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搅浑水,夺法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狼天 书名:炼血专家
    <---凤舞文学网--->    样的妖物对于现在的兰陵来说,实在是不堪一击,他屠戮,而是为了寻找帝江的线索,说起来,来到这个夜来香宾馆,找这样的低级妖物是完全没必要的,可是要想和妖魔有接触,也只有这样的行为才是兰陵可以进行的。--凤-舞-文-学-网--

    正当兰陵等在外面,决定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这里的妖物的时候……

    蓦地!

    兰陵的体一震,仰头看向上面,上面除了平平无奇的陈旧天花板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东西会这样吸引兰陵的注意力。

    片刻后,兰陵周散发出浓重的僵尸之气,忽然间消失不见了。

    空中离地面足有百米的高度,一团灰色雾气在氤氲浮动。

    帝江置在灰色雾气之中,静静的等待着,她观察了许久,发现这个僵尸实在是有些肆无忌惮了。

    这也就使得帝江愈发的好奇,将臣是怎么告诉他的?居然没有对他提出一些警戒么?怎么对于这个僵尸,将臣反倒不怕破坏这个世界的能量平衡了?

    出于这种强烈的好奇,也因为其他的因素,帝江决定和兰陵见面,实在不能再看着这家伙像只无头苍蝇似的胡乱冲撞。

    僵尸之气的红色光晕闪电似的划破夜空,刚刚接近灰色的雾气,那雾气陡然间如同拥有了生命似的猛地扩大,将僵尸之气吞没在内。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就是兰陵此时最大的感触。当他刚刚在宾馆中感应到帝江地呼唤时,惊喜不已,可当他真切的再次感受到面对帝江的这种强大压力的时候,他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了,即便是他此时实力超强,但是却和帝江这样的魔神存在实在不是一个等级的,那种强大的压力依然令他喘不过气来。

    「将臣和你说什么了!」帝江没有任何啰嗦,直接进入主题的问道。

    兰陵怔了怔,调整绪。面对这样的BOSS他可不能掉以轻心,没准那句话说不好那都会丢了小命地。

    「他说要我帮你。」兰陵说道。

    「什么?」帝江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迟疑了一下,厉声说道:「我要你说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始祖让我帮你……」兰陵面不改色的说道。

    这下轮到帝江迷糊了,先前地时候将臣对她的态度可并不算好,总是假正义的劝她这样那样的,可现在。眼前这个家伙居然说将臣命他帮助自己,这前后地反差也太大了吧。

    「为什么?」帝江疑惑道。

    兰陵笑着耸了耸肩说道:「我怎么知道?始祖对我的恩同再造,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了。」

    帝江冷笑道:「你们僵尸讲什么恩么?」

    兰陵很认真的说道:「这话就错了。僵尸也是有好有坏的,像始祖和我,可都是讲感地。不然他为什么会命我帮助你呢?我今天来这个宾馆。其实也是为了找你。不然我实在没什么办法了。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帝江看兰陵说的认真。顿时是满头雾水,以她对将臣的了解,将臣冷血残酷,之前那样假惺惺地装好人就已经是意外了,现在居然推翻了先前对自己地劝告,反倒命令这个家伙帮助自己,看样子,俨然是同意自己地一切行为,并且还为自己送来一个帮手了。

    片刻后,帝江冷笑道:「将臣这个混蛋究竟是在打什么鬼主意!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要不把这个世界弄得天翻地覆,就对不起他了,一切都是他造成地,那么无论结局多么糟糕,这损失德行的事归根结底也要他来承担的!」

    「既然是他命令你帮我,那我就不客气了!」帝江冷声说道。

    兰陵说道:「你本来也不必客气,不过……」

    「不过什么?」帝江问道。

    兰陵嘿嘿一笑,说道:「虽然我是遵从始祖的命令,我会尽心尽力的,可是我有一个要求……」兰陵此时已经确定帝江不会把他怎么样,说话起来也就轻松多了。

    「要求?哈,你不是说为了报恩么?怎么又开始啰啰嗦嗦的提什么要求了!」帝江冷笑道。

    兰陵说道:「只是为了满足一下我自己的好奇心而已,您知道,好奇心若得不到解决,会很折磨人的。」

    「你有什么好奇的?」帝江问道。

    兰陵说道:「我一直想不通,一个是僵尸始祖,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您应该是十二都天魔神之一吧?你们……你们怎么会扯到一起?那个神冢鼎……」

    「不必问了!现在你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按照我说的做,另一条,就是杀掉你!你该知道,我对你们僵尸可是没有半点好感的!」帝江沉的说道,说话间一股冷的杀气扑面而来,令兰陵顿时噤若寒蝉……

    看着帝江忽然蹦出的杀机,兰陵估计刚刚他所问的问题必然牵扯了一个令帝江不想记起的秘密。--凤-舞-文-学-网--

    琢磨了一下,好奇心即便不能满足,可也总不会憋死,可现在看样子,他要是在啰嗦的话,就会被帝江要了小命了。

    反正他的目的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为自己争取更加有力的实质好处,能够更上一层楼的恢复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些的时候,兰陵笑了笑说道:「您不用生气,我不问了还不行么?不过有一个问题,是始祖告诉我,只有见到你才能得到答案的。」

    帝江沉声说道:「你还真是话多!」

    兰陵无奈的说道:「没办法,这件事对我很重要,若是不给我解答的话。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你就干脆杀了我好了!」

    片刻后,兰陵再次认定,他对帝江一定有着很大地作用,而且好像除了他谁都不能胜任似的,因为即便他这样耍无赖似的说法,帝江也没有真的动怒,反而忍了下去,连刚刚的杀气都渐渐的消失了。

    「他让你问我什么?」帝江问道。

    兰陵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水之源、火之极限、杀戮无、冷若冰山、力之魄、星之魂、电之极、金之根、灵之水、木之本、土之灵、风雨精。这些都是什么?」

    兰陵的话音刚落,包裹着帝江的灰色雾气忽然剧烈的震颤起来。

    片刻后,帝江发出一串尖利地长笑,震得兰陵差点就在半空中摔了下去。

    「亏他想的出

    |我!好,既然他这么不把十在眼中,那我就和他赌一把,将臣啊将臣。你以为十二魔神真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么?十二都天魔神复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你!」帝江的声音带着冲天地怨气,尖利之极。

    兰陵吓了一跳,隐约的在帝江的话语中感觉到了什么。可是一时间却又摸不到头绪,想要询问,可见帝江的绪激烈。这时候询问地话。那可真是找死了。

    无奈之下。兰陵只好按耐住心中的好奇,怔怔的等在一边。

    半晌后。帝江满含怨气的声音终于停止,冷冷地打量着兰陵说道:「不要一口一个始祖叫的那样亲近,你只不过也是那个混蛋的工具罢了!」

    说起来,兰陵早就开始疑惑将臣地所作所为,拥有了漫长地生命,他可不是傻子,早就看出了其中地古怪,对于帝江所说的话,他并没什么感觉,这个世界不就是这般地现实么?下位者只能做上位者的工具,能够做工具,就不错了。

    「你确定你要遵从他的吩咐么?」帝江问道。

    香蕉个菠萝蜜,兰陵真想骂这个帝江实在太过啰嗦了,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不就完了么?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确定!」兰陵说道,无论如何,这是兰陵实力增加的最好机会,就算是当工具,他也认了,总要拼一次的!

    「这个世界有真武者,你知道么?」帝江说道。

    兰陵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而且已经见过了。」

    本作  6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www6.cn!帝江说道:「真武者修炼,讲究属分类,金、木、水、火、土、灵……六大类,所有真武者学院中都会分出这六系,水之源、火之极限、金之根、灵之水、木之本、土之灵……想必将臣那家伙已经把万生炼血咒传授给你了吧?以上这六类就是分别寻找先天属的真武者,吸其血,以神冢鼎取其血液精华!」

    「那其余的呢?」兰陵追问道。

    帝江冷笑道:「你先能获得这些再说吧!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但凡先天者都会受上苍庇佑,你这样残害的话,将来所受到的天谴可是你所意想不到的!我再告诉你一句,将臣之所以把这些都传授给你,可不是因为什么狗的感,那是因为他想做,却又怕损毁了自己的德行!那个无的家伙,看来是真想列入天神行列了!」

    兰陵迟疑了片刻,苦笑道:「我已经没的选择……」

    帝江说道:「知道什么叫炮灰么?你就是。」

    兰陵耸了耸肩,笑了笑,一派默然,炮灰就炮灰吧!

    前段时间的窝囊遭遇,令他觉得生不如死,他宁可死,都要拼一次,为自己上位者的生活而奋斗了!

    帝江哈哈长笑,说道:「看来你们始祖没有把他的智商留给你们,将臣险之极,你却甘心成为炮灰,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

    帝江的话严重的伤害了兰陵的自尊,想上位怎么了?

    妈的,让帝江也像自己那样倒霉一次,看她还会说这样的话么!

    「你想要我做什么?直说好了。」兰陵沉声说道。

    帝江冷笑说道:「先留住你的命,再来问我需要你做什么吧!」

    说话间,帝江的灰色雾气凝集成一团,闪电似的飞过天际,瞬间已经是消失不见。

    兰陵诧异的看着帝江消失地方向,一时间不知道她这话的意思。正在迟疑间,陡然感到一股澎湃的浩然正气将他笼罩,扭头看去,见一青一金俩色光华闪电似的向他冲来。

    强劲的修真者气息,仅仅是把他笼罩,都让他感到莫大的压力,兰陵踌躇片刻,原本想躲避锋芒,可是转**一想。却留在原地琢磨着如何对付,看帝江刚才的话,这未尝不是帝江对他的一次测试。

    最主要的是,兰陵想到他偷偷在神冢鼎中偷出地那段魔神骨骸。雅思用遍普通的器械都无法磨制,那么换做修真者锋利的法器会不会有作用呢?

    无论以上两点,出于那点的考虑,兰陵都要留在原地。

    但是。兰陵却并不打算硬碰硬,之前在原来地世界被修真者围攻从而破碎虚空的教训还记忆犹新,他可不想再做那种只知道装叉,却不知道保存实力的笨蛋了。

    兰陵挥手放出一团僵尸之气。片刻后,胖龙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出现在兰陵的边,嘿嘿笑道:「主人。我……我终于脱贫。摆脱处男地帽子了……」

    兰陵登时苦笑不得。胖龙这厮明显是饥不择食啊!

    对于那样的货色居然还能动心,乖乖。把处男给那样的女人,这个尸奴的品味和主人还真他娘地差上八竿子远了。

    刚刚还沉浸在破处的余韵中的胖龙,陡然感到来自不远处地巨大压力,兰陵都感到强劲,更何况是他?只见胖龙猛地颤抖了一下,惊骇地看向了远处。

    「主人……那是什么?」胖龙惊惧地说道。

    「我和你说过了,能够威胁我们的族群中,有一个族群就是修真者!」兰陵说道。

    「那我们……我们快逃吧……」胖龙惊声说道。

    兰陵不好笑,恨不得把这厮当场踢下半空,地,软的欺硬的怕,这厮表现的还真明显啊!

    胖龙别的不行,但是察言观色的本事绝对是出类拔萃,见到兰陵的表,这厮登时脯,很牛叉的说道:「主人,我们去轰杀他们,***,居然敢来欺负咱们僵尸!」

    兰陵既然召唤来胖龙,自然有他的意思,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先闪,你留在原地!」

    胖龙的脸色顿时跨了下来,哀声说道:「主人,那好吧,您先走,我……我掩护……」

    兰陵笑骂道:「你他娘的想什么呢?我要你留在原地,是尽量的对抗,看他们的实力估计一时半会儿还能给你留半条小命,你只管对抗就好了,我不会真的离开,放心吧!你死不了!」

    「真的?」胖龙心有戚戚的说道。

    兰陵扭头看去,那青色光华和金色光华几乎已经近在咫尺,随即狠狠的瞪了胖龙一眼后,体被弥漫的僵尸之气包裹,渐渐的消失在夜空,独留下胖龙,腿肚子打颤的矗立在原地……

    懒和尚和松云子一路寻来,总算是锁定了这莫名气息的源头。

    当他们在空中

    来,看到散发气息的源头竟然矗立在半空等待的时候心头凛然,既然毫不躲避,自然是有他所把握的地方,真不知道这个怪异存在究竟属于什么样的范畴,有着吸血鬼的气息,却并不完全是,先前还以为是那个吸血鬼女伯爵出现了变异,可是当他们看到胖龙的时候,顿时推翻了这个想法,吸血鬼族就算再变异的话,也不会改变别吧?

    尤其是……尤其是这个胖子还真够丑的……

    兰陵的命令无法违背,植根在灵魂中的忠诚令胖龙即便是吓得要死,却还坚守住了「阵地」

    松云子脚下踏着一把飞剑,而懒和尚脚下则是金光灿灿的木鱼。

    松云子的三清法力还好说,虽然浑厚但还还在柔和,可懒和尚的弥勒诀却是霸道十足,就这样相视着,那种威压都好像有着点点的攻击力。

    松云子诧异的打量着胖龙,根据他的感应,这样直接面对却都无法知道眼前这个肥头大耳的丑陋家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懒和尚靠近松云子,低声说道:「奇怪,他是妖是人?有一点点吸血鬼的气息,可是却又比吸血鬼地气息浑厚霸道些。没有了那种彻骨的柔之气。」

    松云子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来,虽然因为妖魔界和修真界以及真武界的约定,已经很久没有实质的降妖除魔,可是总不能连妖物新品种的出现都不知道吧?可事实就是如此,面对着胖龙,他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存在。

    「你是什么?」松云子问道。

    胖龙这厮最是险,喜欢干的就是偷袭和背后捅刀子,***。眼前这一个老道一个秃头单单是气息就已经这样厉害,若还和他们啰嗦一些台词的话,那才真叫傻子。

    目前看来,这老道和秃头似乎并没有直接动手的意思。这对胖龙来说绝对是个好时机!

    反正主人命令地就是让他挑衅,估计主人也就在一旁隐藏吧?

    挑衅有很多种,显然,不吃亏的那种才是胖龙目前所最需要的!

    于是。当松云子问完之后,胖龙唇边獠牙出现,猩红的僵尸之气最大限度地爆发,席卷向松云子和懒和尚。口中很牛叉的说道:「老子是你的僵尸爷爷!」话是这样牛叉,可是在说话间,这厮脚下抹油。随着攻击的发动。闪电似地向一旁逃逸。

    对于胖龙来说。挑衅就是挑起打架的源头,他先攻击了。那就是完成了挑衅的任务,这时候还不跑……当他是呆瓜么?

    僵尸之气中带着浓厚的侵蚀气息如同旋风一样席卷向松云子和懒和尚!

    说起来,松云子和懒和尚此时地修为比胖龙虽然高出不少,但是却没有到达天壤之别那样的程度。

    面对着胖龙这厮很无耻的忽然袭击,松云子一声怒喝,指诀突变,脚下飞剑登时悬浮于前,横扫间,青色光华绽放迎向僵尸之气。

    而懒和尚也不迟疑,金色地木鱼法器悬浮在头顶,无端地出现咏颂经文地声音阵阵,无数的金色经文漫天出现,密密麻麻地迎向了僵尸之气。

    原本就比不上人家的僵尸之气,在三清诀驱使的飞剑以及弥勒诀的木鱼法器面前毫无悬疑的消失不见,而就在这刹那,胖龙这厮已然跑出了很长一段的距离。

    原本还以为是什么样的厉害妖物,可此时看来却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除了能量比较新奇之外,强度并没什么值得担忧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还是胆小如鼠……

    松云子和懒和尚登时长吁了一口气,面面相视之后,同时驱使法器,化成青色和金色的光华闪电似的追击而去。

    这个时候,降妖除魔并不重要!

    他们一门心思是想在胖龙的上打开迷津,一个拥有者吸血鬼气息,却又不是吸血鬼的非人家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有着研究的价值。

    兰陵隐在一片云层当中,借着夜幕的黑暗将形藏匿的无痕无迹。

    看着松云子和懒和尚催动法器追击胖龙的时候,兰陵的眼睛陡然一亮,那个魔神骨骸既然不能用普通的器械打磨,那么这些蕴含着莫**力的飞剑法宝是不是有可能有用呢?

    兰陵看着远处飞剑的青色光华,眼中浮现出垂涎之色。

    随即,兰陵又想到了一个绝好的办法,***,既然帝江明显是想看闹,那也不能让她舒服,最好是先把这水搅浑再说,浑水摸鱼……可是兰陵最喜欢做的。

    搅浑水对兰陵来说并不困难,不要忘记,这厮还有着巨蟒妖的毒牙呢。

    兰陵在怀中将巨蟒妖的毒牙掏出,运转僵尸之气,将毒牙向獠牙的位置放去,如从前一样,毒牙被吸在了空缺位置。

    当毒牙成为了兰陵的一部分,并且兰陵可以的依照从前那种运转方法,运转僵尸之气的时候,一时间巨蟒妖的妖气弥漫……

    兰陵极力的将妖气暂且的压制,随后潜伏在云层中运转全部僵尸之气提升自己的速度。

    转瞬之间,兰陵竟然已经闪现到胖龙前不远的地方,在那飞剑和金色木鱼即将攻击胖龙的时候,兰陵嘴唇蠕动,陡然吐出一口僵尸心血,心血在一团僵尸之气的包裹中爆开一片血雾,将飞剑和木鱼笼罩。

    嗡嗡!

    僵尸本为至至邪之体,其心血蕴含着无穷的邪之气!

    当带着浩然正气的飞剑和木鱼被僵尸心血的血雾沾染的时候,同时颤动一下,漫天的光华但是暗淡无光,速度骤然变慢,嗡嗡作响着向下面陨落。

    兰陵嘿嘿一笑,张开大手,那飞剑和木鱼竟同时被他抓在手中,变成寸许大小。

    不远处飞来的松云子和懒和尚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他们想不明白,自己费尽心机修炼的法宝怎么会被这弥漫着并不强劲妖气的妖物就这样容易的损毁,并且占为己有。

    幸好松云子和懒和尚刚刚攻击胖龙的时候用的只是自己颇为得意的法宝,若是用本命法宝的话,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兰陵置在毒牙所制造的黑色妖物之中,发出一串刺耳的怪笑。既然要成心把水搅浑,那就要表演的更真一些才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炼血专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