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三五章 杀威(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覃东来在外面守着。老鬼牢满腹,一张碎嘴不停地数落着兵大师的不是。两人原本就是好友,经历过石珊的事之后,关系更进一步。秦东来反正是一点没觉得自己在老朋友这里白吃白住有什么不妥,反而认为兵大师随意拉自己的壮丁很不够朋友。他嘀咕了几,忽然看到石珊从远处走了过来。

    覃东来贼心大动,笑眯眯的跟石珊道:“阿珊啊,你来等你哥?”

    石珊点头,她最近有些想师父了,想着石宏出来,就让石宏带自己回天魔星域。覃东来眼珠一转,把手一翻,便出现一枚灵丹,他将灵丹往天空之中一晃,一片光芒笼罩,现出一片景色优美的洞天来。

    “兵老头儿这里一切简陋,你一个女孩子呆的怕是有些不习惯吧?我这碧落洞天丹,能够演化万千洞天。平时搁着就是个洞天法宝,若是服用了,这洞天便能够一直跟随着你,别人夺也夺不去。”

    他将自己跌仙丹吹得天花乱坠,无奈石珊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丝毫没有被吸引。覃东来无奈,叹了口气默默地将碧落洞天丹收了起来,心中仍自盘算。

    石珊已经有些无聊了,看了看兵大师和石宏闭关的地方,摇了摇头跟覃东来打了声招呼,转离去。

    如此,石珊每天来看哥哥是否出关,覃东来便绞尽脑汁,变换了各种灵丹妙药来拐骗石珊。只要石珊愿意服下任何一种灵丹,他便成功了,立刻便能对石珊为所以为,让她乖乖跟着自己学炼丹之术了。

    “阿珊,你看这是能够保你妙颜常驻、青不老的灵丹,那个女人不梦想着自己永远年轻?”

    ……

    “阿珊,这一对灵丹可是玄妙了,只要给男女双方服下,就会彼此相矢志不渝,阿珊啊,你也不小了,该找个相公了,怎么样有没有中意的人选?”

    ……

    “阿珊啊,你来看,这枚灵丹能够幻化成各种可萌宠,看小肥兔子,听话的小狗,骄傲的小猫……”

    覃东来接连碰壁,这一天石珊比平常来得稍晚一些,覃东来正有些等得不耐烦了,他今终于想到了一种自认为有八成把握能让石珊“就范”的灵丹,远远地看到石珊走过来,便要开开心心的拿出来献宝,忽的神一变,抬头凝望苍穹一眼,什么也顾不上来,将灵丹一收,冲到石珊面前猛推了她一把,将碧落洞天丹塞在她手中:“快带着你父母进去,晚了可能就来不及了……”

    石珊一愣:“怎么了?”

    覃东来上灵元一层层的鼓出来,不过说话的功夫,已经强盛到了狂风怒卷周的境界,得石珊连连后退,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覃东来简短道:“有人来了,我先去抵挡他们,搞不好老鬼这回真的要变鬼了……”他说完,石珊眼前鬼影重重,折而出,直上云霄不见了踪影。

    石珊愣了一下明白过来,只怕是敌人来了,现在哥哥和兵大师闭关,只剩下覃东来一人,难怪他如此紧张。这般说来,来的敌人肯定十分强大!

    石珊不但耽搁,拿着碧落洞天丹飞快赶了回去。父母都是凡人,便是被覃东来这个级数的人物争斗的余波扫中,也是致命的打击。

    覃东来冲入星空,心中不住咒骂,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难道说那两个都在闭关,我一个人怎么应付得来?也不知道左璇那边况怎么样,关键时刻,你可一定要显灵啊……

    他已然感觉到,来敌势大,而且似乎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所以心乱如麻,已经忘记了“显灵”这种事,乃是他这样的鬼修才会做的。

    覃东来堂堂九转高人,能够让他如此惊慌失措,方寸大乱的敌人,肯定也是九转高人,而且还不止一名。

    兵大师的星域之外,…淡淡的银白色光芒慢慢飞来。那光芒虽然并不强烈,但所过之处,便是耀眼的恒星也无法掩盖。

    前面三人,正是三位九转高手。

    在这三人之后,是五名元神八转的强者。平时放在天宫之中,八转高手已经是雄霸一方的人物,但是在三名九转后,他们只是力夫,负责抬着一件东西。

    那是一尊宛如一颗星辰一般巨大的暗色宝塔,高有九层,浑漆黑无光,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压迫感。

    宝塔呈八角形,每一个角上都塑有一条黑色神龙,神龙面目狰狞,张牙舞爪,浑然没有一点“神”的气息,反倒似恶蟒一般,直择人而噬!

    就连抬着它的五名八转高手似乎也并不好受,只是将灵元放出体外数千里,隐隐牵制着巨大宝塔,随着前面三名九转缓缓而行。

    覃东来早已经在星域之中等候着他们,一只鬼爪之上,虚空悬浮着一枚火红色的灵丹。灵丹之中,自成一个世界,九头上金焰流光的凤凰在灵丹之中不住翻飞。

    老鬼的子急躁,若是对方只有一名九转高人,哪怕是后面还跟着五名八转,抬着那巨大黑塔,覃东来也会好无顾忌的冲出去大杀一番。

    他一灵丹,说实话战力丝毫不比兵大师逊色。

    但是来的乃是三名九转,而覃东来还不能跑。他之前不住咒骂兵大师,看蛮横横无礼,反倒是两人交的体现。便好似现在,覃东来明知道留下来恐怕大事不妙,兵大师和石宏没有一点消息,对方实力强大,更有那尊巨大宝塔,但是他却毫不退让,也跟本没有起过一丝逃跑的念头。

    这便是朋友,哪怕平常他对你再不好,关键时刻永远会坚定地为你挡在前。

    ……

    天魔星域经过了这些时间,原本被行动吞噬干净的空间内,渐渐又从周围挪移来了不少星辰。天魔星域本来就偏远,这些星辰也都是无主——便是有主,哪有人敢来天魔星域跟左璇讨要?

    当覃东来感应到大敌杀来的那一刻,寂静一片的天魔星域之中,忽然两道银光升起,宛如银瓶乍破,划开了天魔星域的黑暗,疏忽之间便要顿破虚空,杀向兵大师星域之外。

    便在此时,忽然有无数火红的光羽漫天撒下,织成了一张火焰大网,将两只飞剑当头一罩。

    两只墨眉飞剑稍稍一顿,似乎并不愿和满天光羽火焰发生冲突,轻巧的一绕,从火焰大网之中穿了出来。绕了一条路,又想要冲出去。

    光羽越发繁茂起来,重重叠叠宛如大海波涛,不旋踵,已经将整个天魔星域封锁起来。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天魔星域深处传来,不喜不怒,似乎在说着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你来做什么?”

    玉轻珑的影从虚空之中浮现出来,也是一脸平静,似乎并不责怪左璇连声妈都不叫:“你不能出手。”

    左璇忽然在星域之中现,她的确是直接出关,上还是一件宽松的灰布长袍,做男装打扮,但是对于自己的别和材并无掩饰。简简单单的男装长袍,照在她上却别有一番韵味,丝毫掩盖不住她为女的魅力,反倒是更衬托得他英姿飒爽,气质不凡。

    站在她对面的的玉轻珑,则是一声飘洒长裙,上面本是月白色,逐渐向下过度成为红色。到了裙摆位置,已经如同火焰一般鲜艳。她飘然立于星空之中,裙摆长长的垂在脚下,此时无风自动,不断飞舞,真个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她虽然是左璇的母亲,两人站在一起,却好似一对姐妹花一般,便是和更年轻的左御怒花相比较,她的美貌也毫不逊色。

    左璇的气质乃是孤傲高绝,玉轻珑则是霸道。

    “我们早就说清楚了,我的事不用你管。”左璇毫不退让。

    玉轻珑依旧是那样一副不可抗拒的样子,只要自己做下了决定,别人便只有服从的份:“我说了,你不能出手。他若是能过了这一劫,才证明他有资格追求我玉轻珑的女儿。”

    左璇脸色难看,似乎很想反驳她这个说法,但忍了又忍,终于咽了口气下去,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只是问道:“又是玉吞虎?”

    玉轻珑摇了摇头:“非也,这一次是古家的人。”

    左璇神色微变:“古灭魂的族人?”

    “正是。”

    左璇大怒:“你好狠的心肠!”

    玉轻珑却不以为意:“这句话你不是第一次说了。”

    左璇怒不可遏,粉拳紧握,等着玉轻珑;对方却下巴微抬,玉颈笔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她,丝毫不为所动。

    左璇紧要牙关,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你是说,只要他通过了这个考验,你就不再阻拦我们?”

    “我只是说,他要是不死,才有资格追求我的女儿。有资格而已。”

    “你!”两道墨眉飞剑冲天而起,将天魔星域之中的天地灵气搅动的一团混乱,一股星空风暴,携带着狂躁的粒子流轰然冲出去,将那火红色光羽的大网,搅得七零八落。但那些光羽混不着力,破碎之后,顷刻便重新组成了一张大网。

    “你真要对我出手!?”玉轻珑眉毛一扬,若是石宏在这里,必定会一阵感慨,这个动作,和左璇如出一辙——其实应该说,左璇的这个动作,和玉轻珑如出一辙。

    左璇全力量狂暴,一股股灵能龙卷接二连三的从体内不受控制的爆发出来,冲进星域之中,将整片星域搅扰的一团乱遭。

    足足九十九道灵能龙卷之后,左璇才算是安定下来,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向玉轻珑出手。

    玉轻珑显然略有些得意:“其实你也不用心焦,你不是看好他吗,既然如此,便让我们点书库看,他到底值不值的你这么挂念……”

    左璇没有说话,她虽然从未有过的经验,却也知道感这种东西,并非交易买卖,怎么能简单的用“值不值得”来衡量?只是她深知亲生母亲的子,知道跟她说这些也是白搭,也就懒得动口。

    母女二人都有神通,虽然隔着亿万里的星空,但是兵大师星域发生的一切,两人历历在目,也不许什么光幕播演,静静的那么站着。

    玉轻珑看到左璇淡定自若,丝毫也不显惊慌,心中忽然一动,难道说她真的对这个小子这么有信心?可是古氏整整派出了三名九转高人,五名八转,而且还有轰天塔随行压阵。这丫头的信心到底来自何方?

    ……

    兵大师星域之中,覃东来准备依托着星阵防御。这是他现在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战术了,不过外面那些人接下来的举动,让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三名九转高人并不急于出手,反倒是后面的五名八转修士慢慢上前。若是兵大师在这里,只怕一眼就认出来五人中央那尊星辰般巨大的黑塔,可是覃东来毕竟不长于制器,虽然觉得这黑塔让他感觉有些压抑,但也只是暗暗提放。

    五名八转修士,安放好了黑塔,推开一边去之后,竟然一起朝着黑塔跪拜起来!

    那黑塔似乎极为“倨傲”,直到那些修士们恭恭敬敬拜了三拜之后,才忽然放出一股浩瀚气势,弥漫整个星域,显出一些不凡来。

    覃东来脸色一变,已经感觉到了什么。

    黑塔八个角上的八条恶龙,忽然活了过来,脱离了黑塔围绕着不住翻飞,滚滚黑气弥漫。

    随即,轰天塔最上面一层忽然朝下塌陷了下去,紧跟着便是第二层、第三层……一直到了最后一层,整个轰天塔层层跌落,叠加重叠,成了一座巨大的八边形黑色祭台。

    祭台中心,出一股青红色的光柱,好似怒炮一般轰在了兵大师星域之中。

    兵大师布下的阵法缓缓运转起来,凝聚出了一股力量,和那青红色的光芒一碰,两股力量竟然相互抵消,全部消失不见。

    兵大师的星阵被打开了一个缺口。

    覃东来吓了一跳,兵大师的星阵,将周围万千颗星辰整个勾连起来,这其中,不但有行星,还有大量恒星,力量强横无比。

    对方的黑塔虽然看上去足有一颗星辰巨大,但是和兵大师的星域比起来,简直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然而就是这么渺小的黑塔,竟然化开了兵大师的星阵。

    覃东来立刻就意识到不妙,但是对方也不是泛泛之辈。几乎就在星阵被打开的那一瞬间,三名九转高人忽然消失不见,下一刻三个人就成品字形将覃东来围在中央。

    三人组成了一种类似石宏当年用元神兵人施展的“三才杀阵”一般的阵法,将三人的力量融合在了一处,三人整齐划一的扬掌一拍,整整是覃东来三倍的力量,摧枯拉朽,袭遍星域,轰然印在覃东来口上。

    覃东来双臂交叉成十字,用尽了全的力量,却还是没能抵挡得住,只是一击,便被打的倒飞出去数十万里,一头撞碎了一颗星辰。

    不过,覃东来也不是好相与的,被揍之前,浑上下各种灵丹飞舞,三名九转也被闹了个手忙脚乱。

    覃东来受伤不轻,可是却立刻又赶了回来。他本就是鬼修,这受了伤,更是面目森,恐怖无比。一路冲杀过来,一边飞一边怒骂:“兵老鬼,你还不出来,老子快要顶不住了,你个狗*养的,你倒是赶快呀,真以为老子天下无敌啊,我又不是你干儿媳妇……”

    三名九转退了边的灵丹,毫不客气又是一记,覃东来狂吼一声,一股血焰灵元冲天而起。

    他是鬼修,没有不会吐血,这一口血焰灵元已经说明他本体大损。

    但是覃东来依旧是锲而不舍的又冲了回来,这回更是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神色之间更是狠厉,将兵大师祖宗八代都快骂了个遍,却坚定不移的挡在了那三名九转高手面前。

    就这样,老鬼覃东来,堂堂九转高人,却被像沙包一样打得满地乱滚。他心中窝火无比,骂兵大师的话是越来越恶毒,但是声音却是越来越弱。但是每一次被击飞,他依旧会不离不弃的再次出现在三人面前。

    三人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覃东来只是凭着一股意志力支撑,坚持不了多久。忽然一声怒吼传来:“黄鼎霑来也!”

    一股剑气直一名九转高人,那三名九转高人撇下覃东来,一起转过来,一股如山般的力量朝着黄鼎霑轰了过去。

    黄鼎霑却很机智,忽然一绕,躲过了三人,冲到了覃东来面前扶住他。

    他的胳膊和覃东来一碰,脸色大变:“老覃,你怎么样?”

    覃东来森森一笑,真个是鬼气直冒:“没事,撑得住。”

    三名九转一言不发,他们平里都是大有份,眼高于顶之辈,一般的对手,根本就不屑出手。

    可这次因为氏族的原因,竟然要联手对敌,已经是大大折损了颜面。可以说,今天便是黄鼎霑和覃东来战死,两人也是名声大振。他们三人便是完胜,一样颜面扫地。

    一名九转高人招了招手,后面的五名八转请动了轰天塔便要追随进来。无论是覃东来还是黄鼎霑,都无力阻拦。

    五名八转,抵得上一名九转,再加上轰天塔,几乎是五对二的局面,黄鼎霑和覃东来面色严峻,势不容乐观。只是要让两人撇下朋友逃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眼看着五名八转和轰天塔就要进入兵大师的星域,忽然有一股力量从覃东来两人背后弥漫开来。

    并不嚣张,并不狂暴,稳扎稳打,不可抗拒。

    覃东来大喜过望:“兵老鬼,你狗*的总算是出来了!”

    黄鼎霑却依旧面色难看:“出来了又有何用,若是左璇不出手,咱们必死无疑!”他很自然的没有把石宏算在其中,九转高手己方只有三人,覃东来还受了重伤,顶多也是三对五,一样没有胜算。

    可就在黄鼎霑有些绝望的时候,忽然一道光芒斜刺里杀了出来。在星空之中,组成了一头巨大的光芒神兽,小兽光光归位。对着已经到了星域边缘的轰天塔一声怒吼。

    便是五名八转请其办事也要三叩九拜的轰天塔,竟然因为光光一吼,慎重起来,竟是缓缓地后退了一段距离。

    光光毫不客气的了上去。光芒神兽无限扩大,渐渐的大小已经和轰天塔不相上下。光光超前出一部,怒吼连连,和轰天塔对峙起来。

    若是一般的法宝,光光早就扑上去啊呜一口吞了。但是轰天塔乃是古氏镇族之宝,绝非等闲,见了光光也只是有些忌惮,后撤一段稳住了阵脚之后,竟然跟光光叫板起来。

    只是这样一来,轰天塔就不能够继续化开兵大师的星阵,星阵迅速的闭合,将五名八转修士挡在了外面。

    兵大师脚下踏着一只巨大铜鼓,缓缓飞了上来,和两位好友并肩而立。

    覃东来破口大骂:“你妈了个巴子,这回老子非要在这里狠吃你三百年不可……”

    兵大师莞尔:“你便是住一辈子,我又能将你怎样?”

    黄鼎霑看到石宏放出法宝,将轰天塔堵在了外面,长长的松了口气:“还好阿宏是个多宝童子,咱们今天还有一线生机。”

    兵大师却冷笑一声,怒然看向那三名九转:“一线生机?哼,我看是他们吧!”

    黄鼎霑有些奇怪,他之前以为那股稳健磅礴的气势乃是兵大师的,可是自己这位老友已经来了,那股气势依旧在无限制的扩张之中。

    “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

    黄鼎霑正纳闷呢,只见兵大师居住的那颗星球之上,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正缓缓升起,石宏站在巨人的肩头,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而那股稳健磅礴的气势,正是这巨人发出来的。

    黄鼎霑大吃一惊,连忙看向兵大师,目光中带着询问。兵大师得意一笑:“来,见见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作品,五行兵王!”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