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 二女争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不准用纹样的表(情qíng)来看我!”左颍横眉冷对。kenwen.com异常姻仰也不知道为什么,左激越是这般冷傲凛然。他越是觉得小腹下一股(热rè)流邪气的直往上窜。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qíng)好不到哪里去。他这辈子,这还是第一次作猪哥状。

    石宏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和口水,由衷说道:“这个,太困难了,要不你给宽容一下,每天只能这样看你五次?”

    左斑更加冷傲:”不行”。

    石宏愁眉苦脸,是真的犯难了:“这可不是难为人吗?。

    要是别人这样看左斑早被她一剑拍出去几百里远,但是心上人这样看着她,更多的是让她觉得(娇jiāo)羞,心中还是十二分的欢喜。只是以她的(性xìng)格,实在不喜欢“(娇jiāo)羞这种感觉((荡dàng)dàng)谦在自己心田之中,是以故作强硬。石宏这一为难,她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qíng)?她自己也知道,她左斑做了这么多年的天宫第一,(性xìng)子未免有些强硬,不是什么天生良偶。

    对于她来说,跟石宏戳破这一层窗户纸,绝对不像她所说的那么容易。

    若不是妹妹一再相((逼bī)bī),她又一时冲动。她也不会脱口道出自己的(身shēn)份秘密。现在想起来,还不由得有些后怕,万一石宏不喜欢自己怎么办?万一他生气自己欺骗了他,一怒而去怎么办?

    事实上这就是一场豪赌,她左斑这次撞了大运,赌赢了。

    幸福既然来之不易,左斑自然倍加珍惜。尽管她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用这样柔软的语气说话了,但还是刻意迁就了一下石宏:“五次。太多!两次

    若是别的女人,此时定会温柔软语,猫儿一般的依偎在心上人(身shēn)边,细声细气的撒(娇jiāo)道:“哎呀小五次太多了嘛,两次,两次好不好啦?”

    但是左斑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是极限了。

    她既然不那么傲然冷艳,石宏也就冷静了一些,觉得天宫第一的竹扛也不是不能敲的,立刻伸出四根手指头:”四次,没得商量。”

    左斑确实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生平第一次,有一个男人为自己做主,这种异样的感觉,冲淡了石宏强横所造成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不过天宫第一终究不是一般女子,虽然迷醉,还是保持着自己的孤傲,眉毛一挑,道:“三次小不能再多了

    石宏立刻点头:,“没问题

    左斑立刻(娇jiāo)叱:“上了你这臭男人的恶当,”石宏到也不介意的笑了笑:“你若不心甘(情qíng)愿,怎会上了我的当?”

    左斑一愣,石宏玩的什么把戏她确实早就看明白了,为什么却心甘(情qíng)愿的配合他?难道这就是妹妹以前曾经对自己说的,(爱ài)(情qíng)的感觉?

    石宏在一旁看着,女人心思转动的左斑。在那张孤傲冷艳的面孔之上。浮现出一层浅浅的酡红。

    好似九州上农家土酿的米酒一般,微甜微醉,那种感觉妙不可言,让他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

    左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思绪中清醒过来,看到石宏的模样,眼中更是羞涩,面上更是冷傲,心中更是欢喜:“哼哼,你今天已经是第二次露出这种猪哥表(情qíng)了,记住,你可只剩下一次了”

    “啊!”石宏一声惨叫,后悔莫及。

    “行了”左激小“取胜”一场,心(情qíng)不错,摆摆手跟石宏道:“咱们这就回去,我有言在先,不准动我妹妹的心思,听到没有?”

    石宏愿意为左御怒花乃是恋兄,到了现在才明白,原来左御怒花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邪恶,竟然是恋姐!

    左微话没说完,石宏就信誓旦旦的将拳头攥在(胸xiōng)口,如临大敌:,“动她的心思?有没有搞错?她是在跟我抢女人,她是我的头号大敌!”

    左斑心里一甜,已经有些迷醉于这种恋(爱ài)的小甜蜜了。不过嘴上却绝不会说出来,反而哼了哼,做出一副不信任的样子来:“哼,你们男人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我妹妹那么漂亮,你就真的没想过把我们姐妹一起收了?这世界上,哪有不惦记小姨子的姐夫

    石宏愣了愣,然后抓了抓脑袋:“哎呀,你这么一说,到还真有几分道理,你们两个一起”

    左斑看他一脸的期待模样,虽然明知道他是故意气自己,还是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按在地上胖揍一顿。

    石宏忽然偷看了她一眼,果然见到她满脸怒气,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左斑被他看穿,羞恼不已,索(性xìng)不讲道理了:“我不管,总之你离她远一点。就算你真的没什么想法,架不住那小妮子故意勾,引,她的本事我是知道的

    石宏带着笑吟吟的看着她,左斑一愣:“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石宏动(情qíng)的牵起她的手,左斑被他眼中那骨子甜到了心窝的柔(情qíng)蜜意打动,也忘了反抗,任由他拉去了白哲的菜夷,握在了掌中,领会到了那一窝子的温暖。

    “你没觉得,现在的你,更有女人味了

    石宏放出自己的道法之宝,银月光环在星野当中化作一座巨大的秋千,轻轻((荡dàng)dàng)漾着,石宏搂着左斑小两人依偎着坐在上面。左旋一声白色长裙,裙摆垂在了银月光环下,随着秋千的摆动有韵律的飘((荡dàng)dàng)着。放眼望去,前方璀星如沙,美丽异常。

    时间仿佛停滞,周围一片静谥。也不知过了多久,左斑才微微一抬头,恰好看到石宏满脸憧憬,她好奇缓缓问道:“你想什么呢?””业不坏的笑!“想我当初踢你(屁pì)股那左颍愣刃压紧接着说道:“好遗憾啊,当初傻不拉叽的,那一脚本该**才对。”

    说起当年的事(情qíng),左凝就恨得牙根痒痒,有些女人的招数,不论什么(性xìng)格都是无师自通,一双素手瞬间化作酷刑,寻了石宏腰上软(肉ròu),狠狠的拧了过去:“你这个十足坏人!”

    两人嬉闹了一阵,石宏终于记起来自己还有两位朋友扔在了极乐星,若是他们不回去,申屠豹把内裤都当了也付不起花酒钱。

    他正了正神色,对左斑道:“我有东西送给你。”

    左斑虽然不觉得石宏送给自己的东西会对自己有什么实际价值,但是毕竟是石宏送给自己的第一件东西,意义非凡,因此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跟石宏面对面坐着:“好啊,什么东西。”

    石宏取出仙兵图志:“这个小我想对你炼化那个星洞,会有帮助的。”

    左班接过去一看大吃一惊,这分明就是一座已经完全炼化的星洞,比她耗费了无尽岁月炼化的那座星洞还要珍贵。那座星洞已经是左徽手中。除了墨眉飞剑之外最珍贵的宝物了。

    “这”左纹看了看手中的仙兵图志,认真的对石宏道:“你可知道这东西的价值?”

    石宏满不在乎:“你那个星洞炼化了,应该最终就是这种形态吧?”

    左斑本以为石宏不知道这件宝物的价值,没想到他这么清楚:“那你还要把它送给我?”石宏点点头:“在你的星洞里的时候,我就觉察它跟我的这件宝物类似。你要是能够将两者合而为一,想必会有一件绝世法宝出世!”

    左微毕竟不是一般女子,倒也不做作,大方的将仙兵图志收了起来,点点头道:“好,那我便收下了。”只是她心中却下定了决心,一定不会损坏这件法宝,真(爱ài)是她和石宏的定(情qíng)之物。

    她收了石宏的东西,便寻思着也送给石宏一件信物。

    只是思来想去,却发现自己除了墨眉飞剑,还真是没什么宝贝抵得上这仙兵图志的价值。这法宝在不同的人手中,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也不尽相同。

    仙兵图志在石宏手中,明珠暗投,也就是石宏坑蒙拐骗把人骗进去束缚住,但是到了左斑手中,便能够像之前的星洞一样,无限扩张,将整个一片星域都笼罩进去。

    而且仙兵图志当中,九层世界演化完全,绝非她那简陋的星洞可以相比。

    左斑顿时有些闷闷不乐:“我这天宫第一好生穷困,连你的(身shēn)家都比不了。”石宏哈哈一笑:“谁说的?你有一件东西我就没有,而且是我梦寐以求的。”

    左微看他笑的狡诈,就知道大概不会有什么好事(情qíng),却又忍不住问道:“到底是什么?”石宏趴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顿时将左斑羞得满脸通红。

    石宏就(爱ài)看她这个样子,顿时得意的(淫yín)嗅几声。

    左斑几经犹豫,终于下定了决心,咬着牙道:“你将衣衫脱了。”石宏一惊:“你说什么?”左斑斩钉截铁道:“快将衣衫脱了。”

    石宏反倒犹豫起来,左斑将手一指,顿时一股暗力,宛如巨蟒,将石宏卷住了不得动弹。左旋伸手将石宏的衣衫扯了下来,露出结实的(胸xiōng)膛。

    此时左激反倒不那么羞羞涩涩了,抿了抿嘴唇,忽然俯下头去,在石宏心口上轻轻一吻。

    一股微凉麻痒的奇妙感觉在石宏(身shēn)上一闪而逝,左激已经起(身shēn),石宏的(胸xiōng)口上,留下了一枚火红色的唇印。

    左斑傲然道:“这个唇印是擦不掉的。我不管你以前有多少个女人,以后,你就是我的了。这枚唇印,就是本姑娘作下的标记。”

    她虽然说得霸道,石宏却能够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山高海深的(情qíng)意,忍不住又轻轻握住了她的双手。

    这一回,左斑却轻轻一用力,挣开了去,纤足轻轻一踏,便如同奔月的婶娥仙子,离开了银月光环,飘然闯入了星空。姿态优美。超脱凡尘。石宏看的一怔,璀璨的星空背景之中。白裙飘舞,长发((荡dàng)dàng)漾的左斑,忽然回头对他会心一笑,石宏不可自抑的迷醉,便是整个星空,也不如这女子光芒璀璨。

    极乐星上,于道龙还小心翼翼的在外面伺候着,不过他也发现了里面三个主客都消失了,虽然心里纳闷,但想到之前的经历自然是不敢多问。

    申屠豹心里开始叫苦,你们要是都不回来,我可怎么办?就算是把申屠豹刮了,零零碎碎全卖了也付不起这一顿酒钱。

    好在没多久左御怒花就回来了,申屠豹松了口气,正想问一下石宏和左簸,却看到左御怒花一脸森然,好像变了一个人。

    之前的左御怒花巧笑顾盼,尽管申屠豹看出来那不是她的本来面目,但总算还让人觉得不是那么**(裸luǒ)的可怕,这一次的左御怒花,容貌依旧是那般(娇jiāo)美,但是周(身shēn)都环绕着一种让人敬而远之的寒戾。

    申屠豹看着左御怒花一把拍起一只酒坛,一口气喝个干净,猛然张口一喷,一道白色的寒气宛如长龙。瞬间将之前纠缠在左斑周围的那十六名仙子尽数冻成了冰雕,吓碍手里一哆嗦,酒杯差点掉在地上。

    于道龙在外面一看,顿时傻眼,这下子麻烦大了,这十六名仙子,都是极乐星的红牌,每个人的修为都不俗,至少不在他于道龙之下。却被人一招杀死,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只怕极乐星都刚旧旧口阳…8(渔书)不样的体蛤!仇一矩够楼得起门面的红牌信人么重大的事(情qíng),可加婆地孟龙能做得了主的,也不是徐姐能罩得住的,于道龙二话不说,转(身shēn)就走。

    申屠豹也在心中责备左御怒花,分明是你让这些仙子去伺候左徽的,怎么又迁怒人家?一言不发,说啥就杀?

    只是他却不敢说出口来,只是闷头喝酒,等石宏回来了,倒要好好问问他。没有将石宏等回来,却等来了数百名极乐星的护卫。十六名红牌绾人被杀,必将严重影响极乐星的生意,那些潜在的竞争对手,很有可能会借此机会超越极乐星,这等大事,便是石宏背后乃是百里氏,极乐星的人也顾不得了。

    数百名修为在五转以上的护卫驾着各色遁光,嗖嗖来去,宛如一道流星雨。瞬间砸落在大(殿diàn)周围,将他们三人团团包围起来。

    便是申屠豹都能看出来,这些人已经布下了一个玄奥的阵法,便是左御怒花(身shēn)怀遁破虚空的奇妙法宝,也逃不出去。

    阵法一成,才从外面飞来一道七彩长虹,好似一弯拱桥,落在了门口古色古香的院落当中。长虹之上走下来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面貌清瘾,颌下一缕黑须,头戴文士巾,(身shēn)着黑底白边的长袍。

    这人一出现,便朝着屋内一拱手:“还请百里氏的人出来说话。我极乐星虽然一向低调,但我们的人也不会就这么死了。”

    左御怒花面上怒气犹贼,似乎刚才忽然出手,连杀十六女,都未能安泄她的一丝怒气。

    “滚!”左御怒花咬牙切齿的只吐出一个字。

    外面的文士听了,不怒反笑小背着双手仰天一阵哈哈大笑:“好大的脾气!不过你们百里氏在天宫里其他地方可以横着走,在我极乐星,想要颐指气使,还差点分量!我今天既然来了,就不怕跟你百里氏正面开战!”

    申屠豹心中暗暗叫苦,自己这是倒了什么霉了?极乐星和百里氏,这可都是天宫巨无霸,随便哪一方,动一动手指头,申屠氏就得玩完,更别说自己了。石宏这都是从哪儿认识的人啊,整个一怪胎啊。

    左御怒花一把将酒杯捏得粉碎,恨恨道:“你要找死,尽管过来。本姑娘今天心(情qíng)极度不好,正愁找不到人杀来解气!”

    那文士终于气的浑(身shēn)发抖:,“好好好!好一个百里氏,狂妄至此!想必你依仗的乃是你们背后的那一家吧?我也不妨告诉你,你们那一家的底细,我们很清楚。

    不过是古族之中的末流。你要是以为有了他们,就能在我们极乐星撒野,那就大错特错了

    显然极乐星背后的人背景也不简单,连火师氏都知道。

    左御怒花冷哼一声:“百里氏、火师氏算个(屁pì)!你有种的给姑(奶nǎi)(奶nǎi)走进来试试看

    那文士一愣,似乎觉察出有点不对劲了,左右吩咐了一声:“全神戒备,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轻举妄动!”

    距离那七彩长虹最近的四名阵法掌控者领命点头。文士从长虹之上走下来,还是谨慎行事,只来到了门口,并没有进去,压低声音问道:“姑娘到底是何来历?我家主人在天宫之中交游广泛,还请姑娘说明来历,免得大水冲了龙王庙

    中年文士颇得极乐星主人依仗,类似这样的事(情qíng)处理的太多了。只是这极乐星名声在外,来这里的客人鱼目混杂,什么人都有,是以他觉察出有些不对,立刻便谨慎起来。

    “我的来历,你不必知道。你的主子是有乔氏吧,你只要告诉他们,当年七璀星灭的古人就行了

    中年文士大吃一惊,暗自庆幸自己处理得当,否则今天只怕是一场泼天杀劫啊!极乐星背后的支持者,乃是古族有乔氏,这事(情qíng)乃是绝对机密,便是极乐星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中年文士虽然是极乐星主人的心腹,但也只是了解个大概,没想到这杀人的女子却一口道出,而且看起来似乎和有乔氏很熟悉。他在联想到之前于道龙所说的,这女子不过一口酒气,就将十六名修为不俗的仙子尽数杀死,可见其实力深不可测!

    他刚才若是一时气盛,挥军掩杀,只怕此时极乐星已经尸横遍野,一片凄惨了。

    中年文士慌忙朝门内躬(身shēn)一拜:“冒犯了,见谅见谅,”

    说完转(身shēn)就走,模样十分狼狈。他现在也不敢摆谱了,一招收收了那七彩虹桥,那些极乐星的护卫们看的奇怪,正要上前来问,文士已经不耐烦的一挥手:“收队,今(日rì)之事,不得对外泄露半个字,违者杀无赦!”

    这文士的手段,极乐星护卫们都十分了解,能够在极乐星这种地方成为主人的心腹,中年文士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温文尔雅,实际上他心机深重,心狠手辣。连他都吓成这个样子,那些护卫们立刻明白这回踢到铁板了,慌忙后撤。呼呼啦啦的一下子走个干净。

    申屠豹听的一头雾水,却又不敢去问左御怒花,只能看看凰御羽。凰御羽脸上还是一片冰冷,显然她的神经已经大条到了一定的境界。对刚才那样的大场面,也没有一点反应。

    房间内光芒一闪,左斑跟石宏回来了。

    左御怒花一看两人,眼睛就红了,两道血焰从瞳孔中直喷了出来,咬牙切齿道:“你们两个”小

    左斑冷冷道:“要是不出意外,他以后就是你姐夫了,以后不要这么没规矩

    左御怒花一下子火了,疯狂的从桌子后面跳起来,一脚踹山。纤足!卜喷出道淡淡的足影

    左微脸色一变,一挥手将石宏三人尽数挡在自己(身shēn)后。

    申屠豹正在奇怪左旋为何这样大惊小怪的时候,那一道淡淡的足影已经呼啸着将整个大(殿diàn)炸得粉碎,连带着周围三分之一颗极乐星都夷为平地!

    那狂暴的能量激流,夹杂着破碎的木头、石块、砖瓦在申屠豹周围呼啸冲过,吓得申屠豹牙齿不听使唤的咔咔作响。

    左微有些痛惜的看着左御怒花:“怒花。回家去吧…”

    左御怒花用力据着耳朵,甩着头大叫着:“我不听我不听!”她狠狠的瞪着石宏:“你想霸占我姐姐,没门!我告诉你,只要我左御怒花不死,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姐姐!”

    她猛地一顿足,整个极乐星颤抖一下。左御怒花宛如一颗华丽的礼花弹,冲上高空,一闪不见。

    不远处,一名衣着富贵的中年人带着刚才那名文士,正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他看到了那一脚,又听到了左御怒花的怒吼声,惊得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左御怒花消失的方向。

    那文士心中暗自惊讶,自家主人虽然看上去毫无心机,但是能够打下极乐星这一番基业,手段心机,都绝非一般人都能够相比。就算是自己,也差了他几成火候。自己跟了他这么多年,就算是面对后台老板有乔氏的时候,也没有见过他这般失态。这更让文士暗暗心惊,猜测着这些人的来历。

    可能是因为这些人的(身shēn)份时老板的冲击太大,他忍不住说了一句:“太古原始气,左御怒花,管然是上古左御氏!”

    文士一怔:“左御氏?”

    那富贵打扮的主人已经回过(身shēn)来,面皮换上了一副淡淡的表(情qíng):“没什么。”文士在背后看了他一眼,也不敢多问下去。

    现场一片狼藉,石宏苦笑着看着左簸:“你这妹妹”

    左斑心(情qíng)不好,淡淡的摇了摇头不想多说,石宏思忖着自己将来只怕要一直面对这么一个把自己恨到了骨子里,偏偏有实力强大的小姨子,顿时也觉得头疼不已。

    左斑在自己的私藏之中翻了翻,挑了两枚货真价实的玉粹出来,准备丢在地上权当赔偿了。

    “贵客请留步!”一声呼唤传来,一名富贵打扮的中年人,带着一名文士快步走了过来富贵打扮的中年人处事得当,不敢在左御氏面前显摆,是以连遁光都不用,索(性xìng)走过来。

    左斑眉头微微一皱,石宏知道她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是以主动上前一步,拱手客气问道:“二位是这里的主人吧?”

    石宏这话一问,那文士立刻后退一步,石宏面前便只站着那名中年人。

    石宏歉意一笑:“把贵地弄成这样,也非我等所愿,希望这些能够补偿阁下。”

    他从左激手里拿过来那两枚玉粹,准备送过去。

    “不必不必”中年人连忙推脱:“兄台客气了。在下葛成荣,是这极乐星的妾人,这些微末产业,毁了也就毁了,不值几个钱,兄台切勿放在心上。”

    石宏隐约能够明白为什么这葛成荣这般客气,当然不会是因为自己那面太上银牌,多半跟左御氏有关系。

    他笑了笑,却还是将两枚玉粹留下了:“葛大哥客气了,毁了您的东西,自然是要赔的。”葛成荣执意不肯要,一番拉拉扯扯,最后还是左斑不耐烦了,拽了石宏一下,石宏只好作罢。

    葛成荣不但不要赔偿,还送给了石宏和申屠豹两人每人一枚玉如意,里面有直接通忘极乐星内部的传送法阵,这东西等于是极乐星贵宾(身shēn)份的象征,用这个东西直接进入极乐星,会受到最尊贵的接待。

    左斑虽然是男人打扮,但是葛成荣毕竟是千年老狐狸精的道行,一眼就看出来左斑女扮男装,所以没有送她。

    事实上石宏的确是灯下黑了,这么一会儿时间,连申屠豹都回过味儿来。联想一下左御怒花前后的表现,得出了一个结论:左斑和左御怒花是姐妹,二女争夫,这“夫”自然是石宏了。

    这个结论要是让石宏知道了,只怕会哭笑不得。申屠豹的猜测。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申屠豹内心几经挣扎,还是接过了那玉如意,一时间都有些不敢去看凰御羽的眼睛。他心里安慰自己:反正极乐星这种地方我是玩不起,但是这东西可以拿去交际,天宫里有的是钱多人傻的冤大头。石宏四人在葛成荣的殷勤送别之下离开了极乐星,葛成荣跟石宏称兄道弟,好像两人真是多年故交一般。他自认搭上了左御氏,别说是一点面子了,就算是赔上整个极乐星,那也是眉头都不皱一下。

    远离极乐星进入星空之后,左簸告诉石宏一个古怪的逻辑:你的拳头越大,打架搞破坏就可以越肆无忌惮。就好比她左激,自从荣登天宫第一的宝座之后,打坏了什么东西,从来没有人让她赔,大部分还都像葛成荣一样,不但不跟她翻脸,还会殷切的陪着笑脸。

    石宏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两人半路上跟申屠豹和凰御羽分别。左斑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去远古遗迹了。”石宏也松了口气,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同:终于只剩下咱们两个了

    (给大家拜年!大吉大利,恭喜发财!)(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