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十八章 晴未决,晴远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他向后一仰,靠在瓷底涡纹髹漆衫木的座椅上,眺望栏杆外青天白许久,复低头起笔提阅一件件文书。--凤-舞-文-学-网--16k手机站,16k,更新最快。

    “绊一跤也是好的。摔得重些才会知道疼。”他这么说给底下站着近侍听。

    她才会长了记

    才会完全地认识到自的浅薄和天真,还有周遭世间的残酷险恶,才会一心一意地投靠于自己,来寻求庇佑和保护。

    一心一意。

    也就会像她,一样。

    他起了笔,拖一拖青紫端砚的密实温润,将淬香金墨浸上,浸润。淡淡的雅致墨香弥漫开来,微恋吸上一口,不觉已是沉醉。

    往昔景似又眼前重现:

    一袭素底粉花对襟襦裙,裙与夹襦配,上衣下裳,白绢面色极淡,微粉点缀。长睫稍定,不理会眼角垂点一粒哭砂,红唇微抿,正静静地推手研墨。待他整理完一叠文书后舒意罢手,自小长于官家礼节习熟的她,方方才语:

    “前两与礼部员外郎薛二夫人一起走了走青宣斋,寻得一方端砚台,大人一用下,可还喜欢?”

    嘉佑二十七年秋,九月初九的南阳郡。

    彼时的她登上南阳城郊全郡最高的塔,是如何虔诚地为某人,进香祈福,到一年后的今,都失了意义。

    留下一盘倾覆后的狼藉萎谢,多的是旁观,没人打扫收拾。她也就贪看着,侥幸着,留下在心底。悄悄遮盖过去,再锁上一把心锁。待到某积攒够了光,被岁月磨砺到渐渐忘记了荆棘扎心是多疼。再去迎接化作完全的腐朽尘埃飘散开来。

    不需要决绝,无法决绝。痴傻如她。自幼时攥紧他衣襟拗哭的那个冬夜起,这一生一世早已输得彻底,输了心。

    说不要上,便不上。

    如果可以就好了。

    嘉佑二十八年秋,奉苻皇城地重阳会。她未能撑起笑意观到最后。

    未有机会凝气直脊梁,一敛衣裾,笑绽如花,玉腕轻抬地对他劝饮上一盅菊香酒,来敬贺兄长得美娘,赐婚重阳公主,当为金蹬驸马,皇族之间,表兄妹之间。亲上加亲。

    那,她遭下了药,落了胎。

    之前。薛镜多少自恃聪明,以为即使不能出头风光。起码可以自保周全无恙。最起码,不会让不该发生的。发生。

    在薛家是如此,入管家后,也当是如此。--凤-舞-文-学-网--

    不足两月的幼小生命,连她自己都尚且犹疑待着完全确定,周围地明枪暗箭早就对她虎视提防,眈眈相视月余。天真如她,竟会以为无伤,至少,重阳会前无伤。

    却不知,靠着时光谋打磨炼算,年长许多的人人皆修成了精,独留下她一个人一心一意去踉跄追随另一人地脚步,看不清周围险要。待到事件真正发生,她才发现自己如此孱弱到不能自保,连任挽留他的残存都是奢望。

    她真是,太痴傻,且蠢钝。

    薛镜昏昏沉沉地靠在来时的轿子里。稍清醒时刻听见轿帘外单晨不停催促轿夫再快些稳些和花清焦急地安慰:“就到了,小姐住……”她睁不开眼,子晃得厉害,感觉下一片滑腻温,腹中愈加抽痉发痛,一阵阵,将颤手抚上已经用尽了力气。

    还是保不了吗?

    一瞬清醒,下一刻她又昏了去,黑暗中残了抹笑意唇角:难得花清这般心焚……

    她却不知,当视线凝聚着轿底一滴滴血色,将奉苻皇城朱雀大街沿途开遍一路星点血蔷,几乎惊得随行花清忧心自责几昏厥,还是长年的镇定持稳占了上风克制下去。

    花清掐紧了手中的绢帕,银牙咬紧不自觉:小姐,一定不能有事。

    “大夫!”

    魏帝听闻管夫人不适回府,特遣派宫中御医前来访诊。单晨将御医招呼进了内室歇息,隔白幔纱换上另一位事先备好地大夫问诊。花媛的柳眉气得几乎纠成一团,被花清和茯苓强按下。花媛咬牙分配众人快端水,备布巾,里外忙乎开来,一步也停不下。随着薛镜一直意识不清,汗水浸透的面色苍白如纸,下不止的出血染了轿子一路进室内犹不停,一匹匹白布进,一匹匹红布出的险峻,每个人的脸色都无比凝重花清眼中颜色沉暗无比。静待着诊治的大夫掀了幔纱,取针用上,废了一个时辰有余,方才罢手洗净,步出。

    众人齐齐围上。

    大夫摆摆手说:“无大碍,然气血亏损过多,需数方可醒转,往后多加调理即可。”

    “出了那么多的血,还说什么无大碍”急子的花媛上前一步,冲着山羊胡子地大夫不顾一切地吼了出来。她服侍薛镜这么久以来从来未见过她家小姐如此病重,心一直颤到现在,那大夫处世悠悠的惯例口气让人不大为光火。“光光补气血就够了吗!薛家的小姐,管家地夫人,出了事,你哪里能担待得起!”

    “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地,子下出得都是血……”连翘站在花媛后,细声气地又加上了句,得了管家管福一眼厉色后又缩了缩子躲着,小声嘟哝:“老爷也不回来……”

    花清捏紧拳头不语,皱眉皱得厉害。

    管福地面色沉得更难看了些,站在一旁却不答话。

    郁金手忙脚乱地端起水进了房。

    茜草和枫斗也在茵陈处打下手,尽心尽力将待用的布单备妥。年长地茯苓在管家待的时间最久,她朗声:“够了,大家都住口。夫人还未醒,谁都做不了主。大夫说得先照做……”

    花清拍了拍手,接上:“大家照着茯苓姐的意思先做起来。不然待会小姐醒了我们下面人杂乱无章又惹她心烦。至于其他……”花清骤然低了声,侧对了管福做了一个请地姿势。眼神炯炯:“还请总管借一步说话。”

    大夫瞅这阵势早已闪了外头去。管福面色不改郑重,跟着花清大步出了房。

    自斜刺茱萸银纹的靛蓝锦袖摆伸出的拇中食三指捏了缀饰白羽,箭头搭着左手拇指上一枚莹润羊脂白玉扳指,将手中一张竹弓牛筋拉开至皓月盈圆。

    屏息以蓄势,待发。众人聚精会神待之薛融这三箭中最后一支。

    “管夫人!”

    十数丈外高台之上忽闻一声惊呼。呼得薛融指端一轻颤,反应时候银矢已脱弓而去。

    顾不得管结果,薛融甩袖夹弓,一抽缰绳调转马头朝着先前还端坐地高台奔去。

    人群的注意已经被吸引,闹哄哄地无人关心他地行动,闹哄哄的人群也阻隔了他的步子,即便心急如焚也只能远远眺望。马上众人又安静下,自动让出一条道来,白底青花宫装的简淑妃急步出迎施礼后禀:“陛下。管夫人体有所不适,适才晕了过去,害臣妾一时紧张失了

    魏帝问:“可还要紧?”

    “已让宫女扶去内室。劳太医诊治。”魏帝面露许意,问旁看来一脸焦急的管则晏:“卿以为如何?”

    管则晏躬一礼:“臣代内子谢过娘娘。禀皇上。内子一向惧凉寒。眼下时节更迭,许是偶尔不适。不过宿疾,留在宫中叨扰恐多有不便,还是让家仆接回家中静养即可。”

    文妃附和称是,魏帝也点了点头,说着:“也好。”薛融早翻下马而来,却是没有任何供他指点地份额留下。他看着,脸色肃得极正,目色发沉。

    “报----”绛冠圆带的近侍奔至,躬道:“薛大人三箭中靶,只最后一箭偏红心四寸。”

    “哦?”魏帝这才转看薛融,惋惜:“颜渊偏了半寸,融儿偏了四寸,这倒是可惜。”

    薛融揽袖一施,低头:“臣学艺未精,甘拜下风。”藏于袖中的手,不自觉握成了拳。

    重阳公主一直立于她父皇畔,眨眨水灵灵的眼睛,樱唇弯弯,满心期待地笑望。

    “好个学艺未精,甘拜下风,融儿的器量不小,可有当年清明大长公主召举助国的风范。”魏帝心爽朗,知女儿的心思,言语间已颇似亲厚。时年与越战如入泥沼,国库连年告急,全依靠清明公主深明大义,拳拳之心奔波以倡,于商贾士绅间筹得钱粮,以解前线将士燃眉之急。

    “皇上过誉,臣不敢。”薛融未起头,只将子伏得更低。

    重阳公主喜滋滋上了眉梢。

    魏帝亦悦:“有了你们这些青年俊杰长为国之栋梁,我大魏王朝自然可千秋万代不朽。”

    百官众人纷纷跪地,齐声:“大魏千秋万代不朽。”

    “哈哈哈……”魏帝一路笑得豪气奋发,左拥右抱两美妃,重阳公主在后跟随,提步复回宫台就坐,高举蟠龙铜鼎杯:“今同饮,无醉不归。”

    着霓裳羽衣的舞娘们挥着彩帛袅娜烟媚,玉足踏于冰凉玉青金砖之上,耳垂明佩佩,脚缀金铃摇摇,背景犹万菊妆彩,香飘四溢。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织红圆夔纹样大毯上依然分坐四家:简,管,薛,翁,却每家一人。

    管则晏旁的另一个位置已经由善揣人意地近侍撤走:这么欢乐喜气的宫中酒会,若是空了座位,该多扎眼。管则晏侧头观着歌舞,时不时抿上一口菊香酒,不改颜色。

    正对座的简书同今话甚少,间隙瞥过管则晏一眼,下席地翁颜渊也投来一眼,管则晏悠然笃定,淡得掺不去一点别人带来的影响。

    如果对前两人可说淡,那对下座地薛融间隙扎来地冰锥,管则晏的应对地沉敛大概就可谓生姜愈老愈辣的表现了。

    所幸两眼过后薛融终转投视线于歌舞,使新姜未拉下老姜太多。

    瑶台之上,舞袖弓腰浑忘却,锦绣漫落九秋霜。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诺皋记》,原“舞袖弓腰浑忘却,蛾眉空带九秋霜”。过一念。放下不放下,也不过一念。

    太多事,回头看时才知枉然。

    下章更8月5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