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三六【狐妖元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狼天 书名:炼血专家
    巧儿,你要对我动手么!媚娘脸色苍白的厉声说道,说话的时候口剧烈的起伏着,显然,压力的增大令她说话都极为困难。

    已经动了,还要多问么?狐儿笑嘻嘻的说道:不过,我不会杀你的,我绝对不会为我主人找麻烦,盟主多厉害啊,若是你死了,找到我们头上……那还不如留着你呢……

    狐儿自说自话,完全忽视了媚娘,令媚娘的自尊受到极大的践踏,但是她并没有心思维护自己的自尊,而是在狐儿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骨子里油然的冒出一股寒气……

    你要做什么!媚娘厉声喝道。

    狐儿却不再理会她,而是像打量一件商品似的打量着媚娘,扭头对着兰陵说道:主人,她长得很不错哦,材也很好,哇,部好像比我还要大不少呢。

    兰陵顿时哭笑不得,论折磨人,他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很残酷了,但是现在却觉得狐儿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主人,人家和您说话呢嘛,真是的,也不理人家……狐儿跺脚撒说道。

    兰陵长吁一口气,僵尸之气急速运转,抵消了强大的压力,感觉恢复了正常,瞟了瞟媚娘,暗暗的吞了口口水,若论材的话,媚娘的材绝对要比他其他的女人要好一些,丰极为匀称,虽然碧丽丝和朱丽叶也都属于丰型,但是西大陆的女人特有的人高马大材,在兰陵的审美中终究还是差上一点了。

    尤其是。媚娘地年龄很是微妙,根本看不出年龄,若你喜欢年轻姑娘,你则会在她脸上看到属于姑娘的羞涩,若你喜欢熟女,那么她所表露出的万众风绝对是勾魂摄魄的。

    单论风的话,还处于成长期的天妖狐儿除非故意施为。完全自然的话,也是差了媚娘一点。

    主人。你这么盯着媚娘看。人家都吃醋了!狐儿似真似假地说道。

    兰陵回过神来。嘿嘿一笑。可惜啊可惜。狐儿和媚娘翻脸地有些早了。本来这媚娘迟早都会被他弄上地。现在。他自然不会因为媚娘而让狐儿产生任何不满了。女人很多。但谁重谁轻还是分得清地。

    主母。她怎么能比得上你呢?嘿嘿……

    还没等兰陵说话。那边在压力中刚刚好一些地胖龙亟不可待地发挥起了他谄媚奉承地特长。也不知道狐儿是怎么对待他地。也没多少功夫。在他口中。狐儿竟成了主母了……

    听到这个词地时候。兰陵地心头一动。脸上掠过一丝影。

    若是玩笑还好。若狐儿真地以什么主母自居地话。其他女人倒也罢了。将来把秋妍弄到手了怎么办?

    要知道,秋妍给兰陵的感觉可是其他女人无法匹敌的,就连狐儿都不例外。狐儿给兰陵地是强烈的**享受和刺激,可秋妍给兰陵的是一种心灵的渴望,他渴望得到秋妍,早已超乎对纯女体的垂涎。

    兰陵这瞬间地神变化根本没能躲过狐儿的眼睛,她跺脚指着胖龙说道:该死的胖子,我又让你叫我做主母么?明明是二主母!死胖子,若是我在主人这里失了宠,看我不撕掉你的肥

    这泼辣的表现又是一番韵味,而且是变着法子告诉兰陵。她没那么大的野心。

    兰陵哑然失笑。狐儿与其说是天妖不如说她是兰陵肚子里地蛔虫,居然只看表就这样真切的感觉到兰陵内心的想法。

    胖龙被呵斥一顿后。缩了缩大脑袋,嘿嘿笑了笑不敢再说什么了。

    狐儿摆动腰肢,走到兰陵边挽住兰陵的胳膊,嗲声说道:主人,您看要怎么处置这个媚娘呢?

    由你处置好了。兰陵拍了拍狐儿丰满结实的股,笑眯眯的说道。

    我怎么处置她嘛,不如……不如由你来处置?您一定有办法让她乖乖的听话,不乱说话的是不是?狐儿忽闪着大眼睛说道。

    兰陵不一阵头疼,嗯……崇拜固然是好事,可崇拜过高的话,兰陵就有些吃不消了,媚娘现在以妖存在,肯定是不能对她动用炼制血兽地方法了,若是利用炼制尸奴地方法,必然无法逃过帝江的感觉,这世界中,除了兰陵之外,对僵尸最敏感地莫过于帝江了。

    狐儿忽然坏笑起来,打量着媚娘凹凸有致的体,小声说道:主人,我可以帮你哟,我知道狐妖的小秘密……

    媚娘似乎也察觉到了狐儿的心思,脸色顿时惨败,眼中闪过强烈的恐惧,厉声喝道:巧儿,你……你!你不如杀了我!

    我说过了,不会杀你,你怎么这样不领?狐儿笑着说道。

    兰陵见媚娘的反应这样的强烈,不也开始好奇狐儿所说的小秘密究竟是什么。

    你们先出去吧。狐儿扭头对着胖龙他们说道,对于他们,狐儿所表现的绝对是雍容华贵和威严,一派主母的派头。

    胖龙还好说,反正谁在主人那里得宠,他就拍谁的马,反正最终还是讨好主人。

    可碧丽丝却并不舒服,当她知道狐儿原来就是她当作宠物的那只小狐狸之后,心中立刻不平衡起来,她与图瑶、胖龙不同,图瑶和胖龙是兰陵的尸奴,尽得是一个奴才的本分,远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可碧丽丝自从经历别墅和老李一战之后,已经打定心思屈服兰陵,可她并不是兰陵的尸奴,所以一切心思都源于一个女人的想法,渴望受宠。希望自己成为男人边最得宠的女人,这种想法是无法避免地。

    碧丽丝迟疑了一会儿后,才不愿的移动脚步,她知道眼前兰陵似乎有很重要的事要对媚娘做,而聪明的女人绝对不会在男人有事的时候纠缠的。

    离开房间的时候,碧丽丝狠狠地看了狐儿一眼,而狐儿回报她的却是轻蔑的笑。

    片刻后。房间中只剩下兰陵、狐儿、媚娘三个人。

    感受着兰陵和狐儿的眼神一直再自己上打转,媚娘难以抑制的打了两个哆嗦,一种恐惧瞬间的弥漫在心头……

    狐儿,你所说的小秘密是什么?兰陵好奇的问道。

    狐儿笑眯眯的反问道:主人,一个女人若是和男人做*了,那么,她还算是处*女么?

    兰陵怔了怔,说道:那算什么处*女!

    狐儿扭头看向媚娘,说道:媚娘不知道和多少的男人做*过了,可她却还是处*女!

    一刹那。媚娘明白了狐儿真实地心思,她不明白,巧儿变成天妖之后怎么对狐妖修炼中的特殊之处这么明白了?

    天啊!

    要知道,巧儿原本并没有达到真境界。可她是怎么明白的?

    媚娘却不知道,天妖乃天地造化之妖物,狐妖是狐儿的本体,当天妖降临,灵大开之际。一通百通,百通万通,不要是狐妖修炼,就是这世间其他妖物地修炼怕是也瞒不过狐儿了。

    狐儿对着媚娘笑着,笑容妩媚,就连媚娘这个深谙媚术的女妖都不有些恍惚。

    兰陵有些头大。狐儿这些话已经颠覆了他对于女人几千年的认知,不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糊涂了?

    狐儿媚笑道:主人,这可是七尾狐妖才开始知道的哦,不然怎么能算得上是小秘密呢,狐妖七尾以上地境界又叫做真,做*只是一个采补元阳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罢了,换句话说,做*的是那些男人们,而不是狐妖。在狐妖中。真很重要,拥有真不但和人类的处*女一样。而且妖力提升也是飞快的,所以,狐妖很害怕失去真,做*采补的时候都要随时保持清醒地头脑,对于她们来说,做*已经不再是享受而是受罪,她们都害怕一时沉沦而失去真,若是那样的话,不但妖力修炼的突破会有困难,最重要的是……

    巧儿,不许说了!媚娘厉声打断狐儿的话,此时她的酒意已经全部吓醒了。

    狐儿瞟了媚娘一眼,扭头继续说道:重要的是,若是狐妖失去原因的话,一场游戏就会变成残酷的现实,她们会死心塌地地上那个男人地……甚至惟命是从。

    媚娘像是被一击重锤击中似的,美艳地脸上满是灰色的绝望。

    兰陵听着很是有趣,用他最通俗最粗鄙的话说道:你的意思就是说,狐妖最怕被人干出**么?若是被干出**就会泄了真

    狐儿掩口笑道:主人,你怎么这么粗俗呢?不过,您说对了。

    兰陵此时心里真是苦笑不得,***,看来在原来世界的时候他扮演了很可怜的自慰工具的角色,和那些狐妖做*的时候,那些狐妖看起来是哼哼哈哈的爽到了天上,其实人家压根就没什么快感,不然的话,他怎么会没感觉过啥叫真呢?

    同时,兰陵也知道了狐儿让他对付媚娘的方法,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试验一下,他就不信凭他这么多年淬炼出的上功夫不能真个弄出媚娘的真来,以前也就罢了,那是因为他不知道,可现在他既然知道这个秘密,自然要好好的和媚娘在上较量一下。

    兰陵笑了,笑容轻佻而放,看在媚娘的眼中不住的打了一个冷战,若真丧失,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想一想,上这个恶魔……悲哀侵袭着她的心。

    既然已经打好主意,那就无需再磨蹭了,要知道**一刻值千金,兰陵也巴不得早点较量一下。一方面是早已垂涎媚娘的风万种,另一方面就是他很好奇,狐妖究竟是依靠什么样的方法固守真的。

    狐儿制造地压力早已令媚娘筋疲力尽,当兰陵走到她前的时候,压力忽然消失,媚娘猝不及防之下,体猛地打了一个踉跄。恰好被一双大手抱住,紧紧的拥入怀中。

    兰陵温香满怀,感受着媚娘躯的绵软丰满,双手毫不客气的抓住媚娘浑圆翘的股用力的抓揉起来,轻声笑道:一会儿要好好固守你地真哦,不要让我得到的太容易。

    说起来,媚娘为狐妖,天,见多了各种好色的男人,也没少经历光纠缠。可今天在这样的况下,这样的处境中,她竟破天荒的感到了羞涩,下意识的用力挣扎。

    兰陵的脸色一冷。冷笑道:你在害羞么?哈,可笑,你只是一个狐妖罢了,狐妖的世界中还有贞洁牌坊么!

    狐儿在后面笑嘻嘻的说道:主人,您这么凶干嘛。会吓到她地,那可就没意思喽,再说,她这样羞涩,岂不是多了一分趣?

    兰陵哈哈大笑,回捏了狐儿俏脸一把。说道:你个小妖精!

    人家本来就是妖精嘛……狐儿表委屈的揉着脸蛋,眼中却是水汪汪的一片妩媚。

    巧儿,你害我!媚娘悲愤说道。

    我说过,我不再是巧儿!不要再和我说什么感,你我之间分已尽,你疼我,是因为想培养我成为第二个你,为你在妖魔联盟的地位晋升而去把体献给那些肮脏地家伙!狐儿的脸如同冰霜,直到现在。她才说出原因。绝不是因为变,而是因为变后已然看透了媚娘从前的心思。

    你……不要忘记。我们是狐妖!媚娘悲声说道。

    狐妖的路也不一定都是和你一样的,你主宰别人地未来本就是错的……狐儿淡淡的说道,随即,扬起头,眼中电芒乌云再次出现,声音尖利的喝道:记住,我是天妖!在我眼中,你只是一个卑微的小妖,难道你不知道天妖的尊严么!

    接着,狐儿笑了起来,说道:既然在你眼中狐妖都要那样,那么,现在献给我地主人,天妖的主人,不是你莫大的荣幸么!

    媚娘还要说话,却被狐儿打断,狐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后,抱住兰陵的胳膊嗲声说道:主人,我来帮您,您可要好好的玩玩她,她喜欢的……

    这种作为报复工具的感觉着实有些不爽,可是到头来便宜的还是自己,兰陵也很自然地忽略了不爽地感觉。

    我会的,我想知道,获得真究竟有多难……兰陵哈哈一笑,将媚娘直接扑倒在地上,厚厚地羊毛地毯宽广而舒服,若真个来激烈的盘肠大战,显然这里要比上更能放得开。

    别,我自己脱……

    正当兰陵想要抓开媚娘衣襟的时候,媚娘忽然说道,仰望着兰陵的眼中蒙上了一片水色。

    她算是想开了,今天这样的处境横竖都是躲不掉了,以她的级别根本看不出兰陵实力有多强,而她所见过的所有强者中,看不出对方实力强弱的次数实在是太少了,媚娘开始想,兰陵显然不是妖,也就不会明白狐妖在上的各种手段,万一她能够在兰陵猝不及防中反吸了兰陵的元阳的话,实力大增,即便不是天妖的对手,或许逃跑还是有可能的。

    狐妖本,同样狡猾,坐以待毙不是她们的格,但是,她不知道,眼前这个不是妖却比妖更加强大的僵尸,不但很熟悉女人,同样有过很多次和狐妖交媾的经验,更为重要的是,论起采补,兰陵也是个大行家!

    媚娘的动作很慢,对于她来说,女人脱衣服也是一门学问,如何脱才能最大限度的吊起男人的胃口,惑男人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白皙的肌肤越来越多的暴露在兰陵的眼前,在脱衣服的过程中媚娘染着玫瑰花色的指甲不时地滑过肌肤,两种颜色交相映衬构成了强大的视觉冲击。

    这才是属于女人的惑,一个真正熟女举手投足间的风

    当襟第一个纽扣解开。到黑色的蕾丝罩边缘出现,其间好像经历了许久许久,但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埋怨,因为他们已经沉浸在这样的惑中……

    媚娘的媚术很厉害嘛……狐儿忽然出声说道。

    媚娘体一颤,冷冷地看了狐儿一眼,刚刚兰陵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在她看来,只要她按部就班的施展媚术就可以将兰陵迷住,可狐儿这样说话明显是让她前功尽弃了。

    兰陵似乎看懂了媚娘的心思似的,微微笑道:狐儿的媚术也很厉害,可惜对我的效果不大……

    一句话,已然告诉媚娘她高估了自己,却低估了兰陵,和天妖相比,即便她有后天培养的风,但是又怎比得上天妖的得天独厚?天妖都无法用媚术迷惑他。何况她媚娘?

    不过我不介意你继续。兰陵笑道:我喜欢欣赏你这样地动作,比钢管舞都要人,一会儿我一定会超长发挥的。

    狐妖的媚术比钢管舞……亏他想的出来,媚娘地脸色顿时青一阵白一阵。狐儿吃吃的笑了起来。

    经过这样的揶揄,媚娘恼怒不已,停止动作怒视着兰陵和狐

    兰陵毫不在意的说道:你若累了,那我帮你好了。

    说话间,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媚娘半解地衣衫已然破开了两半,前**映入了兰陵的眼帘。

    对于兰陵来说,衡量女人的标准就是,萝莉要有萝莉的样,熟女要有熟女的样,萝莉应该是材均匀偏瘦。而熟女则要略略的有些感,那才是属于熟女地丰腴,这样的材才是完美。

    显然,媚娘的材绝对符合了兰陵的审美,感的材显得更加感,那颤巍巍的高耸饱满即便是在蕾丝的包裹下还显露着硕大的轮廓,算得上是**的级别。

    小腹严格来说算不得平坦,但是却和**勾勒成最完美地曲线,破烂地衣服堆在腰间。兰陵开始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媚娘部以下地风

    主人。开始吧,嘻嘻……狐儿用力的推了推兰陵。兰陵早就心痒难耐,在狐儿的帮忙下,不管媚娘的挣扎,将她按在羊毛地毯上。

    残存的衣服在狐儿的小手中不堪一击,只见小手飞舞,周遭一片如蝴蝶纷飞,顷刻之间,兰陵下的媚娘已然成了一只**的小白羊。

    媚娘遇到过猴急的男人,自然也不缺乏这样的遭遇,可是像今天这样男女一起上来蹂躏她却还是第一次,尤其是,那女人还是巧

    兰陵将媚娘压在下,那幽幽的体香钻入他的鼻子,下弹十足的**简直比世间任何一个垫子更加让人舒服,尽管心中知道一会儿夺取真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但这份旖旎却还是让兰陵暂且把真丢在一边,决定先尽享受着**的快乐,关键时刻再开始采补也不迟。

    媚娘越来越感了,连我这个女人看她都会感到发。狐儿坐在一边,小手轻轻的抚摸着媚娘高耸的**,手指不住的在粉红的**边缘打转。

    冰凉的小手对于媚娘来说简直比毒蛇还要难受,尽管兰陵男人气息不住的撩拨她的心,可有这双小手的存在,一点都不完美。

    兰陵嘿嘿一笑,探出大手抓住媚娘的**,**硕大,兰陵的大手都不能一把抓住。

    狐儿,作为女人你是尤物,那……我现在教你怎么玩弄女人好不好?兰陵坏笑着说道。

    好啊好啊……狐儿像是一个孩子似的拍手笑道。

    揉捏**的时候一定要这样……

    媚娘此时成了兰陵流氓教学的最好标本,一边挑逗着媚娘的**,一边还为狐儿进行着讲解,狐儿也有样学样的开始在媚娘另一个**上肆虐。

    媚娘可是羞到了家,强烈的羞耻感第一次开始涌上心头,偏偏还无法动弹。

    她永远也做不了什么烈女,狐族更不会有什么烈女出现。从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尤其是媚娘这个久经战事的熟女,对于兰陵这个场老手的**手法更是没什么抵抗力,若不是狐儿在一边地话,怕是不用多久,媚娘就会被撩拨得了。

    就算有狐儿在一旁。也只是羞耻感不时的提醒她令她还保留着一点理智,偏偏狐儿不但对男人厉害,学习玩弄女人的方法也极为的快速,很快便把兰陵的**手法学得熟练起来。

    在这样的况下,四只手同时的侵袭体地敏感带,试问媚娘还有多少的抵御能力?

    没用上二十分钟,当兰陵的手已经按在媚娘那滴的神秘地带时,媚娘闭着眼睛发出一声呻吟,浑圆修长的双腿下意识的将兰陵的手夹在中间。

    兰陵用力的抽出手,指尖上一点粘稠的液体晶莹滴。对着狐儿笑着说道:怎么样?开始吧?嘿嘿……

    狐儿脸色发红,眼中蒙了一层水雾,妩媚的看着兰陵,双手离开媚娘地体凑到兰陵的边。抚摸着兰陵坚实的膛,缓缓的为兰陵解开衣襟,当她用小嘴灵活地解开兰陵的裤子时,忽然张开小嘴,将兰陵已经勃起的坚含了进去。

    强烈的快感迅速的涌遍全。兰陵不住地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低头看着狐儿卖力的吞吐,他开始在享受快感的同时肆虐起媚娘的体。

    兰陵将大手按在媚娘神秘地带中,手掌微微用力的揉弄着,媚娘扭动腰肢,闭着眼睛。陶醉地发出一声声的呻吟,片刻后,幽幽水源已然潮泛滥。

    兰陵抽出手掌,看着手掌上的水渍,笑了起来。

    媚娘不舍的看了一眼兰陵,随即闭上眼睛,体扭动着用两腿之间蹭着兰陵,仿佛这样的摩擦都能让她感到快感似的。

    在狐儿小嘴的挑逗下,兰陵已经是箭在弦上。还没等狐儿的话说完。已然分开媚娘的双腿,长驱直入。

    媚娘猛地颤了一下。发出一声呻吟,神奇怪,说不出是痛苦还是快乐。

    兰陵嘿嘿一笑,长长拔出,然后再次用力地全部进入,巨大地顶部牢牢的顶在媚娘体地最深处,几乎吧她的灵魂都顶出了体。

    媚娘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扭动的动作也愈发剧烈,若是普通女人,有这样的举动足以说明她已经到达或者临近**,可是兰陵却知道,媚娘这样的举动最多是三分真,其余七分全部都是假的,用来迷惑男人罢了。

    在这样快感确实猛烈,同时有较量心理的况下,兰陵只感到自己是越战越勇,毫无半点疲惫迹象。

    如果这是一场战争的话,那么,如今已经进入了白化……

    狐儿在一旁也没有闲着,利用兰陵刚刚交给她的**方法不住的撩拨着媚娘全的各个神秘地带,不时的凑到兰陵的后为兰陵推波助澜。

    我……我不行了……媚娘胡言乱语,含糊的说着,双腿用力的夹住兰陵的脖子,下迎接着兰陵一次次凶猛的进攻。

    渐渐的,兰陵忽然感到媚娘的体变得更加紧窄起来,同时还有种吸力不时产生,令自己的快感升级,几乎就有喷的**。

    终究还是来了……兰陵喘息着看着媚娘,用力的撞击几下之后,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玩采补?

    哈!

    即便你是先天精于采补的狐狸精,也奈何不得老子这个后天成才的采补专家啊!

    主人,她脐下两寸是内丹所在……狐儿趴在兰陵的后,用力的推着兰陵的体,同时悄声说道。

    兰陵差点就笑出声来,媚娘和他就这样较量的话,媚娘胜利的机会都机会为零,更不要说知道媚娘内丹位置了。

    兰陵的手离开媚娘的饱满,抓住了媚娘纤细的腰肢,这样更加便于用力,在**过程中有这样的姿势绝对是正常的,但是其中却另有奥妙,兰陵双手的拇指很自然的压在了媚娘的小腹位置,而那位置恰好是脐下两寸。

    淡淡的红色光晕在兰陵的指尖一闪即逝,一切都好像是那么的自然,以至于不知道自己被彻底出卖的媚娘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举动。

    狐妖的精气神都在于内丹,她们的采补也是依赖于内丹的,利用内丹在体内制造漩涡控制吸力来吸取男人的元阳。

    媚娘一边承受着兰陵大力的征伐,一边强行的压制着**而来的快感,运转内丹,在丹田中制造采补的漩涡。

    奇怪的是,当她的内丹旋转,漩涡刚成的刹那,兰陵忽然动了动体,好像要更加用力**似的抓了抓她的体,拇指刚好压了一下内丹的位置,内丹的旋转瞬间被控制,刚刚形成的漩涡立刻消失,反倒是她在陡然失力的况下,差点就沉沦在兰陵那一连串进攻制造的快感中。

    媚娘偷偷的睁开眼睛打量着他上卖力耕田的家伙,却见他满脸的陶醉,全然没有半点的异常。

    是巧合么?

    可是,当这样的巧合出现几次之后,媚娘猛地看到在兰陵后偷笑的狐儿,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狐儿吃吃笑道:现在知道有些晚了,嘻嘻……

    兰陵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坏笑,双手猛地一紧,拇指牢牢的按住内丹,更加猛烈的**起来。

    内丹完全被控制,媚娘简直是哭无泪,此时她和任何一个普通女人没什么两样。

    试问,一个女人怎么能单独对付上小霸王的兰陵?

    媚娘也不能,当内丹失去效力之后,兰陵花样百出,诸如九浅一深之类的手段全部使用出来,只把媚娘干得是死,魂儿几乎都被那大家伙戳得颤抖起来。

    媚娘含糊的哭泣起来,可脸上却是陶醉的神

    这才是她真实感觉的流露,在没有了内丹的辅助下,她的一切都已经控制在兰陵的鼓掌之间。

    片刻后。

    唔……

    兰陵发出一声闷哼,抱起媚娘的双腿几乎把媚娘提起似的开始更加用力的动起来。

    媚娘体颤抖,眼神迷离,嘴角流出晶莹的唾液,呻吟声含糊而又无力,在毫无间歇的快感中,早已是孱弱无力,任君采撷。

    在兰陵强悍的征伐下,媚娘歇斯底里的发出喊叫声,双手在空中胡乱的划拉,片刻后,无力的垂下,就在那一刹那,兰陵感到下被一阵清凉侵袭,一股奇怪的能量被他成功采补,令他疲惫全无,体内能量冲破瓶颈,上升了一个台阶……

重要声明:小说《炼血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