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那,是什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老残 书名:从流氓到舞王
    <---凤舞文学网--->    征途篇.归位 第28章 那是什么?       辗转难眠翻来覆去的一个晚上叶匪的思绪不断在记忆中牵扯着,虽然说出了分离但要忘记一个人又怎么会那样简单?那个人的影在过去与现在间交错、重叠如梦似幻的感觉渐渐消失变得真实一次次闭上眼睛一次次睁开混乱……

    偶尔思绪被带到徐英彩最后的一句话她的朋友?可是自己今天下午才到的上海谁又会知道得那么快?就算知道了徐英彩从韩国可以马上飞过来吗?或许这又是一个谎言或许她本来就打算提前来到上海希望早一刻见面吧?不知道不觉中叶匪现自己在某方面变的聪明了?真正的经历过后才会真正的成熟现在的自己早已经不再是在部队冲动的那个兵了啊!

    有些时候明明是笑的很开心可心却痛的在流泪有些时候我们明明在说着谎言却无法拆穿对方注定早的相遇缘分却少再次相见已隔世为人边的另一半不是你既然是最后的结果那就彼此带上面具开心分手。--凤-舞-文-学-网--可最后的眼神却始终留在了心里。这样的梦幻现实之间叶匪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感觉到眼角冰凉没有了知觉……

    昏暗的房间内渐渐的亮了起来窗外的阳光普照万物房间内的上叶匪的呼吸均匀仰面朝天手臂遮眼看起来睡的很熟的样子。

    “那么喜欢你放在心里却换来了天空的落雨迷恋地味道留在了心底。所有的心都被打破就这样吧指环间的走近离别……”手机铃声由头柜传入了叶匪的耳中。轻微地动了下手臂睁开眼见看着天花板安静片刻忽然无奈的笑了下生活还要继续。随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现是一排陌生的电话号码接通:“喂?你是哪头?”

    电话那头传来了十分清脆的女声:“什么哪头?”

    “你是哪头猪呃?”叶匪解释着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但却分辨不出来是哪个!

    “喂!你有毛病啊。你是不是叶匪?”

    “还好健康着呢那你是哪头啊。该报上Id了吧?”叶匪一面坐起向浴室走去一面说着。

    “听不出来了?什么记我是柳如芸啊还记得不?”

    “柳如芸?”对于这个小丫头叶匪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主要是昨天晚上安枭特意提了一下这个人没想到今天就打电话来了看来黎洛说的没错。安枭确实是个老狐狸每一步都算的好好的不过自己早应该知道的想当初去武汉混地时候还不是被安枭算的好好的?

    “我靠你还真给忘了!”

    “哦不不只是受……宠若惊啊美女怎么能忘呢。shd地队长说吧大早上的找我啥事?”一想到安枭算的这么准那自己的5o万也快到手了一激动之下忘了成语差点没说出受精俩字还好半路刹车想了起来。

    “还会用成语?我是从你们副队那里知道你的电话地你不是说对未成年的不感兴趣嘛?”

    “恩?你到蛮开放的?你说地那四个字里面其中感不是感觉的感是勇敢的敢兴也不是高兴的兴而是**的明白了?虽然“不敢趣”但我可以欣赏下可有道理啊?”叶匪一面无聊的说着一面准备温水好好泡泡温暖一下有些冰凉的心。

    “晕死了你怎么这么没有修养!哈哈不过我喜欢恩……请你吃早餐下来。”

    “早餐?无事献殷勤不是强*就是强盗!”

    ……”电话那头半天没传来声音估计是被叶匪弄绕晕过趣了好半天终于传来了柳如芸的声音但叶匪一听之下还以为是沙来了:“匪哥哥啊我肯定不是强盗啦你下来被有事要和你说呢恩?好不好嘛?”

    一阵冷颤叶匪感觉不能在说下去了否则早上饭肯定次不上去了自己去调戏女人行这要是女人反过来还真不适应就算柳如芸不说什么事叶匪也差不多知道了毕竟昨天晚上安枭畅谈了一个酒桌点了点头:“恩好吧你在楼下?”

    “恩楼下等你啦。--凤-舞-文-学-网--”

    挂了电话叶匪深吸了口气感觉心还是很压抑在浴室里足足呆了近半个小时才出来换上衣服感觉少许的轻松了些看看时间还不到7点这个时候安枭、强盗他们估计都没起来呢先不管他们了出去找点事做做转移下心!走出房间带上门给安枭了个短信叫他多准备一张明星斗舞地门票然后转直向电梯方向走去。

    “匪给好像真的不对啊!”

    “恩恩我早就看出来了他要门就是对徐英彩没兴趣要么就是兴趣过了头!”

    “我也有兴趣啊不过……昨天我和强盗看徐英彩出来的时候眼睛红了不会生什么事了吧?”

    “喔?眼睛红了?难道哭了?难道土匪把她……”

    ……在叶匪转角的时候边门缝里面钻出了三个脑袋依次是强盗、安枭、胡折腾三人一面望着叶匪走的方向一面煞有其事的讨论着尤其是安枭那眼珠子转的仿佛地球绕太阳一样?

    走出酒店时清晨凉爽的风袭来让叶匪暂时忘却了不少心痛但有一种感觉叫铭心刻骨忘却?怎么可能!伸了一下腰的同时旁边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hi叶同学。早上好哦!”

    顺着声音转头看去一个朝气十足的女孩出现在侧白色立领衬衫军绿色外同样颜色地长休闲裤。袖子挽起带着单支手和护腕同黑舞场见到时一样仍带着盖帽压低上面的脸庞根本看不到有些神秘的感觉此时正稍稍的抬起帽子向叶匪走来拿出条口香糖咬起地同时叶匪回了一句:“叶同学?那柳同学我们很熟啊?直接说。找我什么事我没心吃早饭。”

    叶匪现在只感觉心空空的都有点冲动学学电视剧。借酒消愁什么的吃饭?肯定没有胃口旁边的柳如芸走近停下脚步帽子下面那双美目上下打量着叶匪:“看你一脸劳苦大众样。是不是失恋了?要不要我安慰安慰你。”

    “哦?能看得出来?”叶匪不自觉还真摸了下自己的脸。

    “那是肯定的不去吃饭?那我们去快活快活怎么样?”柳如芸嘿嘿一笑。挑衅似的说着。

    不过叶匪可完全不是那想法快活快活?加上那貌似挑衅却更似挑逗的表叶匪不由干脆来了个装傻:“好啊去我房间吧就在上面!”

    柳如芸的嘴角抽*动了下抬头看了看上面随后拍了拍c大的小脯:“你地思想真够卑微!什么房间我还未成年呢你小心……”

    “没关系啊。这可是带星的酒店放心!”还没等柳如芸说晚叶匪先接上。

    柳如芸的小嘴微张完全被这个流氓头子打败了简直比昨天那个强盗、还有那个胡折腾还要流氓怎么这样地四个人也会走到一起更要命的是明明就不是正经人还偏偏拿了武汉职业赛的第一不但如此黑舞场还输在了强盗的上要不是今天想见识见识这个家伙的能力早就拍股不带走一丝云地闪了为了革命的胜利还要坚持给自己鼓励了一下柳如芸冷冷的哼了一声:“还真是被你征服了你确定不吃东西?那去我房间!”

    “今天心不好说干嘛吧不然不去!”

    已经快崩溃地柳如芸现在彻底崩溃了没心都这么要是心来了说不定无耻到什么地步呢但也只是诧异的看了一眼想了想随后正了下脸色:“我们去跳舞敢不敢?”

    现在叶匪还真希望找点事可以分解下心本来就有心里准备知道这个舞痴除了这个就说不出来别的干脆顺水推舟:“好陪你玩玩。”

    很顺利的按照安枭所说叶匪被柳如芸约了而且很准确的是约叶匪去跳舞不过这个时候叶匪是一点都没有心去想能不能按照安枭所说的在展下去然后接着天上掉的那大饼——5o万!原来有的时候也可以感觉到什么都不重要?望着出租车外那飞逝的风景耳边悠然想起徐英彩那哀伤地声音:我这笨蛋人生有多么无奈好希望你可以明白那华丽的玩偶命运注定了我要被抢夺所有的生活……

    那个声音的回旋让叶匪完全的失去了神采纵然能够明白又怎么样已经错过了两个人两个毫不相干的人生!可为什么想忘记却不能释然已经追究不出任何理由了外面的车来人往只是在眼中匆匆而过完全的没有产生任何动感的效果旁边传来柳如芸的询问声也没有听进!

    “喂!你怎么了?想什么这么出神精神病作了?下车吧!”旁边的柳如芸终于忍不住的扯动了下叶匪。

    被从思绪中拉回的叶匪转头看了看才现此时的车已经停了下来向外望去这里应该是郊区?公路上的车辆稀少而在车旁一栋奇怪的四层建筑物耸立在那里看起来也有近千青方米的大小建筑物属于概**型的仿佛是一个变换的魔方中上方是雕刻般的几个大字:Im俱乐部!

    没想到这个女孩到是不认生说话还真溜:“一会要是输了的话你别哭!”

    “哼当我是小孩呢!”

    啪!的一声关上门。柳如芸就像里面走去叶匪仰头看了看这个奇怪的建筑皱了皱眉头自言着:看来。在不找点东西调整下心可能真得个压抑证、精神病什么地?下来车跟着柳如芸直向里面走去这个就是Im的活动部了?虽然没有nBF的壮观看不知的还是很不错地整节的一层大厅甚是宽敞同柳如芸走进去的时候不少人疑惑的目光向叶匪看来这现象说明柳如芸在Im这里还是很出名的吧?

    “芸儿?今天怎么这么……他怎么来了?”

    俩人迎面撞上了下楼的安小雅、张伟说话的正是张伟。被文这声音一提醒低头走路的安小雅不由抬头看了过来一见是叶匪了里也是吃惊的看向柳如芸但很快似乎想通了什么表恢复了自然柳如芸狡猾的嘿嘿一笑:“他刚刚失恋我来开倒开倒他……是吧。叶同学我们很熟地!”

    “恩很熟!”根本就是理不理的表。叶匪头一次感觉自己在美女面前这么伟大不是在没育全没成年美女面前这么伟大难道是自己对美女的抵抗力增强了?竟然思想纯洁地如同浮云一样白。

    没有继续说什么柳如芸直带着叶匪上了二楼张伟似乎对这个在黑舞场一面之缘的Badboy队双长很好奇转看了看随后终于想起了什么对这旁边的安小雅说紧“小人雅咱们芸儿的痴病又作了啊?上去看看吧联赛的对手呢不知的作了啊上看看吧。”“恩!”安小雅点了点头。

    ……

    清静地大早上二楼最边缘的练舞室忽然闹起来不知道谁传出的消息公司地柳如芸带回来了个舞林高手只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叫人想到了下面的故事柳如芸是什么人为舞痴狂的地步在Im相没有人不知道而且在上海的职业赛上竟然一鸣惊人现在在公司的知名度已经快追上一些艺人了那些喜欢dance的人自然不会错过这场华山论剑而不感冒的人则是为着八卦来的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叫柳如芸带回公司大早上地就动舞?

    诺大的房间内顿时被几十个好奇者挤的满满的而柳如芸则是完全无视的活动体周围的人真的当成了空气一样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赢了是什么样输了后又有什么结果如果把柳如芸换成强盗的话肯定会大方的炫耀今天和谁谁谁飙舞做好赢时的准备要是换成胡折腾肯定会小心的将人赶出去做好今天输了后很丢脸的准备这样看来这个女孩还真是对舞痴到了一定程度完全忽略周围的一切以及后面的后果!

    “5o的ok?”

    “ok!”

    柳如芸走到电脑旁听完叶匪的回答打开了音箱顿时那劲暴而又震撼的舞曲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刺激着他们体内的每一个细胞的跳动。同样也传入了叶匪的耳中深吸空气活动体的同时却忽然没有了那种动作的感觉。

    最开始学跳舞的时候叶匪就是被徐英彩带动而起感受到dance乐趣的同时同样明白这肢体语言也是一种心境的表达舞台上音乐中并不是只有那华丽的动作更重要是一种对舞的理解对舞台的掌控对自己体的信任各种因素才成就了叶匪今天在dance领域的突破不断的进步就好像那些真正的掌握了人生真谛的人一样他们的生活是那样的精彩。而叶匪则是在舞台上的绝对精彩华丽动感自信以及无法形容的狂野!

    一味的模仿、跟随着别人的dance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舞者在徐英彩离开后进入nBF学了安枭幻月时就在想自己的dannet但却是一直模糊没有头绪!甚至后面还做了仰梦雪的banetnetce…但也只限于配合音乐引导舞台气氛而已而且这些dance叶匪完全是模仿生活中的各种姿势、动作似乎忽略了什么?这一刻好像?似乎?懂了?只是那种心境?那种心?现在的感觉如果非要去形容那么就是……形如槁木心若死灰!

    佛真法犹如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当年乔达摩.悉达多在菩提树下与星空月同眠终看透进入一种“明白”、“醒悟”、智慧涌现、光明到来的状态。而现在这心若死灰的感觉却是一种然境界。空空无物、无感无求……狂暴的音乐中与那死寂的心完全成了截然不同的反正比高调的歌声反而成为一种哀伤的绪。又像是一种顿悟恍然间想起先前的茫然、模糊叶匪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却模糊的不能现似乎只差那么薄薄的一层就可以经入另一个状态?

    在nBF许久的子移来有了条件有了目标叶匪从来没有放松过自己现在的他同安枭在舞步、动作方面已经近乎进入到了极限在音乐、节拍中寻找着某种返璞归真的突破点随着音乐曲加快体平衡协调的攀升一种停泻感悠然而升仿佛一道无法跨越的雷池让他们赫然而止此刻你平静的心再次波动起来好像在无尽头的黑暗看到了一束光一样那是什么?

    “喂?你的状态……可以吗?”

    叶匪被扯动了一下回过神来心又一次低落到了谷底安静空洞虚无……点了点头:“满足你好了女士优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从流氓到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