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很有智慧的司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老残 书名:从流氓到舞王
    <---凤舞文学网--->    征途篇.归位 第34章 很有智慧的司机       并不明亮的灯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到旁边的女孩淡黄色的短衫外的黑色衬衫微卷的长精致的五官……正是前两天巧遇的徐英彩!

    叶匪转头看去的同时旁边的徐英彩那双明亮的眼睛同时也看了过来四目相接叶匪的思绪停顿心里竟然升起一种莫明其妙的感觉是什么?说不出但是比起前两天的压抑却是相反的。--凤-舞-文-学-网--灯光虽然昏暗但仍可以看到对面徐英彩脸上的一丝惊讶开心?但随后表又变的有些复杂似乎叶匪现在也是这种状况打招呼?这种场合这种地方加上徐英彩的份不行!不打招呼……几秒的时间俩人对望的异常尴尬!

    最终叶匪下意识的笑了一下而旁边的徐英彩也是浅浅的笑了笑黑暗中两个人的动作只是短短的瞬间。不过这样两个人的笑似乎使本就尴尬的气氛更加尴尬俩人默默无语的转头向场中看去叶匪心里却心思着徐英彩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又是她的那个神通广大的朋友?当然这只是一瞬间荒唐的想法仔细去想徐英彩是韩国明星中的小公主来中国既然赶上了这场斗舞自然不会错过只是两个人的座位竟然是连在一起的。

    “你怎么了?”叶匪的安静加上不自觉显然让旁边的蔡娅楠现了同时那疑惑的声音传来。

    “没什么。”叶匪吸了口气觉得现在这种况好像真是老天开的玩笑要是让蔡娅楠知道先前的韩英彩就是现在的徐英彩会怎么样呢?而且这个人现在就坐在自己地旁边?转头看去。蔡娅楠也没有继续追问什么而且被旁边的芊芊拉着玩。

    时间一秒一秒的溜走这个时候叶匪却感觉到了时间过的有些漫长舞台中间似乎一直在准备着。但却怎么也准备不完……

    思绪总是时有时无地被牵走随后目光不自觉的向旁边人望去……但在一半的时候就会停下矛盾感在理与感间徘徊总有一个声音告诉叶匪停止因为旁边还坐着他的女朋友——咳蔡娅楠!他还会清楚的知道要把握自己还清楚的记得很久以前答应过蔡娅楠的话只是此时此刻内心的感觉既矛盾又尴尬哪里还有心看场中?

    “你们先看吧。我出去一下。”叶匪感觉这样的气氛实在叫人尴尬的窒息至少现在他没有那么平静地心态面对徐英彩坐在旁边魂不守舍竟然有一种背叛蔡娅楠的感觉?而正是这种感觉想让叶匪出去松松气。旁边的蔡娅楠显然愣了一下傻傻地看了看叶匪:“你尿急啊马上就要开始还出去干嘛?”

    “娅楠姐要注意。淑女啊形象啊你在这样小心哥不要你了。”旁边的芊芊歪着小脑袋。煞有其事的说着蔡娅楠拍了下芊芊的小脑袋嘿嘿一笑:“去小丫头臭流氓才不会不要我呢是吧!”说完仰头向叶匪看去。

    叶匪只是点头笑了笑这个时候不知道旁的徐英彩是否已经明白了他地女朋友就是曾经一直徘徊与两个人间的蔡娅楠。而且蔡娅楠的第一歌还是这个韩国地小公主配音的感觉这个世界真实荒唐之极?叶匪起摸了摸蔡娅楠的脑袋:“一会就回来抽只烟去。”

    “恩去吧。”

    并没有去走廊、吸烟室而是直接走出了会场这场中国举办的盛大明星斗舞邀请了人气艺人2oo多名虽然是难得一见但叶匪并不指望在这里和那些包装出来的明星学什么惊世骇俗的舞步最多也只是学习下这些明星对舞台的掌握气氛而且这个并不是主要来这里叶匪只是向轻松下没想到不但没轻松成反而压抑起来现在干脆就向出去压压马路放松一下。

    昏黄色的路灯下一个人的影被拉地修长正是有些不自在的叶匪叼着香烟低着头双手插兜就这样漫无目的得在着郊区走着旁边低矮的楼房慢慢的掠过稀少的行人匆匆而逝不知道时间不知道地点……

    砰!叶匪感觉将帮上重重的来了一下随后那漫无边际的思绪被抽回了现实耳边也想起了骂骂咧咧的声音似乎是喝醉酒的人?

    “妈、妈的撞老子?”

    “谁啊?”

    “大哥他、不对是大哥先撞他的!”

    叶匪抬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站了三个摇摇坠的醉鬼看样子都是3o多岁左右黑色的正装白色的衬衫个个都是将军肚领带歪歪的扎着领口敞开头在路灯下直反光第一眼鉴定后叶匪就可以肯定三个人不止酒喝多了而且摩丝还打多了?但叶匪心里还是一愣叫叶匪愣的并不是三个人怎么样而是自己!如果是在半年前的自己现在肯定已经破口大骂了然后三个人醉醺醺的说两句话后现在已经倒在地上了严重点可能骨折在严重点——残废!

    看了三人一眼叶匪不自觉的笑了笑感慨万千真的是没有什么不可以改变的现在自己不也是变了吗?以往冲动的那个兵早已经不再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这个混迹在社会中的男人千万人之中平凡在平凡普通又普通的男人!深吸了口烟叶匪没有理会那三个醉鬼而是双手插兜继续向前走去而后的三个男人仍旧是骂骂唧唧的半天终于见叶匪没有动静的向前走去也都停止继续修炼迷踪步了。--凤-舞-文-学-网--

    继续没有目标的行走着那种空寂的感觉似乎又袭上了心头而叶匪自己心里也清楚这样的话对蔡娅楠并不公平。但却怎么也不能阻止那混乱地地想法或许只能依靠时间慢慢来平复了就像刚才那样的感觉没有什么不可以改变的。既然自己都能变为什么这份感不能变呢?就在叶匪在这里自我安慰寻找摆脱的理由同时耳边传来了一些熟悉地声音?三个醉鬼?还有女人的声音:“请你们尊重一点!”

    “小姐、好好漂亮……”

    “材真真棒怎么卖的?”

    “我怎么感觉眼熟呢?”

    叶匪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到不是那调笑的声音这个时候叶匪自己都管不好自己还哪里又心去管闲事?那个女子的声音……真的很熟悉。那是不能抹去的声音转头看去时徐英彩正低头礼貌的和那三个酒醉的男人说着什么。但却换来了三个男人更强烈地反映!

    叶匪的脑中千回百转这次绝对不是巧合徐英彩出现在这条寂寞的公路上应该是从开始就跟着自己地?只怪自己胡思乱想的太投入了后跟着一个人竟然也没有现?当目光再次过去的时候。其中一个醉鬼已经动起了手来对面的徐英彩似乎被吓到了一样后退了一步。但很快旁边的两个男人挡住了她地去路。叶匪心里有些嘲笑的意味这是第几次了?她不会照顾自己吗?在没多想摇头晃脑的就走向了三个男人……

    此时地徐英彩面色有些难看有些慌张的向左右看了看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见对面男人的手已经伸了过来急之下不由伸手一推向旁边闪去。但旁边却早已经站了一个人在徐英彩闪过去的同时手臂一紧就被那打着摩丝将军肚的中年男人抓住听到那那人极其无耻的话:“大哥这妞***有活力啊?”

    “额…我喜欢……啊!”男人打了个酒隔喜欢还没说完就是一声尖叫接着扑通一声狗啃屎的姿势——趴伏!一个抓住徐英彩、一个旁边站着地男人同时向那个大哥后看去只见刚才那个低头走路撞人的男人此时双手插头吸着香烟刚才那一脚就是他出的又回来了?

    倒在地上的男人爬了起来可能由于着地时不稳或者叶匪用力过大以致于肥胖男人鼻、脸先着地此时由于同地面摩擦寻致鼻尖、嘴唇流血脸上尽是灰甚是狼狈起的同时就是胡哈一声:“妈、妈个Bo的管闲事给我给我先把他收拾了。”

    看了一眼惊讶的徐英彩随后收回目光叶匪脸色到是平静打架对于他来说夸张点的来讲快比吃饭都正常了以前混社后用拳头后来混军队用枪做特工用刀现在踢人用脚?这么久没打架这个时候突然遇见心里还真痒痒的不过还没开始打叶匪就感觉不爽了对面着三个人显然不是打架的料子啊?但叶匪也并不打算同他们玩太久刚才这个肥子的一声胡哈已经使旁边偶尔过往的人群站住了脚想想自己在想想徐英彩的份时间长了下去要是叫好事的人认出了徐英彩那麻烦就大了!

    虽然那大哥级的人物喊了一声但最先冲上来的不是俩小弟而是大哥?估计是怒了抡着拳头就冲了上来不过他却忘记了腿永远要比胳膊长毕竟人和狒狒还是又区别地?叶匪嘿嘿一笑转侧腿斜踢啪!的一声直在了那胖子的口上巨大的力使胖子的体顿时飞出了2米枣多远呃-扑通一声再次趴在了地上同最开始的姿势相似不过这次可是严重了蜷缩着体双手捂着口看起来甚是难过?半天没有爬起来。

    与此同时叶匪没有给旁边抓住徐英彩人的反映机会疾跑、两步飞膝盖一个垫炮卡在了那人的口上还没来的急叫唤就飞了出去叶匪转头扫向第三个人的时候那人妈呀!一声撒丫子就了根本不估计大哥说在那呻吟什么了?

    “打架啊……好厉害!”

    “那个女的是谁哦好眼熟你认识吗?”

    “是啊好像……见过。不过不记得呢?”

    ……

    转眼间叶匪就摆平了两个人吓跑了一个感觉这么长时间没有打架自己的水平还是没有退步?但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叶匪才回过神来。向旁边看去不知道很慢时候周围已经站了十多个人了?第一个感觉就是要坏要是被人认出了是徐英彩那明天上海地报纸头版头条就闹了看着愣愣的站在那里的徐英彩叶匪一伸手:“小妞跑啊!”

    听到叶匪的提醒徐英彩顿时回过了神微微一笑抓住叶匪地手随后俩人在这条公路上尽的奔跑起来。同时听到后传来了众人惊呼的声音:“哦……我想起来了是公主。是徐英彩!”

    “是哦是她呀我也想起来了。”

    “不是吧去看看!”

    叶匪转头看了一眼后顿时追上来几个人。拉着徐英彩的手不由加快的度同时说着:“把头低下点别叫人看到脸。”一面说着。一面将自己脖下的纱巾向上微微的抬了抬这已经是叶匪出门闭带的工具了现在用上还真是时候?只要不被人拍下脸不管八卦、绯闻闹成什么样始终是八卦、绯闻徐英彩十分听话的将头微低任由叶匪拉着手在路灯下奔跑度一点点加快并没有落下的迹象。在路边上叶匪一面跑一面拦了辆出租车砰!地一声门关上:“开车!”

    叶匪急忙的一句话那出租车就如同F1样的了出去由此感觉上海地的士还是满有“素质”的转头看了看后面停下来的人们叶匪不由长长的呼了口气好危险相好这些人没有马上认出是徐英彩否则明天整个国家估计都要闹大新闻了?当转过头来时叶匪现旁边地徐英彩正笑的十分开心的看着自己不由也尴尬地笑了笑说着:“你怎么自己出来了?”

    “我告诉他们我去洗手间就偷偷的跑了出来!”

    “你跟踪我啊?”似乎回到了从前的气氛一样此时叶匪感觉没有一点不自然了。

    徐英彩没有任何犹豫的说了句实话:“是啊!”

    叶匪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不自觉的笑了笑:“你好像每次都很倒霉的样子?明明自己运气这么差不学一点防的什么吗?”

    徐英彩转头看了看后面已经消逝的人影同时说着:“我现在是跆拳道黑带六段可以防地!”

    叶匪顿时一愣跆拳道黑道就是高手的象征实力的体现1——3段是黑带新手级别的4——6段就是高水平的段位了不要说收拾3个喝醉酒的人了就是他们没喝估计也别想在黑带六段下爬起来不由疑惑的问了下:“那你怎么不还手?”

    “我害怕伤害别人!”

    ……

    听到徐英彩的话叶匪感觉没有语言了不知道如何说她怕伤害别人就不怕别人伤害她?不由向后依靠了下体忽然叶匪想到了什么急的伸手去摸上的兜上面?下面?一愣嘴里不自觉的喃喃着:不是吧?转头看了看徐英彩不由有些尴尬的稍微靠近了下转头看了看司机又将头转了回来同时闻到了徐英彩上散出来那熟悉的清香味这是徐英彩也有些怪异的表不知道叶匪为什么会突然离自己这么近近到两个人的脸似乎都要贴到了一起心复杂之下不由脸色微红了起来……

    叶匪贪婪的闻着徐英彩上散出来的香味随后笑声的在徐英彩的耳旁说着:“你带钱了吗?”

    徐英彩一愣顿时脱口说了出来:“我从来不带钱包!”

    叶匪感觉坏事了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开车的司机果然那司机仰头看了下车内的镜子随后并没有说什么继续开车。叶匪心里稍微的踏实了一下这次同蔡娅楠出来着急钱包、手机都没带匆忙的拿了包烟就跑了出来就连出去玩都是蔡娅楠掏的腰包现在这个时候自己上没钱徐英彩上也没钱要是让开F1的大哥知道了还不知道事啥想法呢?做霸王车啊?

    “师傅去金茂君悦!”

    “好!”

    最后叶匪还是决定先回酒店让司机在下面等一下然后自己上去拿钱好了?

    车子大概行了半个多小时叶匪同徐英彩俩人间在没多说什么似乎又回到了先前的尴尬气氛转头向旁边看去时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半个小时过去了停停顿顿周围的景物不但没有越来越繁华反而越来越空?叶匪不由问着:“师傅?这事哪啊?”

    “哦我在走近路!”前面的男人说了一声。忽然车子停了下来同时那司机师父用着咒骂的语气:“妈的又灭火了唉两位能下去帮个忙吗?一起推下车?”

    叶匪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开门。而旁边的徐英彩也没有说话毕竟现在也要出点力了不然可能回不去了。叶匪看了看四周竟然是空寂的郊区?旁边百米处是火车道凉风习习还是蛮舒爽的感觉看徐英彩下来的时候不由问了句:“你下来干嘛?”

    “两个人承担的话会轻松!”

    叶匪不由皱了下眉头不过眉头还没等锁上就听到车子着火的声音随后唰的一声车了窜了出去接着从车窗内传来司机咒骂的声音:“妈的没钱还上老子的车好好在车吹风吧拜拜了您!”听到这话叶匪当时就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感自己是被司机耍了?刚才听到徐英彩说没带钱包是故意拉俩人到这地方的?这不是分明欺负来人对上海不熟吗?现在找个借口让俩人下车然后自己跑了?还真实个有“智慧”的司机啊?

    看着那甩起灰尘的的士消失在夜色中叶匪知道事坏了心里暗骂着:mgB的在遇见你就把你车真灭火!转头仔细的打量起四周来漆黑的天空没有星星凉风吹过路边稀少的树木偶尔的出沙沙声安静而又空旷的火车道漫长没有边际这分明就是城市的边缘了?难道走回去?想着的同时感觉手臂一紧旁边的徐英彩握住叶匪的手臂靠了过去有些尴尬的说着:“我有点怕黑。”

    哪里是有点分明就是很怕能感觉到那手很紧张的抓住自己的手臂叶匪抓了抓脑袋问着:“你带手机了吗?”

    “恩!”

    “给……”

    “没带!”徐英彩接着把后面的两个字说完同时右手慢慢的伸向牛子裤的兜里很小幅度的动作着漆黑的夜里根本看不出所以。而叶匪感觉崩溃了徐英彩的三个字竟然不是连在一起说的以致于叶匪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看来……要走回去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从流氓到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