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一章 烟雨小,青难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红墙竹叶青,堤上蓬蒿新。--凤-舞-文-学-网--,手机站更新最快。船公江边宿,芦管一摇便又行。”

    这首小调奉苻街头巷尾妇孺皆知,时常可在听见一蹦一跳,扎了总角小辫,踏着青石板的稚子,口中朗朗。不知最先是哪个空闲书生,或是别有心机的什人----反正这么久时间是没人看出来啥心机,编排出来,还暗嵌了四家人的姓。

    红墙竹叶青。

    宫墙高耸,是红的。朱门大户,墙也是红的。书简,竹简,但都有个简字。说是赖着简淑妃,简侍中,或是刚刚才嫁了先帝六皇子为恪王妃的简妃,二女一子,才得如此俱是门楣至顶的光耀。倒不如说信国公家教颇有传承,出来的俱是神仙样的人儿,连花甲岁余的简维墉大人都是一派道风仙骨的清峻模样。

    “可是娘,怎么隔壁二毛他爹爹卖的药酒里那条小绿蛇,也叫得这个名字?”

    头裹方格蓝布厨巾的妇人一时语塞,立马赏了个爆栗,训声:“笨蛋巴豆。”你看谁家孩子有问了。

    这“竹叶青”是种美酒,清冽甘甜,也是种毒蛇,穿肠不过几步。可他们老百姓家,只知道简家权重势大,怎敢多想呢。

    茜纱宫灯失了明亮,再不如夜色中一般的,逶迤宛转,颠倒众生。

    都怨这白的光华太过耀目,才会将云绡暖帐下垂吊的八角宫灯,生生地照得了无生气。饶是再精致,再华贵,终也不过在高广宫墙寥落了一地的。沉寂。也如这宫廷中云髻峨峨,仪姿绰态的万千人儿一般,守得方天空。蹉跎着年岁。

    在大魏朝京都奉苻的皇城后宫宝华中,眼下安静得连沉香。是如何一丝一袅地,摩擦着狮形香炉小坛口地,细碎,只要敛住气,都能捉摸到。

    有位一蓝底白梅云锦广袖长裾曳地。挽了坠仙髻,簪了支碧翡振翅鸟儿含珠簪子的娘娘,倚了栏杆,看得满目的红墙琉璃瓦,凝了神,消了气息,只静静地。旁的近侍素雪,想上前禀话,张了张嘴。一句也说不得:谁叫娘娘地魂儿眼下实在太远,远得越过了这重重宫墙,越过了皇城京都。越得太远,他们一点也追不上。--凤-舞-文-学-网--连妄插上句安慰都不知从何起……

    “皇上驾到-

    尖细嗓子的内侍老远就唱着词。瞬间打破一室的恍惚。素雪惊觉刚回神,珠帘轻撞。一蓝底白梅夹着清香自眼前飘过,原来娘娘早已起出迎,款而有致的小步细碎间,还撂下句嗔怪:“素雪,快些将香换上。”

    将现在正点着的,娘娘最喜欢地白梅香气,换上当今皇上最喜的龙涎香。

    外房室的侍从们打点齐整,各就各位,早忙成了一团。素雪来不及应声,先提了裙角,取过香木,启香炉,点上,吹熄,轻扇,复盖好。

    一股轻烟,自香炉的气缝里,无声腾起,贵定而庄然的香氛,四溢开来。多久的时候?”

    “还差两指。”花清不紧不慢地说着,手指上捏着枚细针,针尾系着鹅黄的丝线,刚好与她今儿个手上捧了一的绣品角上,还差着两指宽的霞披角儿镶边儿,是一个颜色。

    “还差?”花媛嘟了个嘴巴:“怎么还差?”又催促:“快些,都绣了半天了。”

    花清不看她:“小姐在房里摹着字,这绣品自然是我们两个做。你针脚又不行,只得我一双手,还嫌东嫌西地。”又斜了眼她手上自进来那刻就持在手上,坐立难安的信笺,问了句:“什么人的信儿,怎么连等我绣好了一起去书房地半刻都等不急?”

    薛镜及笄的子一过,夫人就唤了王嬷嬷来教习女红。薛镜心里一直躁得莫名,厌着这类小鼻子小眼地事儿,总定不下来,却又不能不交出成品来。一来二去,只得花清一肩扛了下来。这一王嬷嬷正在房间外头晃,花媛怕极了一脸板直,面上沧桑,不苟言笑地老嬷嬷,每回经过都要拉得花清一起。

    花媛瞬间语塞,涨红了脸,大声:“你倒是绣好没有?”

    花清正一提线尾,灵巧地打了几个结,爽朗:“好了。”了信,眉头微蹙了下,盯了纸好一会,又把纸沿着先前的痕迹折好,小心地放进了信封里面。花媛上了烛火,薛镜点了信地一角,扔了石板地上,静静地等得烧得只余了灰烬,问:“还有封呢?”

    花媛从怀里掏出另外一封,小心地递了上。

    花清愈加疑惑。

    薛镜眯眼,素指捏着信皮。近些的花清瞥见落款是:世侄一棠恭拜。

    竟是沈一棠的。

    “说我自会尽力。”薛镜将信收了起来,对了花媛道。

    花媛刚要应声,瞅见镂空的窗柩上映出个走动的人影,室内立刻一片安静。花清立刻起了墨,磨着砚台。花媛也反应来,书案已叫手快的花清占了,她寻将粉青香炉里烧尽的香灰小心清理。薛镜则低头继续摹字。

    进来的是王嬷嬷。

    “夫人说,外上家宴。”

    薛融预备启程进京。带了阿弘,还有花妮。太君说的时候,众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落了厅堂一角嫩粉色儿的当事人上。花妮福着手,恭恭谨谨地立着,从开始到现在的一直,都是如此。她不多抬头,期间只小心翼翼地朝薛镜望了一眼。太楚楚,在那个瞬间,薛镜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坏人。

    太君交代了许多薛融离家后的琐碎。之前也有过零散叮嘱,这次却来得更慎重其事。薛镜才发现:整个厅堂里不止花妮,所有的人都在小心翼翼。

    空气里透着种诡异的仔细。

    “镜儿。”太君意外地唤了声。

    “孩儿在。”薛镜上前一步道。她正奇怪为什么这回“核心”的家事协商也捎上了自己。

    “上回进京,是不是没见着绰

    薛镜抬了头,老人家正笑得慈祥,她不敢多话,应:“嗯。”

    “你没去见她,她可是念你念得紧呢。”太君笑呵呵。

    夫人也是笑呵呵:“这不就来了信,说一定要请你去做客,好好地招待。”薛镜还来不及讶异,夫人又说:“这不,让你一个人上路途咱还不好放心----也只有融儿做事欠周全。”----上回的确是薛融让她一个人从奉苻回的南阳。薛镜想起,不自觉地心上绞了一绞。夫人接着说:“正好这回他也上京。我们啊,也好放个

    薛镜不明白,但整个厅堂里除开她自己和从来无甚反应的下人们外,人人俱是一派和谐,好像她早已经应了,问不问事主,都是一样的结果般自然。

    这种感觉,非常地不好。

    然更加地是无可奈何。薛镜转个角度,福一福子:“那就有劳兄长了。”

    自拢髻后,薛融,这是她第一次对得他行了如此正的礼。

    薛融一时不甚习惯,很快便回过来,压下不多的丝慌乱,伸手来扶,说着:“妹妹无需多礼。”

    嘉佑二十八年,三月二十三,南阳郡。

    “骏马骄行踏落花,垂鞭直拂五云车”。

    烟轻雨小,草长鸢飞,海棠正儿个美。年前照薛镜吩咐在绰园里移了几株海棠花。现在繁花如云,清风一拂便落得满地芳菲,开得正好的子,她倒要离了,不能好好赏花。

    “明年还会开的。”

    薛融来园子接人,见了花下呆立的她,安慰。话才出口,就想起那韶山上听得太君和父亲的对话,喉咙便哽了。海棠每次开的时候便是这样,盛开中飘散。眼前的花才看了一小半,烟雨一渲,已是染得美不胜收。若是全开了,该多美。薛镜仰头,看得出神。薛融却觉得心烦。

    他甩了袖子走人,撂了句:“花清他们都在前头忙着,别待太久了。”

    待薛镜醒回,海棠花下,只余她一人。

    送的形和接的形一样。薛镜远看着依旧被人群簇拥着的薛融一眼。细细绵绵地雨润如酥,看起来还是距离。她钻进了后头车里。薛融瞟看来的时候,薛镜刚好放了青罗车帐子落下,留了半个背影给他。

    薛融复转回,太君眼有深意地拍了拍他的手,薛融回以目中正色的一点头。这分量不轻的头一点,老人家鱼尾纹一展,呵呵得送得上路。

    路上,薛镜起了帘子看外面。

    “美人一笑褰珠箔,遥指红楼是妾家。”。

    人间三四月,秀绵细雨,一片青翠勃勃,满目百花竞绽,当真是好景。

    我自己写的,凑合凑合八。

    李白《陌上赠美人》

    久违了的毛病终于好了。可惜还是很倦很累。。如果没有作业的话就好了。。下章更新24晚10点前。

    手机  随时随地享受阅读的乐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