐祸,或挟持忌恨,有的是这样的人。看着以前高不可攀的公正严明一夕之隔似人人都可任意轻,便恨不得借良机好好踏上几脚来偿偿往的不舒坦。

    他依旧旁若无人地淡着。

    面前地普通细瓷杯儿满了。他仰头喝过,慢慢再斟上一杯。

    早该来了,他有准备,有预料。

    从决定要上抗婚那一刻他便统统知晓。

    可以躲起来,闭门不出,静候旨意。却要愧对着生养半世,鬓雪白头的父母。

    比起这些讽冷,他们哪里知道那才更是难熬。

    不知道斟了几杯,是天色沉得太快,一会儿便暗极。

    这酒馆其它客人已早散归去。

    他暗嘲自己酒量实在是太好,这么多杯都还添不多几分醉意,比起某个没得几盅便倒下误去大事的薛家少爷。他从没有机会犯那得错误。

    颀长的手指拎起酒壶柄,正要斜去,忽然来了一只纤白玉手,啪得一声按了壶盖之上,也把酒壶重重地压在了桌上。君子堂

    抬头看了一眼,颜渊难得恣意地笑了一笑。说:“你这样我倒不了了。”

    面前珠翠满的女子似被这句话气着,柳眉一挑,琉璃目也瞪了起,道:“你这是打算喝到什么时候?”

    好久没见她这么高声地对自己说话了,他一笑:“喝到醉了就可以了,我要求一向不高。--凤-舞-文-学-网--”

    容易醉比较好,有些人就是太清醒,太聪明。

    “薛融说你是千杯不倒,看来还不到千杯。”

    她口气惯见的嘲讽。此刻听着却让人觉得舒畅。

    “既然不够那就继续。”他趁人手松起了酒壶。又斟上一杯。

    薛镜一恼,一抬,绣有银色波纹地水色罗帛袖摆便扫了杯子。

    掌柜团手陪笑候在一旁,看着砸碎在地的酒杯是拣也不是不拣也不是,还有这天色,和这一位客人,打烊关门也不是,不关门着也不是。君子堂倒实在难为人家了。

    “那些人说的你倒都受得住。还在这儿喝得不亦乐乎,看来是我打搅了。”她才自落旁边的位置。就摆下冷面,话也咸淡不着。

    “哪里哪里,不顾忌您的耳目打听,还赖着喝成现到这般时候,得主人家不得不现,都是我的不是。”颜渊笑着,添了几分酒意的星眸视线远了去,不知在空中见了什么,望着远山横岫一般缥缈。发觉薛镜顺着视线摸了去,他失神又回神,还上一个笑。

    无懈可击。

    似是落魄,却又无法让人用“落魄”来形容。

    酒气减了几分平地出尘仙气,说明珠蒙尘不够贴切,若是道块凉玉因夜而生的玉冷,生生被温酒给捂暖了,大概还好些。君子堂

    “下次换间酒馆,再不憋回你的孟尝楼也是好。”她脸色有些松动,还戳上一句不依不饶。

    “是是是,”他忙不迭地应着,“总之不会再误跑进您的产业。”

    薛镜被他说得一笑,手一挥,那掌柜下了去,将店外的竹帘子放落下,收拾关起了店来。她转头,轻巧地慢着调子:“都说耳目打听倒也不是完全----薛融才下朝便给我捎来消息,比我的人可要快上许多了。”话里掺着几分不厚实。

    “融怎么说?”颜渊笑问。

    宽敞至极地店堂内一个小厮也不见,已经收拾关店的掌柜上来,递放下一青花缠枝的圆瓷壶杯后便退了下。

    她取过,挑出一双小杯细心地斟上,自留一杯,又将一青花瓷杯推至一旁,没好气地嘟哝:“醒醒酒。君子堂”说罢低头自抿了一口茶水,再抬头面色已是霁然。薛镜一笑,正坐起来,模仿着某人那明明端着官架又偏要现得七分礼贤下士的温和的口气,道:“他说----鸦巢尚且能生凤,至于其他的----我们也管不着,这般。”

    所谓的门户见地,若是一个人好到一个程度,有才能到了一个程度,没了半分市井小民的浅陋粗鄙,那么。具体出何处,或者家何业,便也不那么重要了。

    薛融这么认为,薛镜也是。

    然合格相符的人并不多,难得地旁边坐着一个。在今谜底揭撩之前,从无一人怀疑探究过半分他会衬不上这样地份。这样地家世。

    反而是如此干净高洁的人,他们的勾心斗角,才不该牵扯弄污了误入迷途的他。

    中间的空白被她刻意拖得意味深长,一转折得又太快,只能说抑扬顿挫。君子堂

    薛镜笑得咯咯。

    现在这时候最该是笑的,若要颜渊听得心无芥蒂,复回从前地畅快洒然。她便一定要笑着。

    幸在她来之前便都知晓,免去了喉头一哽说不出话来地忽然。

    端着官架地薛中书薛大人,应该正在皇城三省六部间积极侃旋,用几分礼贤下士的温和地口气或谋求,或协商,或相挟。翁三公子“交由内阁另议惩处”的些转寰。

    若是此刻听到薛镜的学作,薛融脸上估计能刷着一大块糨糊。

    外头地暮秋冷风忽而吹起,挟带着几片坠叶摩擦长长经过。凉丝丝的空气,染着淡银的月光,静悄悄地漫透窗格,一下充斥于肺,让颜渊原本还残着些许的霾,陡然消弥许多。君子堂

    带了两分微微醺醉的丹凤眼角,捎了笑意。他笑得温文。取过青花瓷杯。轻轻吹开茶叶,再端着抿起一口,却并不言语。

    “赐婚的事大概就此作了罢。此次是文妃地手笔,经过这次的遇挫她大概要小恼上一阵子,不过有薛融的坚持,单单凭她,”薛镜滔滔地述着,口气有几分得意。也甚为笃定:“应是动不得你们分毫。”

    就一个管家还裂成了两半。每个半能分得的自不如一个整圆。

    “嗯,我好像还忘了什么……”薛镜支着头。想了想,忽而眉眼一弯,得了念想,仰头笑说:“有人嘱我带了样好东西供你排遣,你若是猜不中便要统统受下。”

    琉璃眸子盈盈闪闪,稍稍轻按的三分胭脂朱樱照着耳畔翡翠珠玉,虽是浮翠流丹,却远不如其中盛满的波光溜妍,恰似珠翠荧煌,来得嫣然。

    “怎么猜不出反要收下?”他问,挂嘴角的笑意不自觉地多了浅深。

    “不是收下,是要生生受下。”薛镜抬起皓腕,扬拍了两掌,一个仆从推门进来,提了两个赭褐的粗瓷小瓮置在桌上。她素手一拨,起了红封,一股酒香飘散开来,霎是袭人。略微熟些品酒的行家都知道,这怕是没得二,三十年出不来地陈年佳酿。

    她笑说:“这是薛融让我拿来灌你地。”

    颜渊眼前明明一亮,却又更快地掠过淡淡的黯然,语调依然平暖,问:“既然都要灌,为何前头还摁着酒壶?”

    “唉呀,那可不一样。先前你的心结未解,喝得又是寻常货色,越喝越容易郁气,换这可不一样。”薛镜连说两个不一样,瞟去一眼,像偷得了半分腥气的猫儿,啧啧骄傲:“色比凉浆犹嫩,香同甘露永,这玉陵可是他藏的第一顶佳酿,说是以前小时候进宫冒险从御窖里偷出来的。而我要拿就要将这两坛最好的挑得去,好心疼死他!”又说:“他们说这酒味道醇,喝起来也不伤。就算是借花献佛,喝下之后我就当之前的不是也都一并赔过了。”说完,小心地满了一杯,眨眨眼,奉上。

    颜渊低头看了看,一样素雅到极致地青花瓷,先前盛茶,现在奉酒,喝什么,都一定要顺了同一个人地心意。

    烛光下,微微晃动杯水中倒映着她笑意满满的芙蓉面。

    有着计算。

    却不是那般地,算计。

    好像是,透明的。

    简单清澈到透明。

    谁叫她于他,从来便很好揣测:

    若是有个人,每见的一面,每听的一句,每注视的一个片刻,或是在意的一个瞬间,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那么便很容易地去了解,去分析,她喜的是什么,她愁的是什么,她哀的痛的是什么,她的恨的又是什么。

    除了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做了这些无关的,关于她的,颜渊都知道。

    他也依稀记得上次见着薛镜这派纯挚憨若是什么时候。

    许是初回见面某个衣衫普通的娃娃,巴望一碗翡翠芙蓉海鲜粥的眼馋。

    也约是少时,山水泼墨过的再见,或者筛月湖上的某次泛舟,某个怔愣,和琴榻旁的细细切磋。

    可能肖像了莫挽山的遥点星辰,也似极了回廊上数行灯火。

    统归,比一块鸡血缡虎挂件要重上一些,又大概,比一枚翡翠貔貅坠子要轻去一些。

    因为太多次的层层叠叠,记忆像沾了水般,在眼前晕染,那张芙蓉面却染不开,晕不化,让长久积攒的喜悲,哀痛,在心里汇聚。

    执杯,捻转:色增玉,如白云生谷。抬腕,细抿,清而不薄,厚而不浊,甘而不哕,辛而不蛰,一润舒喉,果然上品。

    “那好,我们便心疼死他。”

    颜渊听得自己这么笑说着,仰头饮尽了这盅玉陵

    酒杯落下,被星眸直直对视的薛镜,像是吸了酒气的有些晃然。看到那人的珍藏于两人谈笑风生间一盅盅地被挥霍去,她该是兴奋的,所以才连面颊都带了微酡。

    然后那句话中的话,暂且没得明白。

    清-纳兰德《蝶恋花》,作者不是又偷懒了,而是看完之后觉得用着比另外再写都贴合多了

    鸦巢生凤:乌鸦窝里生出凤凰,比喻笨庸的母亲生出灵秀的女儿,也比喻贫穷之人家或地方产生出杰出的人才。

    原是用来喻桑落酒。由于处女座的完美主义格在作祟,数易其稿,同时毕业设计的界面初稿又被驳回。唉,诸位看客多加包涵。下章11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