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魏夫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唯武 书名:颠峰神尊
    <---凤舞文学网--->    京津渡,黄炎江上第一大渡口,为了南方各行省税赋及时押解进京、保障扬黄平原大片土地的灌溉、增强各地商业贸易效率,帝国于两百年前征集数百万民壮、耗费数十亿金币开通了连接黄炎江与扬子河之间的扬黄大运河,使南北水运得以贯通。--凤-舞-文-学-网--京津渡正处在扬黄大运河与黄炎江交汇处,紧扼华唐帝国南来北往的交通咽喉。平里渡口处舟来船往,帆影飘飘,古铜色皮肤的船家汉子或追逐滚滚波涛顺江呼啸而下,或扯起粗豪的嗓子吆喝着号子卯足劲逆流而上,不管东下的、西上的、南来的、北往的,两船交错之际,无不昂起头颅,提高音量,相互间或呼兄唤弟,或喝斥怒骂,或冷嘲讽,南腔北调,闹非凡。

    此时的京津渡,显得冷清萧瑟,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往奔腾怒啸的黄炎江一时安静了下来,被隆冬的坚冰捆缚在河上,远远望去,一条晶莹的玉带从遥远的天边飘逸而来,蜿蜒盘旋在广袤的扬黄平原上。船只横七竖八地挤在一处,厚实的冰块牢牢地把它们冻在渡口内,哪能动弹得了半分。已是傍晚时分,船夫们都回家过年了,这样的天气着实也不可能有什么生意。凛冽的寒风一阵紧似一阵,吹打着被冻住的船体,没有系牢的船橹吱吱呀呀地摇摆,扑扑扑地敲打着厚实的冰面。

    正在这时,从渡口南岸处,一溜人影骑马坐车踏着冰面向北岸行来。

    打头两匹马一看就非凡品,有诗为证: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这两匹马浑上下一水儿青滕儿绿,个头虽都不高,从蹄至项也就五尺左右,但那翠莹莹的马眼里却仿佛流露出燃烧的火焰,如果不是背上主人的钳制,几追风而去。这正是盘古大陆名列第十的神骏——弦惊,据说此等马一旦奔跑起来,能把出弦的箭远远抛在后,“弦惊”也因此而得名。

    两匹“弦惊”背上之人却无甚奇特之处,三十三四的样子,太阳高高隆起,无疑是两位功夫有成的高手,却都是一青衣小帽,一副豪门家仆状,两人面容极为相似,不细看真还分不出彼此,看来此二人是双胞兄弟。--凤-舞-文-学-网--兄弟俩脸上俱都面带焦虑,眼望着前方显得模模糊糊的燕都城,恨不得长上翅膀飞过去。也不知是哪家豪门有这等气势,连家仆的坐骑也能如此神骏……

    “六叔,我们得赶快一点,夫人怕是忍不了多久了。”随着后面马车里一阵呻吟,车帘被掀开了一只角,露出一张俏脸,看样子年约十四五岁,稚气尚未脱净。“晓得了,荷儿妹子,冰上行走需得小心,过了江,我们便可加快速度了。”被叫做六叔的汉子应道。

    一行车马小心翼翼地走过冰面,从渡口栈桥处上了岸,行驶速度眼见得快了起来,在积雪覆盖的官道上朝燕都城疾驶而去。

    马车在不断的颠簸中前行,车内的呻吟声逾更急促,荷儿掀开车帘,正催促马车前的两兄弟加快行程,忽见北边的天空斜斜地飞来一颗流星,流星散发出七彩的光芒,倏地一下划入前面不远处的小树林里。

    “夫人,好美丽的流星啊!七色的耶,荷儿长这么大还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流星!”小姑娘哇哇哇地一通嚷嚷后,带着一脸的满足缩进马车内。

    马车里又是一番景象。车厢内空间不小,宛如一缩微的客厅。车内小几上的树麝香灯释放出淡雅的香味,脚下是厚厚的阿拉驼绒地毯,阿拉驼绒地毯是盘古大陆西部库车族的特产,用阿拉驼长而软的驼绒缝制而成。由于阿拉驼数量稀少,因此能享用阿拉驼绒地毯的人皆都非富即贵,寻常地方豪绅根本就不敢奢望如此珍稀物品。四周车厢壁上包嵌的是天竺特产的曼陀绒,深橙色的绒面使车厢内显得很温暖。车厢顶靠前的地方,赫然挂着一颗鸽蛋大的夜明珠,夜明珠闪耀着迷离的光线,映照着车内人儿的发丝,反出眩目的翠光。

    坐在由整张雪狐皮包裹的靠椅上的人儿却不见表现出丁点舒适感。这应该是一个豪门贵妇。看上去双十年华的样子,乌黑发亮的秀发在头上挽了一个髻,青玉簪的余辉反衬着赛雪欺霜的玉颈。杏儿似的颜上雪白嫩滑的肌肤宛若凝脂,几吹弹可破。翘的瑶鼻上部紧皱,似在忍耐着莫大的痛苦。一件杭苏出产的粉色天茧绸面料的袍子懒懒地披在上,玉葱似的手指紧紧地抓住腹部突起的衣襟。

    “好美呀,夫人,好美的流星哦,荷儿看到了耶,发出七色彩光的流星哦!”荷儿兴奋地向夫人描述着她刚才看到的流星,眉眼儿不停地飞舞,“这次夫人生的小宝宝哇,可不会简单的呢!如果是少爷,一定英俊潇洒,才高八斗,如果不是少爷的话,那肯定是倾城倾国、美艳绝伦的小姐,刚才那漂亮的流星一定是冲着咱们家小少爷或是小小姐来的……”“瞧你这张嘴儿说的,不沾天不沾地的,还真是个傻丫头啊!”夫人无奈地望着面前这个因兴奋而面庞略显潮红的小丫头。

    轻抚着突起的腹部,那夫人满脸尽显母的柔光,“孩子啊,你也要慌着出来么?我可不是一个尽职的母亲啊。也不知道你两个哥哥现在多高了……你外公贵为当朝司徒,娘亲可是没少惹他老人家生气呢!”

    原来这位夫人正是当朝大司徒魏舒的女儿,名华存,取华唐永存之意。魏舒发妻在生下女儿时因难产早逝,此后魏舒也没再娶,独自抚养女儿**。可惜这华存小姐却从小就迷信仙途神道,静默恭谨。熟读《庄》、《老》、《列》三传,五经百氏,无不涉览。对神仙一说羡慕不已,常常独居在家,吐纳气液,摄生夷静,亲戚往来,一概不与相见。后来又告诉父亲要独自到深山中去修炼,魏舒当然不许女儿如此胡闹。在华存小姐二十四岁时,魏司徒不顾女儿的意愿,将其许配给已逝太保刘章的儿子刘幼彦。

    刘幼彦生懦弱,家里的事基本上是夫人说了算,所以熟悉的人都称魏华存为魏夫人而不叫刘夫人。在生下两个儿子刘璞、刘瑕后,魏华存求仙得道的心不死,恰好那时罗浮山太清派掌门冲应真人葛玄门下女弟子漱芳仙子下山游历,漱芳仙子又曾与魏华存逝去的公公刘章有旧,遂至燕都后到刘府略作盘恒。

    太清派乃盘古大陆数一数二的修真大派,而掌门冲应真人葛玄更是凭其独门修炼功法《八道紫度炎光》,仅仅两百来年就已修至心动后期,被当世之人奉为神仙。就连门下一代弟子也大多进入辟谷期,漱芳仙子更是其中翘楚,十年前即已达到辟谷后期。

    魏华存与漱芳仙子一番长谈,毅然决定拜入太清派门下。漱芳仙子也在交谈中看出魏华存修真根基颇深,又观期根骨奇佳,心里很是喜欢,遂将魏华存收入门下,也不需刘幼彦认可,当即同返罗浮山修真。以后每隔一段时间,魏华存才回家与丈夫幼子团聚。

    魏华存上山后选修《八素隐书》,这是一门适合女子修炼的功法。由于魏华存从小对道家经典的深研,修炼起来也就事半功倍,仅仅四年多时间,竟也修至旋照后期,隐隐有突破旋照期进入辟谷期的感觉。成为了太清派三代弟子中进景速度最快之人,在修真界也小有名气。

    自从今年清明从燕都返山后不久,魏华存便发现自己又怀孕了,门中下山游历的师姐梅香将信息告知了刘幼彦。刘幼彦几次传书催促夫人下山回家,魏华存却不想浪费大把的修炼机会,都以时间尚早为由推托。眼看分娩期即将到来,刘幼彦坐不住了,明知自己在夫人面前说不上话,只好向老岳父求援。

    魏舒听此消息,顿时急了,马上派出心腹家仆魏六、魏七兄弟俩带上刘家的小丫头荷儿一起到罗浮山接女儿。

    这魏六、魏七兄弟也是从小练武之人,离开燕都后便星夜兼程南下赶赴罗浮山。魏华存见是老父亲派人来接,不敢违逆,加之自己也确实分娩在即,便略作收拾,同魏家兄弟一同返家。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颠峰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