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终了[全书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老残 书名:从流氓到舞王
    正在熟睡的芊芊迷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眼前晃着自己肩膀的叶匪,懒散的说着:“干嘛呀?大早上的,催命啊。”

    “你姐姐呢,她去哪里了?去哪里了?”叶匪急切的问着。

    上的芊芊似乎愣了一下,不过这样的表却没有逃脱叶匪的眼神,芊芊干笑了下:“哦,呵呵,你说任熙姐啊?你干嘛问我,昨天晚上不是你和她睡的吗……”

    “刚丫头,我没时间和你开玩笑,今天是我和任熙结婚的子,你快点……”

    “我知道,我知道。”芊芊一面说着,一面推开叶匪的手,站起来,忽然呆呆的看着叶匪:“你真的要和任熙姐结婚?那洛洛姐呢?她知道了会伤心死的。”

    本来还想继续追问的叶匪忽然愣住了,看着对面穿着睡衣站的直直的小丫头,有些不自然的问着:“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芊芊一面照着镜子,抓着有些凌乱的头发,一面说着:“你认为我会无缘无故的来任熙姐这里吗?再说,我哪里知道她休息啊,就算我要去,我也会去洛洛姐和娅楠姐那里,怎么说那里玩的人也多啊。”说完,嘿嘿的笑了笑,狡猾的看着叶匪。

    叶匪整个人仿佛都被高压电给电了,僵硬的一动不动,有些结巴的脱口说着:“你是说……从一开始,你来这里,就是任熙告诉你的?我在,这里?”

    “哥!”叶匪说完话的同时。芊芊顿时变了似个人一样,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叶匪:“你知道吗,我听到任熙姐说你还活着我都快高兴死了。如果这个世界上你不在了,我和爷爷有多难过,什么学校,什么读书,什么以后,我都不需要,那个时候,我只想爷爷要是不再了,我也一起死去,陪你们。这个世界上,如果只剩下我,会多孤单啊。”

    小女孩一面说着。一面痛快地哭着,所有的悲伤化成眼泪,将往伪装的假面覆灭,这一刻,叶匪心里酸酸的。芊芊这个丫头,在怎么疯,也都是一个孤独地小丫头。那些子自己不再她的边,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这一切,都要怪自己太过自私,只想着逃避,只想着自己,却完全忽略了这个边重要的人。

    “好了,芊芊不哭了。”叶匪摸着芊芊的头,随后慢慢扶去小脸上的眼泪:“以后哥在也不离开你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芊芊抬头看了看叶匪,自己抹了下眼泪,撅了下小嘴:“这可是哥说的,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不离开,永远地在一起,记得啊,你要是在给我装死,我,我就真死给你看,哼!”

    看着芊芊那一面哭着一面生气的样子,叶匪不由笑了起来:“你都快成精了,估计是死不掉的,那现在,告诉哥,任熙姐去哪里了。”

    芊芊表木呐了下,有些不自然地答非所问:“哥,洛洛姐好可怜,你真的不要她了吗?她……”

    “我知道。”叶匪打断了芊芊的话,摸着小丫头的脑袋:“或许那就是一个不能完整结局的故事吧,我也明白,可是很多事要做一个最终地选择,丫头,你还小呢,以后你会知道的。如果人生是一部电影的话,有地人是片头曲,有的人是插曲,而片尾曲只有一个,真真实实存在的,在我边的,就是任熙啊,从开始到结束。”

    “那娅楠姐,英彩,洛洛姐呢?他们呢?她们就不在了吗?”

    叶匪摸着小丫头的小脸,微微笑了笑:“曾经,在每一个人的边,可是让我感觉的并不是很真实,梦幻泡影一样。”

    芊芊撇了下小嘴,看了看叶匪,停顿了片刻:“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命运吗?我还以为,成为哥新娘的人不是英彩姐姐,就是洛洛姐呢,可是我地感觉出错了呢。”

    “命运?你知道是什么吗?”

    芊芊摇了摇头。

    叶匪转拉开窗帘,看着地上落着的一些雪花,说着:“天空中落下的雪花,并不是直直的坠落,在漂浮遇见风,方向的改变,最终落在了属于它的位置,那就是命运,那个位置,是它的,必然出现的。但不是可以预计的,像叶子上的叶脉一样,一条条分裂向不同的方向,很多事,并不是预想的,告诉哥,任熙姐在哪里?”

    “不懂……任熙姐。”芊芊忽然停顿了下,随后说着:“去了数字公司的记者发布会,在那。”

    叶匪点了点头,摸了摸芊芊的小脑袋:“谢谢。”说完,转就要向外面跑去。

    “等会,还一个多小时开始呢,我给你找衣服啊,不是要结婚吗?难道你就穿成这样吗?”芊芊一面说着,一面快速的跑到了叶匪的房间。

    叶匪停住脚步笑了笑,心里想着,当然是要早去,那是自己的新娘,找到后,然后还要去见父母,难道还要在发布会现场开始的时候把她带回来吗?正在叶匪想着的时候,芊芊抱着一叠衣服走了进来,保暖内衣,衬衫,正装,同时放下:“换上吧,嘿嘿,这是任熙姐为你准备的呢,可惜……记得,要洗脸,弄弄你那破头发,还有,不要戴眼睛了,呆呆的,还有还有……”

    在芊芊罗唆的时候,叶匪已经拿着衣服向外面走去。啪!的一声,关上门,芊芊不由马上停止了说话,走到门边,趴在门上听了听,忽然狡猾的嘿嘿笑了起来,随后快速的转,由旁边的衣柜找出自己的衣服,开始快速地换了上去。

    紧紧十几分钟的梳洗后。叶匪已经正装待发了,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忽然感觉衣角被拉了下,转头看了看。正是芊芊,粉红色的小圆帽,白色地围巾,毛衫,下面是短裙,毛袜,这一看去,还以为是谁的大布娃娃:“你干什么?”

    “哥怎么自己去?找新娘不要带我吗?”

    “你在家呆着,哥一会回来。”

    “刚才有人说,永远不分开的。”芊芊一面说着。一面装作思考:“嗯,好像是吧,难道有人要反悔吗?不怕我捣乱啊。”

    叶匪忽然愣了下。随后拉起芊芊的手,打开门直向外面走去,出了楼道,打了辆车直向数字公司安排的酒店行去,在车上。芊芊一面上下看着叶匪,一面嘿嘿笑着:“这才对嘛,现在的哥。真的活过来了,在也不要什么韶俊华了,哥,就是叶匪,哈哈。”

    叶匪不由揽过芊芊的小脑袋,拍了拍,轻松的笑了笑,不过与之不符的是,叶匪地心里却是焦急无比。酒店的记者发布会,在那里?说的轻松,可是这一次酒店地发布会上什么人都有,而且算上学校出席的人,成百上千,在加上记者什么的,谈何容易在里面找到一个任熙呢?

    不管心如何坎坷,如何焦急,时间仍是一点点的溜走,当打开门的时候,叶匪已经站在了酒店地门口,在旁边,则是那个打扮的布娃娃一样的小芊芊,推口大厅地门,直走了进去,按照记忆中,叶匪直接在电梯上按了13层,记者发布会应该在那里举行。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叶匪拉着芊芊的手,在服务生的瞩目下,直向301房的门口走去,推开门的时候,叶匪一愣,整个诺大的房间内,除了一些工作人员正在摆设外,并没有其它人,更谈不上任熙的影子了?向里面走去,叶匪打算在其他地方找找,但却是失望了,这里确实只有几个工作人员。

    等等,是自己太急了,叶匪忽然愣在那里,站住了。脑袋快速的转着,自己怎么会糊涂成这个样子,既然任熙来这里参加记者发布会,怎么可能会怎么早出现在大厅呢?现在……要么在数字公司来这里地路上,要么就在化妆室,可是这里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如何找到她?可是,真的要等所有人出场的时候见到任熙嘛?那现在自己不是完全的暴露了?

    “先生?先生,对不起,这里有重要会议举行,请问您……”

    正在叶匪站在前台下面想着事的时候,后三个穿着正装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叶匪答非所问着:“你们是数字公司的工作人员嘛?”

    “是的,请问您是……”

    为首的年轻人十分礼貌的问着叶匪的份,但叶匪现在哪里有份可言,如果是学校老师的话,也起码要在众明星入场后才出现,叶匪仍是没有回答,反问着:“我想知道,任熙……小姐什么时候会来。”

    “任熙小姐?”为首的年轻人转看了看后第二名年轻人,那年轻人走到他边,贴在耳朵上说了两句后退了回去,为首的年轻人诧异的看着叶匪,随后平和的说着:“对不起,先生,如果您是工作人员或者相关人员,请出事工作证或者记者证件,如果不是,请到15212楼登记,这里是不许陌生人进入……”

    “我在问任熙她什么时候来。”

    在年轻人还没说完话的时候,叶匪向前一步,已经抓住了年轻人的衣领,而同时,年轻人反应的也是速度,反手抓住叶匪的手腕,就要擒拿,但叶匪是什么出,见年轻人反抗,放开脖领,在手伸过来的同时,已经抓住了年轻人的手腕,反转,扣住。

    与此同时,后第三名年轻人已经向后退了一步,拿出对讲机:“这里是十三楼会议室,有况发生,捣乱者为黑色正装……”

    为首的年轻人反应也是迅速,在叶匪扣住手腕的同时,竟然翻后弯,着无疑是给自己的后路给断了,叶匪扣住手腕,这也是他最后的动作,但让叶匪佩服的是这三人地合作关系。年轻人后弯的同时,第二名年轻人就是一拳打来,如果不放开他手腕的话,肯定会挨另一个人的拳头。放开地话,三个人的伸手都不错,显然不是可以速战速决的,现在叶匪需要的时间,在过不多久,下面的保安人员回来不说,那些熟悉的人可能也会有提前入场的。

    “妈的!”叶匪心里狠狠咒骂了一声,砰!的一脚,在第一个年轻人的部,受到巨大力。年轻人地体向前,正好撞在了第二名年轻人的上,叶匪歪了歪脖子。活动了下手腕,在俩人还没来的急站直地时候,一个疾跑,跃起,重拳直击在第一个年轻人刚转过来的前。年轻人还没站稳,已经再次倒了下去,在第二名年轻人拳头打来的同时。叶匪刚落下的体一弯,直冲撞在了他的腰间,同时脚下一个滑步,体转动,在后抱住年轻人地腰,折,就是一个背摔!

    砰,的一声,年轻人整个人倒在地上。痛苦的表轻微地呻吟着。幸好叶匪没有让他的头部先落地,否则那对人来说,是致命的。

    “哇,刚变回来,就打架,还结婚呢。”在远处的芊芊一面看着旁边的工作人员,一面看着场中,捂着小嘴。

    在叶匪站起来的同时,整个体已经迎面被第三名年轻人迎面抱住,同时年轻人的脚拌向叶匪的下盘,叶匪干脆双手一合,反抱住年轻人的脖颈,同时,脚步快速地向后退去,将年轻人的体后拉,同时,就是一个膝撞,砰!的又是一声,年轻人脑部向后一仰,完全没有意识一样,软软的倒了下去。

    叶匪直向第二个年轻人跑去,随后抓住衣领:“任熙呢?”

    “任熙,小姐,已经,已经取消了,取消了这次的发,发布会,我们,我们也不知道……”

    年轻人艰难的说完,叶匪脑袋顿时一片空白,站起来的同时,犀利的目光顿时向芊芊看去,芊芊好像发觉了什么一样,马上转头看向旁边,叶匪快速的走到芊芊旁边问着:“你骗我,丫头!”

    正在叶匪问着的时候,房间门打开了,转图看去时,叶匪不由一愣,进来的两个女孩同一行人不是别人,正是朴惠英同徐英彩,两张熟悉的面孔顿时被倒在地上的三个年轻人吓住了,而后的几名正装男人迅速的站到了俩人的前。

    “啊,英彩姐。”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芊芊已经大叫了起来。

    而此刻的徐英彩则是完全的木呐,看着芊芊的同时,目光却一点点的移向了旁边的叶匪,那个人的面容,影,是几千几万次曾出现在梦中的,但此刻,却是真真实实的就在眼前,片刻间,大厅内一阵安静,面面相赫,所有的记忆碎片再次折叠起来。

    旁边的工作人员,中间的保护人员,还有大厅后面骆绎不绝走入的人们,对眼前的一切都是木然……

    “那是匪哥吗?见鬼了吧……”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叶匪转头看去,说话的正是胡折腾,不知道什么时候,三人出现在徐英彩那队人的后,而旁边的强盗却是狠狠的对着胡折腾的脑袋一拍:“哪他妈有鬼白天出来,是吧,鸟哥。”

    在向旁边看去,安枭的表有些疯癫似的样子,竟然抚着额头笑了起来,看着叶匪笑了起来,本来就是先有这些主角登场,然后就是相关人员的,而这些相关人员中,包括公司的工作人员,学校的参与人员,这些人里,包括叶匪的学生,唐宁三人,叶匪的校长,还有叶匪以前的同时,不知为什么,洛宝儿也出现在了这里,只是短短几分钟内,大厅内很快出现了很多人,叫人觉得猫腻的是,这个时间竟然还没有记者入场,按理来说,这些记者早应该守候在门口了的。

    “芊大婶,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强盗脱口说着。

    芊芊想阻值已经来不及了,嘿嘿干笑的看着叶匪:“哥,你听我说,事很是漫长……”

    诺大的空间内,很快便要成了扇形一样的将叶匪围绕在了中间。环视周围,叶匪心里慢慢的清楚,原来,任熙并没有在这里。一切都是芊芊这小丫头安排地,从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起,这个丫头就没安好心,而眼前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芊芊联系来的,怪不得没有发现什么记者。

    “韶……老师?”唐宁张着嘴巴半天没合拢,好看的眼睛一会看看旁边地这个,一会看看那个,随后木呐的看着中间的叶匪。

    “在哪!最后一次了,芊芊。你要帮哥!”叶匪完全没看旁边的人,蹲下躯,晃动着芊芊的肩膀。

    芊芊咬了下嘴唇。似乎思考了一下,随后由口袋中拿出了一张机票:“任熙姐和我一起定的,不过去机场的时候,我又跑回来了,看这个。你应该知道她在哪吧?”说完,芊芊递给了叶匪,看着叶匪:“哥。祝你幸福,希望你能把新娘找回来。”

    叶匪接过机票,这是去武汉的,那么,任熙在武汉,武汉哪里?学校,家……对,那个小房间,两个人曾经一起的小房间。叶匪站起来就要跑出去。忽然停住脚步,转头看了看芊芊:“狠得,来给哥当伴娘!”

    “OK!不过伴郎我要帅哥啊……”芊芊嘿嘿笑着,却是流着眼泪。

    叶匪在不多说什么,看也不看众人一眼,转由中间的过道,直冲了出去,在跑出门口快速转弯地同时,叶匪躲过差点撞上的两个人,直跑向电梯,直留下原地愣愣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有些奇怪,激动地说着:“洛洛,我没眼花吧,刚才那个人你看到了吗?”

    “是他,不过新娘不是娅楠哦,打算怎么办?”

    旁边的黎洛看着那个木呐的蔡娅楠,娃娃脸的女孩机械似的转头看着黎洛,俩人就这样对视了数秒,随后,都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会心的笑容。

    在房间的中间,芊芊拍着小巴掌,发出啪,啪清脆地声音,嘿嘿笑着:“不好意思让大家早起了,不过今天的故事也就到此结束了,怎么样?这算惊喜吗?可以结束了吧,那么,都休息吧,你们还有工作的,嘿嘿,可是,我的电话费要给我报销啊,还有回武汉的机票,谁给我定一张,拜托了。”说完,芊芊无辜似的看着场中的几个女孩,接着又看了看安枭,强盗几人。

    “机票到是没问题呀,是吧,芊芊。”说话见,黎洛已经走到中间,拉着芊芊的小手,无比抚媚的笑了起来:“但是呢,没有天上掉馅饼地好事哦,如果不告诉洛洛姐你哥去了哪里的话呢,那么,你这个死丫头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吧!”说到后面,黎洛的脸色忽然凶狠起来。

    “啊,不是吧。”

    手 打小 说网,提供最新手_打_版小 说阅读

    经过一番审问后,黎洛心满意足的拉着芊芊的手,带着洛宝儿走出了房间,向电梯方向走去,在门口留意的人都能听到几人的对话……

    “洛洛姐,哥要结婚了,你干嘛还要去找他啊。”

    “结婚不能离婚吗?洛洛姐是什么人啊,再说,结婚的人还能找人,搞外遇呢,是不是啊,宝儿。”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没有关系吗?那你干嘛还很紧张似的跟着我呀?好像有人为这个小流氓相似了好几年呢,嘿嘿。”

    “不是吧,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要和任熙姐抢哥去啊?”

    “要不要算上你啊?”

    “喔,耶,VeryGood!”

    “哇,匪哥死而复生后的劫难不少啊。”

    “走啊!”安枭看着强盗。

    “干嘛去。”

    “老匪欠了我几年的和约,要补回来啊,现在死人又活了,那和约继续生效,今年的欧洲赛少了他不行!死也给他拉过去。”

    “哇,我喜欢!”胡折腾感叹着。

    ……

    “英彩啊?”

    “什么……,

    “你和小流氓在韩国的绯闻结束了吗?你爸爸好像非要你们结婚吧?那可怎么办呢,你要是不结婚,你爸爸又发飙了。”

    “是啊,那怎么办?娅楠呢,你给我提意见吧。”

    “死洛洛总是和我抢,那我们两个合作吧,1「鲈戮徒行×髅コ龉欤趺囱俊?

    徐英彩似乎沉思了一下:“非常好,就这样把生命的剩余时间用掉吧。”

    “嘿嘿,我们两个肯定比那两个洛洛强,哈哈,哈哈……”

    最新T×T小说下载,尽在手!打!小!说!网!

    ……

    ——(全书完)

    PS:隆重向大家推荐手~打小说网(w_w_w.s_d_x_s_w.com),全文字阅读及下载。

重要声明:小说《从流氓到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