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四章 旧恨(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眼看着那颗火球就要坠落在神铸仙山,那些昆仑新晋弟子才忽然醒悟过来。kenwen.com只不过他们接下来做的第一件事(情qíng),不是想着怎么应对,而是像被黄鼠狼窜进了窝里的公鸡一样,咯咯大叫着四处乱窜。

    石宏气的直摇头,他并不要求这些人真个视死如归,为了神铸仙山舍生取义,那未免太崇高了,不且实际。但至少应该把能做的都做了,比方说启动阵法应敌。

    石宏虽然是神铸仙山的主人,但是他并不了解这里的阵法,昆仑弟子跑了,他无奈摇了摇头,正要出手,空中那巨大的火球后面,却忽然闪出一名头生双角,宛如牛头怪的天妖,一声狂笑大喝道:“哈哈哈!你们以为能跑得掉吗?”

    那头天妖一拳砸进了火球之中,霎时间原本红彤彤的火球颜色更深了,红得发黑。一道道紫色的火蛇从火球之中窜出来。数量不多不少,正好和下面四散惊走的昆仑弟子人数一样。

    石宏眉头一皱,他已经看到,每一条火蛇之中,都隐藏着一道细细的紫脉线。妖族的手段大有提升,若是被这些火蛇吞噬了这些昆仑弟子,每一名昆仑弟子,立刻就会变成妖族,成为妖族大军新的战斗力!

    而那些火蛇的速度,明显比那些昆仑弟子快。

    “神铸仙山之内,所有生灵,一个不留!明年今(日rì),便是你们昆仑、魔玄的周年祭(日rì)。”

    那头天妖大喝之下,催动着火球猛地朝神铸仙山撞了过去。那些昆仑弟子,已经看到背后追来的火蛇,分明能够感觉到自己是逃不掉了,顿时绝望。一时间哭爹喊娘,声嘶力竭凄惨无比。

    石宏已经不对他们报什么希望了,但是毕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杀。

    那头天妖正在叫嚣,忽然天空之中掌影漫天,似乎是胡乱一抓,却将所有的火蛇全部攥到了手中,只是那么轻轻一握,火蛇消弭于无形,只剩下那一道道奋力扭动的紫脉线!

    那天妖也是大吃一惊,来人漫天掌影之下,隐藏着可怕的实力。他可不是昆仑那些废物弟子,透过普通的一招一式,就能看出来来人的真正实力。这个人的境界,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但是当他看到那人竟然将紫脉线抓在手中,顿时lou出了笑容,狠狠骂了一句:“不知死活!”

    便是他自己,也只是用妖族特殊的功法和紫脉线沟通,这些东西绝对不能用蛮力压制的,它们明显是高出这个世界一个等级的存在,尽管没有智慧,但是却凶残无比,极难对付。

    来人虽然实力强大,但是这样将一堆紫脉线抓在手中,绝对是自寻死路,而且毫无疑问会死的很惨。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干掉了神铸仙山一员大将,这头天妖怎能不喜?

    但是接下来的一切,却让他目瞪口呆:那只大手岿然不动,那一道道紫脉线在他的手中奋力挣扎,想要钻进他的(身shēn)体中去,却撞得头破血流,尝试了几次之后,紫脉线似乎就有些畏惧了。而此时,那只大手忽然发力,紫脉线顿时痛苦的扭曲着,却不能够挣扎出来逃生,不过片刻工夫,一道紫脉线轰然一声炸成了漫天紫雾,紧接着剩余的紫脉线也全部爆炸了!

    那头天妖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紫脉线不但不能够控制那人,而且还被消灭了!

    妖族从特殊的渠道得到了这些紫脉线,虽然这些东西凶残,但是却十分有用。它们几乎成了妖族的圣物。

    妖族做过实验,这些紫脉线连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金属都能够轻而易举的穿透,怎么到了这个人的手中,就束手无策了?这样的实力,便是妖族最近才出世的那一头“龙妖”都比不了啊。

    那只大手毁灭了紫脉线,并没有停下来,只是凌空一拍,忽然化的无比巨大,就好像拍死一只苍蝇一样,轻而易举的将天妖的那颗巨大火球熄灭了。

    那种震撼,没有亲(身shēn)经历,绝对难以想象:直径有数里的巨大火球,本已经是庞然大物,但是忽然之间出现一只更加巨大的手掌,连这颗火球到了面前,都变成了苍蝇。这只手掌似乎能够将整个星球抓起来!

    那头天妖这下子十分确定自己惹上了绝对招惹不起的存在,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就算是妖族,也是惜命的。除非他脑子有问题,才会一头撞上去。

    石宏收了神通,没有获胜的喜悦,反倒是微微皱眉。

    打败一头天妖并没什么好兴奋地,当年他还在九州之上,一个人就能对付好几头,更别说现在了。他在思索的乃是紫脉线。

    现在石宏对天宫之中的一些传承也有所了解。紫脉线,似乎是传说中一种十分奇特的传承:星空神灵轸水蚯留下的传承。

    只不过要简陋的多。但是用来对付九州之上的生灵,那还是无往不利的。

    要说这一战,有什么让他稍感兴奋地地方,那就是太阿锻体法门了。他刚刚达到了道陵初期的境界,本来还不知道有什么功效。现在看来确实比以前强大得多了,紫脉线在他手中,连皮都不能蹭破一块。而且似乎(身shēn)体可以随他心意扩大缩小,并且增大之后,单位面积上的威力并没有丝毫减弱。

    石宏只是自己思索着问题,浑然没有注意到周围那些昆仑弟子,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这些弟子心(情qíng)复杂,一半的羞愧一半的震惊。

    他们出(身shēn)名门大派,习惯了自命不凡。原本以为魔玄门要他们保护,没想到魔玄门的老大原来是个“狠角色”,便是一头天妖全力一击,也被他随手一巴掌,拍苍蝇一样拍的死死地。

    人家可能只是随意出手,但却实实在在救了所有人。这让昆仑弟子们有些无地自容。

    而石宏自从回到神铸仙山,还是第一次出手,也让这些不知深浅的昆仑弟子见识了他的实力——尽管这只是石宏实力的一小部分,还是足够将他们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跟掌教有点交(情qíng)的魔玄门弟子,没想到人家实力深不可测,打发一头天妖都轻而易举……

    石宏在思索问题,这些弟子却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打扰”了他。刚才还敢指桑骂槐的讥讽石宏,结果人家一出手,这些人全被吓成了缩头乌龟。

    石宏自己想清楚了自己的事(情qíng),懒得跟这些人多说什么,他救了他们,不过是举得乃是一桩功德,绝非为了他们本人。当下一步踏出,脚底有万朵祥云腾起,已经到了百里之外。

    若是在刚才,石宏这般一声招呼也不打扭头就走,只怕这些人又要编排他倨傲自负,然而此时,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这才是高手风范,而不敢有丝毫不慢。

    ……

    那头天妖战败,狼狈逃窜数百里,这才停下脚来歇了一歇,却依旧有些惊魂未定。那一巴掌,实在太惊人了。扇过来的石宏,天妖都以为自己也会像一只苍蝇一样被拍死。

    而之所以他还活着,完全是因为石宏对与道陵境界的太阿锻体法门,掌握的还不甚完善。

    这头天妖辨认了一下方向,正准备回妖族答应报信,忽见得大海之上,一股敢于挑战天地的强悍气势猛然腾起。轰然巨响之中,一庞然大物,自海面下腾空跃起,将兆亿钧的海水爆炸般的排向远处。

    天妖大吃一惊,慌忙跪拜:“恭迎主上!”

    那庞然大物,乃是一头数万年气候的大鼋,足有一座山峰般大小,这一冲出水面,就好似忽然升起一座小岛。

    这头大鼋便是妖族此次海外远征的大本营,而那一位统领妖族的龙妖,便坐镇这头大鼋之上。这头上古神兽,也正是那位龙妖出手收服的。

    大鼋之上,凭空现出一张宝座,宝座之上的一头大妖,虽然形状上还能辨认出其出(身shēn)人族,但是一双臂膀,已经完全化成了龙爪——这便是龙妖的标致,(身shēn)体上的某些部分“龙化”。

    这头龙妖的头上生着一只紫色的独角,面孔也是乌紫色的,甚至还有些细密的鳞片,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眉眼跟石宏的一位故人十分相似:血河派,赤炎烽云。

    “角蝎,你怎么在这里?神铸仙山的虚实你可探得?”龙妖不满问道,他虽然成就龙妖真(身shēn)时间不长,但是手段狠辣,雷厉风行,一统妖族不过数月,已经立下了赫赫凶威,一双龙爪之下,亡魂无数。

    之前那头天妖角蝎吓的一个哆嗦:“主上,神铸仙山之中,藏着一名大高手,卑下不是对手……”

    已经化作龙妖的赤炎烽云眉头一皱:“什么人?难道是石宏?”

    角蝎老老实实回答:“卑下不知,卑下连那人的面目都未曾见到,就被人家一巴掌扇出来了。”

    赤炎烽云乌紫色的面孔上,lou出一丝狞笑:“那必是他无疑了。当年他就能一人对抗我族数名天字高手,现在必定更加深不可测。这一来才有趣,若是他太弱了,我这仇报的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哼哼哼!”

    角蝎虽然好奇龙妖主上跟那个名叫“石宏”的人类早年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是借给他十副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打听啊。

    赤炎烽云忽然来了兴致,把手一指:“前几天有两个自动投入我族的昆仑弃徒呢,将他们派出去,让昆仑的人看看,只要效忠我族,修为、实力,唾手可得!”

    “是!”

    ..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