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九章 人族十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江宏梦寐以求的三人世界并未能给他带来意料中的亲密行只事实上这就是找一个((逼bī)bī)自己还厉害的老婆的坏处,如果老婆的修为不如自己,石宏可以“用强”不管怎么说先楼在怀里再说,到时候怀里佳人自然半推半就,也就遂了他的心愿。wWw.keNweN.coM

    然而左横摆出一副危襟正坐的样子来,石宏虽然被她这副高傲模样,撩拨的心头野火烧不尽,却毫无办法。左旋不答应,他就什么办法也没有。

    左琥也是好心,两人的关系虽然确定了,但是毕竟刚才挑破时间不长,还有些尴尬,不似老夫老妻那般的随便。而且两人也不可能整天腻歪在一起,她跟石宏,都是(性xìng)(性xìng)格很独立的人,谁也不会成为谁的附庸,所以两人的关系注定了是聚少离多的。

    她知道石宏的战力不错,但是天宫当中高手如云,大泽藏龙蛇。草莽隐英雄,石宏还是境界太低,她正好借这个机会,给石宏讲一下修炼上的一些诀窍。

    只是没想到,友宏开口一说,无论是《太阿锻体》,还是《玉神弓龙诀》,甚至是《九鼎炼(日rì)》,都跟一般的修炼法门大不相同,就算是左簸也实在没什么好跟石宏说的。

    石宏自然也不喜欢被自己老婆调教,左斑没什么可教他的正好。无论如何,石宏也是个男人,便是修炼成仙,一些俗人的想法一样不可避免

    妻强夫弱,本就是一个敏感的局面。再让他坦然接受未来妻子的“讲道只能说,石宏毕竟不是圣人。

    一路上,在左斑的督促下,石宏修炼越发勤奋起来,不过修道讲究的乃是水滴石穿的功课,临阵磨枪成效不大。他一直觉得自己即将突破删一这种感觉确实持续了很长时间了,从他上一次前来远古遗迹之前就有这种感觉,但是一直到现在小还是卡在这个关口上。

    这一回,两人熟门熟路。很快便找到了那颗星辰,石宏启动了石洞内玉盘,将两人传送到了远古遗迹的门口。

    两人上一次兴致勃勃而来,又花了不少心思,借助了火师氏和百里氏的力量,才找到了这里,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比程咬金漂亮千倍却可怕十万倍的左御怒花,一直耽误到现在,才有机会打开这座遗迹。

    站在石壁面前,面对着那四槽,左旋把手一翻,伏羲剑琴出现。她看了石宏一眼,似是在征求他的意见。石宏点了点头。左斑这才将手一抬。伏羲剑琴对准那凹槽,轻轻按了进去。

    严丝合缝。

    从石壁当中,涌出来九道灵光,来回在伏羲剑琴表面扫过,伏羲剑琴忽然铮的一声琴鸣,紧接着便有一道道淡白色的音波剑气,从七道琴弦上依次发散出来,整个空间随着那音波刻气一颤,森严的石壁好似水面一样波((荡dàng)dàng)起来,随后,带着伏羲剑琴,化作一尊高大的石碑门牌楼,在两人面前打开门户,伏羲剑琴好似匾额一样高高挂在门牌楼正中央。

    门牌楼后面,是一片广袤的天地,只是那片天地隐藏在一层淡淡的雾气后面,让人看不真切。

    伏羲剑琴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小一声悠长叹息:“唉”阿宏,我终究还是回来了,谢谢你!”

    他虽然说着谢谢,语气中却并没有多少欢喜的意思。

    石宏一愣,有些不解的仰头看着他:“怎么了?”

    “我恐怕不能跟你走了,我既然回来了。就必须留下来,这是我的宿命。当初被铸造出来,我就跟整个遗迹世界是一体的。有了我这个世界才会完整,我有了这个世界小才会是真正的我。”

    “可是”石宏跟伏羲剑琴、东皇鲸钟相处时间极长,感(情qíng)一直很好,忽然知道他竟然要留下,顿生不忍。

    “你不明白。”伏羲剑琴道:“我们不在的这些年,天外种族不断冲击十大远古遗迹,天宫的保护伞,已经处在破碎的边缘了。我回来了,整个世界才拥有了智慧,我必须留下来,指挥这个世界,继续和那些天外生物战斗”

    石宏没有想到,原来十大上古神器,竟然还有这些功效。

    左斑对天宫的事(情qíng)知道的更多,明白伏羲剑琴的意思:“天宫之外,有不少九转以上实力的天外种族,绝非人族能够抵挡,若是十大远古遗迹破碎,天宫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伏羲剑琴又道:“女娃儿说得没错。阿宏,快些将东皇送去他的遗迹,我们两个归位,对整个天宫帮助极大!”

    石宏颇有些黯然:当年他实力不济,多次仰仗东皇鲸钟脱险。虽说东皇鲸钟总是敲诈他的玉精珠魄,但是两人关系却更像是一对损友,相处极为融洽。连东皇鲸钟也要送出去,他自然于心不忍。

    “先不说这些了,把我这个遗迹完成吧伏羲剑琴道。

    左微和石宏一愣:“还有什么事(情qíng)?。

    伏羲剑琴简简单单两个字就让左斑的眼睛亮了起来:“道统。”

    左斑卡在九转证道境界上不知道多久了,始终不能突破最后那一道关卡。也只有到了左巍这个境界。才会明白一旦突破九转证道,就将会有一片崭新的天地。

    在她之前,天宫之中已经有至少两人迈出了那最后一步。左斑和他们同样继承了洪荒三龙之一的

    对于未知的好奇和向往,有的时候就是最大的推动力。到了左斑这个级别,一的对她而言都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天宫第一也不过是个名号而已。

    她自己也知道留在天宫,肯定比探索那位置的领域更加安全自在,但是就是忍不住想要迈出那一步。

    她想方设法炼化了星洞,用来磨练(身shēn)心。却被石宏给搅和了。但是毫无疑问,远古遗迹又是一个机会。

    石宏不是自私的人,不会因为自己羁绊住左激。虽然心中有些黯然,但也一样为左斑感到高兴。

    伏羲剑琴却毫不留(情qíng)的给两人泼了一瓢冷水:“先莫要高兴,这道统不是随便传给什么人的。根骨、悟(性xìng)、福缘,一样也不能少。”

    石宏两人被他点醒,也马上就明白了:“就是因为这些测试。洪荒三龙才没能得到这些道统吧?。

    “正是

    刚刚还十分开心的两人立刻就冷静了下来:连洪荒三龙都被这测试难倒了他们两个能行吗?

    并非两人妄自菲薄,洪荒三龙乃是传说之中的存在,天宫的开创者,连他们都不行,石宏两人自然是没有信心。

    左斑不过是片刻的自我怀疑之后,立刻重新振作起来,粉白的鼻翼微微一动,轻轻吸了一口气小两道清爽剑眉一挑,气势复又蓬勃。她道心坚定,自我调节的很快。

    石宏就喜欢这样的左琥,他微微一笑,后退一步,把机会让给了左横。

    石宏并非对远古遗迹的道统不动心,而是他自己知道自己所修炼的道法也十分精妙,未必便输给了遗迹道统。贪多嚼不烂,反倒不如踏踏实实修炼自(身shēn)的道法。更何况。石宏绝非自私之人。这道统对于左斑事关重大,他自然要让出来。

    左斑明白石宏的心意,对他微微点头,转(身shēn)上前一步,踏进了那门牌楼内。

    在旁人看来,左玄只是站在那门牌楼下片刻,从门牌楼两侧的高大石柱当中。轮次(射shè)出来三道光芒,尽数击打在左斑的眉心。前两道光芒都安然度过,到了第三道,光芒持续了片刻时间,忽然炸开漫天蓝光散(射shè),左漩则是一声(娇jiāo)吟,猛地被推了出来。

    “小可惜了”伏羲剑琴也觉得惋惜:“根骨、福缘都不错,只差了一点悟(性xìng)。”

    左微成也淡定、败也淡定,并没有多少失望的表(情qíng),只是有些黯然的朝石宏摆摆手:“算了。咱们走吧。”

    石宏点了点头,转(身shēn)要走,又有些恋恋不舍得回头看了那远古遗迹一眼。他比左颍,道行上还是有些差距。左微已经试过知道这道统不是自己的,便立刻放下不再留恋,石宏却有些不甘心。

    “阿宏。你何不试试?,小伏羲剑琴忽然提议。

    这道统的测试,一次通不过,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左缓既然已经失败,便注定和这里无缘,留在这里也是将来被别人得去,石宏想了想,轻轻拍拍左斑的手背,转(身shēn)朝门牌楼走了过去。

    左斑也无所谓,反正这个测试并不需要多长时间。连她的悟(性xìng)都不够。石宏就更是不成了。

    局宏站在那门牌楼当中。一道光芒如同闪电劈了下来。

    石宏昂首(挺tǐng)(胸xiōng)。眉心迎上那道光芒。

    左斑自己经历过,知道这第一道光芒,考较的乃是福缘,福缘不足,一切免谈。那光芒刺入了石宏的眉心。持续了片刻之后,慢慢的消失不见。这第一道光芒,石宏很轻松的扛了下来。左微慢慢点头,暗道这家伙能让本姑娘芳心暗许,福缘自然是大的没边儿要(允yǔn)许女人自我陶醉,就算这个女人是天宫第一强者,也不能免俗。

    紧接着第二道光芒也(射shè)了下来,这一道光芒考较的乃是根骨。

    左斑便有些担心起来,她鼻然没有亲自给石宏“摸骨”但是这臭男人来到天宫几十年了,进境速度虽然不慢,但是比起自己当年那时差的太远,根骨怕也不会太好。

    果然,这道光芒在石宏的眉心搅动了好一阵子。石宏的(身shēn)体随着光芒的扭动左右前后的不住摇摆,面上表(情qíng)也分外痛苦,又一次差点碰到地面了。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他才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那道光芒总算是消失了。

    左斑松了口气,心说这小子臭男人的面子上总算过得去了,不会太难看。石宏之前不愿意听她讲经,左微心中何尝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是以开启远古遗迹之前,她破例用眼神征求了石宏的意思,就是为了照顾自家汉子的自尊心。虽然这样的小动作让一向霸道的左墟觉得有点别扭,但是(爱ài)(情qíng)的甜蜜,总是需要付出代价才能品尝的。

    第三道光芒投(射shè)下来,这是最后一项测试:悟(性xìng)。左斑便是栽在了这上面。她记得很清楚,悟(性xìng)测试乃是一个模糊测试。光芒(射shè)入眉心之后。在被测试者的眼前小会浮现出九九八十点光芒,光芒颜色各异,形态不同。要选出正确的一点光芒。

    没有任何提示,没有任何要求,只要选出正确的。

    类似于直觉,实际上考较的却是被测试者的悟(性xìng)。

    左琐便是这一关选的错了。

    她在一旁等着,石宏这一关过不去,两人便不必再留恋什么

    但是那一道光芒(射shè)入石宏眉心,根本没让左斑等太久,就消失不见了。就好像刚网(射shè)进去,就紧跟着消失不见了!

    左琥一怔,忽然明白过来,不可思议的脱口而出:“你通过了?”

    石宏拍拍(身shēn)上:“好像是啊”

    左坎有种揪扯自己秀安的冲动,她上前一把抓住石宏的胳膊:“最后一项悟(性xìng)测试是什么样子?”左斑甚至怀疑是不是伏羲剑琴故意放水。

    “八十一点光芒,选择正确的一个。”石宏老老实实道。这却是没办法和左旋说了,他(身shēn)负神魂。最不怕的便是这种悟(性xìng)测试了。倒是之前的根骨测试。险些没有过关,还是靠着他过人的毅力硬撑了过去。

    伏羲剑琴朗声一笑:“阿宏,恭喜你,两位请进去吧”

    门牌楼后面,那一层封锁着的淡淡雾气散去,整个世界显露出真实面目来。

    左斑的心思却不在那个遗迹世界,而是少有的有些乱了方寸,直勾勾的看着石宏,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你、你,这,这怎么回事?”

    石宏嘻嘻一笑,拍拍自己的(胸xiōng)口道:“怎样,你家汉子还是有些本事的吧?”

    他这一句厚脸皮的吹嘘。却让左继忽然想开了:就是,自己看上的男人,怎么也不会差吧?

    心里虽然这么想的,但还是有些诧异的最后看了石宏一眼,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今(日rì),乃是我屈尊下嫁;他(日rì),再看着一场因缘,说不定还是我高攀了他呢

    门牌楼后面,乃是一条直达远处高山之横的巨石大道。

    大道宏伟,宽八十一丈,都是用厚达六尺的巨石铺就。

    左微忽然心中一动,指着远处那高山之炭、巨石大道尽头的一座矮小石屋道:“难道我们脚下的大道。便是隐喻所谓的修真“大道,?”

    石宏四周看了看,这宽敞无比的大道其实并不干净,散布着乱七八糟的碎石。在大道两侧,每隔三百三十丈左右,便有两尊龙形雕塑互相对立。只是这些雕塑早已经被打碎。有的还剩下半截,有的只有基座,还有的只是在地面上留下个印记。

    而这个世界当中,最引人瞩目的,并非那有可能存放着远古道统的石屋,而是两人头顶的天空。

    天空当中,一条湛蓝的匹练,宛如一条长河,自南向北,从两人头顶飘过。在这条天际长河当中,闪烁着一个个影子。两人昂头仔细一看,左微大吃一惊:“这是”原始天宫的演化史!”

    石宏仔细一看,那天际长河的源头十分模糊,待到能够看清的时候,便是十名人族大圣,正在施展着开天辟地的大威能,从浩瀚无边的宇宙当中,劈出来一块独立的星域,以为天宫。然后,他们又各自建造了自己为神的世界,将这片星域跟整个宇宙隔绝开来。天宫,正式形成。

    天长且久,这十位人族大圣不断修炼,或是离开天宫去斩杀那些天外种族。从天际长河当中的记载来看,那个时代的天外种族,远比石宏他们现在所见到的可怕。便是跟这些人族大圣,有的也能打个平分秋色。

    由此来看,这是为人族大圣。当年开辟天宫,实际上乃是为自己建造了一座隐蔽的堡垒。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十位人族大圣越发强大了,便见天宫不断扩张,而那些强大的天外种族反倒渐渐没落下来,没有个体能够抵挡人族大圣的杀戮。

    而十位人族大圣将天宫扩张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巨大范围之后,也觉得没什么必要再扩大下去了。人族大圣,天外生命,进入了一个互不侵犯的时期。

    渐渐的十位人族大圣觉得有些孤单了,他们便抽取了无数天外生命血脉当中,最纯粹的一点,集合在一起。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生物:龙!

    每一个人族大圣的世界当中,都有无数龙族侍奉。这青石大道两侧的龙族雕像,便是那个时候雕刻的。

    因为集合了天外生命血脉精华,所以龙族一出生便十分强大。拥有可怕的**和极强的学习能力。

    天际长河当中的描述,到了这里又变得模糊起来,当一切影像重新清晰的时候,人族大圣和龙族已经对立起来。

    人族大圣十分强大,虽然只有十人,但是却将龙族杀的节节败退,毕竟龙族是他们亲手创造,龙族所有的知识也是他们传授的。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洪荒三龙在龙族之中脱颖而出,率领龙族反抗人族十圣。这一仗杀得天昏地暗,天宫遭到了毁灭(性xìng)的破坏,几乎所有的星辰都被粉碎成为基本的宇雷颗粒,天宫一切重新开始。

    龙族付出了几乎灭族的沉重代价,终于打败了人族十圣,但是关于人族十圣的下落,天际长河当中却没有描述,只是知道,天宫那个时候,只剩下了洪荒三龙”

    (过年事儿多,明天要回老家,参加死党婚礼外加拜年。不知道能不能更新,实在抱歉。过年就是这样,想必大家都有体会,应该能够理解三同学。初七回来,之后恢复更新。)(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