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三【自己找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狼天 书名:炼血专家
    头好疼……兰陵忽然发出一声呻吟,体软绵绵的倒在椅子上,引得秋研顾不得再驾驭飞剑,急忙蹲在兰陵的边仔细查看:老师……你……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头有些晕,不用管我……兰陵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眼中的痛苦神色却已经把他出卖。

    狐儿趁机走到凌雪边,偷偷的嘀咕两句,凌雪酝酿的能量陡然暗淡,手中的真武宝剑跌落地面,躯摇晃不已,其他人也都有样学样的跟着东倒西歪,一时间,秋研急得俏脸发白不知如何是好。

    兰陵看着秋研的样子,心中暗暗说道,我的小宝贝,暂且让你先着急一下吧,这个计划一定要成功,我不能总带着面具在你边,也不能每次动手的时候都把你弄得昏迷……你是要陪我度过漫长生命的……不能错过这个解决的机会……

    与此同时。

    英伦帝都西面远郊一处农场中,牛羊遍野悠闲的啃食着翠绿的青草,几个牧人坐在草坪上大声聊天说笑,大口大口的喝着自酿的啤酒。

    微微凸起的山坡上,还有几个男男女女的游人欢笑着进行着野餐,美好的田园景色如同画似的令人神往。

    农场中盖着一排小木屋鳞次栉比,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却显得精致,只是看着,都会让人感到一阵的温馨,觉得若生活在这样的木屋中,一定是种享受。

    遗憾的是,人总是会被眼睛欺骗,这外表的美好仅仅是掩盖黑暗地一层虚假面具……

    在正中那个带着尖顶的木屋中。房间中的摆设也是温馨舒适,可是,若有人能够进入那个用书柜遮挡着的暗门的话,怕是先前的那些美好会瞬间的然无存,更加深刻的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恐惧!

    暗门通往地下室,狭窄的台阶连接地是一个人间地狱!

    看似温馨美好地田园风光。实际上却是暗黑教会在英伦帝都地一处秘密基地。基地中专门进行黑魔法地研究。其中包括残酷地**实验以及那种运用咒语地基因融合。制造着一个个失败地兽人畸形。

    此时。在黑暗地地下室中。一个穿黑色长袍。衣摆边缘绣着金丝地老男人正将一瓶液体倒在一个已经肠穿肚烂地尸体上。沮丧地看着尸体慢慢地融化。变成黄色地粘稠液体流入一旁地水泥池子中。

    在他地周围。站着几个同样穿着黑袍。衣摆上金丝绣地长短不一地男人。默不作声地看着。

    可恶。人体对于黑暗侵蚀地抵抗力实在太低了!又失败了……唉……要是能够抓到一个圣廷骑士以上地**进行实验该多好啊……老家伙遗憾地说道。副会长大人。哈里森已经发送消息过来。计划成功了……您就要实现您地愿望。拥有一个圣廷骑士做您地实验体了。一个黑袍男人谄媚地说道。

    哪有那么容易。会长大人还眼巴巴地等着呢……就算会长大人不需要**实验。可你觉得费了这么大地周章把朱丽叶抓来。就为了满足**实验地需要么?老家伙皱了皱眉头说道。

    副会长大人。有件事要告诉您。另一个黑袍男人躬说道。

    什么事?老家伙问道。

    那些雇佣兵都死了……

    怎么死的?

    暂时还不清楚。据哈里森所说,那些雇佣兵好像在完成任务离开的时候,所乘坐的车辆莫名其妙的爆炸了。没有一个活口。

    哈哈……好啊!老家伙大声的笑了起来,说道:省得那些家伙要佣金了,就算他们不死,你以为他们可以活着拿了我们的佣金离开么?不知道是谁帮我做了这件事。

    也许是他们的仇人吧,应该是在车辆中放置了****!黑袍男人笑着说道。

    这件事没有被察觉吧?老家伙问道。

    没有,按照您所定地计划。先是由雇佣兵扰,造成被袭击地假象,然后哈里森出面,以录笔录的名义带着朱丽叶离开,警局中那些圣廷里地家伙是不会有什么觉察的,估计现在还在警局中等着他们的女骑士呢,还有,哈里森离开的时候,车上安装了电子干扰装置。周围所有的摄像头都会被干扰。没有人会知道哈里森离开的道路和目的地。黑袍男人说道。

    老家伙拍了拍黑袍男人的肩膀,说道:哈里森是不是你发展的?不错。很能干!该死的规矩!想要抓一个人居然这么麻烦,真怀念中世纪时我们肆无忌惮的残杀圣廷那些家伙的痛快场面啊!

    残杀么?

    谁都知道,黑暗教会和光之圣廷经过几千年的较量,最终以黑暗教会的失败结束,到底是谁残杀谁,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但是这时候要是说出真正历史的话,估计立刻会成为实验台上的**。

    此时,距离农场大约十公里的马路上,黑色的警车已经脱离了平坦的公路,进入了崎岖的小路,开始颠簸起来,地处远郊已经稀有人烟了,偶尔有车驶过也都是前往草坪的旅行者。

    跟在黑色警车后面的那两辆警用车上的警员开始抱怨起来:探长不是说要带着这些人回警局做笔录么?怎么到这里了?他这是要去哪里?难道要带着这些人去游?

    是啊,奇怪,问一下吧。一个警员说完,拿起对讲机调整频道,可是对讲机中传来的却是嘶嘶的杂音。

    警员将头探出车外,扫视着周围,嘀咕道:可恶。是什么东西干扰的这么厉害!

    这时,黑色的警车忽然停了下来,哈里森和那个司机打开驾驶室地门,走到后面警车旁边。

    探长,我们这是要去哪?警员好奇的问道。

    哈里森所问非所答的说道:今天天气不错。

    呵呵,是啊是啊……警员无奈的随声说道。

    当他抬头再次准备询问哈里森的时候,见到的却是一把带着消音器****的黑黝黝的枪口。

    探长……

    噗噗……

    哈里森面无表的连续扣动扳机,无的夺走了车中三个警员地生命,同时,那个已经走近另一辆警车的司机也掏出了带着消音器的****。快速而准确的袭击着车中那些猝不及防的警员。

    片刻后,猩红的鲜血在车门边缘流出,滴落地面,车中地警员东倒西歪,要害处出现一个个的血窟窿,丧失了生命。

    哈里森吹了吹枪管中冒出的青烟。看了看那些警员的尸体,耸了耸肩说道:到时候,我可以说是朱丽叶的帮凶袭击了我们,而我侥幸逃生……

    说完,对着那个司机招了招手,转走回了前面黑车旁边,打开车门进入了驾驶室。

    快点,用不了多久,这些尸体就会被旅行者发现,我得早点回警局……嗯……想想还真头疼。你说我是打大腿一枪呢,还是胳膊?好像这些伤都有些轻,该死的。难道真的要找准内脏间隙的位置开一枪么?

    司机耸了耸肩,却没有说话,发动汽车带起一路的尘土飞驰而去。

    农场旁边的绿色山坡上,那些先前还欢笑嬉闹地郊游者已然悄无声息的躺在地上,他们在农场中购买的新鲜牛洒在翠绿地草地上,无比的醒目。

    那些悠闲的牧人站起。径直走上山坡,抓住那些郊游者的腿,拖行着走下山坡,隐藏在草丛中的碎石划破那些郊游者的肌肤,一点点血迹沾染在碧绿地草叶上。

    这些人不会担心留下任何痕迹,要知道,平时在黑魔法结界的笼罩下,世界上任何先进的仪器都无法发现什么的。

    最近来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一个家伙说道。

    副会长大人进行**实验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了……另一个家伙怪笑着说道。

    可怜的家伙们,没事的时候在家喝喝咖啡。听听音乐该多好?偏要郊游。郊游也好,却偏偏来这里。用不了几天,会有人把你们的失踪档案在警局中消除,不用多久,不会再有人找你们了……

    要是有人能够来这里寻找地话,不是更好么?副会长大人会很高兴地……嘎嘎……

    ……

    ……

    黑色的警车像是一个密封地棺材,缓缓的驶入农场。

    牧人们将那些游人拖入木屋之后,在农场中四处走动,揭开一块块伪装的草皮,草皮下,数十个黑漆漆的骷髅头骨以一种很诡异的方式摆放着,骷髅之间若是用线连接的话,这条弯曲的曲线恰好将整个农场围在中间。

    随着最后一块草皮被揭开,先前阳光明媚的农场上出现了淡淡的黑雾,雾气越来越浓重,透过雾气看去,那农场在视觉中竟然有扭曲的感觉。

    雾气越来越浓,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茧将一切都包裹在内。

    片刻后,一个中世纪风格的黑色古堡赫然出现在眼前,看起来无数块巨石建筑的古堡竟然在冉冉升起。

    地面上,之前翠绿的,充满生机的那片草坪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黄沙滚滚,一片荒凉。

    古堡的底盘下,在阳光的映衬中,无数黑色的晶石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其间噼噼啪啪的闪现着黑色的细小闪电,看来,这些黑色晶石拼成的魔法阵就是这个古堡的动力所在的黑色巨石拼成的地面上,哈里森和那个司机已经下车,走向了已经站在大门口等待着地副会长等人。

    那个吸收哈里森进入暗黑教会的祭祀,见到哈里森如此完美的完成了任务。不觉得脸上有光,颇为得意,切的介绍着:哈里森,这位就是你仰慕已久的副会长伯德大人。

    哈里森像是瞬间学会了变脸术似的,先前不苟言笑一派严峻的脸此时浮现出谄媚的笑容,快速的摘下眼睛,躬说道:副会长大人,能够见到您,是我莫大的荣幸。

    伯德哈哈一笑,很和善地伸出手说道:哈里森。你真是个人才啊!不错,不错!

    哈里森受宠若惊的握住伯德伸出的手,像个哈巴狗似的点头哈腰。

    蓦地!

    哈里森的脸色变了,谄媚的笑容僵硬起来,并且逐渐地扭曲,眼神中充满痛苦与难以置信。

    那个吸收他的祭祀也是脸上变色。惊诧的看着伯德,却是没敢出言阻拦。

    伯德依旧笑着,笑容愈发的和善,看起来竟颇有几分慈祥。

    遗憾的是,他的慈祥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地狱的丧钟,哈里森的体在快速的干瘪发黑,片刻后,已然成为一具木乃伊似的干尸。

    伯德原本苍白地脸色变得红润起来,整个人像是年轻了几岁,脸上纵横的皱纹一瞬间浅了许多。他呵呵笑着松开手,哈里森的尸体像一截废柴棒似地倒在地上。

    把你的生命力奉献给伯德大人才是你最大的荣耀……伯德嘿嘿笑着,说道:圣廷那帮家伙可是有很多方法让你说出实的。为了让一切更加完美,只能委屈你了……

    说完,伯德挥了挥手,一旁站立的那个大块头司机摘掉帽子露出满脸寸长的毫毛,竟然是个狼人,他低头抓起哈里森地尸体向后面走去。

    伯德扫视了一眼其他的祭祀。拍了拍手说道:现在,该欢迎我们的客人了,不知道朱丽叶是不是比照片上还要美丽动人呢?即便是不能成为我实验的**,能够一亲芳泽总是好的……

    一个祭祀低声说道:副会长大人,是不是再等一会儿?让车厢中的暗黑魔法阵再腐蚀朱丽叶一段时间?

    伯德哈哈笑了起来,说道:你该不会觉得朱丽叶现在出来的话就可以对付我们所有人吧?

    祭祀急忙说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伯德笑道:还是让她留点力气比较好,我很想看看圣廷中最出色的女骑士有多辣。

    副会长大人,车厢中不止朱丽叶,还有其他人……祭祀小声的提醒道。

    伯德沉吟了一下。挥手将正走过来地那个大块头狼人司机叫了过来。问道:一路上况怎么样?

    狼人司机躬说道:车上除了朱丽叶之外,有两个小妞有些实力。不过,在攻击了一阵之后,都无法承受车厢内暗黑魔法阵地侵蚀,现在估计是没什么行动能力了。

    伯德登时笑了起来,三角眼中绽放着兴奋的光芒:还有两个有实力地小妞?啧啧……朱丽叶可以交给会长,这两个小妞一定要留下了,看来,我的**实验要成功了……

    打开车门。伯德急不可耐的命令道。

    狼人司机急忙走到车后,将车门打开。

    车厢内,兰陵躺在秋研的怀中,其他人东倒西歪,只有秋研看起来最好,但是俏脸苍白,眼中满是焦虑。

    下来!狼人司机咧开嘴,露出白惨惨的锋利牙齿,恐吓着喊道。

    这个时候,秋研反倒不害怕起来,能够见到对手,总比闷在这个诡异的车厢中揣测着即将遇到的危险要好的多。

    老师,我们下去吧……秋研小声说道,用力的搀扶着兰陵,兰陵表现得虽然软绵绵,但是却暗中的配合着秋研的动作,他可不希望他的小美人儿会累到。

    一行人下了车后,伯德看到其中的图瑶忽然怔了怔,图瑶在暗黑教会中虽然只是一个魔女,但是天资绝佳,手段狠辣。前途不可限量,是会长面前的红人,奇怪……她怎么会在这里?

    在车厢中接受了兰陵的一系列命令后,大家已然投入了各自的角色,虽然兰陵只吩咐了大方面地发展,其他要靠自我临场表现,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次获得兰陵宠的机会,谁发挥的最好,谁就有希望成为女奴中最为受宠的存在。

    图瑶站在朱丽叶的后面。神秘兮兮的对着伯德眨着眼睛。

    伯德虽然不明白图瑶的意思,但是也能知道图瑶这是在对他暗示着什么。

    卑鄙,竟然用这种手段!朱丽叶也不甘落后,此时充分表现出一个遭受陷害的正义人士应有的愤慨。

    哈哈,圣廷最出色地女骑士果然名不虚传,比照片上要漂亮太多了。朱丽叶骑士大人,用这么大的排场迎接您,充分显示出我们对的重视啊!伯德得意的大笑着,此时他心中的兴奋难以言喻,在场所有的女人都是万里挑一地绝色,啧啧……运气实在太好了。

    你想怎么样!告诉你,圣廷不会放过你们的!朱丽叶柳眉倒竖的怒声说道。圣廷?哈,你们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就会放过们么?圣廷和暗黑教会之间永远没有和平的可能,你这种话真是可笑。伯德嘿嘿笑道。

    东方的修真者也不会放过你们!识趣的话。趁早放我们离开!秋研冷声说道。

    东方的真武者也不会饶过你们!凌雪随声附和道。

    伯德一时间愣住了,他全然没有想到这些美女中竟然还包含着修真者和真武者,这两种东大陆的修炼者。他虽然没接触过,但是却听说过,当年真武者、修真者帮助教廷剿杀吸血鬼族的时候,他曾经在暗中偷看过那些修炼者的攻击场面,当时着实震惊了很久。

    实话说,伯德很不想和东大陆地修炼者扯上什么关系。

    当年封印吸血鬼族是因为吸血鬼族强大的速度太快。而且已经进入东大陆为害惹得天怒人怨才遭到联合剿杀,而暗黑教会和吸血鬼族完全不同,首先,暗黑教会和光之圣廷的恩怨已经延续了几千年,属于西大陆地家务事,其次就是暗黑教会从没有染指过东大陆,从这些方面来看,就算暗黑教会把光之圣廷彻底毁灭,东大陆的修真者都不会插手的。

    秋研见伯德犹豫。再接再厉的说道:快放我们离开!不然。用不了多久就是你们的死期!伯德嘿嘿笑了起来,说道:小美人儿。你在吓唬我么?现在看来,当初这么大费周章,实在是太有用了,不妨告诉,从今天开始,们已经消失,没有人会找到们的,甚至连一点点地线索都没有……

    接着,伯德放声大笑:没想到运气会好得离谱,不知道,用东方修炼者做**实验,效果会是什么样呢?

    秋研顿时俏脸苍白,微微的动了动体,将兰陵挡在了后,小手垂在下捏着指诀。

    我和你拼了!朱丽叶声喝道,躯一动就要进行攻击,遗憾的是,她的体刚刚动作,却见她后的图瑶用手狠狠的戳在她的后心位置,朱丽叶一声惨呼,倒在地上,眼神满是惊异的看着图瑶。

    由于剧没有细致的安排,所有人都在自我发挥,但是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要互相配合,尽管朱丽叶不明白图瑶接下来要做什么,可也得随着图瑶那么一戳,而表现出相应地动作来。

    伯德和所有地祭祀都怔了怔。

    图瑶妖媚的脸上浮现出冷酷地笑,低头看着朱丽叶说道:朱丽叶姐姐,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是暗黑教会的人,而且是魔女哦!真以为是只是贪图好玩来和您一起领略西大陆风的么?哈哈,女骑士,等着死吧!到时候,用做**实验的时候,我会充当助手的!

    接着,图瑶快步的走向伯德,妩媚的笑道:副会长大人,能够见到您,我太高兴了!。

    任凭伯德老巨猾。可这一切也太出乎意料了,本图瑶的出现就是一个意外,现在图瑶又背后攻击朱丽叶……

    图瑶看出伯德的疑惑,笑眯眯地说道:我是跟着她一起回来的,我在这位骑士小姐的眼中只是一个贪玩的富豪小姐哦,其中的缘由,我慢慢告诉您。

    说话间,图瑶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伯德,那种妩媚的神看得伯德骨头都酥了。

    没什么,慢慢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拉他们呢?伯德连声说道。

    别急嘛。让我慢慢说,不然您听糊涂了,到时候又要问东问西的了……图瑶嗲声说道,不得不说,论魅惑的本事,图瑶虽然比不上狐儿和媚娘那样得天独厚。但是在人类女人中却算得上是勾魂摄魄的尤物,她地一蹙一笑无不令男人心里痒痒的。

    伯德只觉得喉咙发干,眼神发直,恨不得一口把图瑶吞下去似的,可他也只能看看而已,虽然暗黑教会中很多魔女其实就是供给高位者玩乐的工具,可图瑶却是唯一的例外,由于她的天资绝佳,早已被会长视为重点栽培地对象,那些觊觎她美色的人也都只能和伯德一样。看得到吃不到,在心里意一番罢了。

    图瑶眨了眨眼睛,狡黠笑道:这次可是大功一件哦。现在,我决定把这个大功劳算上您一份。

    伯德好奇问道:什么功劳?

    图瑶回指着兰陵等人说道:看,那个男人是东大陆很杰出的考古专家,好像在一份陈旧典籍上发现了巨大的秘密,这次他们来西大陆,就是因为已经和圣廷谈好。由圣廷派朱丽叶保护他们,发掘那个秘密,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发现,但是,我觉得既然圣廷这么支持,必定很重要!

    伯德看了看兰陵,沉吟着点了点头,圣廷在意的东西,暗黑教会即便得不到。也一定要破坏!

    图瑶接着说道:还有一个好处哦。你看那个女人,她可是仅存的吸血鬼族啊!前段时间闹得最厉害。结果圣廷出动光之骑士追杀的就是她。

    伯德顺着图瑶的手指看向碧丽丝,口中啧啧有声,这么一群人里面居然这么多特殊人物,意料之外的好处多得令他难以置信。

    这次圣廷前往东大陆,目的就是找到她,并抓到她,当初她掠夺地那么多宝藏中,似乎也有一件对教廷非常非常重要的宝物。图瑶笑了笑说道:只可惜,他们找的却是我爸爸……

    伯德自作聪明地接口说道:所以就假意的混在她的边?

    图瑶媚笑着说道:副会长大人,您可真聪明……您不知道,我可是对她百般讨好呢,不然她怎么会把我当成好姐妹呢?居然还要帮我用什么圣水洗礼,吸收我信仰教廷呢,还好我用别的宗教做借口推辞了,不然那圣水洒在我上,不露馅才怪……

    图瑶这话说得没有任何的破绽,修炼黑魔法的人也分为死灵魔法和暗黑魔法两种,只有那些修炼死灵魔法地人,长期在死灵中浸才会有明显的气息流露,而像图瑶现在这样刚刚入门不久的黑魔法师,还是在外物实验的阶段,虽然也有一点点气息,但是这点气息平时却并不容易察觉。

    只有在外物,比如圣水之类的作用下才会很明显的反应出来,就算图瑶天资绝佳,但是年龄在哪里摆着,修炼的程度也算不得有多深厚,再说,朱丽叶只是一个圣廷骑士,并不是圣廷光之魔法师,她本又年轻没什么经验,只能察觉出吸血鬼、狼人这种变异存在,所以,被图瑶所蒙蔽也在理之中。

    图瑶,你真行!会长大人果然没看错!伯德连声赞道。

    接着,伯德忽然问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莫拉他们去哪了?

    图瑶听了伯德的问话,心中不住的好笑,莫拉他们去哪了?

    哈!

    要是副会长大人知道莫拉此时正在东大陆和光之圣廷地两个骑士大人配合着,到处找修炼者地麻烦,到处被修炼者所追杀的话,估计这张老脸都得发黑吧。

    作为尸奴,主人早已成了第一重要地存在,立场也自然以主人为主,所以图瑶觉得好笑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觉得她的主人实在是坏得厉害。

重要声明:小说《炼血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