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还我清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狼天 书名:炼血专家
    您就是兰陵老师?苏月不好意思的问道。

    兰陵点了点头说道:苏小姐,我们见过面的。

    苏月登时脸色通红,说道:那晚对不起了,我当时太害怕,没看清楚您,还对您那样的态度。

    没关系,没关系,没事就好了。兰陵笑眯眯的说道。

    月儿,在哪里做什么?怎么不请兰陵进来啊。苏清远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苏月急忙让开门口,说道:兰陵老师,您请进,我爷爷等了您很久了。

    兰陵微笑着点了点头,走进了大门,远远看到苏清远已经迎了出来。

    兰陵啊,你怎么刚来啊?苏清远呵呵笑道。

    苏老,您怎么还迎出来了?这……这也太不好意思了。兰陵脸色有些发红的说道。

    客气什么,走,先进去陪我聊会,稍后就开饭了。苏清远抓住兰陵的手臂,说道。

    兰陵不是第一次来苏清远的家,却是第一次进入客厅,上次来参加宴会,可惜那是在院子中举行的,从始至终也没踏进房子半步。

    苏清远家的摆设很是简单大方,一派古色古香的气息,乍一看就知道这房子的主人对古物一定有些研究。

    周围的墙壁上都是隔栏,里面一件件的器皿几乎都可以在国宝图鉴上找到,虽然都是赝品,但是做工极为精细,仿冒的水平很高,若是外行人来的话,估计第第一感觉都会以为自己进入了国家博物馆。

    在苏清远的盛之下。兰陵坐在沙发上和苏清远并排,苏月乖巧的倒上了一杯香气四溢的茶水。

    兰陵,来,尝尝,一般人我可舍不得拿出来啊。苏清远哈哈大笑说道。

    兰陵小口地抿了一口。顿时唇齿留香,在他漫长的生命喝过的所有茶中,这茶绝对都可以算得上是上品。

    好茶,好茶……兰陵连声赞叹。

    接着,兰陵和苏清远一边品茶,一边聊天,聊天内容自然都围绕着考古来的。

    苏月对考古虽然没什么兴趣。可从小生活在苏清远边,耳濡目染之下倒是并不陌生,偶尔还能插上几句。

    三人聊的倒是默契,时间一点点地流逝过去。

    苏月皱着眉头说道:爷爷,我爸爸做什么去了?怎么现在还没回来,我都快饿死了。

    苏清远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兰陵。说道:早上说的好好的,怎么还没回来!

    月儿,去给你爸爸打个电话。苏清远吩咐道。

    苏月点了点头,跑到电话旁边,刚刚拨通号码,电话铃声竟在大门处传了进来。

    大门被打开。苏江河神色冷峻的大步走进院子,周有着明显的能量波动,在他后,凌雪穿着厚厚的衣服。把自己裹了个严实,跟着苏江河走了进来,看来昨晚地事给凌雪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障碍。

    兰陵心头一颤,看来苏江河是去看望凌雪了,糟糕!若是雅思也在凌雪哪里的话,没准就会被苏江河看出破绽来。

    兰陵暗暗运转神识,这种与尸奴之间的感应是不会产生半点的能量波动的,兰陵感应到雅思安然无恙地在家中,不知道她今天为什么没去凌雪哪里。不过现在看来。还好是没去。

    兰陵放下心来,暗中催动本命尸器。使得本命尸器存储的纯正能量稍稍外溢,足以中和自己溢出的那一点点尸气后,便老神在在的坐在了沙发上。

    苏江河一早便听说了凌雪的事,急忙抽出时间去看望凌雪,在他的苦心开导和鼓励下,凌雪哭泣着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苏江河早上地时候听到自己的父亲苏清远要在家中请客,依稀听着名字就是兰陵,心急之下急忙询问凌雪,得知来自己家做客的就是害了凌雪的那个家伙,登时焦急万分地赶了回来,生怕回来晚了,自己的父亲和女儿会遭受残害。

    苏江河走过的地方,地面上的石板碎裂,两边花草化为齑粉,苏清远惊诧的看着苏江河,怒声喝道:你在干什么!

    苏叔叔,就是他!凌雪指着兰陵,眼中愤怒的火焰跳跃,泪水哗哗流下。

    这一天以来,凌雪所受到的煎熬是难以想象的,从一个青龙城无数男人的梦中女神,瞬间地跌落为无数男人地意对象,回想着自己那副狼狈样子已经被无数的人见到,凌雪真是恨不得连死地心都有了。

    好在她这种女人够坚强,其实说白了就是小气,残害自己的人好好的活在世界上,而她却死的话,估计是连眼睛都闭不上的。

    苏江河见父亲和女儿安然无恙,登时松了一口气,顺着凌雪的手指看去,见沙发边正站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此时这个年轻人脸色惶恐,似乎是吓坏了。

    是他?苏江河惊诧的问道,此时的兰陵表现的极其无害,怎么看都不像是凌雪口中那个变态的邪魔,最为重要的是,苏江河汇集心神却也感应不到半点的异样气息,那个男人更是没有什么能量波动。

    苏江河经验老道,一直以来与妖魔之间也没少交手,但凡是邪魔还没有一个人能够逃避住他的感应。

    苏叔叔,就是他,快杀了他!凌雪哭喊着说道,可是已经被兰陵吓破了胆的凌雪,却不敢自己冲上去。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苏清远看得满头雾水,但是却看出他们莫名其妙的在针对兰陵,尤其是凌雪这个平时看起来很不错的女孩现在竟口口声声的要杀人,杀的还是他很欣赏的兰陵。

    苏江河也有些糊涂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凌雪地指认应该不会错。可是这个叫兰陵的男人分明没有半点能量啊,而且不但没有什么邪魔气息,上还散发着一股正气。

    迟疑了一下后,苏江河说道:凌雪,先不要哭。叔叔说过,会为报仇的!

    说完,苏江河拉着凌雪进入了客厅,凌雪半躲在苏江河的后,眼中的愤怒几乎要把兰陵烧成灰烬。

    都坐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常提起地兰陵,苏月这次就是他救的。苏清远指着兰陵说道。

    苏江河在没确定兰陵的份之前,也不好做什么,点了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了。

    兰陵见苏江河停手,知道自己的方法管用隐藏住了一切僵尸气息,不更加从容起来。

    苏大哥。幸会了。兰陵彬彬有礼的说道。

    苏叔叔,千万不要相信他,他是邪魔!凌雪生怕兰陵会隐藏过关,急声的喊道。

    凌雪,从一进来就大呼小叫,到底怎么了?怎么起码的礼貌都没有!苏清远有些生气地喝道。

    凌雪见苏清远对她严厉。根本就是被这魔鬼欺骗了,反倒是帮着这魔鬼说话,不眼圈一红,起就要离去。

    谁知道她这动作令苏清远更是生气。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道:总该和我叫声爷爷,怎么我说两句你就这样了!之前不理你母亲,我还体谅你,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不懂事!

    这话更刺痛了凌雪的自尊心,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这个以冷艳著称,平里坚强冷酷的女人经过了昨晚的事后好像一下变得脆弱起来了。

    爸,您先别说了。凌雪出事了。回头我再和您说。苏江河有些尴尬的说道。

    苏月也看不过去地说道:爷爷,你发什么火嘛。真是的。

    苏月的话比谁都管用,苏清远长长的喘息一下,坐在了兰陵的边。

    凌雪,真的确定是他么?苏江河再次问道,接着又说道:会不会有其他地邪魔幻化成他的样子?

    不会,是他,就是他!凌雪大声喝道。

    兰陵先生,我能问您个问题么?苏江河看着兰陵问道。

    苏大哥,您问吧。兰陵点了点头说道。

    你昨晚在哪里?苏江河问道。

    我在上课,苏老办的文物鉴定班。兰陵说道。

    上课之后呢?苏江河追问道。

    江河!你是警察么?凭什么审问我的客人!苏清远大为光火地喝道。

    兰陵急忙说道:苏老,没关系的,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接着,对着苏江河,脸色有些发红的说道:下课后,我和我的学生秋研在一起,我一直把她送到了家。

    对!这个魔鬼还对秋研下手了!凌雪指着兰陵说道。

    凌雪同学,这话是什么意思?从进来开始,好像一直对我的仇怨很大,我不知道我是哪里得罪了,好像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和说的话都没超过五句吧?其他的就更谈不上了。兰陵皱着眉头说道。

    你是不是男人!有种做没种承认是不是!凌雪气急如同市井泼妇似的怒声骂道。

    兰陵心中好笑,妈地,老子本来就不是人……

    秋研?苏江河问道,他知道秋研是松云子地徒弟,自然相信秋研的人品。

    苏江河皱了皱眉头说道:现在能联系到她么?

    我有她家地电话,我担心秋研也被这个魔鬼残害了!凌雪颤声说道。

    兰陵耸了耸肩,气恼的看了一眼凌雪,做出一幅隐忍的样子,说道:我不管你们在说什么事,可是针对我是勿需质疑的,我只有一个要求!当你们搞清楚事实之后,要向我道歉!这是对我人格最起码的尊重!

    苏老。我先走了。兰陵眼眶有些发红的说道。

    对不起,您还不许走!苏江河沉声说道。

    疯了!都疯了!兰陵,你不要走!这是我的家,让他们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苏清远气地脸色发红,剧烈的喘息着。吓得苏月急忙跑到苏清远的旁边,一边为苏清远顺气,一边说道:爷爷,您千万别生气,医生说您最不能生气的!

    月儿,把他们两个给爷爷赶出去!赶出去!苏清远一股坐在椅子上,脸色变得有些酱紫。

    苏江河和凌雪都吓坏了。苏江河一个箭步窜上前去,伸手按住了苏清远的后背,一阵光晕闪现,苏清远地喘息渐渐的平稳下来。

    苏江河见苏清远气成了这样,心中紧张,可是却也眉头妥协。对邪魔他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而且一遭被邪魔逃窜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秋研的电话通了。

    喂,是秋研么?凌雪急声问道。

    是,我是秋研,是谁?秋研在电话那头疑惑的问道。

    我是凌雪。

    哦。雪姐啊,有什么事么?

    没事吧?

    什么?我会有什么事?嘻嘻,雪姐,您怎么了?一会儿我们去鉴定班就可以见面的。

    昨晚那个魔鬼没有害你?

    魔鬼?

    就是那个兰陵!

    雪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讨厌兰陵老师,但是那是你地事,我已经说过了,在我眼里兰陵老师是个好人,你可以骂他,但是请不要把这种绪强加于我可以么?

    ……

    秋研,我是为好!

    呵呵,那谢谢了,我自己的事我有分寸的。

    凌雪彻底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秋研的话语软中有硬。根本就不相信她所有的话。

    这时,苏江河在凌雪地手中拿过电话。说道:秋研,我是苏江河。

    苏叔叔。秋研很是惊讶的说道:您有什么事么?

    昨晚下了课之后,去哪了?和谁在一起?务必回答苏叔叔的话,这很重要。苏江河说道。

    秋研那边沉静了片刻后,说道:昨晚下课后我和兰陵老师在一起了,他把我送回家,怎么?苏叔叔,您不会也想告诉我远离兰陵老师,说兰陵老师是什么魔鬼吧!

    苏江河登时有些尴尬,可还是问道:一直和兰陵在一起么?

    是!从文物鉴定班一直到家,中间还去了公园!苏叔叔,这个答案可以了么?秋研说道。

    这时,秋研那边传来了秋研母亲的声音:秋研,和谁去公园了?

    苏叔叔,对不起,我要先挂线了!秋研说完,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的忙音。

    苏江河接电话是采用免提的,所以秋研地话从始至终都听的很明白,兰陵在心中暗爽,秋研……啧啧……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妞了……

    苏江河看了看凌雪,凌雪的表是愤怒和惊诧的混合体。

    苏江河把电话放好,起说道:兰陵先生,对不起,事可能有些误会。

    苏叔叔……凌雪猛地起就要说话,苏江河打断她地话,说道:这件事我会仔细调查的,你放心吧。

    一直坐在一旁喘息的苏清远慢慢的站起,说道:兰陵,对不起,请你吃个饭却没想到出现这么不愉快的事,走吧,快到上课时间了,我们一起去。

    兰陵笑了笑,说道:没什么,苏老,您想多了。片刻后,苏清远撇下其他人,和兰陵一起离开了家,向文物鉴定班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苏清远不住的叹息,却没说什么话,估计是心中还是放不下对兰陵的愧疚吧。说中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炼血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