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九章 生蔓萝,蔽乔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第三卷第九章生蔓萝,蔽乔若

    “我知道!骠骑大将军!”巴豆一下蹦得老高。--凤-舞-文-学-网--,手机站更新最快。

    李婶埋头卷着面皮,双手沾得全是湿粉,说:“翁大将军可是咱天朝的大英雄,你看那南越西燕,哪个不是他平的。连你爹爹当年都以做翁大将军手下自豪着呢。”

    “爹爹是伙头兵。”巴豆嘟哝一句:烧水煮饭的差事比不上战场威风。

    李婶一手将蒸笼支好,又起面杖一头敲了巴豆呼疼。她斥道:“伙头兵也是兵。没了你爹,将军也得挨肚子。好男儿报效家国,不管是伙头兵还是灶头兵都得做……”

    “灶头兵就是伙头兵。”有人小声支吾。

    “我知道。”李婶脸一微红,将蒸笼盖盖上,一边麻利地绕了灶头后烧柴生火,一边继续说开:“你爹虽然不在了,但他从前一直叨唠着咱巴豆不简单,有朝一会做番大事出来。你看他儿子翁颜澈小翁将军当年也是英姿倜傥的一把……”说着烧柴火烧得李婶面荚绯红一片,憧憬如少女怀。

    小小年纪的巴豆无奈地别过头去,他自小听大的翁家将军的英雄事迹又开始了……一个问题萦绕开来:“怎么样的才算是大事?”

    湿撩人的气息透过衣衫传来。他闭上眼,沿着艳白胜玉的脖颈一路下吻,呼吸声愈加沉重。她附在他耳畔,眼如媚丝,哑着嗓子轻唤上一声“融”,然后将无声的樱唇落上触及所有。他拉抽开了她腰上紧束。匆忙来时未及换下的红锦绣满如意云纹和引颈长凤的喜服缎带。另一手搂腰自上,将她后头发髻上用来固定形状嵌玛瑙玉簪一抽,扔于地。瀑布样地青丝瞬间直散。落于雪白的里衣上。

    云去月明花颤影,碧树青枝遮满径。

    有些凌乱。看在薛融眼中却惑至极。他又脱去了她的里衣,再屏吸,一抽开了最后一件绣了红锦鸳鸯戏水肚兜地绳结。

    那肚兜本也是奉迓金莲,文定厥祥备的。

    罗轻分,元莹玉体横陈。

    初触空气时候还觉得有些凉。但渐渐只觉得房里闷异常,口干舌燥起来。她地两只眼睛不知该往什么地方看,仰起头,像是一种绝裂终于下定的决心般地闭上眼,晶莹白皙的体灼得发烫。未多时重量便感到压了上来,几乎让她难以呼吸,她却回报以伸手勾住了脖颈。

    至少这一刻,怀里的这一个人,曾经属于过自己。

    一阵刺痛传来。

    薛镜痛得直冒汗。咬紧了胭脂早已被吃下肚去的唇瓣。

    睁开眼看帐顶:月光映了影,绘绣蔓蔓青萝,枝枝叶叶。生生缠绕。明暗昏惑间她看不细,看不明。伸手往空中抓去。要抓地是空气,还是什么其它能够的支持。她痴痴傻傻的也不知道。却才只顾上一眼,薛融的脸又压了下来,吻上她的眼,她的唇,她的脸,她的脖颈,细细密密她上的每一处。一定是他醉得太沉,才吻得太重,原本艳白如雪地肌肤,凡是经过的地方,都浮现起炙嫣红,星星点点,燎成原。

    像是在宣告着这一刻,他对她体的占有。

    那是比起刺痛,更全面,更彻底地占有。

    只是,……

    已经陷入痴狂状态的薛融掐着她地腰肢,一下又一下地蛮横冲刺,似是预备至少也要她用体来狠狠地记住这个晚上。--凤-舞-文-学-网--她恍惚间只记得在一双原本澄澈现在却满是燃烧,还夹带了一丝从未见过地霸道狠决的眸子里面,映照出地是自己明明已经失了魂魄,还蒙了层数不清哀伤水雾的琉璃眸子,那份哀怨,太过沉重,竟是跌至绝望。

    也许这才是他们真正的自己。

    真正的那个被掩藏在谦和善良,干静温润外表之下,已经长成的顽童注定要一世握以权柄掌控人心,用一些失去来交换更多获得来立足于仰望之处,和另一个总是扬起红唇笑得骄傲而疏离,琉璃眸子淡得刺目却心上有个缺口总也补不完整的,两个人的真实。

    喉咙深处溢出的是支离破碎的呻吟,还是痛苦或满足,没人听得清楚。薛镜伸出点了豆蔻甲片的素指牢牢地抱紧他的肩膀,她的子颤抖如秋即将被风卷于地的枯叶般扑簌,只残了丁点根茎相连,立刻下一个瞬间就被卷得不知去处。

    最后尚存的印象是薛融望过来的一眼,深深,像是含了些话,然后便抵挡不住酒劲地沉沉睡了去。跌入云端时,她的脑海里盘旋了句话一直未能说出:

    只是,来得太迟了些。

    天刚醉青了个角,纱帐轻轻中充斥着若有若无的檀香气息,她便醒觉。这一夜睡不稳,旁的薛融还睡得极沉。她半撑起,青萝缠花的锦被滑落个角,雪样的子上遍布青青红红点块,还有下体的酸痛阵阵,一动尤甚。

    一切都在提醒她,昨夜一场不容于世的短暂疯狂。

    她强撑起,踏足下,触及晨起的青玉地面一片冰凉。她将散乱扔于地上的衣衫:红绫小褂,红罗带,绢白襟衣……一件件的拾起,穿戴齐整,还有自一开始见着青萝幔帐中那袭水色衣衫,便一惊,跌落于地的她的锦白外罩斗篷。

    像是在把曾被抛落于地的纷扰,障碍,理智,廉耻,一件件地拾起。

    待拾至水色越罗织锦覆下的匹红锦如意纹镶边儿的菱纹雪缎的时候,指端触及了阵硬凉。一块翡翠貔貅坠子,上面有颗白水晶顶珠,不是她的。她跪了地上,握了手中。冰彻润腻。

    貔貅是招得富贵地图腾,与他倒是极其相合。

    反倒镶红边掐金丝的裙裾的她,与这青青翠翠。太是不合。

    临走前,她伸手轻撩起青萝帐一角:静静地是他的睡颜。顺褐地眼睫紧闭着,双颊依然残了些宿醉的微红,鼻息沉匀。

    晨曦的光华仿佛一瞬间凝聚在他的脸上。

    淡青花锦缎面的被刚刚好地盖着,不上不下,未有多凌乱。却多齐整。自小良好地教养让他连着如此神志不清地酩酊大醉后,也只是如常地,睡了去,未有丝毫的失态。

    多好的自控力。

    薛镜看着,嘴角不自觉漫了抹嘲弄,苦得涩心。

    手一收,青萝帐便复落了下。

    一片影绰。

    这一夜,她对着的本该是花嫁喜,龙凤呈祥。

    可笑了这蔓蔓青萝帐。纠结缠绕,誓要生生世世地,共生共长。用尽心血也定要开出来一朵并蒂莲花。却不管太多。也管不得太多。

    不过,徒劳。

    她端视了上下俱已收拾齐整。推门。步出,见着门口蜷缩着花媛。竟靠着廊柱睡着了,阿弘立在边上一起,正帮忙拉好件披风。薛镜面带惭色,低声唤了一下:“花媛。”

    花媛昨夜担惊受怕太久太累,没动静。

    她微皱了下眉头,又小唤了声:“花媛。”

    花媛睁开眼,一看,慌忙起。她睡得半边子有些麻,动作有点僵硬。秋夜里还是凉的,薛镜心上抽紧下,十分地歉疚,忙伸手扶住。

    薛镜小声:“我们回去吧。”

    随着白锦斗篷带着粉缎侍女的影消失于折廊转角,十来尺外通往后府左院的石子路上一袭蜜糖缎子松纹短褂的少年郎,还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又喜又懊恼。懊恼着昨晚的大礼蛮好他不要赌气,该是回来列席才对。他早该想到:这么多宾客里许会有她地。

    这样便能再见了。

    待得再见一定要问清楚她是谁。上次等了半,来送还银两的只一个侍女。他巴结半天没得一点消息,那小姑娘嘴巴实在紧得很,这不,就是那个穿粉红衣带桃花瓣的。他见了淡色眸子已经七八分确定,现在完全肯定。

    可惜他夜宿青龙赌坊一宿未归,一片烟雾瘴气地醒时已经晚了,听说今午时要拜新夫人,他要代表一房人,急着归来齐整,打点完全。若是那个人能注意到他,娘也能……

    而后,不管是缠了账房刘伯,还是吵得几位夫人天翻地覆地要了宾客名册,这次,他一定要问到。

    天青了道边

    新房门口冷冷清清。

    一推门,薛镜一抬头,看了已起穿戴后一孑然的他地新“夫君”,正将正服束腰带扣扣上。他看来已是洗漱齐整,上下妥帖,未有丝毫地暴怒后残存样地平静,让薛镜心里微沉。桌上高举已淌成泪人儿的金红喜烛,还有一双烧刻鸾凤地合卺铜杯。

    道是“连理枝头腾凤羽,合欢筵上对鸾杯”,此刻这双杯隔夜的合卺酒,看来无丝毫旖旎,多是讽语。

    在旁立着的花清低头退了去,带上了门,留下室内良久安静。

    “蓝田种璧夜,京兆画眉初”的新婚之夜,是她出去浪苟合,一夜未归。

    枉顾礼仪廉耻,本就是她,大大的不是。

    所幸他们之间,薛管两家之间,现在能牵扯的太多。薛镜突然感谢起这些曾经牵扯心络,让她一度以为障碍了自己的东西。只是,

    问题,从来不在家与家之间。

    问题,从来只在薛融与她之间。

    那些推搡不肯接受事实的嫁祸转移视线,不过是伤于自尊始终地不肯承认:他对她的感,不及她所付出的千万分之一。

    薛融原来不她。

    至少,不是像她一样地那般。

    所幸一夜,梦一场过后,她终得看清明白。

    所以才回来。一路拾起。让这位管家家主,当今文妃娘娘的生父国丈,未在成婚第二就以“不贞”或是其它什么好听些的名头。将她休弃,与薛家决裂。

    怎么说。那个人,是薛家地薛融呢。

    她怎么竟有恃无恐起来了?

    那般洋洋,太不合呢。

    可谁叫现下她的心上,叫猫爪抓破了,血外翻。一跳跳疼得厉害,却还要板,孤一人看着这子走下去,捱下去。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管则晏冷然开口。

    他昨夜来时,只得一个破了相的婢子守着门。一见他就苦苦跪求,神凄苦之程度吓人一大跳。

    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预备燎起参天地怒火席卷一般。

    薛镜抬头一笑:“是妾的不是,劳大人一夜久候。”

    这一笑,化了管则晏残存地不满。倒正眼看了会她,叹问:“这会还笑得出来,倒让人奇怪。你有没有心。”

    红唇一勾,琉璃眸子笑得魅惑:“找不到。那便就是没了。”话语间带了一抹沧桑。流溢眼角眉梢,却又转瞬即逝。她说完福一施:“今后还望大人多加提点。”态度浑然一个下属对着上司般恭谨讨好。

    她抢先一步定下基调。“大人”,“大人”地,让先前管则晏才起的执念消散无形。也罢,时间还长。他又问:“你与他,算是了结了?”这一夜太长,一夜过后,她的这番孑然,更加让人好奇。

    她倒答得坦:“从来便是我于他。而他于我,本来无一物。两人间待风一散,惹的尘埃便落了。”笑得越是美,越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她心上地那点尘埃,自然也要落了。

    “那也好。”管则晏说:“当初倒没想得你会即刻答应这门亲事,一年之期又尚未至。”本来以为她的子,即便不来质问缘由,必定也会玉石相拼倔强到最后。

    “结果也是一样。若与了大人,想我这子也会好过上许多。今后大人舒展起来才不至于捉了手脚。薛家未必是友,但压个人质于此,便算不得是敌人。”她长睫稍定,如是分析。

    计算起来,这世上的傻子实在不多。

    坦白至此,连管则晏也只能哑然。他端坐又问:“那你呢,我又能相信你这薛家的小姐几分?”

    薛镜在注目视线中已一揽裙摆下跪,管则晏看了形犹纹丝未动。她已匍匐于地,朗言:“养育之恩有重于山,一嫁联姻已经算是报答。如今,薛镜一入管家,便当再无二念,专心致志为大人排忧解难。”说罢,她抬起头:“大人英明如此,必然不会迫薛镜为了忘恩负义肖小之辈。从此聆听教诲,自当尽心尽力。大人若不嫌弃,便当收下一个学生便是好。”说完,扬起红唇又是一笑,不见有丝毫跪地乞求的卑嫌。

    隐隐发凉的视线盘旋了良久。

    轻易便将一切波澜隐下,他早已不再莽撞青少。管则晏音调平缓地说:“起来吧,这拜师礼我可不一定受得起。”

    薛镜正要抬起头,管则晏却忽然有些怕对上这人的眼,想起书房还有一叠数来积压的公文,急急忙忙跨步出去,说着:“收拾一下,隅中时分,齐聚偏堂。”未有回头。

    “是。”薛镜已起,又正一福,一如新夫人恭送该有的礼数。为丝萝,应托乔木。蔓蔓而生地青萝,攀附了乔木才能生长,却遮掉了乔木赖以生长的阳光。王实甫《西厢记》

    隅中:又名禺等,临近中午的时候。

    25更新番外《旧雨清明》。恩。。30专业课期末考。。orz,再话说,即便同好很少,我一点也不讨厌薛融。

    手机  随时随地享受阅读的乐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