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四章 旧恨(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宏这次回来。wWw.keNweN.coM也不全是为了看望父母。他在九州之山冠滞“事(情qíng)未了。石宏曾经答应帮助石山神兽和上古十大凶兽重塑金(身shēn),之前他在天宫穷困潦到,连材料都找不全。这一次回来之前,特意跟兵大师讨了不少材料,正好趁这个机会把这个承诺兑现了。

    裂天犀兄等十大凶兽,虽然现在看起来,实力已经对石宏没有什么帮助,但是在石宏早年对他帮助极大。更别说石山神兽了。石宏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何况人家有恩与自己?

    石珊每天腻在父母(身shēn)边,这边是女儿的好处。男孩子便是心中对于家庭、对于亲人再眷恋,也不会像女孩这样亲昵。

    石宏则抽出了时间,每天遁破九州星的天罡大气,冲出天外,为石山神兽他们重塑金(身shēn)。虽然有了合适的材料,但是这种事(情qíng)所要消耗的天地灵气十分庞大,石宏直接从天外抽摄灵气,而不想损耗九州星的灵气。

    事实上,每一颗星辰的天罡大气,都能够依靠地心元磁力的作用,从周围的星海之中吸摄灵气,注入到自己的星球上。只不过这个过程潜移默化,十分缓慢罢了。

    重塑金(身shēn)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qíng),即便石宏现在已经是元神二转。

    而重塑了金(身shēn)的凶兽们,也需要时间来适应新的(身shēn)体,石宏便将他们封印在一枚枚一人多高的巨蛋之中。

    事实上无论哪一头凶兽,都不可能被塞进这么的蛋壳里。里面别有洞天,等他们适应了新的(身shēn)体,自己就能够打破巨蛋钻出来。

    石宏花了数月时间,才重塑了这十一具金(身shēn)。又趁着某天晚上月黑风光,将十一枚巨蛋安置在神铸仙山的十一座山峰之中。

    石山神兽本就是魔玄门的传功长老,在早年魔玄门兴盛的时候,地位尊崇,便是后来魔玄门没落了,也一样对它十分恭敬;是以石山神兽对于魔玄门有着很强的归属感,石宏这样的安排他自然没有异议。

    但是十大神兽就不一样了。比如九焰火甥、蟒甲墓牛之辈,依旧雄心勃勃,想要争霸九州;比如裂天犀兄、无上鲸龙之类,还想为(爱ài)而战,争夺珊角金枕;比如珊角金枕、八翼天蝠之流,还自命风流,要去睡遍天下,”

    石宏到也不阻拦,只是随手招来一道水幕,将九州之上妖族横行,的景象给他们展示了一遍。

    重塑金(身shēn)之后,十大凶兽虽然恢复了当年全盛时期的实力,但是充其量每一头凶兽也就是能够匹敌一头天妖。

    若是他们分散了,很可能就会被妖族逐个弄破。他们陨落了数万年。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当然不想那么快又被人干掉。

    石宏在他们沉默的时候发出了邀请:镇守神铸仙山,若是将来神铸仙山成功开辟成为一方大陆,他们便是这方大陆上的“开天神兽

    十大凶兽聚在一起,再加上一头更胜一筹的石山神兽,便是妖族大举来攻,也要吃个败仗灰头土脸的滚回去。

    而且石宏并不限制他们的自由,他们依旧可以随意的去九州、去海外走动,只要神铸仙山上常年有五头以上的凶兽镇守。

    十大凶兽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原本他们之间谁也不服谁,但是现在有了石山神兽,尽管像裂天犀兄这样的,死鸭子一张硬嘴,但心理面还是认同了石山神兽的主导地位。石宏安顿好了这些凶兽们,便开始寻思着下一件事(情qíng),同样是上古十大一上古十大神器。

    只是他离开九州的时间太长,对九州之上的事(情qíng)不太熟悉。他正想去找歌泪仙子问问(情qíng)况,没想到歌泪仙子首先来找他了。

    石宏惦记着歌泪仙子亲手采摘、炒制的好茶,一看到她自然是面带微笑。歌泪仙子倒是一点不客气,戏德道:“你个笑容之下隐藏着狡诈,不见了纯真,说罢,你打的什么主意?。

    石宏哈哈一笑,孪泪仙子已经从袖子里取出一只茶包丢给他:,“早就给你准备好了。省着点喝,我可不是你家的茶女,整天给你准备这些

    石宏接过来在鼻子上闻了闻,做出一副陶醉状:“谢了!”

    歌泪仙子一摆手:“行了,我找你有要紧事石宏看她神(情qíng)严肃,不由得好奇:“怎么了,现在九州之上,还有什么事(情qíng)能困扰昆仑掌门歌泪仙子?。

    歌泪仙子没好气道:“人族是什么处境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来跟我贫嘴?最近妖族调动频繁,似乎有所图谋

    石宏无所谓道:“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整整调动了十二头天妖,这么强的实力,除了对付我们和海外的士之外,我还想不出有什么人需要妖族这么兴师动众

    石宏也是一皱眉头,他固然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将妖族赶尽杀绝,但是天降劫难必有其因,石宏不敢妄自改篡天道。人族遭此劫难,虽然人口大损,但是素质确实大幅提升,而修行之道在人脑中反而更加兴旺起来

    这一场人族大劫,是福是祸现在不可妄言。石宏现在的境界高了,看问题也不似以前那般肤浅。自然明白这些道理。

    他沉吟一阵子,对歌泪仙子一摆手:“你放心,我还要住上一段时间,不管发生什么,有我在你放心。”

    歌泪仙子迟疑地点着头,没有再说。但是她心中却有些担忧,石宏现在的实力她看不透,但是算起来整个神铸仙山上,自己能够抵挡一头天妖,向东流勉强也能抵挡一头。

    而米狮耶父女云游在外,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传讯玉符夜巡不到他们,短时间内肯定是回不来了。

    这般算来,神铸仙山上能拿的出手的高手也就只有石宏了。

    便是神铸仙山的防御阵法能够抵挡三头天妖,那还剩下七头。要说石宏能够抵挡四头、五头天妖小歌泪仙子都肯相信,但是七头”

    更何况,妖族似乎还在调动力量,只怕到时候来的,还不止这十二头天妖。而最让歌泪仙子觉得担心的是,妖族似乎已经有比天妖更加强大的龙妖诞生。虽然这只是传言,但是妖族之前一直都是一盘散沙。怎么会突然之间有了统一协调的行动?必定是背后有高人谋划。而这位高人,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龙妖。

    只不过歌泪仙子的这些担忧小并没有跟石宏说出来,但是她离开了石宏的住处,却暗中向河湘道人发出求援玉符。

    歌泪仙子这么做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对于太(阴yīn)山的援兵她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妖族既然准备充分,背后更有高人指点,不会不提前做好准备,对付太(阴yīn)山这一路援兵的。毕竟太(阴yīn)山和神铸仙山的关系谁都知道。

    石宏等到歌泪仙子走了,才想起来自己忘了问上古十大神器的事(情qíng)。他不由得苦笑摇头,闻了闻手中的茶包,幽香淡雅,他掂量着茶包自言自语:,“好酒误事,原来好茶也误事。”他刚才就是嗅着茶香,歌泪仙子出去他都没有怎么注意。

    不过石宏还有一个“线人”可用“师无名。

    师无名如今统帅海外三十六仙山,风头正劲。虽然石宏将仙兵图志送给了左簸,不过师无名并不知道这一点。唯一不方便的就是,石宏不能通过仙兵图志的联系隔空询问师无名了。

    他将茶叶倒进了一只玉壶中收好,驾起遁光出了神铸仙山,直奔鬼独山而去。

    以他现在的神通,便是脱出九州星,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从神铸仙山到鬼独山,就是一盏茶的时间。

    师无名还是老样子,看到石宏并不意外,只是那双眼睛之中,依旧是七分畏惧三分怨恨。石宏自然不在乎他的怨恨,将自己要问的事(情qíng)问了,师无名不敢不答:“最近要找上古十大神器的人很多,之前听说轩辕圣剑已经出世,被一群神秘高手得去。其他九件下落不明,只是听说天妖卓牙似乎得到了有关盘古天斧的消息。只是这一个传言,就让卓牙妖寨被破,堂堂天妖被((逼bī)bī)的亡命天涯不知去向。”

    石宏心中一动:妖族背后便是北辰氏,而轩辕圣剑也是被北辰氏得去,这九州星更是北辰氏的演兵星辰。但是天妖卓牙的妖塞却被人杀破,撵的他如丧家之犬。

    这显然不是北辰氏做的,也就是说,九州之上如今已经不仅仅是北辰氏一家了”,他不动声色看了师无名一眼小问道:“你可知道卓牙的下落?。

    师无名不敢不答:“只是听说他不久前曾经在殷都遗址附近出现过,但是消息未经证实

    “殷都?。石宏忍不住一皱眉头,那个百万人口,曾经孕育了云上念火的繁华大城,如今竟然已经只是一片废墟了。

    石宏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也没有难为师无名放他回去了。石宏自己也赶回神铸仙山,路上却在想着,或许自己应该跟左徽商量一下,把师无名还给自己。毕竟师无名对左缓来说毫无用处;但是他在九州之上势力极大,对自己却是很有帮助。

    他有了虚幻秩序神通,比仙兵图志更适合控制人。

    石宏回到神铸仙山的时候发现神铸仙山跟自己离开的时候有些不同了,那围绕在仙山之外的三十六道霞光之中,隐约透着一股残酷的杀伐之气。他一步踏出,隔空越过数十里,正要进入仙山,忽然听得一声大喝:“来人通名!”

    石宏一怔,将周(身shēn)的遁光散了去,道:“是我。”

    那声音却哼了一声:“如今乃是非常时刻,妖族随时可能大举进犯我神铸仙山,掌门有令,但凡进出仙山者,严加盘问,不得轻慢。妖族有的是手段变化成石宏前辈的模样,若你真是石宏前辈,还请证明自己的(身shēn)份,否则

    石宏眉头一皱,进出盘查的命令极有可能是歌泪仙子下达的,这本来没什么,但是到了下面这些人的手中,便有些不对味了。尤其是针对石仙口己的时候。

    天云老道师徒招惹了石宏,落得个被逐出师门的下场。尽管石宏并未做什么,但是天云老道在昆仑的那些故旧,还是把这笔账算在了石宏头上。

    而天云老道毕竟是昆仑的人,除了歌泪仙子以及当年那些被石宏所救的昆仑弟子之外,这些新入门的并不如何感恩石宏。私下里议论起来这件事(情qíng),嘴上说的多是对石宏的职责。

    这看守门户的昆仑弟子也是狡猾,他并不打算真的为难石宏,也没有这个胆量,但是就像恶心石宏一下。回自己家门还要被人盘问。

    他吃准了石宏这样的“高人”是不可能真的和自己计较的;更不可能愣头青一样一怒之下就把昆仑派赶出去。

    石宏心思一转,也就把其中的沟沟道道想了个明白。他心中一声冷笑,这弟子虽然狡猾,但是却还是低估了石宏的本事。石宏不愿破坏歌泪仙子定下的规矩,却也不愿意被这个刁滑弟子这般捉弄了自己。石宏将老壶天地之中的杯影龙弓一震,便跟整个神铸仙山建立起了联系。杯影龙弓便是诞生在这仙山之中,跟仙山之间有着莫名的联系。

    石宏借着这一丝的联系,倏忽之间绕过了神铸仙山的防御,安然进入其中。

    杯影龙弓的事(情qíng)歌泪仙子也知道,那弟子上报,歌泪仙子自然就会明白。至于这些下面的弟子,石宏才不屑于去和他们解释,双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

    那名弟子眼前一花,便没了石宏的踪影。心下不忿,哼了一声便故意大声说道:“魔玄门是什么意思?什么人都往外跑,也不分个时间场合。妖族随时可能打过来,到时候我们昆仑派,不但要把守神铸仙山,还要照顾他们魔玄门的人。我们住在这里,魔玄门倒是轻松了,什么也不用((操cāo)cāo)心,都有我昆仑派保护

    他指桑骂接,说得自然是石宏了。

    昆仑派当年乃是九大天门之一,地位超然,远在魔玄门之上。这几十年来,双方虽然同在神铸仙山上,而且魔玄门还隐隐有压过昆仑的势头。但是昆仑派的人却依旧自命清高,不把魔玄门放在眼里。

    而且昆仑的人有一个最理直气壮的借口,那就是歌泪仙子的境界,稳稳压制向东流。而米狮鸵也正是因为不愿意夹在两个门派之间,才带着女儿外出云游,眼不见为净。

    他们虽然看到歌泪仙子对石宏客客气气,但是依旧觉得那是歌泪仙子为人宽厚,借住在别人家,自然对主人不缺礼数。他们可不觉得石宏的实力比歌泪仙子还强,也只有当年那些见识过石宏本事的老一辈弟子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那些人如今在昆仑派之中,都是位高权重,断不可能跟这些新进弟子们絮叨这些八卦。

    那名弟子一聒噪起来,顿时附和声一片。有道是法不责众,你石宏便是听见了,又能如何?带头的那名弟子之前的那一段话,本是因为石宏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轻松绕过了他的防御进去,昆仑弟子眼高于顶,一时间气愤不过才脱口而出。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但是看到这么多同门应和,立刻胆气也壮了起来,更是跟着同门一起,说个不停。

    石宏自然是听到了,他绕过了防御,实则并没有深入神铸仙山,还在附近。那名弟子喊得那么大声,又怎么能逃过他的耳朵?

    石宏暗中摇头,歌泪仙子乃是乱世之主。却不是太平之君。当年昆仑为难,她一力担当,带领昆仑派走出困境。只是她并不擅长处理人(情qíng)世故,是以一旦太平下来,下面这些人便有些管束不住。即便是上一次雷霆手段将天云老道师徒逐出师门,这些低辈分的弟子依旧不怎么敬畏她,对于她的法令也是阳奉(阴yīn)违。

    石宏正考虑着要不要管昆仑家务事的时候,忽然一道火光自西方天际遥遥而来,焰尾如凤,带着隆隆风雷之声,不片刻功夫就到了神铸仙山外。

    那火球直径足有数里,好似一颗陨石一般泰山压顶之势朝神铸仙让。砸了过来。

    那些正凑在一起数落着魔玄门不是、编排着石宏无能的昆仑弟子一起傻眼,嘴上吹嘘的比谁都能耐,到了这会儿却都吓呆了。

    石宏乃是在天宫见过大场面的人,便是举手投足粉碎数颗星辰的大战都经历过好几次了,这么一颗小小”的火球,自然波澜不惊。但是昆仑派的这些弟子可不一样,九州之上土生土长,何曾见过这等手段?!

    石宏看着他们吓得都忘了应对,分明掌控着神铸仙山的防御阵法却不去发动,不由得暗自摇头。自己或许不该去管昆仑派的家务事,但是歌泪仙子的门下成了这般样子,自己至少也应该给她一些建议了。

    老样子,求各种票票,多多益善,来者不拒。,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