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完) 第三十章 假凤错,虚凰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有个明晃晃的铜盆,失了手,哐当一声,落了他心上。--凤-舞-文-学-网--16k更新最快。

    紧窒的臂膀松了开,游魂一样地从她上抽走,抽离了体温,连空气也一同抽了去。

    硬着心肠,却是她在隐恻,舍不得。

    背后传来细碎的衣料摩擦的沙沙声,像摩挲着她的心。不用回头也知道,他是如何冷淡不经的表,才能吐出这样冷淡不经的句子。

    长长的黑发落了几撮下来,素色直织的衬里,绛色百团秀纹的外衣,藕色纱质掐边的罩衫,他漫不经心地穿着,看得她几分的心痛。

    种种的欢乐,终如黎明时分的雾霭。阳光一升起,就散了去。

    长久不了。然,这世间又有什么是长久的?

    满目的红色间她整了下衣襟,忽而俯送入怀,轻吻上一下。他惊诧中还未及合上一个拥抱,伊人已抽启门而去。

    远行前,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内袋里的烟紫水晶印鉴,

    一派冰凉。得七人十四双眼珠子瞅着,沈一棠坐了高头大马,倒也安分。正午。薛镜一行,停了驿站歇息。

    小颂喂马,忽地嚷了起来:“啊呀,沈公子,你的马怎么蹄子是红的?”

    原来是有只马掌松脱了,一路磨着出了血。唤来驿站的师傅一看,说是要重新上马掌:“可是我们这里不行。”从这里折回南阳至少要一半,往前直走也要一两才遇得上。沈一棠犯了难。马匹?”薛镜问,一边起绕马一周看了个细,连马蹄子上潸潸的留血地口子滑得太狭长都留了意。脏。”沈一棠不顾众人的瞪圆的眼珠子。惜地将薛镜拉了个近。刚巧没有。”站主回答。

    沈一棠听得嘴角微微弯了一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办?”花媛说。子一同上马车吧。”不知谁建议。哪乘呢?”

    声音瞅着薛镜渐渐小了去。薛镜心里明白:沈一棠坐马车。简朴地是下人用的,不行。就剩她那乘了,坐前面,车夫位置,呵。也怠慢了人家。那便是要共处一乘了。她瞅了咫尺地沈一棠,对着那双别有异样的墨瞳,讨厌不起来:妨上车吧。--凤-舞-文-学-网--这马儿便委站主遣了回去。”遂了他的心意。扰。”一揖,一笑。

    没有铜锣,没有唢呐。红色幕布正中有个金色的大大喜字,一对金纹红烛安静中烧得噼啪。薛家诸位长辈华服依次端坐。

    花妮跪了底下,正呈着媳妇茶。她着了红色锦衫,上面细密地绣着富贵瑾,临袖口处还刺了钟形的石榴花。又是红地。因为不是正式进门的新嫁夫人,所以头上没有蒙帕子,也没有凤冠霞披。代之的是盘了个工整油亮的燕尾髻,上面斜插了太君赏下来的支掐金盘丝蝶形簪子。耳边叮当地垂了双小金坠。她恭谨地伸出手腕上呈着。又露出了半只雕桃花金镯子,当然也是太君赏下来的。

    一首饰不菲。可作为新嫁娘的彩头,惟独缺了娶妻时候该有的“龙凤呈祥”。

    这世间女子这么多人,不管欢喜,还是不欢喜,能衬得上这“龙凤呈祥”,其中又有几成?

    薛融一同跪着,正肃着脸。太君拍了个红包给嫁娘,笑对薛融说:“纳了妾,该有点大人样了。”白。”地为咱薛家开枝散叶,不要辜负了太君的期望。”薛崇笑语。眉眼低顺,恭谨异常。

    半蹲行礼时候花妮瞟了记薛融,见薛融依旧端着脸,她也抿紧了唇,不见喜气。

    接下来还有夫人,二夫人。薛融还没正房夫人,这给正室地茶也就免了。

    一场下来,花妮的腿脚有些麻,宽大的裙摆起时不小心踩了下,几乎踉跄。薛融冷眼旁观,形一动不动。幸好她稳了重心才没摔着。

    太君一旁悠悠瞅着,不发话。

    天色渐暗了下来。

    路上耽搁了下,不过小颂保证定能在歇息前赶到下个驿馆地。薛镜起了帘子,看了眼外头,兀自地叹口气。该准备着了。”沈一棠一语点中心事。

    薛镜不回话,继续呆看外面。

    沈一棠不作声,靠过来,握了薛镜的手。她一惊,手松,帘子便落了下来。抽手,抽不回来,微窘,沉声薛镜急了,前面有人,她不敢大声。

    沈一棠肃了脸,挑了眉毛:“薛融有哪一点好?他那样对你,为什么还要为他伤心。”手上越发紧窒。

    这个人讲话从来都是这么地刺中。薛镜暗了脸色,点点痛,忍耐了多地难受突然戳了个口子,堤坝岌岌,泪水已先一步夺眶,她用劲压下:“与你无关。”

    哽咽地声音听来毫无威慑力,沈一棠笑:“怎么会无关。”

    说着陡然转了面色,松了手,未余片刻便一把环了薛镜的腰,然后另只手臂撑了车壁,将她全圈在掌控之下。薛镜惊异地看着鼻尖可触地沈一棠。忘了推开,这还是她第一次在那么近的距离下对上那双暗得踏不着底的眸子。

    坚定得叫人害怕,以前见还不是这样地。什么时候变了那么多?

    变得好深,深得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也很漂亮,幽亮幽亮的。有点点邪气,魅惑着,更漂亮了。

    忘了挣脱,下一瞬软唇便侵了上来。

    这次他没有颤抖。确定,细密,纠缠。触上,厮磨,分开,再碰触,轻轻地启开贝齿,耐心而温柔地教习着她。最初的惊讶过后竟然有了舒服地感觉,像是要腾起。飘飘然地,抛下了世间全部的累赘辛苦。这样,便能好过一些吗?

    薛镜闭了眼睛。压下了猜疑,伸手环上。再没推开。

    因为是纳妾。未加大张宴请,自然也没有什么人来闹洞房。这叫薛融着实松了口气。待得喜娘一走。空落落地新房里只剩下了花妮和他。

    薛融张望了下,小心地阖了门。了。”

    话音未落,阿弘从一边屏风后面步了出来。花妮见了也不惊讶,想是早就知道了的。

    那天,在阿弘断腕的“不后悔”之后,薛融又叹口气,接着他说的是:后再给你一年时间,你可一定好好想清楚。然后,再为我办件事。”洞房花烛。

    薛融吩咐花妮在大上安顿---对,是“吩咐”,然后自个在卧榻上裹了毯子睡了一宿。阿弘的任务是搬了张椅子门口,不能闭眼,守上一整夜。

    三人无话。

    待了天明,薛融拿刀小划了道口子,打算蒙混他地新婚初夜。被吩咐便要违了意愿照章屈就,可不是他真正的子。薛镜是拗的,可她总是直直的拗,不会变通,他薛融有盘算些。你看这样短时间内不也是皆大欢喜的圆满?待到去了奉苻便能好些……

    他知道,知道在这个家里生活,有人画了一个圈给他。

    在这个圈里他可以看似静静端正,像颜渊一样。也可以挣扎失败后尝试着乖乖地呆着,待有人好心将圈画得大些,像沈一棠一样。

    而他是薛融。

    现在维系得了一时,便是一时。

    手上的口子淌着血,薛融龇牙咧嘴,疼。阿弘找了半天,才发现喜房里的布锦全是大红的,又不好声张,他踌躇半天,怀里掏出一方素蓝帕子。犹豫时候,薛融一把扯过,赶紧惜地把血全抹了上,不能浪费啊。这时候才发现帕子一角是朵朵精致的云纹,似好平里南阳地天气:舒云微现,澄空万里。

    分明是当年花妮绣了,赠了薛融的帕子。

    那时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尴尬。巧的是阿弘滑了跤,擦了皮。当着花妮地面,薛融顺势拿来用上了。花妮下了眼,不作声。没想到阿弘后来没舍了这帕子,还揣在上,然后,这个时候,作了这个用途。

    喜房里,三人更是无话。

    外面天色快亮了。

    薛融瞥见桌上还放着两杯隔夜的合卺酒。他拿了起,在二人注目中,未加一点迟疑,伸手一把全泼了地上。

    之前地几个时辰----约莫在晚膳后地一个时辰,终到了驿馆。沈一棠扶着薛镜下了车,两相偎依,丝毫不避嫌。花媛花清俱圆了眼睛,薛镜也不抬眼。

    而前家驿站里:了?”办了。”站主谄媚讨笑:“大人的吩咐小地当然照办。而且小的可以保证,从南阳到奉苻的整一路上,公子都再没有马匹可借。”。我也要快去回禀郡守大人,这是打赏。”说着来人跨上了马,回头扔下一袋银钱。

    站主赶紧接了住。

    (第一卷完)

    二卷奉苻各路人马齐汇。。。2内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