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六章 带秋岚,收夏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越是,便越是难过。--凤-舞-文-学-网--

    你可知道,这要比不的放弃,更难。

    这么多的难过,到最后酝酿成一个结果,不管好坏都要接受。

    谁叫那是指尖滑过人世一趟所有选择,的综合。

    只见自普通质地的马车中出来了一位普通衣着的公子。

    说是普通的衣着,穿了他上又显得不那么地普通。挤闹的群众百姓们纷纷被股浑然天成气质引得暗自震羡,不自觉地让出一条路来。年轻公子上是魏都时下最最常见的圆领内衫,颜色青肃,不过普通。罩的外袍也是稍稍淡些的草绿色,淡得干净,也只能说是约摸寻常人的衣件。只是众人不知是什么东西让这个丹凤眼的年轻人,周上下弥着出尘的神韵。

    染不上一丝的尘埃,更无法用凡夫俗子的脏渍玷污。

    一定是哪家高门的世子少爷,再不说也起码是皇族亲眷,人群中不止一个人这么想着,一般人家哪里能出这样的气度来。忽然有个人睁圆了眼――他是某个偏远郡州进京的绸缎商,半年前遭恶商讹了大笔银子,票据又丢了不见,损失惨重,上过京都府衙备过案。本来已不报多大期望,特别是瞧着那世家子弟出京都府尹不过二十出头,又生得仪表太过卓然,就差堂顶头上没挂块牌子书写“我不可”四字来替代“奉公廉洁”。没想到那府尹却断得干净利落,不出一月就替他追回了全部货款。时至今,他还犹感怀那位大人名辨是非,现在辨来,分明不正是眼前这位普通读书人打扮的公子。

    翁颜渊下了车,众人迅速让出的空白一直通到路中间停的轿子。那浅藕色衣衫的小丫鬟,扎着双角辫。望来的楚楚可怜。

    可惜他全都不认识。

    端这架势,这环境,这人物,让人真有点骑虎难下。

    他瞅着那鹅黄软轿,轿侧帘上挂的淡粉穗节是未出阁地小姐用的。丫鬟不过十五,六岁年纪,稚嫩陌生的脸孔。他唇角漫了浅笑。见排场,轿子材质,还有那抱怨口气,回想起来很容易就确定明明都不是她今时今的高傲所还留着的。他只有心中嘲叹:这是今早被皇上的诏书震昏了头,还是遭周围各方的势力异动乱着心。怎么不再多看看,倒先一步跳下车来。

    也罢,举手而已。

    四家联系丝丝缕缕,正正宗宗地打到胳膊连着筋。

    众人注目。翁颜渊踱至轿旁。他礼数周全地先作一揖,道:“在下刚好路过。若是小姐有不便,愿作效劳。”轿子里透未有动静,锦儿先一步瞧着翁颜渊的脸瞪眼惊讶不已,嘴巴半张“啊啊”两声,手指激动地刚要指着尖叫而起。里头忽然传来“那就有劳了。--凤-舞-文-学-网--”口气施然,仿佛得了恩惠的是对方,真真是毫不客气。

    翁颜渊淡淡一笑,也不介意。

    锦儿前面一口气堵着没顺利出来吊得白脸僵样,后头忽而又着急了激动一阵阵,不免通咙里个红脸大圆。却马上转为更加的无奈何。最后低头不由地轻叹口气。符瑜拴好马车后一步跟来,瞅着这比川剧变脸更戏剧。实在好笑。

    翁颜渊转,示了个眼色。

    符瑜了然,忙着回头吆喝去将看闹的人群驱散了。

    翁颜渊躬对着轿一揖:“请小姐下轿移步换上马车,贵府家丁好一路护送小姐回府。”

    “什么?!”语音中带了愠怒。

    锦儿刷白了脸,她知她家小姐现在肯定在勃然这公子为什么不直接当了轿夫,再不济,他随地仆役也该殷勤去抬轿子,那也算是赐他的一份荣幸。

    平常小姐这样骄横也无妨,只是,只是今……

    翁颜渊笑了笑,不以为意,说着:“围观市井众人已由小奴代为驱散,无妨小姐闺誉。”

    被称为“小奴”的符瑜朝事主飞去一记愤愤眼刀:怪他犯错没看清楚人,他家公子倒也报复得快。

    锦儿赶紧凑进轿内,压低嗓音嘀咕两句,里头一阵母狮暴喝“为什么不早……”突然尾音收得悄然无声。又待了半刻,一双依然嫩白的小手轻轻掀起鹅黄丝绸地轿帘,一位桃李年纪的女子探出来。

    只见她上纯白素锦小开衫,里头连地杏黄同心纹襦裙,除了边沿的同色流苏并无什么特别的装饰。她的裙子很长,遮住了绣鞋,显得很是婉约。她的姿容不算特别突出,鼻翼右侧捎了颗美人痣,眉目间除开一时收敛不完全地骄横外,也有几分清秀,可称美丽,加上这个女子芳华该有的明亮,倒也不差。

    她一见立着的翁颜渊,眼中阒然一亮,继而莲步轻移,盈盈施施一福,脸自下缓缓抬起,绽开的动人笑颜,红通了脸,颇带了弱气质:“翁公子一繁忙辛苦,小女子这么劳烦公子实在是心中愧惭不已。”

    这位前倨后恭的大家小姐就是管府三夫人所出的管吟薇。奉苻西郊地抱国寺一向香火鼎盛,听说那里地主持大师德高望重,连着寺中的姻缘解签都是一等一地灵验。今管吟薇独自一人出了府,前往抱国寺上香求签。她对几前在家严灵堂之上有一面之缘的那位京都府尹翁三大人,甚是心仪。未曾想到,才刚刚拜完菩萨,就遇上了。

    这位小姐变脸的速度真是快,主仆一家,害符瑜好笑不过来,回头见他家公子面色未有变化。翁颜渊未伸手扶管吟薇,作了一揖,客气说:“管小姐多礼了。翁家与管家托得薛家也算亲戚。在下的马车简陋,要委屈小姐了。”

    他便招呼起留守原地的轿夫,

    管吟薇之前听得翁颜渊之前说要管家的骄夫送她回府,她心中不乐。便佯装抬头望了下天色,口中喃喃“这天色不早”,说完又是一福子,“小女子一路晚归,要多多麻烦公子了。”

    天色刚刚有些灰蓝。

    翁颜渊听后又是打揖:“小姐言重,在下仅仅是出借坐驾而已。”丹凤眼角的淡笑一直不改,这回湿手沾面粉。他正在努力甩干净手。

    “哪里,公子一路相送之礼遇,小女子如此受之,相谢岂会言重。”人家还没说要送她归去,她三番四次的明示暗示对方还装着傻。管吟薇面上的笑容压不下强掩地屡次被拒的羞恼,又要强作弱,显得有些僵硬,还带点扭曲。

    前去周围大户人家打探的轿夫折了回来。气喘吁吁地大声报告打断了两人僵持不下的酸来酸去:“小姐小姐,前头是礼部王尚书家的府邸。”

    管吟薇的面色一时窘败。难看至极:她回去定要好好整整这奴才。她抬头,笑得尴尬又勉强:“这……”

    “无妨,在下的马车小姐已经安顿好只待启程了,无需再麻烦上王尚书了。”

    翁颜渊地思绪飘得远:他记得王家少爷王杲,现在担任兵部的库部主事。平里与薛融关系一直不错,只是这王主事的父亲大人王夫鹫,礼部的王尚书,似乎与简家关系更好些。

    管吟薇清浅,不懂朝政。

    若是她,该会不屑。会回避。至少不会这么不顾及。

    现在的薛镜一定是在被管家大大小小地事务折腾得焦头烂额吧。折腾来折腾去,算计了那么多。结果那家主位置唾手可得不费力气,却偏偏被捆绑上了一大家子的忙活劳累。

    倔傲如她,随如她,现在一定是郁闷得不得了。

    这么想着,话已出口的翁颜渊忽然觉得很好笑,心骤然也很好起来。

    他一直淡淡然然,仿佛世间一切都无法沾染,无法动摇的脸上,忽然有了凡尘地笑容。由面到眼,由皮至心,都是笑着的。

    那笑容落在了管吟薇地眼中,也许要比三千年才开一次的优坛婆罗花,更为动人。仿佛使得得道超脱的佛尊,因为在拈下一瓣优坛婆罗轻嗅一下的笑容,就从无无求跌落,跌落至尘俗的七彩光氛,氤氲周,也只在方念差别地短短一刹。

    他告辞,转唤来了符瑜。主仆二人插科打诨地说说笑笑,不久俩人影俱淹没在了龙蟠街的往来人流中。

    管吟薇立于原地呆望了许久许久。

    一贯直接负气骄纵,直接仗势凌人,的清秀脸颊上,尴尬窘意慢慢散化,最后才浮现出女儿家该有的红晕,不那么直接。

    过于美好的存在很特别。

    特别到不真实,不属于任何。

    也特别到想要让人去触碰,去获得,去尽所有的力量来据为一人所有。

    今薛镜在元璧搂关着管则晏去后某些家事地处置,又与管家几位遗老商量得意见相左。

    几乎次次,每当她定了什么主意,他们这些人便来叨唠阻挠,连这次她打定主意要把那瞧见就不顺心意地人――三四夫人撵去州也是一桩。

    她一进金钏水榭就伸指将头上簪的麻质白花一抽,狠狠往地上砸去,犹不解气,又一拂袖子,扫过镶瓷屏花梨木地八仙桌,将上面的一整封三品诰命时候魏帝御赐的红皮白玉壶杯全扫了地上。经临哐啷好一阵,音色剔透。本来玉硬些,是不该碎的,怪此刻薛镜的戾气太盛,竟砸缺不少边沿手脚。

    边上的枫斗见了,没有收拾意思。她立了看着,眼色淡淡,似不以为然。

    薛镜有火无处宣泄,恼怒:“你怎么还不收拾!养着你作什么!”一甩袖风。

    现在的她,是要看到来人卑躬屈膝地跪在地上,伸指去拾捡这些精致名贵的碎片。碎片越精致名贵,侍奉的奴婢越微如蝼蚁,就越能让她感觉到自己此刻是如此权柄在握,连掌控他人生杀的高高在上也甚是轻易。

    也或许只有这样,她中那种被漫漫锢的窒息感就能少些。

    枫斗没抬头,她听了薛镜的暴喝仿佛听着平惯常吩咐,直接跪下,跪在了地上。她跪着前挪两步,躬腰直接伸出手来捡碎片。那玉片边沿锋利,刮出血线来也无稀奇。薛镜看着她一片片捡了,一片片捧在手心,血珠子拖着血线一条条地顺着指缝下滑,枫斗前后眉头没皱过一下,表也没动过半分。待收拾完毕,枫斗又规矩地立了边上,表还是淡淡的,不以为然。

    “哈哈,好好,好……”薛镜忽而大笑起,笑声中没有怜惜。她注视着沿着枫斗指尖不停下滴在地的蔷薇颜色,笑起:她竟然郁愤成这般,尚不如一个小丫环淡定。

    不是说要让我接下担子吗,管则晏临终的这步棋走得太险也太过自负。薛镜望着那三品诰命夫人的“象征”的残骸,琉璃目狭成一线长缝,唇角笑挂得暧昧:

    既然如此,那大人,请您在九泉之下,可要一定好好地看着妾后的所行所为。

    笑声刺得进来的花媛一大跳。

    “大公子的阿贵刚刚来过,我吩咐他家主子在枕玉楼外的紫藤下等着。”花媛一边说一边瞟枫斗的淌血的手,视线不由变冷,脸色倒是未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