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三四章 五行兵王(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星域内一片沉静,石宏兜兜转转,没有发现一点剑拔弩张的痕迹。难道说兵大师他们是离开了自己的星域才被伏击?石宏一阵疑惑,但还是决定回去看一眼。

    草庐之前,摆着一张玉髓精魄制成的石桌,两只石凳。这么奢侈的家具,也只有兵大师能用了。

    不过,石凳上坐着的人,却不是兵大师,而是黄鼎霑和覃东来。石凳窄小,只能容下材魁梧的黄鼎霑半边股。覃东来倒是没有这个问题,他好像一只老猴儿一般的蹲在石凳上。

    黄鼎霑做的不舒服,覃东来等人抓耳挠腮。主角兵大师却把子舒适的铺放在一张长长的躺椅上,躺椅之中,还铺着一张火红的焰熊皮,柔软舒适。

    兵大师一手摇着扇子,一手准备着茶具,优哉游哉。

    黄鼎霑不耐:“咱俩换一下吧,你当主人的,怎么好意思让我这个客人坐的这么不舒服?”他股挪动几下,显然很别扭。

    兵大师不为所动:“你算什么客人?”

    覃东来不耐烦:“行了老黄,你别唧唧歪歪,让他赶紧把这壶茶煮了,我都等得不耐烦了,唉,阿宏你会来的正好,也有你一杯……”

    石宏看到这么悠闲地一幕,心理上可谓是“大受打击”,自己辛辛苦苦,不顾境界提升,疯狂赶了回来,好似要跟他们专门要这一杯茶一样。

    他四处看了看,也没地方坐了,随手从老壶天地之中拎出来一块石头搁在一边,一股坐上。

    “义父,这是怎么回事,没有人来找你麻烦吗?”

    兵大师嘿嘿一笑,模样有些促狭:“还说呢,本以为我们几个老骨头可以活动一下,没想到那帮人刚一出现在我的星域外,就有两道飞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三两剑便将那些人打发了。乖宏儿,你说那两道飞剑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啊?”

    石宏一愣,心中哪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只是三老的调笑,他却没心思回应;也不知怎地,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如果是久经花丛的申屠豹,此时必定是不顾一切的冲进天魔星域,不由分说先给左璇一个漏*点长吻。

    石宏却不会,他有点弄不明白左璇的心思了。

    外人一看就明白的事,深陷其中的人却未必能够如此透彻。

    既然到了兵大师的星域,石宏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便将父母和妹妹都放了出来,歌泪仙子却有些不好安置,而且她还在闭关,还继续留在老壶天地之中。

    长辈见面,自然是一番家常。兵大师并没有因为石顺子夫妇乃是凡夫俗子而有所轻慢。石宏的爹娘,也是经历了生死的人,虽然见识上不能跟兵大师相提并论,但是气度上已经并不弱了多少。

    倒是石珊,整纠缠着哥哥,自从她知道了乃是她师父解了兵大师的围,就再也不肯放过石宏。

    “哥,你看看我师父,就算是闭关,也惦记着照顾你的亲人,你可倒好,回九州找你的红颜知己风流快活不说,回来了也不去看看她老人家。一会儿去找长谷氏那个狐媚子,一会儿又跟那些风侍女纠缠不清,你对得起我师父吗?”

    石珊不是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只是过于紧张自己的师父了。而且在她的观念中,自己的哥哥跟自己的师父相恋,并无什么“不妥”,反而大大的好事。

    歌泪仙子跟他之间虽然清白,但是郎才女貌,这样的条件的两个人,只要放在一起,想不让人往歪了想都困难——不论是在世俗界,还是在修真界。

    至于长谷空灵,她本来就是商场女子,行为之间难免习惯的想和人拉近距离。再加上石宏本也是一个容易让女人想要亲近的对象,他这等优秀的条件,跟左璇的恋有没有公开,在别人眼中还是“小姑独处”,长谷空灵便是有那样的心思也不奇怪。

    只是这些,都不是石宏能控制的,到了妹妹这里,却全成了石宏的不是。小丫头总能找到理由,将这些都归罪于石宏“招蜂引蝶”。

    若是以前,石宏也就是苦笑两声作罢,此时石宏心中正是烦闷,便也有些恼了,甩了袖子离去。

    石珊正要追上去,却被母亲拉住:“珊儿,别去烦你哥了,他心里闷着呢……”知子莫若母。

    ……

    长谷鹏程一去许多天没有消息,石宏为了左璇的事烦恼了数,还曾经都准备动前往天魔星域了,又忽然没了勇气,窜去闭关假装修炼。

    无论是石宏,还是左璇,经百战、阅人无数,只可惜在男女之上面,经历空白如纸。

    这样过了旬,石宏总算是平静下来。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别的要紧事,便在兵大师这里住下来安心修炼。

    兵大师每给他讲解炼器的手段,黄鼎霑还有门派的事务要处理先回去了,覃东来倒是留了下来,老鬼别有心思,寻摸着把自己的炼丹之术,要么传给石宏,要么传给石珊。

    当然最理想的还是石珊,左璇抢了自己的徒弟,自己打不过她,但是自己可以暗中撬她的墙角。

    这一,兵大师正跟石宏讲着炼器之术,石宏听的入迷,中途说到了某些修士,修行道路偏颇,舍了,专修元神,反而将修炼成为法宝。

    这种法宝跟修士天生相合,自然十分犀利,战力无双,一旦法宝受损,甚至还能慢慢将养,自动复原。看似好处无限,但是这等法宝乃是灵魂被抽走,再难养出元灵,想要成为灵宝,千难万难。

    这道理,就好似一件灵宝,被人打碎了元灵跌落成为法宝之后,想要再晋升为灵宝几乎不可能一样。

    而且,修士本舍了,更是少了许多机缘。若非万不得已,兵大师不建议任何人这样修行。

    石宏却是听得心头一动:“义父,我将五行元神炼化成为法宝如何?”

    石宏的五行元神,修炼了虚幻秩序神通(前文有误,鬼龙元神失落在冥河之中,已修改),既然用自己的炼制法宝,难以养出元灵,那么自己反其道而行之,用自己的一道神外化神炼化成为法宝。

    或者应该称之为“灵宝”,因为本来便有了元灵。而且这元灵还能够修炼一道无上神通。

    石宏将自己的想法和兵大师说了,兵大师也是眼前一亮。虽然他是天宫第一制器大师,但是这样大胆而冒险的制器还从来没有过。只是他乃是双重份,不光是制器大师,还是石宏的义父,兴奋之余又有些为石宏担心:“阿宏,这般做,若是不成,你可要舍弃一道神外化神,而且虚幻秩序神通重新开始修炼,还要另外温养一道神外化神啊。”

    神外化神若是被毁,石宏必定也要被牵累受伤。

    石宏却是摆摆手,他的太阿锻体强悍无比,至于元神方面,他已经元神四转,境界已高,神外化神废了,只怕未必能够伤的到他。

    “若是要炼化成为法宝,也需要将五行属凑齐,方能达到最大威力。”兵大师沉吟道:“去找你覃师叔,他的仇人多,想必还拘着不少呢……”

    覃东来老光棍一个,没啥家底,穷的叮当响,这也是为啥他自从跟兵大师和好,便整赖在兵大师家里,因为他没处可去。

    之前覃东来总在一些凡人星球上厮混,以他的本事,在那些星球上享受荣华富贵美酒佳肴绝色丽人轻而易举。不过那种地方,自然无人认得出来覃东来乃是堂堂八转高手(当年,如今已是九转)。

    凡人星球上也有元神高人,那些人只当覃东来和自己一般不过元神而已,也敢和他作对。覃东来实在不耐烦了,便随手将那些人治了。

    心不好的时候也就随手杀了,心好的时候,也会丢进自己的洞天法宝之中,然后……然后就给忘了。

    这些人实在不值得覃东来费心。

    石宏找来一问,覃东来这才一拍脑门,想起来自己的确曾经拘摄了不少元神修士。他将自己的洞天法宝打开来,让石宏自己去挑。

    石宏这一看,还真是不少,这洞天十分齐备,浑似一颗凡人星辰,覃东来也曾经游历星海,看到某些星辰大劫,有时好心,也会随手将上面的生灵收入自己的洞天之中。因此,这洞天之中倒是十分繁盛。

    而那些元神高手,有的已经在这里开宗立派,传下数代的道统。

    覃东来回忆一下,指了一些穷凶极恶罪大恶极的人给石宏,石宏便随手收了,将他们的元神抽走,灵魂却是放他们离开,转世重修。

    算起来,石宏到是给了这些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以覃东来的份和脾气,这些人得罪了他,是绝不可能放他们出去了。他们在这里,永远也不可能修成元神转世。

    石宏虽然毁了他们的元神基业,他们却能够重新开始修炼,说不定转世之后,还能够得到元神转世的口诀,更进一步。

    当然了,石宏下手毫不留,也是因为这些人罪大恶极,都是该死之人。

    他挑选了一道土行元神,一道木行元神,这两道被剥离出来的元神,没了灵魂,在石宏手中虚空漂浮着,无意识的蠕动伸缩,就好像两点不同颜色的萤火虫一样。

    被压缩的如此渺小的元神,蕴含着足以毁灭一个百万人口大城的威力。

    石宏在兵大师的星球上,并无什么可担心的,因此也没有放出三千杀律,只是寻了一间静室,盘膝坐下来,开始炼化这两道元神。

    比起石宏之前炼化的血焰元神、金风元神,这两道元神不但丝毫不弱,甚至还更加强大。只是如今的石宏不可同而语,只需心中一动,无上九鼎炼法诀炼发动,便有一道道的灵力,化作眼都看不见得丝线,慢慢深入那两道元神之中。

    不过片刻工夫,两道元神便被九鼎炼法诀彻底炼化,石宏放出自己的五行元神,引导着这两股元神的力量融入其中。

    五行元神也不拒绝,融合缓慢却平稳的进行着。

    原本五行元神之中,缺少了土、木两行,并不平衡,石宏只能将三道元神按照三角形的方位来布置。面前维持其稳定,但是却不能够发挥五行轮转,相生相克,生生不息的优势。

    此时,新加入的两行能量,慢慢推动着,另外水火金三行,好似泉水下的水车,慢慢运转了起来。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生生不息,绵绵不绝。

    当五行元神初成那一瞬间,红、金、绿、黑、黄五道光芒依次从元神之中飞出来,车轮一般在空中一转,将石宏的意识也拉了进去。让石宏生出一种感觉:似乎整个宇宙也不过如此。

    五行本就是宇宙构成的基本原理,石宏有这样的念头也并不奇怪。

    等他清醒过来,再去看五行元神,已经是一团氤氲变化、虽然体形不大,却气势不凡的五色祥光了。

    石宏虽然想过,五行元神一旦凑齐,必定力量大增,却没有想到增强的如此之多。

    之前五行元神原本只是还虚境界(石宏本体元神不住提升,对于神外化神也有加成作用),五行凑齐之后,竟然接连跃升,已经到了证道顶峰。石宏甚至能够感受到,五行元神之中不断散逸出来的灵元,若是有一道元神转生的法诀,五行元神必定能够突破至元神二转的境界!

    只可惜石宏所知道的元神转生法诀,并没有适合五行元神的,五行元神太过独特了。

    石宏练成了完备的五行元神,原本不声不响在外面为他护法的兵大师立刻觉察了。他推门进来,脸色也是微变。

    五行元神化作一团五色祥光,静静的漂浮在石宏头顶上空,时不时的从光芒之中,喷出一团五色祥云。那云朵不安生的在周围游动着,贪婪的吞噬着周围的天地灵气,只是片刻功夫,那一团云朵的体积就增大了一倍。

    云朵饱饮了天地灵气之后,便又缩回了五色祥光之中。那光芒不为所动,似乎并没有因为进补而有所增强。越是如此,才越是显出它的不凡。

    兵大师进来这片刻功夫,五行元神已经接连吐出九朵祥云,漫天飞舞捕摄灵气。

    兵大师早年经历坎坷,尝遍人冷暖,见识自然是不凡。从最底层上来的他,见过太多普通元神。

    “只是元神证道,便有这等力量,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兵大师观察了一下五行元神,又看了看石宏,摇头道:“要说起来,你的本命元神当年也未必有这么强吧。”

    石宏点了点头,他的本命元神当年的确没有这么强大,但是若真个拼斗起来,本命元神肯定稳占上风,不为别的,只是本命元神当年和神魂那百分之一的契合度,就已经足够死死压制同一境界的任何元神,包括五行元神。

    “之前我本来还有些犹豫,但是现在……”兵大师路出一个微笑:“现在就算是我,也要劝你将这一道元神炼化灵宝了。这元神力量太强,真要留在边,反倒会喧宾夺主。假以时,你这五行元神的神外化神,只怕会比你的本命元神还强大,那可就是个麻烦了。”

    石宏也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尽管五行元神的强大超乎他的想象,可是又有什么元神能胜得过神魂?他晋升为元神四转炼虚境界之后,本命元神和神魂的契合度已经提升到了百分之十一,五行元神便是拍马也追不上来。只是这些,不能与旁人说罢了。

    石宏点了点头道:“那就听义父的,这事儿还得麻烦您。”

    兵大师两眼放光,没什么能够比一次全新的炼器之旅更吸引他了。老人家拍着口满口答应:“没问题。你还有什么合用的材料,一起拿出来让我看看。”

    石宏想了想,放出了龙龟甲。

    这铠甲其实威力不凡,便是现在在天宫之中,也是上佳品质,只是在石宏手中,一直明珠暗投。

    石宏本修炼了太阿锻体这等逆天的法门,强大无比,不怎么需要这种战甲保护。

    这件宝贝一拿出来,兵大师就两眼一亮:“好小子,你还有这样的好东西瞒着义父!”

    他将龙龟甲拿了起来仔细打量:“这也是你在九州之上得到的宝物?”石宏点了点头,兵大师不由得嘀咕了一声:“九州星到底是一颗什么样的星球,怎么会藏着这么许多异宝?”

    他说者无心,石宏却听者有意。是啊,按说九州星不过是一颗普通的演兵星辰,甚至都不是一流氏族的演兵星辰,怎么会有这么异宝流落到九州星上?

    他正在走神,却忽然听见兵大师一声惊呼,只见兵大师手中捧着龙龟甲,却有一道淡淡的蓝色火苗从龙龟甲盔缨之上冒了出来,兵大师盯着那火苗,满眼的不可思议……

    []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