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露初晞,小帘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纠结许久后,困顿。--凤-舞-文-学-网--这样地起起落落折腾心,换谁,都会倦的。

    缠着层层锦绣,她呆坐着。金纺银织富丽的铺陈,一切只为了衬托朵尖刺扎手的,艳到极致,下一刻立时就要颓败的,蔷薇。

    可知怎样的花朵才能美得摄人魂魄?

    若是白,便是从内到外雪镶玉嵌,经历了数世的霜华,依旧脱然遗立,纤尘不染。

    若是黄,便是淬火金銮镇出的杏子鹅黄,要那高阳照耀。

    惟有红色,总须经历几经周折,仓惶反复,聚散起落,平缓人世间,熬出点点心血,滴落成就。

    开在芙蓉面上的,便是眉心一朵血色蔷薇花钿。

    -----

    晚膳时候,沈一棠静得很,不见说笑,偶尔逗弄,也不吭声,一直闷头。那沈邺和几位夫人还有其他小姐们——似乎他也是独子,倒都待薛镜得不行,夹菜的夹菜,扯家常的扯家常。上十口人的忙于应付,薛镜也没甚功夫琢磨。

    “饱了,实在是饱了。一点都吃不下了。多谢招待。”肺腑。

    “没什么珍禽佳肴,比不上薛府,寒碜了。”盛

    “没有,没有。是真的很好。”这位大人真是客气。

    ……

    “一棠,还不快送送薛小姐。”

    “不用。”

    “不要。”

    两人同时,薛镜看那沈一棠俊脸上满是不屑。沈邺似意外地震惊,狠瞪了儿子一眼,沈一棠低头隐了脸,似是已默。又转而赔笑:“一棠真是不懂事。”

    “无妨。”几分奇怪,也只有顺着主人家的意思:“有劳沈公子。”

    ……

    “方才为什么不愿?”

    “没什么。”

    口气不好,但薛镜一点不怕,反而踏实了:他就是这样的子。这样的时候,才觉得是最真切的的面目。

    “是我有哪里得罪了吗?”

    静了会,才出声:“不关你的事。--凤-舞-文-学-网--”

    一路再无话。

    薛府门口,

    “多谢。不过,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今犯冲?”

    沈一棠错愕了下薛镜的直接,终是定了定,微笑:

    “下次约在外面吧。平素我不喜待在家。”

    他一笑就亮堂了好多,黑眼珠里什么微邪,絮叨的沉碎都不见了。薛镜喜欢。

    “好。”

    “风大,小心。”

    又是这句话。

    南阳的风,冬料峭里的,这残存里的,怎能都将人吹得这般迷茫……薛镜呆立门口台阶,目送直至拐了折角不见。

    抬头看这朱户大门,镶着狮头铜环,灯笼下依旧明堂堂,亮锃锃。即使在夜里也难掩气派富贵。沈府相较下小了些,但也总拉不了太多,郡守也是正四品的地方大员。只是这薛家的门牌金匾悬得太高,看得人快晕眩。她停了浮想,拾手拍了拍铜环。

    “是小姐回来了。”里头人声顿起。

    ……

    似又是头一次的晚归。

    “今少爷请我们大伙用膳呢。”花媛一派兴奋:“可惜小姐你不在。”

    花清想止住,拦不及。

    “那还真是可惜了。”

    薛镜温笑,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样。

    “今在沈少那里,可好?”花清问。

    “还好。”想了想,转而一笑:“就是有人一直催我快走。”

    “南阳郡守家的公子竟也敢哄咱们薛家的小姐。”轮到了花妮打趣。

    “可不是,结果还不是被他爹吃得死死。于是——”薛镜顽皮,学着薛崇下象棋时的调子,大喊:“将军!”

    纱灯明烛,清安阁内一片嬉闹。

    “花清,今儿就许我把那个拿出来吧。”花远抱着花清的胳膊嬉闹。

    “不行。”面有难色:“小姐……”

    “花清你就拿出来吧,难得今儿兴致高。”花妮软求。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薛镜好奇。

    原来,花清和厨房帮忙的小颂相熟,讨了些甜酒来尝。平里没啥机会,藏掖不好拿出。

    “竟敢瞒我。”薛镜沉了脸,众人心里一惊,听得:“我也要试试!花清你快去拿来。”

    “好好。”

    幸好这里离老爷夫人远些,平里也没什人来。不然若撞见……花清无奈,这几个人,怎么连小姐都跟着一起闹腾。

    “花妮,平里我总看你有些不爽。”几杯下肚,花媛有些飘飘。

    “这我知道。看不爽的人多了去。”花妮低头又了下,香甜得很,一派艳,醺然:“但我全不在意,只那一人知道就已足够。”

    “你们快别喝了。”

    花清无奈地瞅着已全无姿态倒在一起的两人,持着杯子还嘟哝个不停。回头,薛镜最好,早已趴了桌上沉沉睡去。圆脸晕红得不行,她年纪最小,也是最先倒下的。

    “不过才两盅,小姐读书在行,酒量可不行。”

    “说人家,”花妮不平,“你也就多喝了几杯。看还能撑到几时。”说完已抱软垫睡了去。

    “今真是开心,花妮,花妮,起来嘛。留下花清给我,她又不好玩。”花媛晃了会花妮无动静,踉跄了下,终倒了微酣起来。

    花清叹口气,早知道就不拿出来,又剩她一人收拾。杯子瓶子洗净放好,桌子椅子摆正,地毯布巾铺好,歪倒在卧榻上的两人,她抱不动,今晚就将就下,她取了房里的被褥子盖上。本来就有垫子,又加厚了被子,该不会冷了才是。接着扶起了薛镜,只矮了她小半个头,怪沉的,可总不能让小姐趴桌上一宿。上二楼时,她可是使了不少劲儿。安顿了后,想若是夜里醒了会不便,花清留了烛台。

    过了子时,薛融还睡不安稳。自那次后,一直如此。

    能瞒上多久就瞒吧,现在的他,还不行,像是被重重牵引缠绕一而到处局促的木偶,能做的不多。若是他,该会更好吧。这样想着,便觉得肩上的担子沉甸起来。

    他薛融,是薛家的薛融,也不过是薛家的薛融。

    张望了对面,只有薛镜房里还亮了灯。昏惑烛光间,踌躇了好久。想起那张无论何时的脸上,总是双太深的眸子,他终决定收拾小心地去拜访。

    清安阁到处静悄悄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甜香,让人有些醉意。扣了房门,总没声响,他推了进去。

    水晶帘子静了,一动不动。薛融看了看琴台,又一一扫了书案,卧榻,窗边,直到红帷大。小小的人儿正仰着面,口有规律地起伏,睡得香。

    小人儿甜醇,瓷色的脸上飞了半抹晕。帷幔拂动得像水波,正好风还凉得舒服。

    薛融内心里忽而有点燥。

    他低了头,蛊惑了心神,凑了近,不知道要干什么。只望了那水当当,红润的唇,心里的簇苗子就越是挠人。

    近了点,又近了点。薛融的心里更乱得厉害,脑袋里更晃得空白。

    “清——”

    小人儿动了动,微启了唇瓣,含糊的,低低的,依恋的,软软的。然后又甜甜地继续梦乡。

    可偏偏薛融凑得突兀,距她的脸面不过一虎口。这夜,这四周又太静。除开先吓了的一跳,听得倒是隔外清楚。

    他知道她唤的是谁。

    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又是阵凉风而来,先前莫名的感觉顿时消失了无影无踪,薛融的脖子僵在半空,惊觉马上收了回来。

    邪门了。他暗道。

    本来是想关于今关于沈一棠的事的,现在看来是不能了。薛融阖门,又折了,回来放了上的帐子。

    红拂纱罗落下,隐绰了里面。

    这样该睡得更好了吧。

    他没想多,也不能想多,匆匆离了。

    这样才是最好的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