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 第五章 轻雷滚,催几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烛光映照下衣服上的竹节愈加青翠,绿衣少年笑问。--凤-舞-文-学-网--16k,电脑站,16k,更新最快。镜。”

    绿衣少年听得不由肃了面色:“自家妹妹,我自己便会照顾。”

    绛色少年起了,不作声,反剪双手,踱了几步,才回头问:“你可知道她是谁?”

    说完也不去看对方,新拣了个茶杯,斟了一半满,伸出食指,沾了点水,在木纹茶几上画起画来。

    一笔画完,沾水,继续一笔。

    画得认真,画得用心,难得的严肃,目光灼灼。

    少顷,毕。

    绿衣少年端详了半天还是不得要领:“这是什么?”好像是只鸟鸟。”绛色少年答道。一位美少年公子领了一个侍从,一个侍女进了一间普通茶馆,要了壶好茶闲坐。初时候大家齐刷刷地注目礼,后来少年公子一坐角落就是一个多时辰,众人也就没了探究的兴致,该干嘛干嘛去。这倒也方便了薛镜搜罗些消磨时间的趣闻逸事。知道吧----上个月临川郡的山贼让官府给缴了。搜出来好多金银财宝呢。”说得起劲。知道,听我二舅姥爷家当差的小外甥说,好多银子,足足抬了一天才抬完。”

    众人听得吃惊,独一人嗤之以鼻:“欠,这关我们百姓什么事!还不都是进了公家的腰包。”是。”纷纷附和。瞬间风向便转了。薛镜听得笑了一笑,继续喝茶。花媛磕着瓜子。花清拿了果脯。的那家,嘿,真。奇了,他婆娘一回下了三个崽子。”一个粗汉道。

    花媛扑哧地笑出了声。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抬头看了花清一眼,叫花清白了回去。了?”有人关心。活蹦乱跳的。”

    一个脑袋探了:“姑娘家?”个大胖小子!”大手一挥,得意得很。--凤-舞-文-学-网--好似生地人就是他。

    众人纷纷惊叹:“是该好好庆祝一下。”

    这会连花清脸上都有了笑意。

    换了一人:“听说前两京都府里押了批乱党。听到极有时代气息的“乱党”两字,包括薛镜一行在内的耳朵纷纷竖了起来。

    青年人问:“这年头还有不要命地乱党跑出来?”是!”说者得意:“我七婶家管事的三女婿说了,是从颍西郡地天水城附近抓来的,好像是西燕国留下的余孽……”

    自魏把燕国灭了后,版图的西北角便添了个颍西郡。原来的国都天水城倒没有改名,成了郡首。

    薛镜喝茶地动作骤然停了。呢?”一人催促。--”说着干了口大碗茶,抹了抹:“然后当然也让官府给缴了呗。”众人笑开。

    薛镜手中的小茶杯越捏越紧,琉璃眸子暗得发褐。道,里面有个叫徐离什么的----徐离仪!好像原来还是燕国的个小郡王。当年趁乱逃了出来,结果他不好好地躲起来。非拥了批手下要……”说的人大了舌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反。”旁人好心提醒。造反。你说说看。才二十不到的年轻人,就要上刑蹲牢头。多可惜。”杀头的大罪。”有人唏嘘。

    一个老者感叹:“他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天色不早,我们也该回去了。”花媛随口。

    薛镜抬手示意再等会。花媛刚想再说什么,一看薛镜的脸色不好,连瓜子都不敢磕出声。当地官府有胆量抓,没胆量审,只有押到京都府衙门来。”

    听者目瞪:“京都府衙门?那不是要翁三出马了!”三地手里,他们可是栽了大头鬼了。”尚书马仲午贪污的案子可是翁三一人顶下来的---他连他顶头上司都敢扳倒……”喝口茶,啧啧赞叹。有翁老爷子撑腰。”不屑。

    一人得意:“说到翁老爷子,我有个远房表弟在翁府里当差,说这翁府……”

    薛镜脸色惨白至极,撂下“走”字,就起一人出了茶馆。花媛花清赶紧追上。

    沈一棠这几过得颇为忙碌。信国公送了人马来供他差遣。他先拨人盯了薛府,有什么动静就赶快回报。他总觉得薛镜那块儿太顺当,顺当到让人有点不踏实。薛镜地子他知道,薛镜的聪慧他也知道。虽然栽了恋里头地女人没什么智商,但还是小心些为好。父亲大人嘱咐地这件事,可是连简家都不能知道的。

    结果探子报:薛镜翌就去孟尝楼见了一个人。这不免让他起疑:按理薛镜第一次来奉苻,除开薛纺,薛绰两家姻亲,该没有其他认识地人才对。派人查了查,竟然什么都没查到,着实让他吃惊不小。薛镜又推了他七夕的邀约,问了只说是已有安排。

    却可惜眼下另外件信国公要办的差事紧得很,害他分不出心思。

    他忙着在京里布置眼线,小心地与诸位京官们“联络感”。沈邺给他的银子倒还够花,不知道父亲大人是什么时候积攒下了这么许多,看来有太多事是原来不知道的了。沈一棠现在有些后悔当初便信了沈邺,答应了帮他一次,当然还有此番的上京。

    现在一切已像湿手沾上了面粉,甩不开。

    而管则晏不能小觑,沈一棠听完打探后如是总结。

    听说他十八岁进京赴考,拔得头筹,喜迎陈中书----当时还是一名普通翰林,老蚌生珠得来的独女下嫁,之后夫妇感甚笃。未料陈家小姐婚后第二年诞下女儿后便早逝了。管则晏伤心之余开始着手整顿管家大族,管家的势力自此开始蒸蒸上,但他本人还是只满足于作个州的小小地方官。不想独女一被征召进宫为宫女,而宫女在宫里的子可是和家里的权势息息相关,管则晏才不得不托老丈人才回的京。结果这个小宫女又蒙了圣眷,册封了萧嫔。一入宫门深似海,管则晏女心切,也只有费尽心思往上爬了。

    有两件事可以看出管则晏是个心意颇专之人。

    其一,自发妻死后,他未再有过正室夫人。后来再有所纳,也均是妾。

    其二,即便纳妾也是隔了好些年份。长女管吟萧----也就是当今管文妃娘娘,今芳龄二十有三,而长子管时晟刚满十三岁,次女管吟薇还不到十二。中间相隔足有近十年。

    管则晏能沉得出气在州区就十年,将混乱松垮的管家打理得井井有条,手段已经不一般;立志后,又能在短短十余年间在京城闯出番事业,就更是非同凡响。

    连近几年来的皇家祭祀大典,都是由礼部侍郎管晦协同尚书王夫鹫一同率领百官进行的。其中国家大祀所用礼器,平里也都是一人一半的保管。这对于仅仅是副官的管晦来说,可是荫了管家的莫大荣耀。说不清是究竟是他赖得女儿讨升官,还是管文妃蒙了父荫才得晋位的。总之,是个人物。

    要从他的手上坳得转寰,做些功夫,沈一棠心里犯了难。

    孩子们,新年快乐!!新年行大运运来

    呵呵感谢大家...下章更新2月10凌晨0点10分...

    手机  随时随地享受阅读的乐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