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八章 红朱户,风光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每当有风吹过院子里的银杏时候,镶了圈红黄边的叶子挲挲作响。--凤-舞-文-学-网--那株大树这么多年,任着园子里人,来来去去,都未曾变过。

    可以十数载,立树可以百余年。

    只是心若是稍稍动了差池,才眨眼就可以是沧海桑田的变换。

    要回去,谈何容易。

    阁外临水而居,金钏水榭外远处,湖静胜镜。早晚风吹得一阵凉过一阵,凉得伊人心思渐也入这秋水,渐长。

    湖里眷养这金红鱼儿上百尾儿,是前两年连翘瞅着屋子里实在冷清,便央了薛镜同意让枫斗给养上的。小群小群的红鱼儿摆鳍摇尾地奋力争着上,将临楼阁的近处挤得满当。连翘将手里的枣泥馅糕饼掰了小块小块地,左投上一丁,右掷上一角,引着鱼群追得晕头转脑,不拍手大快,笑逐颜开。

    连翘旁的枫斗着蓝衣,时年十七,蹲下正看得仔细。白衣的茜草不过十六,全府都不能用艳色,她只好舍了平里顶顶喜欢的桃红颜色的裙裳。她眉眼长得与枫斗有几分肖像,都很秀气漂亮,不过神态要妩媚上许多。茜草也去拈下一块枣泥糕来,往湖里一投,开怀大笑,甚是得意。她们三人一齐在略高于水面的石板之上,衣衫拂动,笑声如铃串。

    阁内有一道长长的水晶珠帘,用柔韧的素色锦丝串起。

    云箔珠幕启玉楼。

    珠幕能阻凉风袭小楼,却隔不了萧瑟侵

    薛镜斜倚着贵妃椅,宽大的外披已褪下。好不容易亡夫的头七过去,可以褪下全素的孝衣,着些不艳的颜色,可她里头地还是一白缎束腰裙衣。裘绒软垫都是过冬才取出来的物什。可薛镜自从早年落胎之后,子骨一年比一年更畏寒。往往每年才过九月,什么的暖炉,炭盆都得要置办齐整起来了。

    上回天水郡进贡了十数张雪狸皮,薛镜一次入宫贺管文妃生辰。和薛融一块儿贺的重阳公主捧着一只手炉,用了张雪狸皮做袋子。那毛色光耀胜缎,如白银。她好奇抚了抚,赞了句暖和。结果过不了多少时间,就收到了一整大张纯白的贵妃椅榻绒垫。七尺长,五尺宽,至少需要十来只的完整雪狸皮裘拼接成。--凤-舞-文-学-网--

    伸出指头模起来滑软异常,暖得很。

    送来的人是阿弘。我看

    薛镜犹记得那是个落雪的天气,很冷很冷,还一年比一年难捱。就像这大宅子里地活计一样,一年比一年捱得难受。

    花媛茯苓茵陈合力将绒垫捧进屋子去,她就立在园子里,一呆半晌。

    说不出话来。

    表不出感

    该是谢过,或是怎么。

    那他家的公主下呢,可有无意见?

    这雪停了,便不下了。可这不下地时候。让人遥眺着,生出的寒意,倒更加碜人了。

    薛镜回神,才发现阿弘一直站在后,默默地。等着领受她可能会有的口信好去回复。天气怪冷,阿弘只穿得了层夹棉的青襦中衣――外的袍子一进来的时候让花清给收走了。屋子里有炭火烤着,她走出来透气发呆,不觉得,天寒地冻,他恪守下人地本分。竟也默着。

    阿弘的面色冻得有些发青。薛镜从小与他也算一起长大,心有不忍:“快随我进去。”口气少不得责怪。

    阿弘知她就这子。笑了,说:“这其实也还好。”步子一动,话也多起:“以前小时候和少爷去过绰姑爷的骁骑营里历练过一阵子,寒九时候马步扎上半个时辰都没关系,少爷可是早就吃不消了,一直耿耿……”蓦地忽然忆起什么,住了口,面着薛镜,神色也带了闪避之意。

    雪消雪融,人是人非。

    昨一辰,今一辰。辰辰暮暮,不复少时。

    十年如梦尽堪伤。欢事如今,回首不过凄凉。薛镜进了屋子,唤了花清磨墨,执笔书了几字,封进信函,递了阿弘手中,近,低语:“这两人一直外放为官,忽而进京住了顶级的客栈,单晨留了意,刚递了折要说与管则晏听,怕是有要人预备启用他们。若他人有意拉拢,最好就要再快上他们一步。我不方便出面,劳动他了。”忽地,声音愈发低了下,几不可闻。

    “还有那垫子,就回说我收下了。”

    没有谢字,谁叫今他们两人间,凭谁都早已担不起这个本来不过轻飘的字。

    后来这两人的底细阿弘递回了花媛条子,说是寒门科举出,已不上不下混迹官场十数载,志气尚未磨尽,却不满遭压制多年,怨满腹。这样的人,如果拿高官重金来饵,可以想见当是如何地尽心卖命以博得上位的人精官精。若她先一步地买通制住,再以九族之内连同他们自己的命去胁迫使了反间计策……这都是后话,现在的她看着俏甜笑的连翘,枫斗,茜草,叹想着自己不过是与她们长不去几岁地年纪……

    也就想了那么一瞬,花清进了屋来,覆在薛镜耳上几语。薛镜眼尾一挑,细微之处凛变了颜色。花清离,薛镜笑了起,招手让一旁往铜炉里添香料的茵陈过来,吩咐几句。一会儿,众人纷纷散去,留下了茵陈和茜草两人,替薛镜梳妆装扮起来。

    茵陈选衣服的眼光很是精准,每次都极合薛镜的心意,而茜草呢,年纪小小,手腕却是灵活。薛镜最最喜欢的朝云近香髻,换了其他谁人都合不了她挑剔的眼光。今儿个因为还在服丧,攀花撷翠也都免了。茜草取了几颗素玉磨制地珠子编串进了薛镜地发髻里。白珠乌发,盘得工整有漂亮,又不像簪朵白花出去太过刺眼,薛镜喜欢。

    她顾着镜子左转右转看了半天,拍了拍茜草的手。笑说:“你这双好手艺,若是没了你,可叫我怎么办。”

    “那茜草就一直待在夫人地边,不离开,天天帮着夫人梳头。”茜草一张嘴从小便是甜得紧,她撒笑说。

    若是以前,薛镜定会嗔着句:“真是个甜嘴地主。”打赏些东西的,今儿个。她没有说话。

    薛镜转头瞅着:茵陈低头正将首饰盒子里取出的物什一一摆放齐整,已渐松弛的眉眼也是笑意:枫斗茜草两个半大的孩子原来便是她教带的最多。对心慈的她来说就像自家的一样。薛镜说:“茵陈一会留下,替我选件衣裳熏上香,明重阳公主寿辰有家宴穿地。”说完脸上还含着笑意。

    “白底绣紫鹃花儿的那件,怎样?”

    “好。”

    “熏什么香?”茵陈数着指头说:“黑方,侍从,荷叶。梅花,菊香……好多种呢。”

    薛镜目色略过片荫翳,说:“就用檀香好了。”

    茯苓从架子上取下素蓝底白藤花缠绽地大幅外披,给薛镜穿上,再躬整好皱褶,接着一行人便步出水榭。薛镜在前头领着,后头跟着花清。花媛,茯苓,连翘,枫斗和茜草,阵仗不小。平里薛镜出行。边最多三,四个婢子,今一下带了六个。

    目的地是元璧楼,薛镜一个步子迈进里头,里面已经齐齐坐满当了各房人,三四夫人俱在。管晦也在。管时晟公职去了。管吟薇一早不知去了哪儿,孩子辈的只有管时修一个。坐在他娘四夫人的旁边。还有管家的几个老成持重的人儿,坐着,管则晏大殓之后他们还没来得及赶回州去。最最稀奇地是在礼部史馆的做令史的文竽也在。他告了公假说要去南阳郡采购一批纸材,临行前想起舅母薛镜娘家在是在南阳,所以特地来递送辞帖一下――管则晏是他舅舅,正好赶上薛镜召集众人这一档。

    薛镜没在意到文竽,她笑了笑:很好,该到的是已经都在了。

    薛镜直接据了中间唯一空着的上座主位坐下,众婢侍分于薛镜两侧。单晨步出,近,立于厅堂正中。他与薛镜交换了个眼神,薛镜微微颌首,单晨便朗言:“今劳动诸位夫人与大人在此,是为了惩办一个家贼。”

    “哦,是谁?”三夫人心直口快,这个阵仗伺候叫她实在好奇。

    四夫人微笑,说:“姐姐真是心急,这不正要纠出来不是?”

    薛镜的目色不紧不慢地逡巡着这厅堂里外的每一个人,这才看见了文竽。文竽时年二十有八,格慢腾,长得也是慢腾,挂了张满是好奇地娃娃脸,叫满肚子计算的薛镜的琉璃眸子给直接略了去。

    薛镜玩味了大半天,方才一揽衣袖,笑着揭开谜底,说:“不才,是我房里闹出的笑话。”

    一语出,有的厥倒,有地观望,有的镇定,有的忐忑,。

    薛镜不用眼色打量也知自己边的这几人中有的,已在强抑着浑冷颤,故作镇定掩饰内心的惶惶不可。她地唇边挂着笑,洋洋不加掩饰,这便是她要地。

    当然,还远不够。

    宋-蔡伸《虞美人》:十年如梦尽堪伤。乐事如今、回首做凄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