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纯属意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老残 书名:从流氓到舞王
    <---凤舞文学网--->    因果篇.轮回(末) 第21章 纯属意外       徐英彩没有黎洛那么聪明但也不像蔡娅楠那么笨叶匪要带女朋友去见台己的父亲仔细一想也就知道原因了只是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徐英彩是什么心里安静的坐在徐民玄的旁边而在对面坐着的是叶匪、蔡娅楠。--凤-舞-文-学-网--

    叶匪平静的目光只是望着车子窗外看着路边来往的人儿没有任何话语而这一刻的蔡娅楠确是满脑子问号歪着脑袋倚在座位上好看的娃娃脸上全是复杂的表大眼睛来回的转着虽然弄不太清楚叶匪想做什么但叶匪的这个决定还是让她的心里暗自高兴而蔡娅楠现对面徐民玄的目光总是注视的自己。

    这是必然的徐民玄是徐英彩的哥哥可是他却怎么也搞不明白徐英彩喜欢的人怎么边还有另外一个女孩虽然充满了疑问但是一向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长大的他这个时候确是什么也没有说一会在见到父亲的话自然明白了不过如果这个时候把徐民铉换成徐相宇的话那事肯定与之相反空气中肯定充满了火药味。

    45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山坡下一所简单的公寓外按照徐民铉所说见面的地方就是徐英彩的家里本来是安排午饭的时间一起吃个饭的只是现在提前来了而已在徐民玄的引寻下叶匪、蔡娅楠很快的来到了徐英彩家的大厅中诺大的空间简洁而又空大厅中只有一个保姆在擦拭着地板给人很冷清的感觉。

    “请现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告诉父亲!”徐民铉说完的同时。礼貌地弯向书房里面走去。

    不一会的时间徐民玄由书房里走出:“父亲请你们进去!”

    在徐民玄的带路下徐英彩、叶匪、蔡娅楠三人走进了徐信株的书房。一直平静地徐英彩这个时候眼神中却透露出了复杂而叶匪也是深吸了口气这个就是徐英彩的父亲了旁边的蔡娅楠毕竟心智还是不够第一次见家长而是是自己敌的家长还是非常的不自在随着俩人来到书房时却是一愣。

    书房内部整节一张矮桌。而徐信株这个时候正坐在那里似乎等待着一样虽然是安静的没有表但正是这样的景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前的徐民玄礼貌的弯腰伸手说着:“请坐!”

    矮桌上放着两瓶酒烧酒在徐民玄说完地同时徐信株的目光向叶匪、蔡娅楠这里看来同时。--凤-舞-文-学-网--确是很慈的点头微微笑了笑顿时将那紧张地压迫感消除了不少随着三人坐下。叶匪按照自己懵懂的韩国礼仪对这徐信株微微点头同时为了表示尊重用韩语说着:“您好!”

    徐信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目光在蔡娅楠的上扫了一眼随后拿起桌边上的酒给叶匪倒酒在给叶匪的酒杯倒满地同时放下酒拿起自己的酒杯。很快叶匪反映过来拿起酒给徐信株倒起了酒两个杯子倒满的同时徐信株将杯子拿起做出要与叶匪碰杯地动作叶匪也很快明白过来只是感觉好像俩人这种说话方式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难道非要喝酒说话?虽然有疑问但却也没说。

    随着徐信株将杯子里面的烧酒一口喝下出咝咝的声音叶匪出于礼貌这个时候也不在管自己能不能喝了一仰头也将杯子里面的酒喝掉。

    “我是徐英彩的父亲徐信株你就是叶匪先生!”

    “是!”徐信株只问了这么一句话在就不问接着给叶匪倒酒叶匪本是不能喝酒的但出于礼貌不得不拿起杯子去接而在倒完酒后徐信株又拿起自己杯子让叶匪倒满没有说话继续碰杯接着将酒一养而进叶匪也只能奉陪在然后就是第三杯第四杯直安静的连续喝了六杯!

    这个时候脸色难看的不光是徐英彩了还有旁边的徐民玄这里面地剧或许只有他们两个当儿女的才知道为国家要员徐信株为了保证最好的状态数年如一从来没有沾染过酒即使喝酒也都是在节的时候同儿女们一起但徐信株却是沾酒既醉同叶匪是一样的而今天却一连喝了六杯!

    站在边上看着的徐民玄这个时候却是终于有了正常人的反映体稍微的向后退了一步这是徐信株不能觉的视角同时对这徐英彩使眼色摆手徐英彩对这个大哥是非常了解的平时在父亲严格的管教下长大并不说话多数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这个时候的提醒显然是已经出了这个哥哥做事的原则因为她也知道叶匪从进来之后就做错了一件事

    徐信株虽然不能喝酒但确是个脾气倔强、格好强的人如果你要同他喝酒没有拒绝的意思那么就是默许而这个默许里面包含很多意思在这个倔强、好强的老人眼里你不拒绝我就是要同我喝酒?虽然我不能喝但我也要奉陪到底可徐信株却不知道叶匪也不能喝酒看叶匪很痛快的一仰而尽间接的寻致了这个老人误会一连同叶匪干了六杯而叶匪还是面无表的接着。

    只是这个时候徐英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父亲从小就是个严格的人脾气又倔强不要说她就是她的三个哥哥都没有任何时候可以参与父亲的决定想去提醒叶匪但这个时候在父亲面前徐英彩似乎一切都变的麻木了在看旁边的蔡娅楠那好看的大眼睛确是十分关注的看着徐信株喝酒的动作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

    让徐英彩不明白的是叶匪是不能喝酒地怎么突然今天开始同自己的父亲喝起酒来?而如果她站在叶匪的角度上来想问题那一切就简单了。这个时候的叶匪也是痛苦。心思着这老头怎么这么能喝?但又不能不喝第一他是徐英彩地父亲也是自己长辈第二就是徐信株每次都给自己倒酒。出于礼貌又不好拒绝所以只能硬接虽然最怕酒和女人但怕归怕曾经也是出生入死的人连死都不怕了还怕喝酒这个时候叶匪也是拼命了。

    六杯酒喝下后徐信株稍微停顿了下随后又给叶匪倒了一杯。而叶匪也照样接着同时也给徐信株倒了一杯奇怪的是喝酒的时候。徐信株却没有说一句话没有问叶匪旁边的蔡娅楠是谁没有问叶匪和徐英彩以后的打算只是喝酒这也算是徐信株做人的优点?做事专一分的清楚。喝酒就是喝酒吃饭酒是吃饭聊天酒是聊天……他的计划是先敬酒。礼貌礼仪完成之后在谈叶匪与徐英彩的事哪里知道这一喝喝地不可收拾。

    “父亲……”

    还没等徐民玄的话说完徐信株右手一摆就阻止了徐民玄的话同时拿起酒杯一仰而尽这个时候徐信株都没有碰杯地动作了完全是喝!

    而在叶匪的眼里这样喝酒在中国他接触的那个圈子里就是拼酒的意思记得在武汉同战友喝酒的时候。叶匪听过:感深不深?深那就不怕打吊针句感铁不铁师铁旧那就不怕胃出血!另外叶匪虽然随意但是也是个好强倔强地人可以说同徐信株的格相符这个时候就算喝死也不能让人看不起肚子里已经火烧了但看了看徐信株还是……一仰头喝了!

    旁边的徐英彩看着徐信株、蔡娅楠看着叶匪此时两个女孩心里都是同一句感叹:你什么时候变地这么能喝了?

    房间内只是安静另外十分节奏话的传来啪!啪!啪……的声音那是杯中酒喝尽时拍在桌面上的声音俩人你敬我我敬你不知道敬了多少当徐信株再次拿起瓶子的时候那个瓶子已经空了确切的来说两个瓶子都已经空了啪!的一声徐信株将瓶子重新拍在了桌子上。

    这个严肃而又慈祥的老人这个时候仍旧是先前的那个样子笔直地坐在那里双手放在腿上看着叶匪而叶匪也是同一个动作表面上俩人是相同的表而心里面俩人也都是同一个想法那就是没想法。开玩笑平时叶匪一杯啤酒都是醉不要说这一瓶烧酒进去了这个时候完全是凭借一股意识支撑着体双眼等着徐信株如果稍微一松懈的话那叶匪的眼睛肯定会翻上去。

    这两瓶酒下来直看的旁边徐英彩、徐民铉心惊胆战趁着徐信株没注意徐民玄悄悄的走到了房门口随后偷偷的拉开门走了出去接着以最快的度拨打了某个电话这不是在叫人送酒只有徐民铉知道这是私人医生的电话……

    “你、叶匪!”徐信株一抬手指着叶匪!

    “是我!”叶匪下意识的脱口说着!

    终于俩人开始说话了徐英彩总算安心了还以为今天只喝酒没话说呢不说话徐英彩当然高兴但一直喝酒她也要为父亲担心只不过刚刚松懈的徐英彩马上愣住了因为在她父亲叫出叶匪的名字叶匪在回答之后房间内接着传来砰!砰……的两声叶匪徐信株两个人体仍旧保持坐着的姿势只是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脑袋几乎是同一时间低下撞在了桌子上。

    “啊哦爸爸……爸爸!”哗啦下门开了第一个冲进来的就是徐民铉他已经做好准备了!

    两个人都是潜意识的支撑在相互说话后脑袋一思考就停了可以说这已经算喝酒的一个境界了开始可以猛喝然后将这股酒劲抵住但稍微一松懈马上所有的酒劲都会爆而这一刻叶匪、徐信株被酒精淹没了俩人虽然保持坐姿但俩人的脑袋一左一右的倒在桌子上没有一点只觉醉死了过去!

    “不是吧你爸爸不能喝酒还要喝啊!”

    “是小流氓要陪的啊!”

    “那是你爸爸非要他喝的啊!”

    “怎么会是小流氓非要接爸爸的酒啊!”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从流氓到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