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飒东风,细雨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几位书友的新作,需要知道任何的旷世巨作品都是由新作品开始地

    大家有空也去捧下场哈

    大昭公主

    风家传奇娘娘三魔三道-

    正得意地在铜镜前左顾右盼,忽然两旁的正笑的小婢说什么又掩了口继续偷笑。--凤-舞-文-学-网--,16k,更新最快。她低头看了上下,妥帖,稍愣片刻间一双臂膀缠了腰际。两人连忙退了下去,临走时候还淘气地阖了门。

    她笑了起来,不用扭头也知道是谁,顽皮地还像个孩子。

    渐渐地用力,渐渐地紧窒,连同耳边落下的呼吸都松软得不行。如浸透在浴池中放松又奇妙的难以言喻的舒适。

    让人沉醉。

    远方忽而传来了例行的钟鸣声。

    一下又一下。一共七下。

    在心里数着,这钟声渐渐地将她拽回了现实:

    她不再是少时那个立在筛月湖畔平静地如尊雕塑,妄图想要遗世独立地人。

    而他。

    也不再是那个立在船头,好心为她拉起快要盖住眼睫的裘绒的少年。那抹暖笑。暖笑于所有世俗之外地银白,终也免不了惹上尘埃。

    觉察出怀抱中的僵直,他转了正对上,她却垂下眼睛,伸手抚住他地动作。轻声道:了。”

    没有去看亦明湖。

    这片园子里面有片水色是如此地美丽,给过最初的许多快乐。多少次她曾经在晚上一个人悄悄溜了出去,立在湖边静静地看着。有时有人伴着,有时候独自,都觉得夜里那湖美得像能吸了人的魂般,晃动着月影星子。

    而现在她突然厌烦了连同这片园子,厌烦了头顶的,还有脚下的这方寸。

    这样想着,轻快地步子已经出了小门。夜值的守卫睡了去,太容易她便溜出了曾经保护过她,也锢过她的金丝帘栊。

    继而。茫然:该去哪里?

    街道上很暗,举目范围内。--凤-舞-文-学-网--只有薛家边门口上还挂着盏灯笼。大红的,暖光昏惑。像是汪洋中的小小孤岛。似乎若踏出去了,要再回头便是不可能的风险考验着她。

    她也不过是个天真胆小,没有独自经历,面对过风雨的孩子。

    没人知道她立了门口多久,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守卫睡了实在是太久,薛镜好笑薛家人的工钱竟然这么好拿。然后她,最后抬头看了眼这外面的片天空,自由地,若她走了出去,从此再没有约束和牵绊的完整的天空,而终是不能。

    启明星已经升了起来,月亮坠了看不见。长长地黑夜即将过去,天亮后便又是一样的子。

    曾经以为薛家有一个薛融地存在,所以她才割舍不下。现在留恋没有了,她走地出这道门槛,却走不远离薛家。

    她会的,她所骄傲地,都需要供养。

    原来有些,早就注定好了。

    注定已经退化到不会飞翔,不会对抗猛禽,独自觅食的她,要在笼子里眷养一生。若这笼子筑得太华贵,兴许一她会完全忘了那翱翔蓝天的念头。

    终是回了园子。和衣躺下,太累了,她一挨了枕头便沉沉睡去。

    没有人知道这个一觉醒来恍若无物的夜里,薛镜曾经有过怎样的心理矛盾,想要挣脱上的一切。最终结果是她发现了她不能。不能脱离那些锢了她,也让她赖以为生的东西。最后主动地,自觉地止了念头和步子,回了来。

    薛融不能。

    她也不能。

    所幸,这个道理她明白得早,明白得透彻。在她真真切切地踏足与薛家以外的土地的那刻,就清晰地镌刻了她的心上,镌刻了一生。

    不会像某些人太晚才发现,理想破灭,挫折至深,摔得太惨,连痛苦和后悔都呼不出声早些明白,残酷了些,但也未尝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现在,伤得很重的那颗心,能安安静静地睡了去。

    一夜无梦。

    早起,其实也不早了,醒来时已近正午。薛镜讪讪地起梳洗。花媛进来服侍,边持梳子边嘀咕:沈一棠一早来了,候在底下,不让惊扰,也不离去,花清在外面招呼着,直到现在。薛镜相递上挑选好的钗子的手顿了下:他怎么来了?好巧不巧地偏偏卡在了这个时候,难道是有人去唤的?

    待一切不紊地按部就班后,缓缓下了楼梯,薛镜心里有鼓还是摆出了阵势,面上不动分毫。她就是这样的子,昨例外了半。到今她又回复了平里的薛镜。

    你看湖面上的涟漪,无端吹皱后,立又抚平。哪还再看得出?么?”生硬。瞅。”

    沈一棠笑得有意,他岂是这么有闲的人。薛镜不冷不地朝他地假面上戳了一句:“有什么好瞅的。”瞅你的。”皮球踹了回去,笑意渐甚。

    她噎着了,这么不害臊地话他倒也好意思出口。了,公子您也该回去了。”午,不妨先用了午膳。”自顾自地要饭吃。讨厌。

    一旁花媛侍候着不知该怎么,眼珠瞟来。薛镜心坏透,摆了手,罢了。一顿午膳而已,吃了快些走人。

    膳毕。来人,送沈公”薛镜忙不迭地拖了长音,花媛正要上前,沈一棠笑着摇扇子,竟没有分毫走的意思。

    薛镜忍耐到了极限。狠瞪了一眼。沈一棠又笑----哼,他再笑,笑个不停。抽风了不成。让我忆起了当年你头次来我家地时候。也是这般,不过今换你谴我了。当年?当年为了句妹妹懊恼得厉害。今节。可要比妹妹严重上许多了。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一点的长进都没有呢。呆愣间,沈一棠已近。薛镜顾不得礼数正斥责回去,听得耳语道:你气得不轻。我有个好法子,要不要听上一听?”

    说着深意一笑。许是太近,薛镜在那双三年后邪魅更甚的眸子里蛊了神,低下头,然后挥了手。花媛花清在一片震惊中下了去,她没看到。时正在难过着,什么都做不了。”薛镜一眼冷冷扫去,沈一棠笑而不理,继续:“可我知道一个能让小姐开心地法子。”的?什么法子?”毫不客气。人差我来的。”沈一棠掐指一算,笑说:“有七了吧,想不到他会瞒了你那么久。”

    薛镜心绞了下,厉声:“到底有什么法子,快说。”是----”

    沈一棠出其不意地在薛镜的侧脸上用唇轻点了下。薛镜一惊,疾步退了十几步远,捂了红一阵白一阵的脸,柳眉倒竖:“你干什么?!”的建议,考虑下。”

    笑,笑,沈一棠还是笑。眼下薛镜真想抽他几下,看还笑不笑得出来。结果念头到了行动,碍于这么多年的小姐教养,怎么都出不了手,惟骂了句脏:

    沈一棠瞥了眼,没管,悠悠继续:“需知道要忘了个人,这世上最上最佳的法子,便是换上另个人住心上。这些时候来,我一直看你对薛融心心念念。可他给过你的欢乐甚少,苦楚太多。”末了,叹了口气:“至少他对你不是同样地那种深厚意,又何必如此折磨自己。你说这人生,难道不应该是好好景的,一样也是种过法吗?”

    薛镜的心底触动了下。沈一棠邪气归邪气,倒似乎是有几分地,微微真的,为自己着想。

    他尚且如此,那么薛融呢?

    薛融早知道了,他本可以告诉她地,为什么什么都没有说。

    难道在他心里自己一点点地分量都没有吗?

    那样的话,一直来,她做地,回看起来实在是太好笑了。

    这么想着,不悲从中来。泪水啪嗒啪嗒地打了地上的石板砖。她不是喜哭的人,特别是人前。而这两里,落的泪水竟比之前三年里综合起来的还多。

    好像受了一分的快乐,他便要用一分的泪水,才还得上。

    沈一棠扶了她的肩膀。薛镜一直低头,杵着,没再甩了他的手。

    手机  随时随地享受阅读的乐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