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零【魔神之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狼天 书名:炼血专家
    主人,可总要事出有因,若是尸奴们没有表现出任何目的,苏江河他们一定会起疑心的。狐儿皱了皱秀眉说道。

    兰陵哈哈一笑,说道:谁说他们没有目的?天佛山的古庙遗址不正是很好的借口么?夺宝杀人……哈。

    兰陵已经在黑暗祭祀以及朱丽叶的记忆中得到他们到来的目的,他们的来意完全是针对着碧丽丝,要获得碧丽丝掠夺的那些宝物中一个重要的东西,至于其他原因无非是掩盖他们真正目的的借口罢了。

    兰陵已经亲自去过天佛山的古庙遗址,里面那些宝贝也都进了兰陵的怀中,再没什么珍贵的东西了,可是,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些,没有人会怀疑的。

    兰陵并没有立刻离开青龙城,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秋研,他才不会让秋研留在这个鬼地方,他所看中的女人应该留在他的边才对,至于如何带着秋研,那并不是什么难事。

    清晨的时候,凌雪和雅思一起来到了秋研的家,表面上好像只是来找秋研聊天,但是在聊天的过程中,雅思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消息,那就是他们决定在剩下的假期中进行一次考古自助游,目标就是西大陆神话中的各个圣地。

    真的?兰陵老师也要去么?秋研已经几天没看过兰陵了,兰陵找的时机很好,就在上次凌雪在苏家指认兰陵大闹一场之后,就再没去过补习班,苏清远都在到处寻找兰陵,以为兰陵因为自尊心的缘故离开了。而秋研也一直都没见到兰陵,此时听到兰陵的消息后,心中不住的窃喜着。

    当然是真地,护照还是雪姐帮忙办的呢。雅思说道。

    秋研有些狐疑的看着凌雪,她很是奇怪,从前凌雪和雅思对兰陵的态度恶劣,怎么忽然之间不但帮忙,而且还一起要去自助游呢?

    凌雪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们和兰陵老师之间的事已经水落石出了,确实是一场误会,我们一直都错怪了兰陵老师。所以,能够帮忙的地方我才尽力帮忙,让自己少一些愧疚吧,这次和他一起去自助游。权当是免费做一次保镖,当作我道歉的礼物。

    没有什么城府的秋研顿时信以为真,惊喜的说道:啊?那太好了!我就说嘛,兰陵老师绝对不是们所说地那样人。

    接着。秋研又疑惑地问道:兰陵老师怎么忽然想起要去西大陆考古自助游呢?

    幸好在来地时候。兰陵已经想到秋研会产生地疑惑。并且有针对地把所有地说辞都告诉了凌雪和雅思。不然地话。一时之间让凌雪和雅思这两个考古外行来编造谎言地话。怕是会破绽百出地。

    我也不太清楚。听兰陵老师话里地意思。好像他在翻阅西大陆古资料地时候有什么惊人地发现吧。这么多天来。他东奔西跑地一直在拉赞助。也知道。兰陵老师地收入是不足以支持他去西大陆地。雅思叹息着说道。

    找到了么?秋研关切地问道。

    嗯。是雪姐帮忙找地。一个暴发户。这个家伙钱很多。可惜没文化。却要充什么学者。这次他出资支持兰陵老师。唯一地条件就是要跟着兰陵老师去西大陆。说要做什么巨大发现地见证。将来兰陵老师出学术著作地时候。要挂上他地名字。雅思说道。

    这样地说辞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了。随意聊天流露地信息而已。凌雪和雅思并没有邀请秋研。所以。秋研即便还有什么疑惑也不好再刨根问底了。

    雪姐,兰陵老师在哪?我想见他!秋研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应该在做准备吧。找他有事?雅思说道。

    秋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想问问他,能不能也算我一个,带我去……

    凌雪和雅思一起笑了起来,凌雪问道:秋研,是不是喜欢上兰陵老师了?

    秋研没想到凌雪会忽然问这个问题,登时俏脸羞红,扭捏说道:雪姐,不要瞎说……

    雪姐才没瞎说呢,当初我们和兰陵老师有误会的时候,可是一直在替他辩护,而且,我们也看得出来,那么多学员里面,兰陵老师对可是最不同的。雅思笑嘻嘻的说道。

    不同?有什么不同?秋研脸色更加的红了。

    啊?都没感觉出来么?雅思看着秋研,好像秋研没感觉出来的话是一件很奇怪的行为似的。

    没有啊。秋研低头嘟囔道:雅思姐,就别逗我了,不能开这种玩笑。

    凌雪笑了笑说道:雅思,不要逗秋研了,不过,秋研妹妹,这次我们来家,也有为兰陵老师看望地意思哦,我们见到他地时候,他一直打听来着。

    兰陵老师在哪里?雪姐,带我去看看他好不好?秋研小声的说道。

    好吧,我们也不要再做传话地工具了,直接去看他吧,俩当面说,省得总向我们打听,嘻嘻。雅思促狭的笑道。

    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吧。秋研喜悦的说道。

    中午的时候,兰陵和秋研是在一家不大的小餐馆中见面的,兰陵的装扮虽然比以前有些好转,但是却还显得有些寒酸。

    秋研看了看有些清瘦的兰陵,细心的为兰陵点了几个油水大的菜,吃饭的时候不住的给兰陵夹菜,让兰陵这么厚脸皮的家伙都不住有些老脸发烫。

    与秋研接触,兰陵会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那一刻,他会觉得轻松。同时觉得自己多了很多的感,像是一个人类了,这也是他喜欢秋研地原因,同样也使得他没有像对待其他女人那样对待秋研。

    若把人这个并不属于僵尸的形容词加在兰陵上的话,那也许只是兰陵与秋研面对的时候才会有吧。

    兰陵的生命是漫长的,若没有意外的话可以说是永生不死的,在这样漫长的岁月中他虽然也玩过感游戏,但是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从前他是不时提醒自己进入游戏,刻意的投入。可现在却是不知不觉地进入角色,并且有点越陷越深的趋势。

    兰陵老师,快吃啊,多吃点。秋研看着兰陵。不住的催促道,而她却没有吃什么,动筷子只是为了给兰陵夹菜。

    也吃吧。兰陵笑着说道,说实话。他对于食物实在没什么兴趣,一直保持进食这个习惯完全是出于享受美食而保留的,可秋研点地这些菜太大众化了,完全提不起兰陵的食

    我在减肥嘛,这些菜可是为您点的,快吃吧,多吃一点,不然我会失望的,嘻嘻……秋研笑眯眯地说道。

    不要减肥。对体不好,而且现在的材已经很好了。兰陵抓住任何一个话题,只要不让他使劲塞这些并不喜欢的食物,他宁可多说话。

    真的么?可我觉得自己有些胖。秋研和每个女人一样,说到自己外表的问题时总是格外的在意。

    真的不胖,有句话说添一分则胖。减一分则瘦这话专门为而发明的哦。兰陵笑道,眼神直直的凝视着秋研,看得秋研不住地有些发慌,心里如同小鹿乱撞。

    兰陵老师,您真会说话。秋研脸色羞红的躲避兰陵的眼神,声音细如蚊呐。

    兰陵说道:我是说真的。

    兰陵老师,我能问您一个私人问题么?秋研转移话题的说道。

    问吧。兰陵笑了笑放下筷子。

    您这么帅又这么会说话,还又那么渊博的学识,一定有很多女生喜欢您吧?秋研很八卦地问道。可这话一说出口。秋研就后悔了,羞红的色彩一直染到耳根。

    我是孤儿院长大的。知道我小时候懂得最早的道理是什么么?兰陵的话音变得低沉,眼神看向别处,像是回想着什么,满是忧郁的色彩。

    是什么?秋研下意识的问道。

    要想被别人瞧得起,就一定要拼命学习,出人头地!我是孤儿,知道孤儿的苦,所以,我一定要创造一个优渥的环境,只有那个时候,我才会结婚生子,因为,我不想让我地孩子和我一样……兰陵地眼中浮现出淡淡的水光,声音带着很强地感染力,令秋研不住的为之心酸。

    兰陵老师,对不起,我不该问您这些的。秋研急忙道歉道。

    兰陵笑了笑,用自嘲的语气说道:只可惜,我一直到现在还是穷困潦倒,所以,我还没有女朋友。

    兰陵老师,您千万不要这样想,是没有穷富贵的,只要有一颗真心就足够了。秋研劝慰道。

    兰陵苦涩的笑了笑,说道:是女人,远远不知道男人的苦楚的,男人是要顶天立地,顶起一个家的,必须得有责任感!

    秋研由衷的说道:兰陵老师,谁若是成为您的妻子,那真是幸福的女人。

    兰陵淡淡的笑道:如果有一天我能够确定会有能力给一个女人幸福的生活了,我一定会对她说的。

    秋研惊声问道:这么说,您现在已经有心仪的女孩了么?

    兰陵没有直接回答秋研的话,而是说道:秋研,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兰陵老师,您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秋研很爽快的说道。

    答应我,不要急于找男朋友……兰陵凝视着秋研说道。

    秋研顿时感觉到了什么,害羞的要命,可是却不住的还要问出来:兰陵老师,您……

    兰陵打断了秋研的话。看着餐馆中闹吃喝的客人,眼神变得迷茫起来,轻声说道:也许,这次成功了,我就能改写我地人生,也就有足够的勇气对我所喜欢的女孩表白了。

    兰陵没有直接说,但是还有什么话会比这个更直白?若是再听不出兰陵的意思的话,那秋研也就不会被兰陵所喜了。

    对于秋研这样的女生,兰陵一直在采取迂回策略,传统的女生总是喜欢逐渐的加深感觉。若是太烈的话反倒会引起反感。

    当兰陵看到秋研眼中一闪而过的甜蜜神色时,他知道,他离成功不远了……

    兰陵心中窃喜,迟疑了一下。忽然伸出手抓住秋研地手,眼中满含深的说道:秋研,能答应我么?

    秋研没有说话,紧张的抽手想要摆脱兰陵的大手。可甩了两下后却终究没能摆脱。

    正当秋研放弃挣扎地时候,兰陵却忽然松开手,苦涩的笑了笑,自嘲的说道:对不起,呵呵,这两杯啤酒就让我有些忘形了,秋研,请原谅我,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过。谢谢的午餐,我该离开了,保重!

    说完,兰陵起向餐馆外面走去。

    秋研惊诧地看着兰陵,匆忙的站起,不顾一切的抓住兰陵的胳膊。神羞涩,随后眼中迸出坚定的目光:兰陵,我答应!

    不经意间,称呼已经由原来的兰陵老师变成了兰陵。

    兰陵一脸的惊喜:真的么?秋研,我……

    秋研红着脸,故作大方的笑了笑说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说。兰陵急声问道。

    这次去西大陆考古自助游也要带着我,哼哼。我也想成为历史新发现地见证人呢。还有……还有……秋研说着说着脸色刷的又红了起来。

    还有什么?兰陵追问道。

    还有,我想看到成功。知道……知道要向谁表白……秋研小声的说道,若不是兰陵听觉敏锐的话,她的声音肯定会被餐馆客人的议论声所淹没了。

    哈,一切比想象地都要完美,兰陵无比兴奋,这其中固然有游戏胜利的成就感,同样,也有发自内心的愉悦。

    看着秋研的俏脸在羞涩的红晕中更显媚,兰陵忽然感到一种隐忧,这种感觉瞬间的冲淡了先前的兴奋。

    兰陵暗暗的咬了咬牙,狠狠的唾弃了一下自己,告诉自己,僵尸是无地……

    深夜。

    青龙大酒店地天台,面对着笼罩在雾气中的帝江,兰陵尽量地把自的能量波动保持在最初见到帝江时的程度,他不想让自己的实力,以及实力进展的速度暴露给帝江。

    很能闹啊……帝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时时的提醒兰陵,说不准什么时候她就可能对兰陵下手。

    一般吧,太过奖了。兰陵淡淡的说道。

    下午,一个真武者攻击了修真者,若是我的消息没错的话,那个真武者应该是图狂边的老李吧?接着,封闭的天佛山古庙遗址中有三个守护人员死于非命,尸体上有很明显的黑魔法印记,随后又有一个守护死亡,伤口处显出圣廷骑士的圣廷能量灼伤的痕迹……现在修真者在找真武者理论,真武者又在找黑暗教会和光之圣廷的人,小小的青龙城现在已经彻底的混乱了……说,还不能闹么?帝江语气平淡的说道。

    兰陵并不感到意外,这些本来就是他命令媚娘如实像帝江汇报的。

    看来的手下很忠诚啊,我真不知道,派她来是来协助我,还是来监视我的。兰陵冷笑道。

    是协助是监视,全看的表现了。帝江说道。

    我的表现还不够好么?我弄出这么多的事容易么?不就是想浑水摸鱼,在他们相互混乱,无暇顾忌其他事的时候悄悄的去解开吸血鬼族的封印么?兰陵很不满地说道。

    帝江冷笑一声,说道:即便做的再好,也应该在的主人将臣面前邀宠。在我面前还是免了吧。

    兰陵哈哈一笑,说道:多谢的提醒,我也该提醒一句,我听说天妖降世了,还是先考虑的未来吧。

    是怎么知道的!帝江厉声喝道。

    兰陵笑道:不会觉得我连天妖降世时的异兆都感觉不出来吧?

    只需要做好的任务就是了,其他的事最好少关心,不然会死的很早了。帝江冷声说道。

    兰陵说道:谢谢,我想多活一阵子,所以,我根本就没关心过。

    帝江一声冷哼。灰色地雾气瞬间浓缩,转瞬已经消失不见。

    兰陵看着帝江遁去的方向,心中暗骂,该死的臭婆娘早晚把在狗雾气中揪出来。干个哭爹喊娘!

    片刻后,兰陵忽然转,说道:雅思,怎么来了?

    一处黑暗中。雅思无声无息的出现,快步地走到兰陵的边,拿出两颗牙齿模型说道:主人,您给我的任务我终于完成了。

    牙齿模型静静的躺在雅思地手心中,白皙的皮肤使得那两颗牙齿模型显得极为黝黑,当昏黄的灯光映衬时,可以真切的看到一道乌光在牙齿模型中流离不定。

    兰陵惊讶的问道:这就是那骨骸磨制成的么?

    雅思点了点头说道:那骨骸实在太坚硬了,我用您给我的小剑每天不停的打磨,这么久才打磨出两颗。

    兰陵接过牙齿模型。将雅思抱在怀中赞许的说道:我地小女奴辛苦了,主人我不会亏待的。

    雅思甜笑着说道:谢谢主人……

    先回去吧,我在这里想些事。兰陵轻声说道。

    雅思点了点头,转走了两步后消失在黑暗中……

    兰陵转走到栏杆旁,俯视地面,迎接晚风拂面。手中握紧两颗魔神骨骸所打磨成的牙齿模型,思考着花了这么多时间的东西会有什么效果么?

    若真有作用的话,会是什么样?

    其实这些问题只要兰陵试一试就能揭晓答案,但此时兰陵却不住的有些紧张,这可是十二都天魔神地骨骸,若真有效果的话,他能够驾驭得了么?

    片刻后,兰陵一只手拿着一颗牙齿模型,缓缓的向嘴边送去。

    牙齿模型刚接近两颗獠牙的缺口时。一股诡异而又强大的能量已然被兰陵察觉到。这两颗不知道干枯了多久的魔神骨骸好像迫不及待的再与血相连似的。

    轰!

    牙齿模型如同那些普通牙齿模型一样猛地吸附在缺口的牙部位,兰陵感到自己地脑袋好像遭受了一击重击似地出现了瞬间的晕眩。就在这短暂晕眩地时间中,强烈霸道的能量以及无数的讯息冲向脑海,令他脑袋中仿佛忽然出现无数惊雷,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比一声霸道的连绵不断。

    兰陵一声闷哼,体被忽然横冲直撞的霸道能量冲得啪啪爆裂无数处,金黄色的僵尸血四处飞洒。

    片刻后,兰陵轰然倒地了无声息……

    一道门,一道高大无匹,仰望都不能看到尽头的门,两旁竖立着狰狞巨兽的雕像,雕像栩栩如生,好像随时都能张开血盆大口将人吞噬似的。

    仅仅是站在门前,兰陵都感到巨大的压力,这压力竟然毫不逊色于活生生的帝江给他造成的压力。

    兰陵左看右看,却找不到半点头绪,凭借他的经验他知道这一定是某个幻境,可究竟是什么幻境?这幻境是如何造成的?仅仅是那两颗魔神骨骸打磨的牙齿模型么?

    兰陵感到有些担心,若是进入这幻境终生无法出去的话,那一切都完了……

    该死,早知道就不这么迫切的试验了,现在若是完蛋了,那可是连后事都没有交代呢,兰陵后悔不已。

    可惜世间没有卖后悔药的。进入这幻境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离开的方法,除此之外,只能坐以待毙,显然,兰陵没有这个无能地习惯。

    兰陵上前摸了摸巨大的门,令他感到惊诧的是,手看似摸到门上,却是什么触觉都没有,向前试着走两步,只感到额头遭受了一击重击。连他这几乎晋级到金甲尸的强横体都感到疼痛不已。

    该死的牙!

    兰陵摸着额头,暗暗的咒骂着,下意识的将两颗牙齿模型拔了下来,准备仔细端详一下。没准能找到什么线索。

    令他惊讶的事发生了,当他的手拿着牙齿模型准备查看的时候,手竟然碰到了门,而这次所碰到地居然是实体。

    一阵雾气弥漫。石门变了模样,古朴而厚重,并且在逐渐的敞开着。

    兰陵一时间懵了,半晌后才回过神来急忙进入了石门。

    石门中空间巨大,足有两个篮球场的大小,走了几步之后,兰陵看到在正前方一个淡淡的影子矗立着,影子地脸有些模糊,隐约的只能看出是方面大耳。相貌却看不清楚,体的比例有些怪异,材虽然高大,但是两条胳膊却很长,尤其是左臂居然长过了臂弯。

    正当兰陵仔细观看的时候,那影子忽然结束了静止。飞快地向兰陵闪而来,闪过程中居然还动了起来,看动作像是在拉弓箭,虽然手上没有弓箭,仅仅是姿势似的,但是一股凛冽的杀气令兰陵全汗毛倒竖,一股寒气令他感到双腿都在颤抖。

    值得庆幸的是,危险的事终究还是没有发生,那个巨大的影子一直保持着箭的姿势近兰陵。但是当到达兰陵前不远的时候。影子忽然化作了烟雾似的,形成两条线分别进入了兰陵手中那两颗牙齿模型。

    轰!

    哗啦啦!

    连续一阵巨响中。整个空间支离破碎,兰陵再次被震得晕了过去。

    当兰陵再次醒来地时候,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舒服的大上,狐儿等人满脸关切的看着他。

    主人,您总算醒了……狐儿哭泣着扑到兰陵的怀中,其他人也流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色。

    我晕了多久?兰陵问道。

    足足一天了,我能感应到您地神识陷在一个奇怪的空间,可是……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就是进不去……狐儿心有余悸的说道。

    进不去?

    乖乖,那究竟是什么空间,居然以她天妖的能力都无法进

    后羿之墓!

    这个名字在兰陵产生疑惑的瞬间闪现在脑海,好像是他本就知道这个答案似的。

    当兰陵思索的时候,一连串的信息进入了兰陵的脑海,片刻后,兰陵哈哈狂笑起来。

    主人,您可不要吓我们,您这是怎么了?狐儿等人被兰陵笑得全发毛,惊慌地看着兰陵。

    主人我从来没这么好过,哈哈……兰陵大笑着说道。

    确实,兰陵从没有这么好过!

    一个渴望获得巨大财富地人忽然中了头奖是什么感觉?

    一个饥饿得即将死掉的人忽然获得了馒头是什么感觉?

    兰陵此时就是这样,甚至比以上列出地还要兴奋。

    一个惊天的宝藏在他误打误撞之下奇迹般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在那些讯息中,兰陵才知道他所打磨的骨骸居然是十二都天魔神中后羿的骨骸,而他所进入的是魔神的神幕幻境,而那个影子竟然是后羿遗留幻境的神识,这可赚大了,此时后羿的神识就在那两颗后羿骨骸所打磨的牙齿模型中,而这两颗牙齿模型随时都能够被兰陵所用。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兰陵已经能够以牙齿模型做媒介,使用后羿的神识,即便不能完全展现出真正后羿魔神的雄风,也足够了,要知道,兰陵此时的实力可是离魔神的境界差个十万八千里,也就是说,****之间,这厮成了半个魔神……

    奇迹!

    只能说是奇迹了,有太多巧合才造成了这个奇迹,若是兰陵不失去獠牙,若是他不是第一个发现牙齿模型与獠牙缺口之间那种神秘关系的僵尸,若是他不获得神冢鼎,若是将臣不因为某种原因而把神冢鼎送给他,若是他不进入神冢鼎,若是他不能发现魔神的骨骸,若是他不突发奇想的利用魔神骨骸打磨牙齿……

    有太多的若是,缺一不可,少了哪一样都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奇迹。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兰陵此时深深的明白这句话实在太对了,现在,他对自己从前倒霉的遭遇不但没有半点的遗憾,反倒很庆幸,如若不然,他哪会有今天?

    这个奇迹虽然不能让他立刻的直腰板,敢于和将臣和帝江对抗,起码也让他不在恐惧,因为他发现了一件强劲的武器,如果使用得当,并且发掘出更多潜力的话,他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对抗将臣或者帝江。

    现在,在兰陵的计划中有多了重要的一项,就是想尽办法更深的分化帝江和将臣,让他们无论在任何况下都不会联合到一起。

    虽然现在将臣和帝江好像是势如水火,但是俗话说****夫妻百恩,谁知道哪一天都他威胁到他们之中任何人的时候,他们不会尽释前嫌的合作在一起对付自己呢?

    所以说,兰陵这个顾虑还是很有道理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兰陵希望自己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当后羿的神识进入骨骸牙齿模型的时候,在悠远的妖魔联盟圣,帝江忽然心头一颤,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召唤,来自遥远空间的召唤,她对这召唤并不陌生,是她从前最亲密的朋友后羿。

    是不是神冢鼎出现问题了?

    帝江猛然坐起,眉头紧紧的皱到了一起,随即,她摇了摇头,神冢鼎在那个小僵尸的手中,怎么会出现什么意外呢?一定是自己最近总是回忆远古时和朋友们朝夕相处的境况,才会导致自己有这种错觉的。

    帝江有心去亲自查看一下,可是终究没有动手,她实在厌恶极了那个小僵尸,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她一眼都不想看到她,担心自己会一个冲动杀掉那个家伙。

    再一个清晨的时候,兰陵带着狐儿等人已经坐上了去西大陆大英国的飞机。

    他没有再向图狂询问青龙城中的其他事,既然目的已经达到,那么,那些修炼者们怎么闹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了,最好的闹得越厉害越好。

    况好像和兰陵猜想的差不多,因为,当兰陵进入机场的时候凭借感应发现了很多匆匆而来的真武者以及有法力波动的修真者。

    兰陵本不想坐飞机的,他们也都无需利用飞机,可狐儿偏偏闹着要坐飞机,把这次出行也当作一次旅游来玩,再加上有秋研随行,自然要小心翼翼了,一路上兰陵的衣着依旧寒酸,再次让胖龙这厮装了一次大头。

    有秋研作伴,旅途极为愉快,虽然假装得很是别扭,但还是乐在其中。现在兰陵老神在在,天塌下来都已经无需太过惧怕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及时行乐才是硬道理!

重要声明:小说《炼血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