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天妖降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狼天 书名:炼血专家
    兰陵大约戏弄了凌雪半个小时的时间,扭头看了一眼远方钟楼上的大钟,兰陵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狠的笑意:凌雪,也该先付出一点点利息的时候了!

    兰陵停住闪避,面对着凌雪劈来的真武力动都不动。

    凌雪欣喜的看到自己全部真武力幻化的影刀即将劈到兰陵的面门,可是转瞬间,欣喜化成了更加浓烈的恐惧,那影刀竟然停滞在兰陵的面前不远,无论她如何努力,影刀都没有半点前进的趋势,并且还在逐渐的淡化。

    无力感渐渐的涌上了凌雪的体,脱力和屈辱的刺激令她心都遭受了不小的伤害,看着眼前那如同恶魔般的笑脸,凌雪的眼睛一阵的恍惚。

    调味菜该结束了!兰陵一声冷哼,猛地吹起,一股猩红的僵尸之气从口中喷出,直接将凌雪整个人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凌雪一声惨哼中,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眼神惊恐的看着向她走来的兰陵,挣扎着爬起

    凌大警花,猜明天早上若是青龙城所有的居民都看到以现在的形象出现在钟楼上,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兰陵很邪恶的笑着,眼神瞟向了远方的钟楼。

    凌雪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她毫不怀疑眼前这个家伙有这样的实力,想一想若真成为现实的话……凌雪倒吸了一口凉气,呻吟一声,想都不敢想下去。

    还想跑么?哈,凌大警花从前不是勇敢的么?兰陵哈哈一笑,体带出一道红色残影,挡在了企图逃跑的凌雪面前。双手一抱,凌雪无法躲避的被兰陵抱在怀中。

    感的小野猫就在怀中,那剧烈的挣扎,和双手掌心传递而来地弹,令兰陵不心猿意马。有心想把凌雪就地正法,可是又觉得这样实在是太便宜这个可恶的女人了。

    嗯……先讨点利息好了,等着时机一到,就要彻底的摧毁这个女人的尊严!

    凌雪惊慌失措的用力挣扎,可是被兰陵抱在怀中地她却惊骇的发现,真武力无法运行了,有股冷的气息深入她的体。将她的真武力完全压制住,她现在能用的只有本的**能量。

    放开我!凌雪用力地挣扎着大叫道。

    兰陵眼睛一眨,僵尸之气的结界将凌雪和他包裹在其中:叫吧,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理,越叫,我就越刺激!

    说着。兰陵用力的将凌雪的体逆转,令她背对着自己,然后双手突破凌雪的保护,隔着破碎的衣服,用力地抓住凌雪那两团硕大的饱满。

    放开我!混蛋!凌雪大声的尖叫着,体猛烈的扭动企图脱离兰陵的怀抱。

    兰陵微微用力的抱着凌雪。却抱得并不太紧,刻意地让她有挣扎的空间,啧啧……那翘而又充满弹峰左右扭动摩擦着下的感觉还真他娘地刺激啊……

    蓦地!

    凌雪的挣扎出现了瞬间的停滞,她忽然察觉到一根硬硬的东西顶在了她的股上……

    根据她对那女之间的了解。凌雪瞬间知道了那根坚硬的东西是什么,一时间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她疯子一样的大叫起来:魔鬼!放开我……放开我……

    兰陵嘿嘿一笑,腾出一只手飞快地解开了自己地裤子,释放出自己已然勃起的硬

    粗大地男象征隔着破碎的小裤直接的顶在了凌雪的股沟,那小裤实在是破的不成样子了,每每扭动中,那发烫的东西竟然可以和肌肤相触,尤其是。凌雪为了线条完美而穿的丁字裤。此时最大限度的方便了兰陵。

    兰陵抓住凌雪挣扎的瞬间,用力的将下入了凌雪的双腿之间。隔着丁字裤,兰陵真切的感受到了凌雪神秘地带的气和柔嫩。

    这样也很舒服啊……兰陵一边动下在凌雪的双腿间摩擦,一边的嘀咕着。

    凌雪现在简直是哭无泪,那粗大发烫的东西就在双腿之间,几乎没什么阻隔的和自己最神秘的地方摩擦着,最为羞耻的是,她无法控制这自己的体,在无数次的摩擦中,她竟惊恐的感觉到自己的下有东西在分泌……

    湿了,我的凌大警官……兰陵嘿嘿笑道。

    是不是很兴奋呢?想要吧?

    ……

    ……

    各种各样下流的话语在兰陵的口中吐露出来,不时的刺激着凌雪的耳朵,她的声音渐渐嘶哑,挣扎愈发的无力,豆大的泪珠在俏脸上纵横。

    兰陵连续的摩擦着,尽量的放松自己的体,他的时间有限,不能过多的耽搁,放松心思,享受这刺激的快感。

    昔里凌雪的百般挑衅和恶劣的态度,此时却成了兰陵享受的来源,没有什么比折磨这个咄咄人的女警花更美妙的事了。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当初若兰陵的示弱可以让这位警花稍微放松一下,哪怕一点点的怜悯,放过兰陵,她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慢慢地,兰陵的动作频率明显的加快,一声闷哼中,白色的粘稠液体全部喷到凌雪那破烂不堪的粉红色小裤上面。

    兰陵嘿嘿一笑,掌心浮现出僵尸之气的光晕,轻轻的拍在了凌雪的头顶,凌雪颓然倒地……

    片刻后,兰陵已然抱着秋研出现在了秋研所居住的小区门口,兰陵将秋研体内锢她意识的僵尸之气吸取回来,秋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秋研,还没有告诉我答案呢……兰陵笑眯眯的问道。

    答案?唔……秋研诧异的看着兰陵,又扭头看了看周围地环境,怎么不知不觉中就到家门口了。

    是啊。刚刚我们在公园时我问的问题。兰陵的脸色有些发红,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羞涩。

    公园?

    兰陵伸手在秋研头发上摘下一根草屑说道:头上还有草屑,小心回家会被父母发现哦。

    兰陵低下头,眼睛一眨,秋研的眼神出现了瞬间的混沌。清明时刚刚所表现出来地迷糊已经然无存了。

    兰陵老师,谢谢您送我回家。秋研有礼貌的说道。

    那答应我,以后有什么心事要和我倾诉,还有,把的答案早点告诉我可以么?兰陵微笑着说道。

    知道了……秋研羞涩的一笑,转快步的向小区内走去。

    今晚的一切似乎都很完美,兰陵扭头看向远处大钟上依稀的黑点。得意地笑了起来。

    清晨,一个很平常的早晨。

    可是却注定是凌雪的受难,早晨晨练的人仰望大钟的时候发现有个人站在钟楼上,以为是有人要寻死,于是急忙报警。

    当警员赶到,并且费力的爬上钟楼地时候。才发现是昔的同事,冷艳警花凌雪衣衫褴褛的被固定在大钟上,在她的粉红色裤上还有着白色液体的干涸痕迹,那是什么东西,在场的所有人心知肚明。

    其中有人痛快,有人悲哀。痛快地都是平时被凌雪的傲慢刺痛的人,而悲哀的则是一种同病相怜地人,现场很明显,凌雪是在被人猥亵后打昏然后固定在大钟上。凌雪曾经将无数的罪犯丢进监狱,八成就是从前的某个罪犯报复的行为,想一想为真武修炼者中天才的凌雪都成了这样,那其他人若是碰到这样的事还跑得了么?

    清晨发现的凌雪,上午大概九点多,一个个视频文件已经出现在网络上,图像上那衣衫破裂,如同刚刚遭受过**的感女人顿时成了无数男人意的对象,也许有无数地男人在今后很多子中会对着凌雪地视频自渎。

    冷艳的女警花形象轰然倒塌!

    事迅速地传遍了青龙城的街头巷尾。凌雪成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话主题。

    随后。警方发布了缉捕令,力度相当的大。凌雪事件成为了罪犯向警方公然挑衅的第一战,青龙城中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而事件的始作俑者兰陵,此时正惬意的躺在豪华房的沙发上,看着胖龙放出的视频片段,嘿嘿的冷笑着。

    这妞还上镜的。兰陵笑道。

    是啊,是啊,真是感啊……胖龙急忙随声附和道。

    碧丽丝在一旁没有说话,此时她对兰陵的手段感到一阵的心寒,简直就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同样为女人,她很明白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凌雪的处境会如何。

    若是不太坚强的话,估计会自杀吧……碧丽丝小声的嘟囔着。

    兰陵嘿嘿笑道:碧丽丝,若把凌雪换成,会自杀么?

    碧丽丝脸色一变,不敢再出声了。

    过了中午,雅思出现在兰陵的房中。

    主人,是您把凌雪那样的?雅思试探的问道。

    兰陵嘿嘿一笑说道:怎么,很不满么?

    雅思急忙说道:主人,我不敢。

    那来这里做什么?兰陵问道。

    雅思拿出魔神骨骸,经过了不算长的时间,魔神骨骸上面已经被打磨掉了很小的一块。

    打磨掉的骨渣呢?兰陵问道。

    雅思在怀中掏出一个小纸包,纸包中包裹着均匀的粉末。

    兰陵接过纸包,随手塞进口袋,说道:我的小女奴,凌雪好歹也是你的表姐,她遭受了这样的事,需要的安慰呢。

    雅思赶忙说道:主人,我不敢,我不会……

    雅思的话音未落。兰陵挥了挥手打断雅思地话,说道:我让去安慰她,要做出像原来那种感才会做出的表现,迅速的弥补们的关系,让她无比的信任。知道么?

    雅思怔了怔,忽然感到一阵目眩,脑海中如同针扎。

    她颤抖着看向兰陵,见兰陵眼中地绿芒在逐渐的闪亮着。

    主人,我明白怎么做,我这就去……雅思颤声说道。

    兰陵眼中的绿芒顿时消失,他上前轻轻的拍了拍雅思的脸蛋。说道:是我最疼的小女奴,可一定要乖啊……去吧……

    雅思离开之后,兰陵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

    就在这时,胖龙敲门进入了房间,躬说道:主人,有人找你……

    找我?兰陵怔了怔。谁会找他呢?

    是个大美女啊……胖龙嘿嘿笑着说道。

    让她进来。兰陵挥了挥手,决定迎接这位神秘地客人。

    片刻后,胖龙带着一个女人走进了房间。

    这是一个如火似的女人,穿一火红的旗袍,腰纤细,脯硕大。浑圆的股在走路的时候摇摆间带着无尽的惑,看起来年龄似乎有三十多岁,眉宇间那熟女地风勾魂摄魄。

    她与雅洁是完全不同的女人,雅洁的**是隐藏在骨子里的。外表却做出一幅高不可攀的清高模样,可是这个女人毫不掩饰自己的魅惑,眼波流离间那一蹙一笑都扣人心弦。

    兰陵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这个女人,在这个女人上不但看出了惑,还看出了妖气……

    兰陵先生,您好。女人的声音像是蜜糖似的,一出声都能让人甜到骨子里,并且不会发腻。

    帝江让来的?兰陵笑眯眯地说道。

    帝江?帝江是谁?您是这样称呼我们盟主的么?女人疑惑的说道。

    兰陵怔了怔,看来这些妖怪并不知道帝江的真名。盟主?难道是妖魔联盟的盟主么?是了。一定是的。

    兰陵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好像迟到了。

    女人媚笑着说道:那请兰陵先生惩罚我吧……

    惩罚?兰陵挑了挑眉,嘿嘿笑道:我的惩罚可是很严重的……

    哟。兰陵先生,您想吓死人家么?您这么风度翩翩地男人,一定会很温柔地是不是?女人说道。

    叫什么?兰陵问道。

    我叫媚娘……媚娘说话间,一个勾魂媚眼抛出,兰陵不为所动,倒是把胖龙看得眼睛发直。

    好一个媚娘,真是媚到骨子里……兰陵赞道,心中却暗自疑惑,帝江派出了这么一个女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该不会是真的要给自己送上一顿大餐吧……

    蓦地!

    媚娘地脸色一变,眼神中的媚意如水似的退去,神色惊诧的看着沙发后面那一截洁白的尾

    小狐狸已经沉睡几天了,第四根尾巴悄然生出,在它沉睡的这段时间中所有人都没有留意它,兰陵甚至对它已经失望,这么长时间来除了嗜血之外,没有半点血兽该有的特征,八成是自己培养血兽的方法出现了偏差。

    媚娘失神的向沙发走去,当她看到沙发后面的小狐狸时登时发出了一声惊呼,眼角处两滴泪水悄然滑落。

    兰陵不诧异无比,疑惑道:怎么了?

    您……兰陵先生……您是在哪里看到它的?媚娘颤声说道。

    我捡的。兰陵看出媚娘和小狐狸似乎有着什么奇怪的关系,说道:有一天晚上我在路边看到它的,看她垂死的样子,觉得可怜,就把它抱回来了。

    媚娘扑通一下跪在兰陵的前,说道:媚娘感谢兰陵先生,它……它是我的妹妹……

    兰陵挑了挑眉头,心道,难怪这个女人有种魅惑众生的味道,原来也是个狐狸精,那倒是并不奇怪了。

    媚娘的手颤巍巍的抚摸向小狐狸,谁知道。小狐狸陡然醒来,猛地咬了媚娘一口,媚娘白皙的小手上顿时鲜血淋漓。

    小狐狸沉睡了许多天才醒来,看到媚娘手上地鲜血顿时吱吱乱叫,闪电似的窜过去。大口大口的着媚娘手上的鲜血。

    巧儿,……这是怎么了?媚娘也不躲避,任由小狐狸着她的鲜血。

    兰陵冷眼旁观,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中。

    它没事地,没见它现在活蹦乱跳的么?兰陵淡淡的说道,说着给胖龙使了个眼色,胖龙点了点头。将下狐狸抱走离开了房间。

    媚娘面色焦急的看着胖龙的背影,想要去追赶,可是终究没动,双手掩住脸面长长的喘息了几口,擦干泪痕后,刚刚激动的表已然然无存了。

    兰陵心头一动。哈,帝江派来地这个女人还真有点手段啊!

    可惜啊,终究还是差点,兰陵想着,若自己遇到这样况的话,一定不会有半点的流露。像媚娘这样真流露,绝对是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别人面前了。

    兰陵先生,盟主问您什么时候可以去破除吸血鬼族的封印。媚娘问道。

    兰陵笑了笑说道:我是帮手,们才是主力。什么时候去还需要先问帮手么?

    媚娘点了点头说道:那么,就由我们安排了。

    兰陵笑了笑说道:到时候通知我就行了……

    媚娘笑道:兰陵先生真是爽快,看来我可以很轻松的完成盟主交代地任务呢,兰陵先生,还有事么?若没事的话,我先离开了,我就住在您的楼下,有事尽管找我。

    说着,媚娘摇曳着纤细的腰肢。浑圆的股来回起迷人的曲线。向门口走去。

    等一下。兰陵出声说道。

    兰陵先生,您还有事么?媚娘回头诧异地问道。

    兰陵嘿嘿笑道:我这个房很大的。可是有好几个房间呢,何必要再开一间房呢?

    接着,兰陵补充道:那只小狐狸每天可都是在我的房间里睡的……

    这话对媚娘地影响力极大,她的表复杂的变换着,片刻后,媚娘笑了起来,蹙眉嗔道:兰陵先生,您好坏啊,想留人家的话,就明说嘛……

    那我住在哪个房间呢?媚娘问道。

    兰陵坏笑道:当然是离我最近的房间喽……就那一间好了。

    媚娘对兰陵抛了一个媚眼,转走向那个房间,临进门的时候说道:兰陵先生,那我可要先休息一会儿了,人家好累的……

    兰陵哈哈一笑,的说道:那一定要休息好哦,晚上也许会更累呢……

    媚娘一阵媚笑,白了兰陵一眼,转进入了房间。

    这时,胖龙急匆匆的走进房间,看着媚娘刚刚掩上地房门,停住想要大声说话地想法,小声的对着兰陵一阵地嘀咕。

    兰陵脸色一变,跟着胖龙一起走出了房间。

    怎么了?兰陵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实在太奇怪了,主人,您快去看看吧。胖龙说道。

    胖龙的房间中,房间正中席卷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小型龙卷风,而龙卷风的起源就是小狐狸。

    此时的小狐狸已然通体变成了红色,红的像火,先前还缓慢出现的第四条尾巴此时已然完全的生长出来了,并且还在生出第五根、第六根……

    直到生出九条尾巴的时候,兰陵登时看傻了,我靠,九尾狐!

    九尾狐是妖界中的神话,鲜少有狐狸能够修炼到这样的境界,兰陵的印象中只有一个狐妖达到了九尾境界,那就是妲己,据说那个狐妖真正的达到了魅惑众生的本领,以魅惑之术弄得人间一片混乱。

    依照常理,就算兰陵培养血兽的方法没错的话,那小狐狸成为血兽之后也就恢复原来六尾的实力,可是现在还真是奇怪到家了,眼睁睁的看着九条尾巴出现,都不容得兰陵不信。

    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兰陵诧异的看着小狐狸。这小狐狸一直以来都进度缓慢,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没什么进化,整天就是睡觉,醒了就吃血丹。来回地循环。

    蓦地!

    兰陵的眼睛一亮,难道是媚娘的血起了效果?

    刚刚有些特殊的状况似乎只是小狐狸咬伤媚娘,喝了一些媚娘的血液而已。

    兰陵仔细地思索,从制造血兽的念头出现并且付诸行动,依照兰陵的估计,小狐狸最开始获得的能量应该和胖龙差不多,因为胖龙这个尸奴差不多也是那时候制造的。然后小狐狸偷吃狼妖内胆,最后每天拿血丹当花生米……

    难道是能量一直在体内积压,狐妖的血成了激发这一切的引子?

    兰陵越想越是觉得有道理,反正不管原因如何,小狐狸现在已经升级到了一个令人惊叹地地步,嗯。反正也是他的血兽,费脑筋找狗的原因呢?升级就是好事!

    兰陵好奇的看着小狐狸,想知道自己这第一个古怪的血兽最终是个什么形态。

    血色的龙卷风旋转地越来越快,片刻后,猛地突破了窗户消失在了天外。

    窗外,原本晴朗的天空中忽然间乌云密布。碗口粗的闪电如同金蛇狂舞,轰鸣的雷声仿佛战鼓齐鸣。

    当血色龙卷风脱离小狐狸的体后,小狐狸颓然倒地,再次陷入了沉睡。

    我靠!

    这根本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啊!

    看起来还以为会有什么样的奇迹出现。结果到头来还是呼呼大睡。

    兰陵无奈地看了一眼小狐狸,耐心等了一会儿后,见小狐狸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摇了摇头转离开了房间。

    ***,若是再没有什么变化的话,到了冬天,就把这小家伙弄成狐狸围脖,啧啧……用九尾狐地皮毛做围脖,估计他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当青龙城风雨大作。雷声轰鸣的时候。

    几乎整个大陆的修炼者都被惊动了。到头来好像就近在咫尺的兰陵没有半点的感觉。

    修真界惊呼着天妖现世乱做一团!

    真武界对天地变化比较迟钝,只是能够感受出其中能量的铺天盖地。若是能力不强的话,能够引起天变么?

    妖魔界奔走相告,妖魔界中万年的稳定怕是要被打破了,天妖出现,意味着又一个可以担当妖魔联盟的盟主人选降世……

    西大陆也感应到了能量地巨大波动,光之圣廷开始联系盟友真武者,而黑暗教会也开始派出大量地人手来和图瑶接头。

    一时间,从没有被人注意过的小城成了修炼者眼中地中心!

    在离这个世界千万个空间之外的星空中,将臣矗立在宇宙之间,感应到这个世界的变化,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

    似乎比预想的要快了,乱吧!乱吧!越乱越好,十万个德行……哈哈……

    入夜。

    兰陵穿戴整齐,向苏清远的家走去。

    此时天色早已放轻,天际的晚霞如同半个天都燃烧的火焰,映照着整个大地都是一片绚烂。

    兰陵穿梭在人群之间,倾听着周围的议论,其中多数都在谈论着凌雪的事,这令兰陵有些小得意,对付那样傲慢冷血的女人,也只有这种极端的方式才能获得最大的快意啊!

    嗯……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凌雪呢?哈,估计自己的出现会当场把她气死或者吓死吧,兰陵好笑的想到。

    大约七点左右,兰陵已然置在苏清远家的门外。

    当兰陵按响门铃,没等一会儿,大门就打开了,苏月俏丽的容颜映入了兰陵的眼帘。

    几不见,苏月又消瘦了很多,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

    兰陵看着苏月,心中忽然生出几分古怪,僵尸跳出三界,不在六道,缘分那种由命运而生的东西应该不会发生在他的上。

    可眼前这个女人,从开始到现在,若说第一次小巷中的发泄是因为惩戒这些飞车党的话,可接下来她份揭晓,不得不再次见面,这除了缘分之外,还能用什么来解释呢?

重要声明:小说《炼血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