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三六章 简单幸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黄鼎沾年轻的时候……没错,黄鼎沾这种老妖精也有年轻的时候。当然了,这个年轻,也只是相对而言,比你现在不知道大了多少千岁了……”

    覃东来心中怨怼着黄鼎沾来得太晚,害自己被人群殴,再加上他本来就是一条三寸不烂五步必亡的“毒舌”,虽然是在讲故事,但只要找到机会,就要挖苦一下黄鼎沾,气的黄鼎沾在一边吹胡子瞪眼。

    “哈哈哈!”覃东来老怀大慰:“那个时候,大黄乃是天宫青年才俊的佼佼者,已经是八转高手,虽然刚刚迈入八转,不过人家大黄可不那么认为,八转化神不也是八转吗?”

    黄鼎沾实在忍不住了,跳脚咆哮:“你个死老鬼,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自己说了。你别以为你伤刚好,我就不好意思揍你……”

    覃东来嘻嘻一笑:“你找什么急,我这不马上就要进入正戏了吗?哟,对不起,我又说错了,你跟玉轻珑哪有什么正戏,连前戏都没开始,就被人家给踹了……”

    “覃东来!”黄鼎沾一声咆哮,周灵力气流四溢,冲出去将几百丈外,一尊足有三丈高的青石雕像炸得粉碎。

    覃东来不为所动,悠哉悠哉的讲了起来:“那时候大黄桀骜不驯,眼高于顶,虽然天宫里不少女子仰慕他,可是人家都看不上。结果有一天,一个女孩找到他,很不客气的让他帮忙干件事。大黄什么人?就算那女孩长得美若天仙,也不可能对大黄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啊。大黄理所当然的拒绝了她,女孩只说了一句话。”

    覃东来忽然打住,促狭的去看黄鼎沾,石宏也纳闷,只见黄鼎沾满脸通红,好似煮熟的螃蟹。

    “那女孩说:真麻烦,就知道一定要打的你同意才行。”

    石宏暗暗惊心:果然是自己那准丈母娘的彪悍作风,有其母必有其女,不,应该是其母更胜其女啊。

    “然后大黄一招就被人揍趴下来……”

    “她的境界不比我高,可是人家持有天宫十大一品灵宝的如意袖剑,我当然不是对手了。”黄鼎沾辩驳道。

    “不管怎么说吧,有个女人揍了大黄,而且彻底把他打服了,不仅如此,还打出了天宫最奇怪的一段感,竟然有人因为被揍了,而喜欢了揍他的人。”

    “大黄从此以后,唯玉轻珑马首是瞻,指东打东,指西打西,听话顺从,让玉轻珑使用起来无比顺手。这样整整过了六十年……”

    黄鼎沾的脸色木然了下来,也不再跟覃东来吵闹,只是那么盘膝坐着,双手轻飘飘的垂在体两侧。

    覃东来暗暗叹了口气:“忽然有一天,玉轻珑告诉他自己要嫁人了。他知道大黄的心意,可是大黄不能给她想要的。她的夫君,作用天宫一流古族,地位无人能比,孤一人的大黄,修为上比不过左御空,势力上更是不用说了。玉轻珑只是跟他交代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在他面前出现过。”

    覃东来残忍的一笑,狠了狠心:“不过我还真是怀疑,没有了大黄,刚开始的时候,玉轻珑肯定很不适应,以前大黄把她伺候的太舒服了,忽然没了这么一个称心如意的奴才,可不是一件好事。”

    石宏一怔,有些担心的看了看黄鼎沾。无论覃东来的如何,这最后一句话都有些过分了。毕竟那是黄鼎沾的感创伤。

    黄鼎沾却长长出了口气,朝覃东来摆摆手道:“老鬼,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对她再有什么心思的。你担心这么多年没有她的消息,忽然又出现了,我会旧复燃对吧?”

    覃东来干笑几声,低下头躲闪过黄鼎沾的眼神。

    黄鼎沾爽朗一笑,用力拍了拍膝盖:“你那点鬼心思我还能不知道?当年你就用这一招,故意把话说得那么不堪,刺激我,让我看清这段感的失误。我实话告诉你,当年我就明白你的用心,要不然你以为我真那么好脾气不跟你翻脸?也正是因为我明白你的苦心,你跟兵老头闹翻的时候,我丢你们两个都不离不弃。”

    这回反倒是覃东来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了。

    黄鼎沾微微一笑,不在这件事上多说了。大家多少年的老朋友,说什么感谢、责怪一类的话,都显得生分。黄鼎沾说破了,并不是想让覃东来尴尬,而是告诉他不用担心自己了。

    黄鼎沾看向石宏,道:“玉轻珑很霸道,当年我追求她的时候,她要我办什么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也从来不用我提什么建议,只要给她办了就成。不办的话,自然也有别人愿意帮她,实在需要我去做的,别人替代不了的,如果我不愿意,她就动手。实话实说,就算是没有如意袖剑,她修炼的乃是玉氏道统,便是我俩境界相当,我也不是她的对手,只不过不会败得那么惨罢了。”

    “我跟你说这些,就是想让你明白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看,恐怕她是不会同意你和左璇的事,你要做的还很多啊。”

    石宏原本已经做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他看得出来玉轻珑不是个好对付的人,但是黄鼎沾一说,石宏知道自己的思想准备还是不足。玉轻珑绝对是天宫之中最难对付的人,不论男女。

    他正有些愁眉苦脸,兵大师却忽然一皱眉头:“什么人,也敢闯我的星域,真以为我最近善心大发不杀人了?”

    兵大师正要发动星阵轰杀入侵者,石宏却忽然想起什么来:“等一下,义父,让我看看是什么人。”

    ……

    长谷鹏程还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圈。

    石宏本来是抱着以防万一的心思,没想到还真是长谷鹏程。这家伙今天穿了一件藏蓝色的长袍,外面罩着一件漆黑的披风,头上也罩着兜帽。

    石宏盯着他怪异的打扮不住打量:“长谷兄,你这是干什么?”

    长谷鹏程尴尬一笑:“石公子,真是对不住您,拖了这么长时间。那个,我实在没脸见您。”

    石宏眉头一皱:“怎么,没有找到黄泉破?”

    长谷鹏程十分为难:“我这样打扮您还看不出来吗?我这是偷偷溜出来的。氏族里受到了很强大的压力,不准我们再跟您合作了。我暗中调查了一下,刚找到黄泉破所在的星域,还没确定具体位置呢,就有人察觉了,而且不是我们氏族的人察觉的。那些人狠狠警告了我们族长,所以……”

    下面的不用说,石宏也明白了。

    他心中冷笑,这种事想必不是玉轻珑所为。玉轻珑的子石宏也弄清楚了一些,就好像这一次一样,石宏能猜到是玉轻珑,事实上很大程度是因为玉轻珑并为掩饰。等于是明明白白告诉石宏。

    而从黄鼎沾的叙述之中也能看出来,玉轻珑冷酷无、霸道,但是绝对堂堂正正。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倒很像那位貌似君子的玉吞虎阁下所为。

    长谷鹏程本来就对石宏有些愧疚,这回又遇上这么一档子事,更是过意不去。所以他冒着危险悄悄溜了出来告诉石宏。他拿出一块美玉,里面有一点点的星光泛出来,这是一张星图,星光便是标示那些恒星。

    长谷鹏程将星图放下,对石宏躬一拜:“石公子,长谷鹏程惭愧……”

    他说完,不好意思再看石宏,低头转疾走。

    石宏到不怪长谷鹏程,他初入天宫之时,觉得长谷氏族强大无比,富甲天宫。但是现在眼界开阔了,也就明白在天宫之中,长谷氏族也不过是一个“混口饭吃”的存在。那些真正的强者,一个念头就能够让他们灰飞烟灭。

    玉吞虎通过玉氏向他们施加压力,他们又能怎样?

    石宏拿起那块星图,虽然没有黄泉破的具体位置,但他并不担心,裂天痕曾经对他说过,只要靠近到一定范围吗,他和盘古天斧都能感应出黄泉破的具体位置。

    石宏斟酌一下,将石珊唤来,把父母托付给她,让她带着二老先回天魔星域。石宏虽然也不愿意和父母分离,但是目前来看,呆在天魔星域远比跟着石宏安全。

    石珊一听是要兵大师帮忙护送他们,而石宏不去,顿时撅起小嘴:“哥哥,你这是干什么,你狠心撇下我师父这么长时间了,还不肯回去看看她?”

    有这么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妹妹,拐着拐着,石宏也就习惯了,他心里明白,石珊看似刁蛮任,实际上是为自己好,真心希望自己和左璇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只是他心理上却有一道门槛迈不过去。

    左璇会违抗自己母亲的意志继续跟他在一起吗?当初是左璇忽然闭关躲开了他,现在左璇心里又究竟怎么想?

    石宏摇了摇头:“她要是想我了,自己会过来见我的。”

    那场大战之后,左璇一直没有出现,石宏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玉轻珑毕竟是她的亲生母亲啊。

    ……

    星空之中,两道清冷的剑光平行划过。

    一双元灵童子老老实实的,浑然不似平里那般活泼追打嬉闹,原因自然是因为左璇。元灵童子与她心意相通,感觉得出来左璇心忐忑不安。两个小家伙虽然顽皮,但是左璇真的心烦的时候,却也不敢真个胡闹。

    偏偏这个时候有人不开眼,前方忽然一片剑雨,银色光芒漫天挥洒,大气磅礴,恢弘无比,便是连一边的璀璨星辰也都被夺去了光芒。

    左璇显然认出来了来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根本不停,但也不远纠缠,将一一起飞剑的方向一转,疏忽之间已经在数万里之外,想要避开那人。

    漫天银色剑雨纷纷扬扬,如同风中雨,轻而易举的变扩张了数十万里,依旧挡在了左璇面前。左璇忍不住眉毛一挑,两个元灵童子赶紧躲了起来,这可是璇璇发怒的前兆。

    “表妹,你躲着为兄干什么?”玉吞虎那张英俊的面孔在星海之中出现,依旧是材魁梧器宇轩昂,也不知道回了玉氏之后,什么女人安慰了他,让他从石宏那里被打击的快要跌倒冰点的自信迅速回满。

    左璇态度冷淡,说话也是毫不客气:“你既然知道我在躲着你,还要追上来,脸皮也太厚了吧?”

    玉吞虎一阵尴尬,不过显然他在左璇这里吃瘪的次数不少,知道左璇的脾气,不以为意道:“姑妈有些担心你,让我来看看……”

    左璇蹭一下火了,不等他说完,就暴躁的打断他:“行了,你总打着她的名号,有意思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知不知道要敢作敢当?你以为用她来压我,我就不好回绝你吗?我今天就告诉你,你他***的离我远点!”

    她子强势,也只有在玉轻珑面前稍显软弱。玉吞虎之前都用玉轻珑做幌子,左璇不好太让他难堪。

    只是此时,左璇本来就对玉轻珑的怨气达到了顶点,偏生玉吞虎还来捋她虎须,母老虎的虎须更是不好捋的,更何况还是天宫第一母老虎?左璇很久没有爆粗口了,这回骂了人,却觉得格外过瘾。

    玉吞虎被她骂的一愣,左璇更火了:“还不快滚开?看什么看?你早知道老娘不是淑女,装什么意外!”

    玉吞虎更懵了,左璇把飞剑一起,霸道无比,好似天神两只大手,生生将拦在自己面前的银色剑雨毫不客气的撕成了两半。

    本来裂开一个缺口就好,左璇心中有气,不能对母亲动手,对玉吞虎却没那么多顾忌,故意狠了点。

    玉吞虎猛然后退,显本文转自书书网http://www.shushuw.cn/shu/25199/4155821.html然吃了亏。他却一副伤心绝的样子,大吼道:“他有什么好,他哪里比得上我?论相貌我比他英俊,论修为我比他高强,论家世他拍马都赶不上我,论你的心,我这几千年的苦守,你还不明白吗?”

    左璇心中的怒火蹭蹭往外冒,咬牙切齿:“老娘许久不揍人,人家都忘了我还是天宫第一高手!”

    两个元灵童子叹了口气,开始为玉吞虎祈祷。

    左璇把飞剑一指,霎时间强烈的光芒斩破星空,玉吞虎的剑雨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登时悲切成了七八百块,乱成一团。

    左璇冲到他前,也不用法术,粉拳攥紧,看似吹弹可破的肌肤,也坚硬似铁,毫不客气的一拳揍在玉吞虎的鼻子上,咔嚓一声打得他鼻梁断裂鲜血长流。

    左璇还不解气,挥起拳头一顿暴打,玉吞虎骇然发现,自己不但修为上不是左璇对手,武技上也差得很远,只抵挡了三两下,就被左璇打得抱头鼠窜。可左璇将星空封闭了,跑也跑不出去,到最后他只能抱着头缩成一团,任凭左璇当沙包一样暴揍。

    左璇一边打一边骂:“老娘看上的男人,也是你能指摘的?你是什么东西?他不好?他哪点不好了?在我眼中,你才是一坨狗屎,别以为你是我表哥就能掩饰得了你是一坨狗屎的事实。老娘就是喜欢他,你要是有意见,老娘打到你没有意见也不敢说……”

    兵大师的星域内,石宏并不知道左璇正在赶来,他有些失落的离开。独自上路途中,石宏忽然想明白了,黄鼎沾那六十年,虽然被一个女人像奴才一样的使唤着,但说不定,对于黄鼎沾来说,那才是最幸福的六十年。

    有的人对并不奢望,只要能陪在所的人边,甚至对方知不知道他的存在都无所谓,他也拥有他的幸福。

    但是对于石宏来说,是在后来才得知左璇揍了玉吞虎这件事,他搂着左璇笑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老婆帮你揍敌更幸福的事

    (关于幸福,各有各的见解,这一章只是用一种笑看的态度来解释,不过,如果您会心一笑,就投两票吧,哈!)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