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血色之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狼天 书名:炼血专家
    文物鉴定班的大厦门口,秋研已经在哪里等候了,远远的看到苏清远和兰陵一起并肩走来,不有些诧异。

    我先上去了,你们不要迟到。苏清远低声说完,径直进入了大厦。

    秋研,早来了么?兰陵问道。

    兰陵老师,你没事吧?秋研急声问道。

    没事,呵呵,刚刚他们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兰陵耸了耸肩说道。

    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秋研疑惑道。

    兰陵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凌雪发生了什么事,总之是她指认我,非得说我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

    秋研怔了怔,说道:该不会雪姐把她被弄到钟楼上的事推到你头上了吧?

    兰陵故作惊诧的说道:钟楼?什么钟楼。

    秋研迟疑了一下,说道:总之就是很不好的事了,也真事的,雪姐都没有好好想过么?她那么厉害,你怎么会伤害到她,还做出那样的事!秋研可是知道凌雪的实力,眼前这个兰陵老师能够害到她?鬼才会相信,真搞不懂,凌雪怎么胡乱的就往兰陵头上扣这么大的罪名呢?这不是成心要把兰陵毁掉么。

    算了,呵呵,现在他们知道我是清白的就可以了。兰陵说道,说完一阵的苦笑,那种承受委屈却不得不忍气吞声的神令人感到无比的心酸,不由得牵动了秋研的心。

    兰陵老师……秋研冲动的叫道。

    兰陵疑惑道:什么事?

    你……你不想问问我……问问我答案么?秋研无比羞涩的说道。

    兰陵心中顿时狂喜不已,表面上却是一片平静的说道:有答案了么?

    嗯!秋研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你,要做你的女朋友!

    真地么?秋研……

    老师,什么都不要说了,是你先提出来的,你可不能翻悔哦!秋研勇敢的说道:作为女朋友,我有责任保护我地男朋友的。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了!

    就在那么一刹那,兰陵的心底某一个地方轻轻地动了动……

    秋研怀着莫大的勇气说完,踮起脚尖飞快的亲吻了兰陵的脸颊一下。转快步的跑进了大厦。

    上课啦,老师可不能迟到哦。秋研回头笑着喊道。

    兰陵站在原地,看着秋研的背影。感游戏他玩过无数次了,可是却从没有一次产生过这样的感觉,这一次,很好玩,他甚至有一种永远要玩下去地冲动。

    入夜,兰陵躺在上久久难寐。

    目前来说一切似乎按照着他想象的发展,若是这次可以成功的混过去的话。那么,会好好利用一下苏江河的愧疚之心的。

    刚刚回来的时候,胖龙告诉兰陵,根据他的监视,傍晚的时候又有一帮神秘地西大陆人进入了图狂的家,那些人所散发的能量和图瑶相似。

    并且,还有一些神秘人来到了青龙城。

    这倒是个不错的事,虽然兰陵到现在还弄不清楚,青龙城怎么就成了各方实力地汇聚中心。但是拥有这样的机会,对兰陵却有着极大的好处,他完全可以把水搅浑,让各方实力在青龙城中胡搅蛮缠。然后他可以顺顺利利的去破处吸血鬼族的封印,破处后,也许帝江或者将臣的目的就会暴露一些了吧。

    明天,明天就该吩咐碧丽丝控制着朱丽叶动手了吧……兰陵暗暗的想着。

    蓦地!

    一股红色的光晕陡然间出现在房间中。

    这股光晕来地突然,令兰陵惊诧地在上弹了起来,看向光晕闪现的地方,兰陵顿时瞪大了眼睛……

    小狐狸周在一片光晕地笼罩中,正在逐渐的变形,变形……

    兰陵擦了擦眼睛。确认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说实话,他可没少看过妖物变化。但是小狐狸这许久不动的状态已经在他心中扎根,这忽然间产生了诡异的变化,着实令他有些难以接受。

    红色的光晕中,九尾小狐狸的形在逐渐的变大,而且状态也逐渐的产生改变。

    兰陵仔细的盯着小狐狸,眼睛一眨都不眨,他倒要看看自己这第一个血兽究竟是什么样子。

    许久后,光晕黯淡,小狐狸躺着的地方已经多出了一个**的女人,千百媚,材好到极点,就这样**着,眼神凝望着兰陵。

    靠!

    变成了一个女人……还真是有够老的,兰陵的期盼没有获得充分的满足,怎么着也得变成一个新奇的花样吧。

    嘻嘻……小狐狸忽然笑了起来,笑容纯洁天真,声音如同银铃般悦耳:主人……

    主人,您失望了?小狐狸继续说道,说话间,表悲伤之极,即便兰陵知道她这是伪装,可在这样的表中却抑制不住的心酸。

    厉害!

    好强的魅惑术,居然连他都会被感染……

    主人……你让人家伤心了……

    还没等兰陵回过神来,小狐狸起,赤**的扑进了兰陵的怀中,声音悲伤难过。

    我靠靠靠!

    血兽就是这样的?

    这也太……兰陵温香满怀,感受着小狐狸感到爆的体,同时赞叹不已,就在此时,小狐狸发出这种伤心难过的声音的同时,那双手居然开始无比灵活并且充满技巧的扰着兰陵的体。

    乖乖!

    的僵尸连养的血兽都是如此么?

    不过,她这样纯熟的手法又是怎么来的?该不会是血兽有这样地天赋?

    可是,此时一切都不重要了。

    兰陵忽然发现,在这个小狐狸面前他的自控能力几乎下降为零,体的敏感度上升了许多,而且,他地抵御力弱到了极点。

    兰陵一向自认为自己花丛老手。对女人的体了解比女人自己还要多,无论什么贞洁烈女只要被他看上,总都能弄上。搞到手的。

    可是,现在他才意识到,原来他并没有想象地那样牛叉。起码若这小狐狸自认是**第二的话,那他兰陵打死都不敢说自己是第一……

    小狐狸的手像是火种,那种点燃**的火种,被那只白皙粉嫩的小手抚摸而过,整个体都会如同燃烧了似的炽,那种最原始的**无法控制地奔腾而出。

    尽管兰陵很不想承认他自己此时的丢人境况,可是那一幕事实却也由不得他做出任何的辩解了。这厮很的呈大字型躺在上,双手竟然还很可耻的抓住了单,表极其的夸张,低头看向正在她上挑逗着的小狐狸,竟然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主人,您喜欢么?小狐狸的声音带着无穷地魔力,只是听着声音都令人浑发软了。

    喜欢喜欢……兰陵毫无思考能力的连声说道。

    主人,那您还失望么?还会让人家伤心么?

    不会不会……哦……就这样,就这样……好爽……

    在那一**酣畅淋漓的快感中。兰陵忽然觉得自己这三千多年的生命简直白活了,在生理上他早已不是处男,可是在感觉上,他还真是处男啊!原来**是可以爽到这种程度地……

    小狐狸趴在兰陵的上。唇齿、双手,饱满……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有**的能力,同时并用,只把兰陵弄得浑酥软,若不是能力惊人的话,怕是这时候早就一泄如注了。

    当兰陵感到火焚,下即将爆炸似的暴涨的时候,一张感的小嘴已然张开,凑了过去。

    这是一种特殊的感觉。在兰陵纵横花丛地岁月中都没有过多少次这样地尝试。这对女人的体要求实在太高了,可偏偏小狐狸就可以。兰陵感受着下在两团软中地推拉。其中滋味简直无法形容,先前的失望此时早已然无存,有这样的女人服侍,哪个男人不会乐不思蜀呢?

    这是一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整个**的过程,兰陵都处于被动享受中,他就像是一个刚刚懂得**的青涩少男,毫不夸张的说,即便是兰陵现在还有心思使用采补之术,怕是也舍不得了。

    人生难得几回欢?

    拥有短暂生命的人类尚且如此,更何况拥有不死生命的兰陵呢?他应该更懂得珍惜,更应该如同一个鉴赏师似的识得精品。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小狐狸十八般武艺轮番展开之后,兰陵在一声闷哼中一泄如注。

    小狐狸媚眼如丝的看着兰陵,探出香舌,将四溅周围的**精华缓缓的,轻轻的,添个干净……

    主人……小狐狸那魅惑的声音在兰陵的耳边响起,柔软的玉体贴在兰陵的上,这一刻,就是用千金都难换。

    兰陵沉浸在那**的巅峰过后,那种舒爽痛快的感觉令他久久难以忘怀。

    从前的兰陵,对待**的态度很简单,那就是采补,可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从前那种行为完全是不懂得享受啊!

    兰陵扭头看着小狐狸那千百媚的脸庞,这张俏脸依稀还有原来的轮廓,可是又不尽相同,五官更是精致,尤其是眉宇间那无尽的风更使得她千百媚。

    主人……舒服么?小狐狸柔声问道,小手在兰陵的腹之间轻轻的抚摸着。

    嗯……真是个尤物……兰陵由衷的说道。

    那您还会失望么?小狐狸蹙眉说道。

    怎么会,嘿嘿……比任何宝物都要珍贵!兰陵嘿嘿笑道。

    嘻嘻……主人,您的嘴真甜……

    我靠!

    要死了要死了!

    兰陵也不是没见过那些修炼媚术的女妖,可是和小狐狸相比,她们简直就是刚入门啊!

    不见小狐狸有任何刻意的痕迹,随意的一句话,随意的一个表都能勾魂摄魄,任兰陵实力强大,可稍有疏忽都难以自持。

    小狐狸……兰陵刚要说话。却被小狐狸用散发着幽香地滑嫩小手将他的嘴掩住,嗲声说道:主人,不要小狐狸小狐狸的叫好么?好难听地……

    嗯……好像那个媚娘和叫巧儿。兰陵说道。

    不要。不要叫……我是属于主人的,当然要主人给取一个新名字嘛……

    那……就叫狐儿?

    还是狐狸啊……不过,总比小狐狸好听。好吧,主人,那我以后就叫狐儿了……

    狐儿扑入兰陵的怀中,顿时让刚刚喷完地兰陵再次的竖起了旗杆。

    兰陵抓着狐儿浑圆完美的股,说道:狐儿,个小人,怎么这么厉害?是天生的物么?

    哪有……主人竟是说笑。这还不都怪你么?从一开始就总让人家看你和碧丽丝做*……后来人家又沾染了碧丽丝的狐媚功法之气,慢慢的才变成这样的,您也真是地,竟然想不出我为狐妖,要用狐妖之血为引开我的灵么?害得人家傻吃呆睡的那么久……狐儿声嗔道。

    兰陵苦笑,***,你都已经脱离血兽的范畴,成为变异的存在了,谁能知道这些?

    的能力就只会这些么?兰陵对这个尤为好奇。

    那就要主人自己挖掘了。我是九尾狐,幻化万千的能力总是有的……其他地,也许会有更厉害的哦。狐儿笑着说道。

    说完,狐儿媚态四的打了个哈欠。说道:好累,主人,我要睡觉喽。

    兰陵再难自制,边躺着这么一个尤物,着急睡觉的才是呆瓜男人。

    兰陵嘿嘿笑道:刚刚只用地**伺候主人我,现在,让主人我用宝贝好好的伺候伺候吧……

    说话间,兰陵翻压上了狐儿的体,一双大手分别抓揉着两团饱满。体用力的分开狐儿的双腿。挤入了狐儿的双腿之间。

    嗯……主人,您好粗鲁嘛……狐儿媚声说道。话是这样说,双臂还做出一幅拒绝的姿势,可双腿却如同两条柔软的蛇似的缠在了兰陵地腰间。

    主人我要冲进去了!兰陵喘息着说道。

    来嘛,主人,主人用力地来征伐狐儿,狐儿需要主人,永远都要……

    狐儿的声音如同最强烈地催*药,兰陵猛地动下,那粗壮的巨物冲破了一层单薄的阻碍,长驱直入的进入了狐儿的体。

    狐儿秀眉微蹙,嗔道:主人,您要对狐儿温柔点。

    兰陵哪里还顾得什么怜香惜玉,被这小尤物弄得如同色中厉鬼般的猴急,双手抓住狐儿的腰肢,用力的动起来。

    当狐儿适应兰陵的强壮之后,也开始不顾破瓜疼痛的迎合起来,完全是不顾自己,只想满足兰陵的心思,这更让兰陵快感如潮。

    狐儿的声音魅惑,没一句话都能勾魂摄魄,更不用说那呻吟低喘的**声了。

    兰陵就像是战场上英雄的士兵,而狐儿的呻吟**则是那一声声令人滋生力量的战鼓,一时间天昏地暗,整个房间中充斥着一股疯狂的气息,最原始的**主宰了一切,只听到剧烈的**撞击声,接着就是那粗重的喘息……

    隔壁。

    媚娘贴在墙壁上,表极其的复杂,隔壁狐儿的呻吟声似乎不但对男人有着催的作用,对女人也有着不小的惑力。

    狐妖本,擅长采补之术,媚娘修炼到如今,对于采补自然是毫不陌生,此时听着那一声声勾魂摄魄的呻吟,还有那象征着男力量的粗重喘息,媚娘成熟美艳的脸上潮涌起。

    若在平时,媚娘或者直接冲入房间去加入战斗。或者去外面寻找猎物,又或者干脆自己解决,但是今天。即便是隔壁的声音刺激着**,但是她心头的焦虑却如同冷水似的不断泼洒在她地火之上。

    怎么办……怎么办……媚娘小声的嘀咕:天妖竟然是巧儿,天啊!这怎么可能!完了。完了,我该怎么选择?是告诉盟主,还是隐瞒?

    矛盾的心充值在媚娘地心头,直到隔壁的战火停息,她却还矗立在原地无法抉择。

    天妖的出现就意味着妖魔界地重组,一个可以有资格坐上盟主宝座的候选者出现,试问这一山如何容得下二虎?

    现任盟主已经主宰妖魔联盟多年。其行事之狠毒,魄力之强都是有目共睹的。

    媚娘此时心中的恐惧愈发的强烈,她害怕会看到狐儿和盟主发生争斗的那一天,她不想再失去这唯一的妹妹……

    夜就这样过去,直到曙光照入房间,媚娘地愁容还半点没有改变。当朝阳升起,金色的阳光照得媚娘的眼睛刺痛的时候,媚娘猛地站起,眼中生出一抹的决然。

    兰陵许久没这样踏实的睡过了。昨晚一次次的放纵竟然让他破天荒的感到了几分疲惫,若不是胖龙轻轻敲响房门的话,兰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

    扭头看了一眼旁边地狐儿,那绝美的脸上还有着满足的笑意。乌黑亮泽的长发挥洒,在阳光地映衬下有种令人炫目的感觉。

    兰陵忽然觉得来到这个世界似乎并不是开始想象的那么糟糕,他开始留恋这种生活,除了有将臣和帝江的潜在威胁之外,一切似乎都完美了,对于那些修炼者,兰陵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有能够让心灵满足的秋研,还有能够让生理满足的狐儿,再加上雅思和碧丽丝等漂亮的女奴。这生活还不叫滋润么?

    有些时候。留恋这种感觉可以令人产生心虚的绪,生怕失去。所以会担心害怕!

    可是换个角度来说,这又何尝不是动力?

    香蕉个菠萝蜜!

    来吧!大不了让这世界翻个底朝天,一切为自己,做好充足地准备应对一切突然地变化才是王道!

    兰陵决定,从这一刻开始,无论是将臣还是帝江都将成为他的假想敌,他所做地一切都将为此做好准备,即便有一天将臣和帝江对自己动手的话,那么,就算自己实力不行最后魂飞魄散,也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兰陵的眼中闪现出决然的神色,毅然的起整理好衣服,带着自信的笑容走出了房间。

    房的客厅中,胖龙和碧丽丝并肩站在一起耐心的等候着。

    兰陵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迟疑了片刻后,说道:胖子,碧丽丝,我们的计划开始了!

    夜,乌云笼罩,厚密的乌云将月光遮掩。

    狂风呼啸,漫天飞尘,青龙城迎来了今年第一次沙尘暴之夜。

    俗话说,月黑风高杀人夜!

    这样的夜晚总会让人感受到一抹杀机,天地之间弥漫着一片的诡秘气息。

    在这样的夜里,三条影如同鬼魅般的穿梭在漫天沙尘之间,那铺天盖地的沙尘暴在遇到这三个人影的时候,竟然自动分开,漫天的粉尘没能沾染到他们上半点。

    青龙城地下之王图狂的别墅,豪华的客厅中只有几根蜡烛点亮,使得庞大的客厅显得幽暗一片,最为诡异的是,那蜡烛好像还是特殊材质所制作,光亮呈现出青幽幽如同地狱似的光芒。

    听着外面呼啸的狂风,客厅中弥漫着一丝冷的气息。

    图狂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图瑶对面的那三个通体被黑袍遮掩的家伙,眉头皱紧,显然他在这里忍受的很不舒服。

    “爸爸,不然您先回房休息吧?”图瑶低声说道。

    图狂本想留下和这些黑暗教会来的家伙近乎,可是坐了足有一个小时,着三个家伙居然连句话都没说,不由得令图狂很是无趣,却又不好先行离开。总算是图瑶察言观色的给了他一个离开的台阶。

    “哦,那我先离开了,你陪着你的老师们吧。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佣人们去做好了。”图狂起说道,说着。对着那三个奇怪的家伙笑了笑,转走上了楼梯。

    当图狂离开之后不久,三个奇怪家伙正中坐着那位用嘶哑刺耳地声音说道:“你传给我们的消息都是真的?”

    图瑶说道:“莫拉老师,我怎么敢骗您呢?我说地都是真话,没有半点夸张的成分,因为当时我就躲在不远处,亲眼见到的。”

    “轻而易举地杀掉了两个圣廷骑士?”莫拉再次问道。

    图瑶点了点头说道:“是的。那两个圣廷骑士一个叫布朗,一个叫克拉克,我晚上的时候本想去接触他们,伺机下手的,可是没想到……”

    “哦……布朗和克拉克?这两个圣廷骑士是新一代中的佼佼者,我听说过他们的名字。”莫拉边的一个黑袍人说道。

    “那个人是真武者还是修真者?”莫拉问道。

    “好像是妖魔。”图瑶回忆着先前偷看时地景,有些不肯定的说道。

    “妖魔?东大陆的妖魔不都是被真武者和修真者压制了么?怎么忽然这么嚣张起来?”另外一个黑袍人说道。

    图瑶迟疑了一下,说道:“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之中。青龙城就没有安宁过。”

    “嗯……无论如何,杀掉圣廷骑士的家伙都应该是我们的朋友。”莫拉怪笑了两声说道。

    “可惜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若是真的可以成为朋友的话,也许我们会获得一大臂助。再次拥有攻击光明世界的实力。”黑袍人说道。

    “朋友?”图瑶回想着那个家伙地恐怖实力和狠辣的手段,不暗暗打了个冷战。

    “对了,朱丽叶呢?那个圣廷骑士。”莫拉忽然问道。

    图瑶说道:“应该还是在酒店房间中等待她的伙伴们吧,估计还不会知道伙伴已经遇难的消息,我已经在青龙城各个车站机场设置了眼线,至今没有任何她离开地消息。”

    一个黑袍人桀桀怪笑,说道:“看来我们还有一顿值得享受的晚餐啊,朱丽叶,出类拔萃的女骑士……真想尝尝她的味道。狠狠的玷污一下代表光明的圣廷!”

    莫拉说道:“图瑶。你知道么?圣廷骑士才是最好的**实验品,有了光的参照。才会找到绝对的黑暗。”

    “为了感谢你地款待,朱丽叶地体我们会送给你。”一个黑袍人说道。

    若是从前的话,但凡有能够增长实力地机会,图瑶都绝对不会放弃,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青龙城中,这个手上沾了不少鲜血的魔女,竟有些心虚的感觉。

    她的直觉告诉她,青龙城此时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在那难以看头的黑暗中,隐藏着无数难以预知的危险。

    此时,图瑶家的外面,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中,一场可怕的杀戮已悄然的拉开了帷幕。

    在兰陵的指使下,胖龙、碧丽丝分成了两路,胖龙带着格杀的命令开始逐一的清扫着他先前就已经踩探好的狼帮各个分部。

    而碧丽丝则在兰陵的率领下,鬼魅一般进入了图狂的家。

    这一夜势必会被鲜血染红,各界大乱的时代,开始了……

    当青龙城的某个地方出现爆炸,火光席卷天际的时候,兰陵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冷酷的微笑,看来胖龙的第一战已经得手了。

    “开始吧!”兰陵猛地挥了挥手。碧丽丝的眼神中绽放着血色的光芒,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都在压抑中度过,尤其是成为了兰陵的女奴之后,心中更是苦闷,憋了满腔的怨气却无从发泄。

    现在好了,兰陵为他制造了一个机会,想一想,可以新鲜血液的味道。以及即将展开的杀戮,都让碧丽丝兴奋得全颤抖。

    希望今晚是个大场面,能够引来各方的人……兰陵暗暗的嘀咕着。

    杀戮开始了!

    在兰陵的命令下。碧丽丝毫不隐藏自己地行迹。

    当暗处的暗哨看到图狂的宅子中凭空多个美女时,这些亡命之徒没有想到其他,而是先被这个感丰腴地西方女人勾引出了色心。

    当第一个上前搭讪的岗哨被碧丽丝吸食了鲜血。生生撕碎之后,猩红的血液和同伴地惨叫声极大限度的刺激了其他的人。

    子弹像是雨点一样倾泻而出,啪啪的声音不但令整个宅子为此惊醒,同样也将青龙城在这夜幕中震惊。

    客厅中正在谈话的图瑶以及暗黑教会的莫拉等人被枪声惊动,图狂也在楼上快步的走了下来,满脸惊骇地看向外面。

    不要说青龙城,就是在整个天龙国。乃至整个大陆,敢于掳他虎须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可是最近却接二连三的发现有人在和他作对,先是小生意被破坏,接着和雪狼帮的大买卖又被毁掉,此时更是有人明目张胆的闯入了他的家……

    老李跟在图狂的后面,倾听着外面的枪声和越来越近的惨叫声,原本佝偻地直起来,瘦小的材好像充气了似的竟魁梧了许多,浑浊的眼中绽放着异样地神采。

    “好浓的吸血鬼气息……”莫拉低声说道。满是褶皱的脸上流露出狰狞可怖的神

    在外界看来,吸血鬼和暗黑教会应该同样算是黑暗生物,但是实质上却并不是这样。

    从吸血鬼出现以来,黑暗教会几次三番的曾想将吸血鬼收归到黑暗教会。成为黑暗教会的一员,但是吸血鬼嚣张狂傲,根本不理会黑暗教会,而且实力超强,令黑暗教会也头疼无比。

    最终真武者、修真者和圣廷联合起来封印吸血鬼的时候,暗黑教会不但不予以帮助,还在暗中使坏。

    所以说,若论仇恨的话,吸血鬼族和黑暗教会的仇怨甚至超过与其他修炼者地仇恨。

    “居然送上门来了……”莫拉边地黑袍人怪笑着说道。

    他们这次前来的目地私底下和光之圣廷一样。都是为了碧丽丝和她哥哥掠夺的大量宝藏中的一件宝物。先前还在为怎么寻找而制订计划,现在居然唾手可得。这着实令莫拉等人感到兴奋。

    “爸爸,你先去楼上吧,外面交给我们,老李,保护我爸爸。”图瑶说道。

    图狂点了点头,恶狠狠的说道:“无论来的是谁,都给我杀掉!”

    图瑶的眼中浮现出凛冽的杀机,笑颜如花的说道:“爸爸,你看到的只会是尸体,来我们家捣乱,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图狂点了点头,转走上楼梯,老李默然的跟在后面。

    “老师,接下来要拜托给你们了……”图瑶声说道。

    莫拉等人哈哈大笑,转走出客厅。

    外面的境况已然不能用惨烈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人间修罗场,压抑了许久的碧丽丝将这里的一切生物当成了发泄的对象,绝美的脸上沾染着猩红的血迹,肋下的翼张开,飞舞着,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抓上天空,然后变成一具具尸体丢下地面。

    莫拉和其他两位祭祀走到别墅近前,凝视着不远处半空中废物的碧丽丝,眼中蒙上了一层黑色的雾气,周散发出如同巨蟒般的黑雾缭绕着,越来越是浓密,一股森冷的杀机弥漫在空气中。

    繁琐的咒语在三个人的口中低吟,平整的水泥地面出现了一个个裂缝,一只只白惨惨的手骨穿出地面,随即,一具具骷髅钻出地面,张牙舞爪的走向碧丽丝。

    同时,夹杂在众多骷髅中的,还有一些动物的骨骸,其中竟有些猛禽的骨骸,拍打着骨翅,速度竟然很快的攻击向碧丽丝。

    这样的攻击,对于碧丽丝来说是陌生的。

    从她觉醒到现在,还从没有和暗黑教会的人有过什么接触,所以,当她看到一具具骷髅走来的时候。出于女人地本能,她的心中猛地抽搐了一下,难以控制的产生了一点恐惧。

    莫拉等人地咒语愈发的大声。周缭绕的黑雾凝聚成一个个巨大地骷髅头,不断生成,不断聚集。最后在莫拉猛然张开双臂的刹那,呼啸着涌向了碧丽丝。

    碧丽丝只感到整个空间好像瞬间的凝冻起来似的,她的动作明显出现了停滞,翼拍打极其费力,飞舞的高度渐渐的下降。

    “出来吧,我地孩子们,为你们失去鲜血的同伴们复仇吧……”莫拉挥舞着双臂说道。

    在他的前。空间剧烈的扭曲起来,随即,一个黑黝黝的空间之门出现,在空间之门中,近百个高大凶猛的狼人嚎叫着涌出空间之门,挥舞着尖利的爪子扑向碧丽丝,恨不得立刻把她撕成碎片。

    图瑶惊喜的说道:“老师真是周到,居然倒着地狱之门戒指,早知道这样的话。我也不必担心了。”

    莫拉扭头得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虚拟地狱中准备的狼人可都是狼战士的级别,这么多狼战士都能把一个吸血鬼公爵撕碎,不要说这一个小小的吸血鬼伯爵了。”

    图瑶笑眯眯地说道:“老师。您可是说过,这个吸血鬼要送给我做**实验的,要是撕碎了,可怎么做?”

    莫拉嘿嘿笑道:“吸血鬼伯爵哪里会那么容易被撕碎的!他们的**强悍,抗击打的强度很大的,在我没有发布格杀命令之前,这些狼人都是有分寸的。”

    兰陵隐在暗处,打量着那些莫拉等人,这些人和图瑶一样。都有修魔的气息。但是这三个家伙要比图瑶强上太多了。

    看着地面上那些骷髅和狼战士,兰陵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看来那三个家伙就是图瑶后面地所在了吧,一个以前没接触过地势力,啧啧……这潭浑水要更加的浑浊了。

    在凶悍地狼战士攻击中,碧丽丝越来越是吃力,她的利爪抓在狼战士的上,只会让他们的体出现一道血口,蹦出一些血花,但是这些攻击对于狼战士来说却算不得什么,要想击毙他们,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抓出他们的心脏,或者是打爆他们的脑袋。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狼战士在攻击的时候对于自的要害防御也极其严密,碧丽丝累得全无力,两眼发花,也只杀掉了不到十个狼战士而已,而那些体上被溅到同伴鲜血的狼战士则更是凶大发,攻击无比的凌厉。

    看着碧丽丝的反击越来越弱,莫拉流露出森的笑意,看来这次任务完成的比想象中要容易多了。

    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觉得自己是赢家,却只是兰陵眼中的一个工具罢了。

    当碧丽丝的一只翼被一个狼人撕裂一道深深的血口,碧丽丝发出一声惨叫的时候,兰陵动了……

    强劲的僵尸之气摧枯拉朽似的席卷而去,当先有两个狼战士毫无抵挡能力的被僵尸之气腐蚀,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僵尸之气中,他们的鲜血和生命力只是为僵尸之气添了一抹红罢了。

    尤其是莫拉释放出的雾气骷髅,在僵尸之气面前根本就是小巫遇到了大巫,无声无息的被僵尸之气融合消失。

    这些暗黑教会的巫师,他们所修炼的就是死灵魔法,却没想到今天碰到了死灵中的祖宗---僵尸!

    暗黑教会修炼亡灵魔法的根本是亡灵能量,而这亡灵能量说白了,就是尸气。

    亡灵魔法的本源和僵尸的能量本源差不多,但是在等级上就相差得十万八千里了,从任何角度来看,这些所谓的亡灵法师都和兰陵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即便他们能量强大,但是谁见过一只强大的兔子能够干掉老虎的?

    兰陵是他们的克星,这点勿需质疑!

    当僵尸之气席卷而来时,莫拉等人登时瞪大了眼睛,先前得意的笑容僵硬在脸上,看着眼前那暴风似的红色能量,本能的感到心虚。

    对于图瑶来说,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僵尸之气了,当再次见到这种强大的能量时,扎根在心底的梦魇迅速地弥漫心头。那一幕幕恐怖的景象浮现于脑海,令她瞬息间已然浑冷汗。

    “他来了……是他!”图瑶脸色发白的小声嘀咕着。

    “是谁?”莫拉急声问道。

    “就是干掉圣廷骑士地那个家伙,老师……”图瑶连忙说道。

    莫拉挥了挥手。打断图瑶的话,沉吟了片刻后,决定好好试探一下这个家伙的底细。当然,这个决定是树立在他对自己实力盲目自信地基础上,过于高估己方的实力,唯一的下场就是死亡!

    “我们同时出手!”莫拉低声说道。

    其余两个祭祀点了点头,在他们看来,对手就算再强大,就算他们不是对手。但是自保还是足以的,要想快速击败他们三个人的联手,并且杀掉他们,就是暗黑教会的会长,或是光之圣廷的圣皇都难以办到。

    但是他们疏忽了,有些时候,实力是相对地,而不是绝对的。

    获得了一连串好运的兰陵,相比于将臣和帝江来说。实力算不得什么,但那都属于顶尖级的BOSS,实力上有差距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面对着目前这三个黑暗教会的祭祀来说。兰陵绝对属于恐怖的强大存在了。

    在莫拉一声怪异尖利的呼啸中,三位祭祀同时动手,一种节奏相同,韵律都相似的古怪咒语以三种不同地语音吟唱着,一时间,整个庄园内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兰陵如同看小丑表演似的看着三位祭祀的吟唱,在死亡气息出现地刹那,兰陵已然很轻松的确定了对方的等级能力,他只是想看看。这三个家伙的花样是什么。

    浓重的黑雾如同一团团实质的云朵。带着强烈的死亡气息凝集而成,向兰陵包裹而来。与此同时,三位祭祀都抱着同样的念头为自己的脱留下机会,随时寻找机会,脱而去。

    “只有这些么……”兰陵轻蔑地笑着:“这个世界除了真武者之外,修魔修妖地还真是差劲啊……”

    兰陵如同打了个哈欠似的张开嘴,口中淡淡地僵尸之气喷薄而出,并且在瞬间弥漫扩大,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开来。那云朵般的黑雾边缘蒙上了淡淡的红色,黑色和红色交相映衬形成诡异的视觉观感。

    莫拉祭祀猛地长大了眼睛,就在这转瞬之间,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能量受到了无法抗拒的束缚,一种被人控制在手心的可怕感觉涌上了心头。

    在整个黑暗教会中,莫拉绝对算得上是佼佼者,不然也不会以祭祀的头领自居,可就是这样一个存在,面对如今的兰陵时却没有半点的对抗之力,这一方面是因为僵尸之气是比魔气更加高级的存在,而另一方面却更加的说明黑暗祭祀和兰陵之间的可怕差距。

    在不远处的图瑶惊骇的瞪大了眼睛,这个将生命视为草芥的魔女连遭的感受到了恐惧的滋味。

    事实上,在一开始莫拉要主动出面的时候,已经目睹过兰陵的可怕的她对兰陵的实力已然刻骨铭心,先前莫拉出手的时候,她的心中也是毫无把握,但是却没有想到事会这样的糟糕,她的老师,黑暗教会中有数的高手面对这个不知道来路的可怕家伙居然只支撑了这么一会儿。

    为魔女,自然对暗黑魔法极为熟悉,当她见到莫拉等人的脸色蒙上一层黑雾的时候,心中咯噔一下,脚步下意识的退缩,看向兰陵的眼神中充满了畏惧。

    兰陵逐渐的加大僵尸之气的强度,增加的过程中却在很好的把握着分寸,他并不想就这样杀掉莫拉等人,以他现在的处境,应该无限量的发展自己的实力,这种修炼黑魔法的家伙实在是太适合成为自己的尸奴了……

    新的时代必将来临,而这时代的诞生就在兰陵的一念之间!

重要声明:小说《炼血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