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云万叠,寸心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娘 书名:贺新郎
    <---凤舞文学网--->

    自简馆回来后,便是老太君的生辰。--凤-舞-文-学-网--一百八十桌的排场,自是闹非凡。清堂前厨后地干了三天,忙而不乱,颇有条理。待得十过去,薛长清薛总管便要留下他。于是回周大婶那儿收了东西后,清带着澄儿,住进了薛府的下人住的晦园。初时,薛府的雕梁画栋让澄儿欢喜鼓舞得很,只当是又有好子了。待得一进晦园,青灰石瓦,澄儿便知趣地安静了下来。这般景落在眼里,清着实沉默了几

    澄儿小,过了年也不过七岁的光景,园子渐渐混熟了。一,摸进了内院,刚巧园子里正有两位姐姐在秋千。

    一位粉衣白裙,年已及笄,容姿清秀却胜在低眉顺目,让人不由得亲近。另一位红衣袭地,年岁稍小,粉面朱唇,眼睛圆亮,扑闪着股活泼劲儿。澄儿不认生,又瞅得衣着质地,珠花头杈均是小姐的行头,甜笑着一派天真,迎了去,两位姑娘是又惊又喜。眼见着孩子伶俐乖巧,便逗弄起来。

    澄儿猜得不错,两位正是现任家主薛崇胞弟薛彤的女儿,算来也是他的侄女。薛彤是一直人口不甚兴旺的薛崇仅有的兄弟,死得早,不久连夫人也跟着去了,本家又只有一脉单传,薛崇就把她们当作自己的女儿抚养了起来。稍长些着粉衣的是薛纺,已近十七,着红衣的是薛绰,年方十三。

    “姐姐,你说简公子何时来求亲呢?”薛绰把澄儿当了透明的小鬼,笑得格格,说着还瞟了一眼,薛纺的脸马上比自己的衣服还红了个透彻。

    “别瞎说,我们……我们之间,又没什么。--凤-舞-文-学-网--”薛纺看了看澄儿,小心地嚼着字:“再说,婚姻大事,媒妁之言,自是听伯父大人的。”

    绰恶作剧似地尾音拖了老长,“是没什么。也就是人家来时,偷偷望上了几眼,聊上了几句。那若伯父让你去嫁了翁家的赳赳武夫,你去是不去?我看怎么有些人每天是等得望眼穿,如坐针毡啊!”这话一出,立时惹得薛纺下不了面子,羞得扑打了过来。澄儿也不多话,只顾把两位姐姐拿来的桂花糕吃了精光。

    眼见天昏了,清下工回房不见澄儿,寻声却见了两位小姐,慌忙作揖:“这是舍妹,叨扰了小姐们的兴致了。”

    “这是你的妹妹?淡色的瞳子和你可是一点不像。”薛绰心直口快。

    清敛了敛神,“家母有胡人血统,而家父是汉人。”面容俊秀端肃,态度不卑不亢,薛绰心里暗下佩服。

    “你家哥哥要人来了,下次玩吧。”说笑着,还在澄儿的脸上顽皮地轻拧了下,这自然是薛绰干的。薛纺弯下,包了包甜点,递了澄儿。谗嘴的澄儿立刻对这个好心的姐姐喜欢得不得了。

    清领了澄儿回了去。一路上,澄儿抓着包裹,很是兴奋。清却一筹莫展。正月里的天早早黑了,月亮圆着,眼见着和那一样。清的心是一阵刺痛。前几,总算是见着了年届不惑的老爷薛崇,素闻他以孝义遐迩,果然宽厚和正。这从平里薛家在南阳的口碑,和对府里下人的态度,就可见一斑。只是,自己的好运到了这个地步,也只换来三餐的温饱。今天两位侄小姐和澄儿玩的画面,让他黯然。特别是薛纺的那包甜点,老字号“信和斋”出的,足有十两银子呢,足抵得上自己两月的月例。自己吃苦,没理由让郡主一起受苦。可是,又能怎么办呢?和简馆的事联了起来,清忽然有了个念头,却只一刹,就立马掐灭了它,转而笑自己的荒诞,哪会有这么巧呢。月夜下的路好像很长似的,清突然有种会牵着澄儿走很远,一直就这样走下去的感觉。但是,之后的事,谁又料到了呢?

    又过了月余,三月初九,府里突然闹了起来,家丁们忙着把上次寿宴后收起的桌椅物什搬出。丫鬟们也把新摘下的桃花枝依颜色,长短分成一股一股的,插进花瓶。整座府邸随处可见起绛若鸽血的红桃,或是艳若朝霞的粉桃,至于薛老太君最的涤若皑雪的白桃,更是花团锦簇了。清好奇得很,便问了管事。

    原来这是素有“花城”美誉的南阳一地的传统,每年三十二月初十,便是赏花的好时候。而这个时候,也是薛崇老爷促成的每季“文会”。才子们汇聚一堂,以诗文会友,切磋结交,他自己也是孜孜的好者。简公子简书同,有短诗云“分桃,夏令赏莲,秋重观菊,冬至品梅”说的也正是这件盛事。由此得来的还有一个香艳些的别称,“花庆”。

    最后两个字咯噔地磕在了清的心上。花庆有筵席,世家子弟,平民布衣,都可坐下洗盏更酌。当然,一张拜帖也是必要的。高官世家的推荐,科举的功名,一方的名流,都可获得。这时候出入府邸的人较平时,杂了些。

    之后一,清都心事重重,连澄儿也发觉了,说些上次和薛纺薛绰的趣事,效果甚微。晚了,清和往常一样,抱着澄儿睡了。澄儿自那时以来,夜里常常惊醒,也难怪,这么小的孩子,见了燕宫一地的血腥。清也见了,却有个更弱小的存在让他不得不迅速成长起来。夜夜抱着,哄着,现在很久没再发生了,澄儿除了还是不习惯衣食外,越发懂事起来,清有时会想,万一没了自己会怎样。清抱着澄儿,眼却很晚才合了。如果澄儿那时知道他模模糊糊地下了个怎样的决心,或许……然而人生,又哪里来那么多的假设。

    翌便是花庆。自辰时过后,手持请贴的青年才俊络绎不绝地登门而来。清和其他人一起忙里忙外,沏茶备膳,磨墨铺纸。终于到了晚筵。总管喜清机灵,排了他随侍在薛老太君的侧,另一边是薛崇。

    晚筵开席,清一刻不敢怠慢,右眼皮跳个不停,心弦崩得紧紧。

    薛崇的下席坐的是位年轻的公子,不过十七,八的年纪,却在一众平凡间很是耀眼。自素色织锦的广袖中伸出的指节,净白莹玉,竟胜过了拇指上的玲珑白玉扳指。长眉细挑入鬓,一双凤目流盼之间,神采恣意,真是好一个风流人物。

    眼下他正长颀立,承题赋诗,曰:

    “桃之夭夭露未唏(希),

    华之灼灼兰芝起。

    求才若渴贤何在?

    赴汤甘为水中砥。”

    诗毕,满座一片附和,薛崇更是不加掩饰地点头称赞。“侄儿献丑了。”说罢,那人弯腰一揖款款而坐,舒展间,又是数不尽的潇洒。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贺新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